[快新]Manic Depression(哨向)

躁郁症状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哨兵向导,诱入巢穴和被迫发情

-

“喂,你听说过哨兵的诱捕行为吗?”

“……哈?”

“准确的来说是属于求偶方式的一种,算是相当极端的类型吧,比较常见于那些进攻性和领域感都较强的哨兵,把选择的向导当作猎物……或者说是敌人来对待,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会致死哦。”

“哦——是吗?”回应的声调轻飘飘的,特别不以为然,“所以,你想表达什么?那种被本能的动物性支配头脑的哨兵,本身如果不是精神屏障脆弱得随时都濒临于崩溃边缘的废物,就只有一些人性彻底流失的潜在犯罪者了吧。”

尾音未尽,热水滚沸的低啸倏然打断了对话,茶发女孩跳下沙发,从橱柜里拿出瓷杯,动作简练地斟好...

2019-10-03

[快新]A Late-Night Tryst(ABO)

一夜情式幽会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ABO,惯性偷情与临时标记

-

月下的背光处,灯火辉煌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上层,以随意姿态靠站在天台外沿白衣怪盗高挑眉梢注视着下方喧闹的街区。

以无数红色警灯汇聚而成的光带追逐着逐渐飞远的白色飞翼,许是谬觉,他像还能听见某位老对头警官恼火至极的怒吼。

深蓝的天幕浓稠得近乎发黑,高处的寒风带走了血管里滚沸的热度,他平静下来,竟另有一种舞台谢幕后的寂寞寥落。

唉,曲高和寡——

鞋跟敲敲地面,怪盗先生耸肩,俊美的脸孔终于卸下了一贯优雅神秘的poker face,格外孩子气地撇撇嘴角,手里抛着一颗流光溢彩的蓝宝石,几步走出了阴影,抬手将宝石对准了月光。...

2019-09-27

[狛苗]深海之下

邪恶的仪式最终招来了难以名状的存在,暴风雨中传来了肆意而曼妙歌声,遭遇海难的人类从游轮上方坠落,落入了祂的怀抱。

伪克系人鱼paro,人外+双性+触手系+产卵,海棠风,很变态,雷慎入

一开始的文案是最开头的那句,实际上拖了几天写到后面完全都没有套题

2019-09-20

[狛苗]谈情(2)

Chapter 2


这、这……这个声音……

苗木睁大了眼睛,因为吃惊,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却好似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好半晌都没发出声音。

这样动摇的神情很少会出现在他的身上,事实上,苗木不但动摇了,他的视线还往屋子里飘了飘,只是潜意识一个小动作,却昭示了急欲逃避的内心。


怎么回事——

他不是已经和其他人一同离开了?

苗木内心纠结,悬在门把手上方的手指好半天都没有放下来,他沉默凝视着自己发颤的指尖,心不在焉地数自己的心跳,喉咙咽了咽。

现在假装屋里没人还来得及吗?

但这个大雪天把来求助的人拒之门外,难道他不会于心难安吗?

站在门外的很有可能是那个人。...

2019-09-07

[狛苗]谈情(1)

谈情,do i

时间线未来篇以后,我发誓这不是一个很长的连载。


Chapter 1


「嗨,苗木君。」

心跳。

「你就是和我一样……不,是比我厉害得多的超高校级幸运。」

心跳。心跳。

「没想到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后辈,我真的是好幸运啊。」

心跳。心跳。心跳。


“以后再见哦。”


苗木被吓醒了。

他茫然地坐在床上,一头柔软的碎发零散地乱翘,宽松的T恤睡衣歪到一边,露出大片白皙光滑的肌肤、锁骨、肩头,颈边还残留不知昨夜里睡着怎么被压红的鲜明痕迹,而本人却毫无自觉地发着呆,似乎未从残梦里挣脱出来,好一会才迷瞪瞪地转动眼珠。

视野里...

