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2)

第三十二章


热感飞弹掀起的气浪辐射得很远。

“PK结束,判定沐雨橙风获得胜利,正在传送离开模拟竞技场:H市地图,系统解除战场保护……玩家谢星尘、唐林未选择地点,随机选定传送坐标。”脑海中响起一道冰冷无机质的声音

结界接连破碎,所幸还是没被攻破最后一道防线,青年咽下喉间一丝腥甜的涩意,忽的感觉仿佛置身于混沌的虚空,待到他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周身所在的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竟身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山林中。

风吹叶动,簌簌有声,漆黑的夜里平添几分诡谲的气息。

他愣住,完全没有回过神。

“师、师兄……”少年声线微微颤抖,他抬手指着坐一棵树上憨态可掬的熊猫,熊猫居高临下地幽幽盯着他,他也诧异地瞪着熊猫,两双眼瞪得溜圆。

谢星尘还未说话,来自远处的手电光束晃来晃去照出两人的身形,随即一道喝声传入两人耳畔。

“你们是谁?从哪里翻进来的?”脸戴口罩,穿着蓝色罩衣的工作人员匆匆忙忙跑来,目光在衣袂飘飘的长发少年身上停留片刻,微一皱眉,语气严厉道,“看你们一个未成年一个年纪轻轻的,都这么不懂事……都不许乱跑,给我过来!你有这孩子的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吗?”后半句看向青年问道。

谢星尘:“……”

唐林:“……”

这里是C市大熊猫饲养基地,距离H市约有2800公里。

<<< 

“阿嚏!”

陈果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尖,跺着脚站在网吧门口,捂着双手呵出白雾,一副冷得不行的模样。

早晨的H市格外寒冷,昨夜又是雪天,空气中都是冷飕飕的寒意,一口气吸进胸腔,感觉都能把肺里的血液冻成冰。

叶修准备下班休息了,见状就说:“老板,先去加件衣服吧。”

“没事,很快就进屋了。”陈果匆匆地说,风风火火的架势,一会儿叫来替叶修的早班收银的小妹去扫门口的雪,一会儿又让其他几个网管搬来一棵圣诞树。

“哟,这是过圣诞呢?”他笑起来。

“咦,你居然知道日期,没过糊涂啊?”陈果有些意外,毕竟像是叶修这样日夜颠倒,并且每天经历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实在很容易忘记日期。

叶修嗯了一声,上前帮着搭了把手,把圣诞树挪到店门一侧的位置,摆正,然后陈果走近前,上上下下地往树上挂礼物。

“看起来不错嘛!”叶修看了一会,好奇地问,“这里面都是真东西?”

“当然。”陈果说,“就是一些上网打折卡、代金券之类的东西……”

其实就是借节日的名义为网吧的生意做点营销,叶修懂了,他绕着圣诞树转了两圈,开始提改良的建议:“我说老板呐!你搞活动也多多用点心啊!圣诞树去买一棵嘛,你这树是怎么回事,你自己拿铁丝拧出来的啊?”

“手工做得不好吗?”陈果问。

“不是不好,但总比不上真的树漂亮嘛,而且看上去也有点旧啊,你去年做的?”叶修觉得有些稀奇,毕竟现在一棵圣诞树也不算多贵,比起这种需要花大功夫去做还不一定能弄得非常漂亮的手工树来说划算得多,陈果又是那种比较豪爽不拘小节的性格。

没想陈果摇了摇头,看着圣诞树的双眼里闪过一道怀念的情绪:“是我爸爸以前做的,有十年了。”

叶修怔了一下。

“你爸爸手艺不错,这棵树很好看。”他说。

陈果听了笑了一下,没有计较叶修有些生硬的改口。

旁边清理门前碎雪的网吧小妹用手肘戳了戳叶修,挤眉弄眼:“叶哥,这儿我们来就行了,你都熬夜一宿了,先休息去吧。”

“对对对,你快休息。”陈果听了忙说道。

“没事,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叶修问。

“没了没了。”陈果摆手。

叶修笑了一下,准备去外面吃个早饭,走远的时候他还能听见有个网管在跟收银小妹说话。

“昨天晚上天气真不好,我大半夜的都能听见打雷声,简直跟炮弹爆炸似的……哎哟!”对方说着似乎不小心撞到了陈果堆在一边的礼盒,发出一声痛呼。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收银小妹的声音满是疑惑。

“我也什么都没听见。”陈果也说,“做梦了吧小子?”

