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3)

第三十三章

 

“你换个。”

“啥?”

“换个想要的东西。”

一叶之秋在“东西”二字上微微加重了音量,以示自己做不到干涉人类的决策。

再说他也不是女号,连假装一回模拟人生都做不到……当然一叶之秋也坚定地拒绝,把实际上荣耀可以提供账号性转服务的情报都烂在心底,他对更换体型没有兴趣。

这算翻过篇了?孙翔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却还没意识到一叶之秋一再追问的目的,事实上他心情几番波动,现在已经有些懵了。一叶之秋到底在想什么?他撑起身体,试探地说:“呃……关东煮?”

“……”斗神沉默地望着他。

“……”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孙翔嘴角抽搐。

一叶之秋什么也没说,阖上眼,身形消失在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错过了一个亿的感觉。

孙翔盘起腿,坐在床上陷入沉思。

在他身后,斜飞的雪花笼罩天地,将窗外变成了一片洁白的颜色,风声呼号,有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街上的停车发出警鸣,一声又一声,扰得人心烦。

“H市今年怎么下这么大的暴雪……像是要出现极端气候了。”

兴欣网吧的收银小妹看着玻璃门外的景象,眉头皱起。

“事有反常即为妖呀。”旁边一个网管小哥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笑嘻嘻地说。

“呵呵,就会贫嘴。”收银小妹斜睨了他一眼,手伸到抽屉里,拿出空调遥控器,把制暖的温度又调高了几度。

“不用调太高。”那小哥见状忙说,“我看那里面客人都玩得热火朝天呢,人体自发热,你室内温度弄太高他们就要喊热了。”

收银小妹“哦”了一声,从柜台探出身往里瞧了瞧:“叶哥他还玩呢?他不是早上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午饭没吃,晚饭也没吃,这是要辟谷?”

“不知道。老板娘说给他放个节假,今晚我替他值班。”那网管小哥也啧啧咋舌,摇了摇头,“沉迷网游到这份儿上,难怪人家技术好啊……等会儿你下班帮他带点什么速食的吧,算我请大神的。”

收银小妹干脆地应道:“行。”

却说叶修这头,他与苏沐橙在罪恶之城的地图汇合以后就开始了活动狩猎,游戏场景里的天气与现实一样恶劣,骤雨连天,年久失修的老城区古旧又肮脏,地面四处是坑坑洼洼的积水。

荣耀为今年的活动搞了一个圣诞猎手榜,累计计算玩家在活动期间击杀的圣诞小偷数目,分为公会榜单与个人榜单。公会榜单自然就是按各大公会成员的成绩叠加计算了,而个人榜单则根据每5级一个区间分别排行成绩,在活动中升级的玩家带着原本的成绩进入新榜单,活动结束时排行在榜的玩家除了圣诞礼包之外还能得到一份额外的奖励,排名越高奖励越好。

叶修现在是无公会自由散人,公会的榜单根本没去关注,他的目标是得到个人榜单的奖励。来到罪恶之城这个远高于第十区平均账号等级的练级区域,就是因为在高等级地图里玩家更少,能被狩猎的圣诞小偷更多。

罪恶之城的地图大小不逊于一座主城,他操纵着君莫笑四处游荡着寻找小偷,榜单上他的排名渐渐升了上去。

过了一会叶修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注意力从游戏里抽了出来,站起身四周转了转,不料在他电脑桌子左手侧看见盘腿静静靠着隔板,视线放空地盯着墙壁的君莫笑。

“?!”散人似乎很意外自己竟然被操作者发现了,眼睛微微瞪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表情有点少见,叶修竟然觉出几分好笑,没忍住蠢蠢欲动的手,手掌盖在对方的头顶,揉乱了本就显得凌乱不羁的黑发。

“……唔,差不多够了啊。”君莫笑有些狼狈地晃晃脑袋,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发出一点抗议的声音。

如果是一叶之秋的话,应该是全程安静不说话,但会用对叶修来说毫无威慑力的冷淡视线无言谴责到操作者心虚得自己缩回手吧?

叶修笑了一声。

唐柔探出头看了他们一眼,见是君莫笑,很快又缩了回去。

圣诞当天网吧客人很多,陈果专门给她自己、叶修和唐柔留了一个小角落的位置。陈果的位置在外围,她正专注于寻找圣诞小偷,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状,唐柔此时和榜单较上了劲,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没闲功夫关注别的。

“今天网吧人多。”为防别人注意到这里的异常,叶修坐回位置,戴上耳机,闲聊般的语气说着。

君莫笑还坐在原地,“嗯”了一声。

“一叶之秋找我向你……借钱。”他语气很复杂地说,“你们人类用的钱。”

叶修的手指顿了一下,眉梢挑起。

“嗯,行啊,我支付宝密码没改,让他直接刷。”他想了一下,补充道,“如果不是急事,给我留点买烟的钱。”

“你不问为什么吗?”君莫笑有些诧异。

“他跟你说了吗?”叶修反问。

君莫笑没回答。

“那问了白问。”叶修笑,“得嘞,不过既然说借,我更好奇的是那小子打算怎么还,他可从来不会许下没把握完成的承诺。”

说得那么信任,果然叶修更喜欢一叶之秋?毕竟是他最初选择的角色,如果不是俱乐部逼迫他退役,他们就不会分开,会一直并肩作战到他自己规划的职业生涯结束。

自己只是退求其次的选择,而倘若如果叶修没有退役……是不是我和他就不会相遇?