2019-08-30

[狛苗]希望通感(后日谈)

After Story Rebuild


狛枝仿佛睡了很久很久,他的意识一直在黑暗中徘徊,直到寻见一丝光亮,就探出了手。

在苏醒的那一刻,好似世界的概念在脑海中重新构建。

心脏劫后余生般跳动得极快,他在一种微微窒息的感觉中睁开眼,直到视野中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可辨,头脑从混沌中理出思绪,才坐起身,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感觉如何?唯一一个需要苗木亲亲抱抱才肯主动醒来的家伙。”

不远处的人话语中不乏打趣。

“所有人当中,你是拖得最迟的一个,Alter Ego分明监测到你的脑活动早就恢复正常了。”

狛枝放下手,目光平淡地扫了一圈。

“他呢?”

“恰好不在……哎,别用这种眼神看...

2019-08-27

[狛苗]希望通感(103)

Chapter 103


那一整夜,他们都没有停止过纠缠。

自我所能感知到的一切变得极为有限,灼热的呼吸、汗湿的肌肤、瘦削而有力的怀抱,还有耳边低低呢喃的爱语。

深沉如黑潮一般的情感很轻柔地覆没上来,就像一场温柔至极的谋杀。

苗木陷入了昏沉,偶有一两刻从接近窒息的情潮里抓回清醒的意识,竟还有些荒诞地迷糊想着,自己可能真会溺死在狛枝的梦境里,

他向来少有什么消极的想法,此时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所有人一生中都会经历过许多欲望的诱惑和侵蚀,有些是可以割舍的,但有些却连接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猩红的,跳动的,失去了就不再是完整的自己。

苗木的心里就藏着这样的欲望。

苗木也...

2019-08-21

[圣藕]睡莲

15年写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lof删了,补个档。

最近有人私信问转载授权,统一说一下,因有年龄限制,所有文都不允许转发到其他平台,低调嗑嗑。


大圣x哪吒

R18


白玉池,天上水,清波无尽,金蕊火莲。

风吹莲动,红绫漂荡于清池,花影摇曳间露出玉阶下沉睡着的一名妙龄少年,湿身裸足,冰肌玉骨,浮动碎光将那万里无一的精致容貌勾勒得纤毫毕现。

脉脉流水一波一波拍打上来,溅得水珠不断流淌下柔嫩白皙的肌肤,手臂与长腿纹饰的妖娆莲纹亦显出湿润的软红色泽。


哪吒醒来时周身幽静清凉,满眼肆意张扬的深红。

他怔忪了一会儿,站起身四处望了望,水影波澜,...

2019-08-02

[狛苗]希望通感(99)

Chapter 99


狛枝抬手接住迎面飞来的信封,劲风撩动额发,他眼眸微眯,就见那人温柔地俯下身,将另一封邀请函轻轻放在苗木手心。

“……”苗木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强作寻常地笑笑,“谢谢。”

“不用跟我客气,苗木君,你知道我也怀着与希望之峰相同的期待。”

对方语带宠溺地轻笑道,似是极为愉悦,若不经意地透出了点暗示着什么的戏谑,让人平白有些心惊胆战。

苗木几乎不敢搭腔,他才被这人一通操作秀得眼晕,仅隐约看出对方是打算促使他们尽早进入希望之峰的意图,至于这行为究竟有什么用意?苗木不解之余也生怕少年狛枝察觉到两人间的破绽,只好应付地呵呵笑了一声,权作配合他的表演。

“嗯…...

2019-07-31

[狛苗]希望通感(98)

Chapter 98


苗木本以为自己忽然被拽来这个的地方,是已经被狛枝的潜意识察觉到了异常,很快就会被强制驱逐出去……他甚至都开始考虑如何抓住最后的机会唤醒对方。

没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出人意料的理智清醒,他仿佛什么都知道,却放任一切发生。

如今还说要帮助自己。


苗木有些怔怔。

他本性毕竟纯澈,不同于狛枝一贯弯绕极多的心思,尤其对感情的反馈向来单刀直入,让人能一眼望到底。这当然没什么不好,只是对于狛枝走一步藏十步、事到临头才图穷匕见的诡奇心机总有措手不及。

就像此刻,他在狛枝漂亮如毒花的笑容中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奈何自身不是个擅长阴谋诡计的料子,实...