后来叶修就已经走远,网吧传来的声音渐渐听不分明。

他八点下班,吃了饭散步消化,然后回网吧补觉。不同于往常一觉睡到下午近五点钟,这天他中午就早早出现,刷卡,登陆荣耀,准备参与网游的节日活动。

这一天网吧的客人爆满,一台台屏幕上都是荣耀的界面。叶修打开游戏,网游地图里更是人山人海,画面里的盛况比第十区开服的时候还火爆,毕竟近一个月以来,第十区的新玩家陆陆续续地增加了很多。

他汗了一下,再思及今年的圣诞活动,这位荣耀大神心里也不由产生了一丝紧迫感。

荣耀这次的活动名称为“追捕圣诞小偷”,游戏里各大主城的功能性NPC区域会出现一个圣诞老人,他会给玩家发布任务,声称有小偷偷走了他准备送给玩家的礼物,所以需要玩家去帮他夺回礼物,然后圣诞老人会根据玩家抢回的礼物奖励玩家圣诞礼包,抢回的礼物越多,最终结算的奖励越丰厚,不但有常规的经验值和金钱,还可能开出一些较为稀有的紫色甚至橙色武器装备和稀有材料。

活动期间系统会在各地图随机刷新出圣诞小偷,也就是说,玩家之间是存在竞争关系的。而且圣诞小偷的判定机制为第一击决定仇恨归属,这注定了这次节日活动期间,玩家们将要为寻找圣诞小偷不断奔走,并且无限次经历抢怪与被抢怪的轮回。

老区玩家普遍满级,这次活动里他们的足迹可以遍布全图。但第十区才开服不到一个月,高端玩家们基本也才30级出头,前不久更是还被叶修反追杀砍掉了一波。现在这些玩家基本都聚集在烈焰森林以下的等级区,竞争就越发激烈,圣诞小偷才一刷新,四面八方不知道多少攻击技能就蜂拥而上,此时玩家的技术再好也比不过运气带来的优势。

叶修一边看着身形几乎淹没人群中的君莫笑默默寻思,一边点开了风梳烟沐的私讯。

 

[密聊]风梳烟沐:很准时嘛你!

[密聊]君莫笑:你怎么也来了?

[密聊]风梳烟沐:活动啊!当然要参加了。

[密聊]君莫笑:你很闲啊?

[密聊]风梳烟沐:我病了。

[密聊]君莫笑:怎么了?

[密聊]风梳烟沐:今天有活动,于是我就病了。

[密聊]君莫笑:有点职业素质啊我说!

[密聊]风梳烟沐:人哪有不生病的?

[密聊]君莫笑:生病的人还能来参加活动?

[密聊]风梳烟沐:因为是心病,不能参加活动才会导致的心病,所以必须靠参加活动来医治。

[密聊]君莫笑:……

[密聊]风梳烟沐:对了,沐雨橙风还说要给我带礼物。

[密聊]君莫笑:嗯?今年是什么?


能够穿越到现实世界的账号可以在这种节日活动里偷渡一个物品,叶修他们也不太清楚账号们是如何操作的,只要他们在活动中打到任务礼包,就100%概率能够开出那种物品。

一叶之秋曾语意模糊地说那是人类信仰送与他们的馈赠反向输出回现实侧的结果。因为有数量的限制,而且现在那些拥有信仰极高的账号都由俱乐部全力培养,不缺稀有材料,选手以外的人更不知道这些规则,所以账号卡帮他们操作者带回来的往往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比如微草队长的账号仓库里收藏着一堆系统说明文字为[???]的药剂,正规比赛与副本竞技场不能用,但野外使用有惊喜。感谢荣耀庞大的背景世界观和网游里复杂得数以万计的任务链,别人只会以为那是某些任务的唯一性特殊奖励,不会猜到是游戏账号自己调配出来的魔法药剂。


[密聊]风梳烟沐:[碧翠之心],只要我打到圣诞小偷就能从礼包开出来。

[密聊]君莫笑:是饰品啊。

[密聊]风梳烟沐:对啊,这个饰品的爆率实在太低了,之前我刷了一天都没爆出来,本来沐雨橙风打算找安洁莉娜公主谈一谈,不过现在正好有节日活动,她就直接从自己仓库翻出一个送我啦。

[密聊]君莫笑:汗,恭喜得偿所愿。

[密聊]风梳烟沐:你跟君莫笑说了想要什么了吗?

