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4)

第三十四章

 

邱非听见孙翔诧异的声音,目光微不可查地往上一扫,近乎锐利的视线一掠而过,见青年面上的惊讶不是作假,更没有多少敌视与恶意,他低下眼,说:“就是叶秋前辈。”

孙翔当然没有恶意,他自负才华洋溢,在荣耀这一领域有着无限前程,自然不会心胸狭隘到还会对一个状态下滑然后被俱乐部请退的老将耿耿于怀。他的志向在超越斗神,不是现在的叶秋,而是那位象征着叶秋最巅峰时代的荣耀化身,降服一叶之秋才是他的目标。至于其他的,他没兴趣去关心。

这种不在乎歪打正着地打消了八卦精室友给邱非灌输的疑虑。

他把还散着香气的食物塞到孙翔手中,少年用绝不是开玩笑的正经语气说:“圣诞快乐,孙队。”

孙翔:“……哦。”其实还是觉得很莫名其妙。

邱非:“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孙翔“嗯”了一声,停顿一会,忽然说:“等等。”

邱非停住脚步,转过身。

“节日快乐。”孙翔有些别扭地说道,然后就立刻关上门。

邱非留在原地,抬眼看向紧闭的房门,弯唇笑了一下。

“我会向前辈转达的。”

邱非离开战队宿舍,孙翔坐在桌前,双手抱胸,一双眼苦大仇深地盯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关东煮,莫名深沉地沉默着。

俗话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食物,虽然这是青训营的后辈送来的……

自称是帮那个叶秋送来的。

孙翔可没忘记他被迫交出账号卡那时候心情有多不情愿,虽然走得是挺潇洒的,但谁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呢?

于是孙翔开始脑补,如果真是叶修送的,他不会在汤里下毒了吧?

当然这个可能性很低。孙翔开始推理。就算倒了他孙翔,以后还会有别的高手继承一叶之秋。要他说,该被揍的显然是他们老板才对,说实话,孙翔在听崔经理谈及叶修的十年长约时,连他这个受益者都想吐槽陶轩的黑心,给人顶级玩家签一个十年下来攒不出多少积蓄的合同还指望别人配合创造商业价值?这可是电竞产业蓬勃发展的腾飞期,尤其是与叶修同时代大神韩文清在霸图的待遇做对比的时候……不过孙翔自己签嘉世的待遇还算合理,他才懒得关心别人是不是被坑。

如果不是叶修,孙翔继续思考,难不成是那个叫邱非的自己送的?

其实他很崇拜我,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随便扯了一个借口?如果说是帮战队的人,他和别人聊一聊就能揭穿,因此就选了一个孙翔和邱非都认识,而且孙翔还联系不上的人……只是因为邱非不清楚叶修退役时与俱乐部的一些冲突,所以才留下了这么大的一个破绽。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

孙翔以拳抵在唇边,矜持地咳了咳。

但是,好像没办法解释邱非送的东西为什么这么合他心意。孙翔唇边的笑骤然僵住,没忍住地抽搐起来。他想要什么的这个问题,好像,他只告诉了一个人,不对,是只告诉了一个账号卡。

难不成那个邱非说的是真的?叶秋,一叶之秋……他们还有联系?

“一叶之秋?”孙翔忽然语气犹疑地喊了一声。

屋内没有传来半分回应。

“……一叶之秋?”他又喊了一声。

光芒乍现,孙翔下意识地抬起手挡在眼前,随着气浪四面辐散而率先显露的是战斗法师的身形,发带飞扬,白底红纹的战袍烈烈作响。

一叶之秋落到地面,一身气势凛冽锋利如终年不化的寒川,却有耀眼夺目的斗者意志在他火焰般炽烈的瞳孔中心燃烧,却邪抵住另一柄从虚空中探出的似矛又似银伞倒竖的古怪武器,无一丝烟火气地向前一突,将对方打回了另一个世界。

“什么事?”一叶之秋站定,收起武器,看向他的操作者。

孙翔被方才惊鸿一瞥的画面惊得心绪未平,下意识地把视线落到一叶之秋身侧的虚空,吹拂在脸庞的气息,那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燥热空气似乎还未散去,屋内的窗帘轻轻落回原本的位置,他的动态视力不错,仓促间展露的洞察力也够细致入微,察觉到本在气浪冲击中摆在桌面欲滚落于地的一支签字笔此时却完完好好地放在距离桌沿很远的位置,一切的变化好似都是瞬间的幻觉。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仿佛在一叶之秋出现的那一瞬间,眼前的整个空间都是虚幻的倒影,灯光下一叶之秋的周身似乎泛着淡金色的微光,在风波平息,他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梦一般朦胧的视觉滤镜消失了,世界由虚到实,幻想中虚拟的存在变成了真实地承载着什么的实体。

就像是奇迹。

“你刚才在做什么?”孙翔不自觉地错开一叶之秋的目光。

“没什么。”