2019-07-26

[狛苗]希望通感(96-97)

Chapter 96


苗木最近总是睡得很迟。

所幸还在过年的假期里,他睁开眼,屋里窗帘合拢,挡住了外面的光线,昏暗的视野里,容貌苍白而精致的少年阖眸安静侧躺在他的身前,气息幽微,手指以交缠的姿态牵住他的手,隐有几分偏执而暧昧,力度却轻得人不易被人察觉。

仿佛苗木似乎随时都能摆脱他,是一个不太有安全感的动作。

可他没有这样做。

苗木坐起来靠在床头,垂着眼眸定定看了狛枝片刻,脸上浮现出深思的神色。

他并不是全然身在局中的人,如果不是熟知狛枝的本性,自己一定会被他温顺平和的表象所蒙蔽,但既然没有轻易地松懈,便若有似无地感觉到一丝不太寻常的氛围。

他在想,自己像是快被这个...

2019-07-24

[狛苗]希望通感(95)

Chapter 95


苗木对待年长的长辈总是很有耐心,温柔而亲切,因他自小来就被家里教养得很好,温润软和的脾性很容易赢来别人的好感。

一时和主持聊了起来,过了好一会,苗木才忽然想起去买饮料的狛枝一直没过来。

“凪斗……啊,你回来了。”

苗木有些欣喜地发觉俊秀的少年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处路灯下,眸色深深,安静微笑地回看向他,手上拿着两杯散出热气的热可可,也不知是待了多久。

狛枝有时看来会是很随意散漫的态度,笑容漫不经心,什么情绪也不表现出来,内里却其实有些挑剔的任性。苗木瞧他露出略有些不走心的神情,看出他像是不太想继续待在这里,便歉意地对着主持笑了笑,客气说以后还会...

2019-07-13

[狛苗]希望通感(94)

Chapter 94


狛枝的意识沉沉,犹如身陷在一片池沼深处。

他很疲惫,又有一种暌违了的舒适和轻松,卸下心防的本能知晓,自己所处的环境封闭而安全,他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也不需有任何烦忧。

于是他平和、安静,散漫漂浮的回忆碎片恍若浮光掠影,斑斓地游过他的眼前,狛枝漠然地远远望着,心里没有任何情绪。

这种状态,其实很接近死亡。

可他还没有真正地感到麻木,或许是潜意识里仍有不甘,不知怎的总能体会到临死前的那一刻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面颊上的触感,有点像是骤雨前奏,从天空坠落的沉重水珠,可那热度鲜明,不像是雨那么冷,凝结了最炎热的盛夏也无法被驱散的寒意,而是带着人体的温度。

像...

2019-07-09

[狛苗]希望通感(93)

Chapter 93


喧嚣的雨声充斥着耳蜗。

苗木诚很迟缓地眨了眨眼,他是逆光站在狭窄的巷口,从小孩子自下而上的视野里,这个从样貌来看暧昧地介乎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轻人定定地注视着自己,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下颌一滴滴的淌落,虽是撑着伞,看起来却仿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狼狈。

苗木低垂着眼睑,光线透过眼睫,扫下弧形的一小片漂亮剪影,浅淡的眸色极为冷清,却意外的,搭配那张清俊秀气的脸孔相得益彰,眼神流露出极温柔安静的软和韵味。

对一个孤独的人来说,他的气质有如流离失所的浪人寻觅很久了的归宿,令人不自觉感到温暖与安稳。

年幼的狛枝凪斗在他的视线里,被吸引似的仰起头来,目光稍稍相触,...

2019-07-03

[狛苗]希望通感(92)

Chapter 92


街上下了很大的雨。

都市的夜晚难得被骤雨冲刷得很清静,黑云蔽月,路上没有太多的人,因此深夜的车行驶得格外通畅,一闪而逝的车影掀起无数飞溅的水珠。高楼间霓虹的广告灯牌在雨幕中照得很远,视野里闪烁着无数五彩斑斓的色彩。

苗木微微倾斜伞面,立刻汇聚成股的水流就顺着伞骨流下。他站定在商业广场的大屏幕下方,抬头就能看见上方正在播放的房产广告。代言的明星是他有些眼熟的一位老牌唱片歌手,荧幕上的脸孔比他印象中年轻了不少,可能是化妆或特效的缘故,诸多细节都与真实的世界相差无几。

「潜入成功。」

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唤回了苗木略有怔然的思绪,他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回...

2019-06-29

[狛苗]希望通感(91)

Chapter 91


“……话说回来,你到底在跟苗木置什么气啊?”