[密聊]君莫笑:需要吗?我要的他还不清楚?

[密聊]风梳烟沐:一叶之秋呢?

[密聊]君莫笑:别闹。

 

他已经不是我的卡了。

这九个字在回复栏停留了一会,叶修心里也有些怅然,视线停留在屏幕界面就挪不开了。忽然一阵灼热的触感刺得他放在键盘上的手指痛得一跳,他回过神,忙把烟往烟灰缸一碾,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键盘的清洁软胶,趁着陈果还沉迷追捕圣诞小偷的时候把落到键盘上的烟灰清理干净,再去卫生间洗了手。

回到座位的时候他已经平复了心情,苏沐橙留言说她觉得人太多,而且看一些公会的精英玩家都往烈焰森林跑,她就准备去罪恶之城刷圣诞小偷,问叶修要不要一起来。

叶修把回复栏的几个字删掉,然后说了声好,就也操纵着君莫笑往罪恶之城奔去。

另一边,兴欣网吧对街嘉世俱乐部。

12月24日这一天不凑巧正是周四,战队选手们在工作日自然还是得日常训练,这一周的第二十三轮常规赛是嘉世主场,他们要针对打算在下场比赛使用的地图做一些适应性的训练,诸如在特殊地形的高速位移腾挪、寻找最适合团队战术发挥和策应的位置等等。

训练室里很安静,每个人头上都戴着一副耳机,开着战队专用的地图训练软件,只听得见操作时键盘和鼠标的咔哒声。

刘皓操作着他的暗无天日在地图里奔跑,手还在动,心却飘了,悄悄瞄了一眼孙翔旁边空着的位置。

孙翔的位置原本是叶修在坐的,他边上的位置属于苏沐橙。

她今天请了病假。

今天是圣诞节,荣耀开了节日任务,不用想都知道还在第十区开荒的叶修一定会参加这种活动,毕竟他还打着卷土重来的主意,那苏沐橙请假的真实原因就昭然若揭了,她要帮他。

刘皓还死死记得叶修在埋骨之地和兴欣网吧照面那次给他带来的耻辱,此时一想起这个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晚上回去就开个小号拖住叶修的脚步,耽误他做活动任务的时间,到时候叶修一定大有损失……

心怀鬼胎地熬到训练结束,刘皓全程三心二意,一会儿想着叶修恼怒不止,一会儿脑补叶修被他绊住脚步功亏一篑的画面暗爽于心,于是他今天发挥得就不怎么好。

刘皓也不在意,他急着回去,起身就想走。

“喂,刘皓。”孙翔看到他的统计,叫了他一声。

刘皓有些不耐,但面上还是笑着的:“什么事,翔哥?”

“你今天发挥得很失常啊。”孙翔斜眼瞅他,努嘴示意他看屏幕,训练软件上显示刘皓的名字华丽丽地垫了底。

刘皓继续笑:“是的,我今天状态不太好……”

“你可是嘉世的副队,做成这样可真是太不像话了。”孙翔说得一点都不客气,他虽然资历比刘皓浅,却是一出道就担任战队队长的,又是继王杰希之后荣耀职业圈史上第二个撞破新秀墙的神级新人,训起人底气十足,“状态不好就学苏沐橙请假去,这成绩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刘皓心说不生气,他不生气,他不是早就知道孙翔是这种性格的吗?被说两句算什么,这种愣头青比叶修好搞定多了,现在队里还不是他刘皓说了算……刘皓面上笑着,眼神却往周围一扫,其他队员避开他的视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训练室。