“……那我回去告诉一叶之秋。”君莫笑的声音有些低沉。

“等等。”叶修说。

“怎么了?”君莫笑压抑着自己不高兴的心情,竭力维系平静的语气。

“你呢?”叶修问。

“我?”君莫笑不解。

“要不要零花钱啊?”叶修语带调侃地笑问。

砰的一声撞击,叶修眼前的电脑屏幕都随着桌子晃了晃。

游戏里君莫笑的攻击落到空处,子弹射入圣诞小偷脚边的地面,节日野怪桀桀怪笑了一声,猛地朝他扑了过来。

弧光闪划过,叶修立刻稳住战况,一刀将圣诞小偷击退了些许,龙牙追加天击,一连串技能砸在小怪的身上,很快完成击杀。

“嗯?”叶修双眼盯着屏幕。

“不要,我回去了。”散人的声音又快又急,像是很怕叶修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出什么,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急促地说,“我走了,回见。”

香烟燃起的一丝烟气幽幽地上飘,叶修利落地又击杀了一个圣诞小偷,沉默半晌,忽然没头没尾地“呵”的笑了一声。

“圣诞快乐……嗯,都要快乐啊。”

“老叶你在嘀咕什么呢?”陈果一直没抢到圣诞小偷,正恼怒得想挠键盘,探头过来看叶修的屏幕,“跟谁聊天呢你?”

“没人,没人。”叶修说,“自言自语,自得其乐。”

“哦,那我看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陈果缩了回去,吐槽道。

叶修没有回话,他已经投入了新一轮的狩猎中。

嗡——嗡——

嘉世青训营宿舍,邱非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桌上的手机,滑屏解锁,点开通知,然后愣在原地。

 

[新消息通知]您收到了一条新的信息。

95588

您尾号8910卡12月24日网上银行收入(帮忙买份关东煮给孙翔,谢by叶)50元,余额8762元。【工商银行】

 

怀疑自己看错,邱非退出短信,重进,切回主页,重启,再点进短信。

“……”

邱非盯着手机,像是要把那小小的机器盯出一朵花。

叶?叶秋队长?

……他问我帮忙给孙翔送关东煮?

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要不是晚上银行关门,邱非怕是立刻就要跑去查看这笔转账附言是否属实了。

“喂,你怎么了?”他的舍友注意到邱非的异常,关心地问。

邱非没看他,自顾神游天外。

“理我一下嘛……”舍友不甘寂寞地凑过头,“谁啊送东西还让别人帮忙的……叶?卧槽?!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叶吧?”

邱非回过神,没说话,只瞟了他一眼,很快转回头,点开外卖软件。

“诶诶诶——先别着急啊!”舍友高声叫,眼珠子四处转了转,压低嗓音,“小道消息,我听说叶队退役前的交接……跟老板他们还闹出很多不愉快呢!差点连苏姐都要一起走了,只不过还顾忌着合同罢了。就这样叶队还会给顶了他位置的孙队送吃的?这显然不合理吧!你说这给你的消息会不会里面有什么暗示?报复之类的。”

邱非皱了皱眉头:“你不要这样说,前辈不是那么睚眦必报的人。”

“这可不一定。”舍友摇头晃脑,“关东煮,关东煮,缩写起来就是GDZ……GDZ还是什么的简称你知道吗?”

邱非看着他,摇头。

舍友猛地一拍大腿,似是得意非常,一句话说得荡气回肠:“GDZ,就是骨打折(zhé)啊!”

邱非:“……”

正确的念法是折(shé)才对。

他嘴角微微一抽,选择装作什么没听见似的低头按手机,打开外卖软件。

“哎呀,别点这个贡丸,这个好吃的。你点些不好吃的,像这个鱼丸,软得沾牙,淀粉不知道加了多少。”舍友不在意邱非无言的拒绝,特亲热地凑上前指指点点,“还有这个,煮藕,我也不爱吃,我爱吃豆腐泡。”

邱非:“……”

“咦呃,再来个胡萝卜吧。听我的,真不好吃,我可不喜欢了!”

邱非:“……”

“话说这家店的种类还挺多的哈,大晚上的,看得我都馋了……哥们,要不咱们也订几个?我想要海带、豆腐泡、贡丸、蟹肉卷、米雪、油豆腐、香菇、白果……”

邱非深吸了一口气。

“你,给我闭嘴。”他有些压抑地说。

“哦。”舍友感受到危险的气息,立刻安静如鸡。

四十分钟后,守在电视前看球赛的孙翔听见了规律的敲门声。

叩叩叩,响三声,停了一会儿,叩叩叩,又是三声,礼貌又克制。

“谁啊?”孙翔站起身,嘟哝着打开门。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少年,穿着深蓝的V字领毛线衫和米色长裤,十七八岁的模样,气质稳重沉静,一双眼通透得仿佛能看透世情。

他鼻尖有些微的汗珠,似乎刚刚经历过一番跑动,但呼吸非常平稳,半分未喘。

“打扰了,我是青训营的邱非。”那少年自我介绍道,举起右手拎着的外卖,将一大份还冒着腾腾热气的关东煮递给孙翔,“这是叶秋前辈托我送给你的。”

“……叶秋???”早就被美食勾去注意力的孙翔听到了意料外的名字,一张脸写满了茫然。

评论 ( 35 )
热度 ( 24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