日向觉得有时候一个人知道太多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比如说此刻,他那群大大咧咧的同伴们还粗神经地没看出来什么,他却早就发现狛枝和苗木之间日益冷淡的氛围。

被他搭话的白发少年淡淡地横过眼睨了他片刻,唇线一挑,忽然“呵”的冷笑了一声,没回答就别过了头。

“……”

这副与往常截然不同的高冷回应看得日向一头雾水,他知道自他们被黑白熊诱骗到惊奇屋以来狛枝的心情就不是很好,起码前几天他还能维持一贯温和礼貌的模样,没想到在杀人事件再度发生以后,重新出现在他眼前的这家伙就连装个样子都懒得装了。

日向没把他的异常往别的方...

2019-06-26

[狛苗]希望通感(90)

Chapter 90


在许久之前的某一天,狛枝屈膝坐在一处断壁残垣形成的三角区内,看着一个全球直播的自相残杀游戏,难得在他灰绿色的眼眸里浮现出非常温暖欣悦的色彩。

隔着冰冷的屏幕,被他的目光安静描摹的少年,是他心中最后一块被光明眷顾的地方。

他是他憧憬的人生,他的信念,是他的理想,他的未来,以及他的爱情。

他是一个他可望而不可即的梦。

可就算是个再也触碰不到的梦,他也无法看着他走向破灭。


那仿佛是一幅记忆的画卷在苗木的眼前徐徐展开,他缓缓地走在被战火淬洗的残破街区,身后是火海硝烟,猎猎长风带来远方的惊呼哀泣,眼前之景,恍如人间地狱。

察觉到有人走近...

2019-06-25

[狛苗]希望通感(89)

Chapter 89


遗迹密室。

电子仪器发出的冰冷灯光照亮了密闭的空间,空气中的浮尘簌簌而落,幽幽地归于寂静。

这里仿佛是万物寂灭时被世界所遗忘埋藏的最后一个角落,孕育着潘多拉盒底的最后的希望。

苗木单手支地,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墙边歇了会,阖上双眼,很久违地回忆起了过去的事。


“苗木诚,你是个拥有才能的人,但很可惜,你没有使用才能的天赋。”

如此诉说的人用阅读一件商品说明的口吻平静地陈述道,冰冷的视线居高临下,阻隔在反光镜片之后的神情让人看不分明,或许是还带了一些失望的情绪?起码还能让对方感到失望的话,应该也算是一种荣幸吧,他在沮丧之余还努力苦中作乐...

2019-06-21

[狛苗ABO]不平等式发情

其实是星际背景但是这种文好像也不太需要太花笔墨介绍背景喔

但是我得大喊我喜欢军服play的狛哥哥!!!

正统AO,特别浪,咬和舔,还是发情期。

我怀疑过几天又要pb我惹,但是我是不会输的!

这是一篇只有有缘人才能找到传送门的ABO。

2019-06-08

[狛苗]同学会

世界线变动,全 员 存 活设定。

没什么用意和有趣的梗,just 想写个大家都过得挺好的样子啦。

 -

这天的水月会所谢绝了一切其他访客,防偷窥和骚扰的等级提升到最高,一应价高物昂的饮食酒水俱是当天内从世界各地空运送达,所有的人员只为了寥寥十来位客人服务。

年轻的侍者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瓶花,鲜妍名贵的淡粉玫瑰据说今晨才从保加利亚最顶级的玫瑰庄园里被静心挑选采摘而来,散发出馥郁的芳香。他亦步亦趋地谨慎跟在领班身后,认真地记忆着对方繁多而苛刻的要求。

这样的状态本不易分心,奈何眼角余光闯入的亮色实在过于夺目,他无意识地循着那束光彩,视野中撞见了一抹漂...

2019-05-31

[狛苗]听雨

第二个抽签:晴天娃娃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

茶很烫。

狛枝放下杯子,悠长地叹了口气。

苗木匆匆地系着袖口的扣子从楼上走下来,临时接到未来机关的指令,有个紧急事件需要他去处理,他步伐急切地一路而过,脸上掩不去的焦虑急躁。

这时机当真不太巧,苗木走到玄关的时候目光还忍不住流连在客厅的狛枝身上,对方慵懒靠着沙发,天光下的侧影朦胧得略有虚幻,这个角度仅能看见淡痕写意勾勒出好看的轮廓,倒实在分辨不出脸上到底是什么情绪。

茶杯安稳地端放小几,升腾而起袅袅水雾渐次融化在空气中,窗外细雨霏霏,淅沥的水滴声透着几分清寒。

潮湿的天,潮湿...