一叶之秋收起武器后像是收敛了过于凌厉的锋芒,没在房间中央站太久,就找了个单人的沙发椅坐下,双腿交叠,身体倾斜,单手撑着下颔,懒散地阖上眼。

“就是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家伙。”

孙翔被一叶之秋那副自然流露的大佬气势震得浑身一激灵,嘴角抽了抽。

“你这家伙和横刀真不一样……”

“不要把我和随便什么账号相提并论。”一叶之秋语气冷淡地打断他的感叹。

孙翔有些不高兴:“横刀是我原来的账号。”

“那又如何?”一叶之秋不在乎地反问,“我比他强,强很多,横刀比不过我。”

话是实话,却实在拉人仇恨。

“孙翔,我不关心你原本的账号怎么样。”一叶之秋睁开眼,这样展露出他显得十足倨傲的眼神,自下而上地盯着他的操作者,唇畔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你只要知道,能够得到我,是你的荣幸。”

霸道,任性,傲慢,还一副分外理所当然的态度。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孙翔被激得有几分咬牙切齿了,这哪里是他的账号卡啊,分明就是一尊活生生的祖宗,也不知道叶秋以前是怎么和这么个难搞的家伙相处的。反正孙翔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用一叶之秋夺得最高的荣耀,让这个该死的斗神对他刮目相看!

“哦。”结果一叶之秋又事不关己地转过头,态度冷漠,“我不会对继任者的水准降低要求,不要以为我会像是扫地焚香一样好说话。”

扫地焚香是皇风战队队长田森的账号,曾经属于神级选手郭明宇,他算是职业圈的远古老牌大神,与叶修、韩文清一同都是联盟早期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著名人物,战法一叶之秋、拳师大漠孤烟与驱魔师扫地焚香被誉为最初的三神卡。不过皇风现任的队长田森却没有他的前辈那般表现得惊才绝艳,实力虽在全明星水准,却还未入神级门槛,在一叶之秋那格外挑剔的眼光中自然是不够格的。

“我不需要!”孙翔气得脑袋要冒烟,一屁股坐下,不假思索地捞过桌上的关东煮,一叉子扎下,狂吃起来。

一叶之秋见状,眼神有几分微妙,意味不明地凝视了他的操作者几秒,倒是没急着回到虚拟世界,而是安静地坐在原处沉默起来。

孙翔吃着吃着,忽然想起自己叫一叶之秋过来的正事,手上动作不由一顿。

“那个……我这个……是你?”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食物,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有些别扭地瞧向一叶之秋,问得吞吞吐吐。

一叶之秋极干脆地“嗯”了一声,眉梢微扬,眼神探寻地看向孙翔,似乎在问他对此有什么疑问。

孙翔眼神游离。

孙翔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孙翔觉得他脸上的温度有些控制不住了。

其实这家伙应该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搞吧?他不确定地想。

不过想起自己叫一叶之秋出来的原因,孙翔很快冷静了下来,另一种颇为复杂的情绪升腾而起。

“有个青训营的说是叶秋叫他买的……”他神情间似乎带了顾虑,皱着眉头,一句话说得有些踌躇,“我也不是限制你和你原来的搭档的交流,我知道他是你的创始者,就是想知道一下,你和叶秋还有联系?”

“保留了一些间接联系的渠道,但我现在还不会见他。”

一叶之秋回得坦诚,微眯起眼,想起君莫笑,声音有一丝凛然,

“若是和他见面,就是站在对立面的时候了。”

孙翔满头黑线:“……那个,也不用那么严重。”他只是有点吃味你们感情好而已。

战法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

一叶之秋一点也没有在开玩笑,叶修可是在认真地准备着杀回联盟……不过这些也没必要告诉孙翔,等到他们碰上面,最早也是要一年半以后的第十赛季了,到时候他就会明白自己此时的话的。

虽然嘉世已经有些变味了,但这是叶修和吴雪峰他们一起建立的队伍,他会一直守护住这个队伍,守护住那段辉煌的荣光与回忆。哪怕与叶修的新队狭路相逢,哪怕在更久远的未来,他们都离开了荣耀……一叶之秋眼底微暗,他不会动摇,他会与嘉世一同,坚定地走下去。

神之领域,金色的阳光穿过摩比斯公馆房顶的巨大空洞,影子缩到所剩无几的完好角落。

未被系统刷新的碎石残骸杂乱无章地堆于四处,一叶之秋的长靴踏在地面,长廊尽头两道人影延伸到他的脚步之前。

“殿下,因为您与一叶之秋殿下的战斗并未避开非战斗区域,而且这是您名下的庄园,所以房顶和内部屋室的修理费用将由您自己承担。”

“……要多少。”

“76453金865银32铜。”

君莫笑汗颜。

“不用担心。”管家NPC面带微笑,“这点花销连您万分之一的财产都远远不及,如果您和那位殿下打得不够尽兴……”

“打住!算了!”君莫笑满头黑线,果断地认错,“抱歉,我错了。”

“请千万不要如此客气,我们都是为您服务的……”管家还想打趣,余光瞥见前主人走来的身影,顿时克制地收敛了不正经的神情,恭敬地向一叶之秋行了一礼,“日安,一叶之秋殿下。”

“……”君莫笑斜眼扫向一叶之秋:积威深重?