“实在对不起啊翔哥,我保证,明天绝对不会这样了。”刘皓打包票。

孙翔脸色稍霁,微微点了点头。

刘皓以为混了过去,遂转身离去。

“对了,既然你今天状态不好,晚上就早点休息吧。”孙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我会跟经理说今晚给你断网,防止你忍不住上网游凑节日活动的热闹,影响明天的状态。”

刘皓脚步顿住,他背对着孙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颊抽动两下,竭力挤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好的,谢谢翔哥关心。”他温和地说。

恐怕连孙翔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态度的变化。刘皓眼底一片阴沉,唇线抿直。一叶之秋对他的成见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孙翔对他的观感。

既不能提高选手的成绩,还会保有与前任操作者关联的情感……这些能够具现化的账号卡,实在是太碍事了。

这世上就是有这种利己主义,他们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向,为此甚至能够暂时忍受一切不如意,并对阻碍了自己前进道路的存在,不分是非黑白地,厌恶非常。

孙翔揉了揉发酸的手指,手背抵在唇前打了个呵欠。

他走之前看了一眼窗外,入夜华灯初上,平安夜的天幕又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与万家灯火交相辉映,青年瞳色清澄的眼底也摇曳起一丝明亮的光。

他一边往宿舍走,一边接起了来自家里的电话。母亲在另一头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关心的话语,一会儿说从天气预报里看见H市这两天降温有大雪,一会儿问他春节回家的安排。孙翔上个赛季才出道作为职业选手奔波于各地赛场,今年又是转会来了嘉世,家人放心不下他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在外生活,毕竟也就一个初入校园的大学生的岁数而已,还没太弄明白儿子这职业的放假安排,电话里总是要问。

孙翔听得有些不耐烦,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插在裤兜,眉头都皱了起来,但还是在廊道里慢慢走着,眼睛看着窗外远处的风景,低声嘟哝着应着,主要都在说他一个人没问题。

“你这孩子净胡说!一个人哪里没问题?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过年带回家给我们看看呀。”他妈妈嗔怪道。

孙翔嘴角一抽,对着手机粗声粗气地说:“没有!不要你关心!你不要提了!”

“唉,是不是魅力不够啊?”孙妈妈忧愁地问。

孙翔脸黑了。

“我看电视上有个给麦当劳的冰淇淋打广告的孩子,也是玩游戏的,长得那叫一个俊啊……”对面惆怅地叹息,仿佛为不争气的儿子操碎了心。

孙翔脸更黑了。

“还有那个电视里总穿蓝衫儿的男孩子,一口粤语腔的那个,多活泼啊,这样的孩子嘴甜起来最讨女孩儿欢心……”上了年纪的阿姨非常看好这类爱笑又健谈的年轻人,很有活力。

孙翔……他面无表情,并且内心毫无波动。

好不容易应付完操心的孙妈妈,他回到宿舍,仰躺在床上,心很累,心力憔悴,已经眼神死。

金红的光点汇聚成人形,一叶之秋双手抱臂,靠在墙边。

斗神微微侧过头,眼眸瞧着孙翔,问:“你有什么想要的?”

“女友?”在孙妈妈一波洗脑下这个词汇未经思考地脱口而出,说完孙翔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表情瞬间就扭曲了。

妈的,我才不想要这个!他在心里破口大骂。

一叶之秋:“……”

孙翔:“……”

一叶之秋沉默地看着孙翔。

孙翔沉默地看着一叶之秋。

尴尬的氛围蔓延在一人一卡中间……

孙翔的额角流了一滴汗,他的脑袋在疯狂转动,很焦虑很想赶快说些什么解释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一叶之秋那种明显误解了什么的眼神里,他简直啥都说不出口。

一叶之秋慢慢地皱起了眉。

孙翔心底咯噔一下。

只见红发金眸的账号角色垂下眼,凛冽如霜雪的目光从上到下把他的操作者打量了一遍,不是那种不掺杂丝毫情绪的对纯实力的考量,而是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看得孙翔都不自觉紧绷了身体,才听见他略带嫌弃的问话。

“你自己找不到吗?”

孙翔:“……”卧槽!卧槽!卧槽!


评论 ( 25 )
热度 ( 26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