2019-05-08

[狛苗]易命

苗木诚是吉星入命,遇难呈祥。

说是好命,却总是灾祸不断。

狛枝凪斗是运好命悖,难以两全。

说是好运,却困圄求而不得。


2019狛枝生日茶会抽签,关键词:玻璃桥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大纲文,所有不科学的言论都没有任何典故依据,纯属编造。

-

浩荡的阴川奔涌不息,烟色的雾霭随风逐流,血河中隐约可见无数飘荡悲号的鬼影,睁着一双双怨毒森冷的眼望着上方,全然不似此处白日里青山涧水的澄澈清新。

隔岸相望的两山之间,高高横着一条长长细细的玻璃索桥,片片拼接的玻璃底板以横索悬吊,甫一建成就被当地媒体兴奋夸耀了无数次,成为这片尚在开发的山野景区...

2019-05-04

[狛苗]灯下黑

  • 给狛苗锦鲤的白情点梗,写跑题了所以没脸说梗是啥


 初春料峭,微寒的温度使人不欲在外多加逗留。雨水顺着碧青的绿叶尖端滴落,浸润到深色的泥土当中,建筑外壁雨水沾湿的痕迹尚未干透,近晚的天色已然渐渐沉得发黯。

天色晦暗。

近来社区提倡节能,还未到公用区域设定开灯的时刻,一阵阵的冷风携裹着未散的湿雾穿堂直入,刺溜溜地窜进人的袖口衣领,凉意有如附骨之蛆。

苗木拖拽着行李箱慢吞吞地一路走来,轮子咕噜噜地轧过水泥地不平的起伏,周围似乎偶有树叶吹拂的簌簌声响起,在这茫远空寂的氛围中也显得格外含糊不清,就和眼前昏暗模糊的视野一般。夜冷风幽,他还没真正在这个新住处扎根下来,就已经忍...

2019-04-21

[莫毛]图书馆

双十一送给莫毛锦鲤的3K车

对不起我这么鸽,拖了好久好久><

写了好长一阵的日漫同人怕是有点转不回来文风了,就,特别ooc(心虚ing

传送走这里:点我

2019-01-31

[狛苗]希望通感(88)

Chapter 88


希望更生,这是个从程序构想的伊始就从未给过去留下任何退路的计划。

已被绝望侵染的过去是必须割舍掉的毒疮,为了未来的希望,不能遗留下任何可能将使绝望死灰复燃的可能。这种理念固然严厉决绝到令人疼痛,却是经历过无数次从希望到绝望的可悲轮回而归结出的教训。正因如此,哪怕未来机关的内部也对如何处置那些曾经身为彼此同窗好友的绝望残党们存在争议,却有个共识一直是毋庸置疑的:

绝不可让绝望继续蔓延下去了。


最终,选择了抹去前辈们有关过去的记忆。

设定中,他们将在新世界生活的时间不会太长,只要新记忆和情感积累的程度足以覆盖过去的空白,大家就可以顺利...

2018-12-27

[狛苗]百夜长梦

——你是否愿意沉溺在这幸福的虚假之地?


他是一串数据,不知道是谁编写了他,因为被导入了某个人的记忆和思维模式,渐渐就自我完善成了能够独立运行的程序。

在收录他自身的电子档案上,文件标注的名字是“苗木诚”,读作Neagi Makoto。

所以,他的名字,也是苗木诚。


按理说程序不同于人类,永远不会因生理的束缚而被局限,数据是永存不灭的,拥有了蓝本所有核心数据的他从诞生伊始就该是完成品。但很遗憾,从他睁开双眼的那刻起,就被告知了自己仍是不完美的。

因此,历经了不止一个轮回的春夏秋冬,他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是待在他的蓝本身边。

那是位有着浅褐发色的年轻青年,...

2018-12-21
1 / 12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