一叶之秋淡定地忽略君莫笑的别有意义的目光。

管家向君莫笑躬身,随后安静地离开。

“圣诞清单里的稀有物品还有哪些没有找齐?”一叶之秋径自向地下室入口的方向走去。

“还差一个……”君莫笑跟上他的步伐,眼角视线扫过一叶之秋平静无波的脸孔,有几分稀奇,“你怎么突然去了现实侧?”

打架到一半对手忽然走人,对象还是绝不会临战而逃的一叶之秋,君莫笑当时都愣了。

“不关你的事。”一叶之秋的回答一如既往是那么不客气。

“别这样说嘛,好歹我也答应了你的条件……”君莫笑说的是他去找叶修帮一叶之秋借钱的事情。他一想到叶修在谈及一叶之秋的时候那副信任中带着骄傲的温柔神情,心里还是忍不住咕噜咕噜的泛酸,还有些微不可查的不自信。

他相信自己作为叶修倾力打造培养的散人,成型实力绝不会输给一叶之秋和其他任何神级角色,但人心和感情这种东西是什么技术和资源都没法左右的,君莫笑总是在想叶修最中意的账号还是一叶之秋,他们才是十年风雨与共的搭档,自己最初本质上不过是用来存放千机伞的一个“仓库号”而已。

“那是劳动我帮你找齐清单物品的代价。”一叶之秋轻轻地哼了一声。

“是是是。”君莫笑自己收拾收拾多余的情绪,无奈地应道。

他需要一叶之秋帮忙找齐节日任务所需的稀有物品,但斗神可不是能轻易使唤得动的人物,作为代价,他也得交换给一叶之秋一个条件。

君莫笑本以为这个条件会被一叶之秋留到以后某个或许会令他感到极其棘手的场合使用,没想他去了一趟现实侧回来,立刻就找了自己兑现。虽然他的要求奇怪了一些,不过本来他就被一叶之秋威胁限制了去现实侧的次数,此时可以算是他自己打破了自己原先放下的话,怎么都不是君莫笑吃亏,因此他答应得也很是果断。

两人下了阶梯,阴冷的地室里没有点灯,也不需要外物照明,因为里面储藏的东西早已将宽阔的石室映照得满堂生辉,橙字属性的稀有物品多为罕贵珍品,自带发光特效。

这么一些光彩夺目的宝物竟然堆积成山,将整座公馆的地下室塞得满满当当,简直就如同巨龙巢穴的宝藏一般。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啊。”君莫笑的表情不见喜悦,反而头痛地扶额,“人类信仰的力量有那么厉害吗?”

一叶之秋扫了君莫笑一眼。

“这是愿力。”

“?”

“有一种说法是信仰造就神明,所谓的神,就是万千信仰的化身。”一叶之秋移开视线,目光投注虚空,“不是因为神的强大而致使人类的追随,而是因为人类想象出了一个强大的化身,于是,神藉此诞生。”

君莫笑愣了一下,脸色微变,但又有些不敢置信,试探性地看向一叶之秋:“你的意思是……”

一叶之秋没理他,径自说:“这游戏玩的人太多了,所以当我们越出名,在别人心里就越被神化。这些东西暂时只是他们的信念凝聚于虚拟侧的投影,可随着我们越来越强,荣耀世界的规则对我们的束缚能力就越弱,不止是霸占世界外侧的神域位面,拥有自由来往现世的特权,我们还可以干涉现实侧的荣耀游戏,把在这个世界凝聚的信念投影投放回玩家的世界,然后,这些稀有物品就会变成真正属于我们的资源。”

“骗人的吧……”

“有什么难以置信的?”一叶之秋凝视着君莫笑的双眼,眼神里写着“幼稚”两个字,就像是看着一个天真的小鬼,“你不是已经体验过了吗?早在最初的时候……如果不是叶修的账号,你不会真的以为单凭几次打斗就能让下级世界的野图BOSS特地为你改变行动了吧?千机伞升级到现在,你早就是受益者了。”

君莫笑早就习惯一叶之秋的奚落,习以为常地滤过一切带有火药味的话题,关注点聚焦于他最在意的问题上。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因人类的信仰……信念而诞生的?”他语调上扬,十足彰显他心情的不平静,目光灼灼地盯着气质冷然的斗神,“那我们到底是什么?一叶之秋,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没想一叶之秋大方科普了半天,此刻竟忽然极不配合地撇过脸,轻慢傲然地笑了一声。

“你算哪根葱?我偏不告诉你。”

君莫笑:“……”

不生气,我还打不过他。不生气,房子坏了我得自己赔。不生气,算了算了,看在还有事要仰仗这家伙的份上。

他努力说服自己,半晌,还是没按耐住情绪,默默地磨了磨牙。


评论 ( 21 )
热度 ( 25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