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6)

第三十六章

 

第十区,罪恶之城。

“斗者意志?”叶修一见寒烟柔身上状态,竟然愣了一瞬,新区开荒一个月,他看见这个战斗法师的标志性技能,竟也感到些许怀念,思考了一下就知晓寒烟柔越级使出这个技能的缘由,赞道,“行啊小唐,人品不错。”

通常来说,像是附技能卷轴这种道具,附魔打在武器上,只能给账号未点出的技能附上一级的效果。但圣诞节日奖励都是限时道具,叶修推测这可能是游戏公司为了让玩家提升对各职业的兴趣,才大方地提供了像这样满阶斗者意志的逆天附魔。唐柔能在危急时刻抽到这种奖励,可谓是雪中送炭,救人于水火之中了。

叶修的话落在虚拟侧的一叶之秋耳中,君莫笑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斗神的瞳孔中倒映着网游君莫笑的身影,眼神平静无波,更是彻底地忽视了散人极为明显的打量视线。

他于是也沉默下来。

却说剑风所指那厢,他一见君莫笑的ID,可不像是在唐柔面前屡次冷嘲热讽的态度了,一声不吭转身就逃。

这模样就有点像是在虚拟侧遇见了一叶之秋的剑风所指了,两个字来形容,就是秒怂。

叶修见状,也分毫都不含糊的,千机伞一甩,几个瞬移的短技能就使了出来,追击而去。

原先剑风所指是怎么算计着让唐柔拉了一堆小怪仇恨深陷被围攻窘境的,叶修也诱导他陷入同样的局面,而且做得更不动声色,更高明,让剑风所指在不得不做出他想要的反应,主动撞上了怪群。看得电脑另一头围观的陈果几次痛快得想要叫好,又尴尬于对方是她自家公会的高手精英,只好涨红着脸强忍,唯独一双眼闪闪发亮,早已把她的心情暴露得彻底。

叶修看得心里有些好笑,只装作不知道的模样,半分未影响他手下的操作。

剑风所指逃,他就追,追得比剑客快得多,他不仅具有快速移动的技术优势,还有技能上的天生优势,他的剑客只有三段斩一个快速移动的方式,用完了还有数秒的冷却时间,散人呢?忍者的影分身、刺客的弧光闪,甚至还包括剑客的三段斩和可长久续航的飞枪操作。

那打呢?这念头刚刚闪过,对方的手指都要哆嗦了。谁敢跟叶修单挑啊?职业选手、战队队长兼主力攻坚核心、曾经的三冠得主……吊打业余玩家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他才尝试性地反抗了几招,就被叶修抓住机会,连击打得剑风所指晕头转向,如果他还用着战法,此时身上的斗者意志也要叠上好几层了,对方努力挣扎着,胡乱地使出几个技能。

击中的音效响起,难道歪打正着地打中了君莫笑?剑风所指怀着狂喜的心情看去,一望,君莫笑还在一旁悠哉地站着,被技能击中的小怪从地上爬起,阴骘怨毒的视线投了过来,仇恨已经锁定了。

方才唐柔是什么郁闷的心情,剑风所指这下可算是感同身受了。

实力的碾压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每一招每一式的行动都在对方掌控之中的感觉,剑风所指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就算是在神之领域,他也是最顶尖那一层次的精英玩家,公会的高层骨干,面对别家大公会的会长都分毫不惧,然而他此时却有一种分外无力的感觉,仿佛眼前是一座翻也翻不过去的高峰,他是孙猴子,对方就是如来佛的五指山。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仇报仇,以直报怨。

有些人总会扯一些高手不该和普通玩家斤斤计较的道理,这其实是一种你弱你有理的道德绑架。自己对弱者多了什么事情,就得有比你更强的人同样如此对待你的觉悟。网络游戏其实就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平台,笑傲江湖,快意恩仇,阴险狡诈的手段叶修早就见得多了,别人都惹上门来了,还不许他反杀回去吗?别天真了。

换句话说,你们现在搞的这些事,都是哥在江湖飘那时候和别人玩剩下的,指不定某个创意的始祖就是他手下败将呢,叶修完全游刃有余。

后来剑风所指把遭遇叶修的事情告知陈夜辉。嘉王朝投入不小,能在罪恶之城刷怪的玩家也多,有意无意地妨碍叶修狩猎圣诞小偷,甚至直接布置一个团队追杀君莫笑。其他公会的精英远处瞧见君莫笑陷入困境,基本都冷眼旁观。叶修也没后悔与一家大公会正面碰撞,开始游击吸纳圣诞小偷,引仇而不打,数百圣诞小偷的归属俱在一身,浩浩荡荡追随散人而去,一举拖全城玩家下水。

既有以力破局的冷静考量,还有寸步不让的江湖意气,就算改换了职业,他还是那个势如破竹、所向披靡的斗神,千机伞一出,任何人都拦不住他前进的脚步。

“我来帮你。”苏沐橙见状,不假思索地说,多年的默契让她一瞬间就领悟了叶修的想法。

“嗯。”叶修笑,熟人不言谢。

准备物资,跳塔。因为叶修的缘故,全城玩家都没法狩猎圣诞小偷,基本都是大公会的高手精英,他们追杀不到君莫笑,又不愿意帮叶修杀掉他身后的圣诞小偷,基本都怀抱着让这厮被野怪围殴死的阴暗想法,暗搓搓地跟着君莫笑的脚步,结果像是抬头看上帝一样,围观了一场叶修和苏沐橙这对最佳搭档联手演出的高塔屠杀大戏。

各公会开始叫苦不迭。

“真痛快。”玩网游的,多喜欢有仇当场报,苏沐橙也不例外。

“嗯……两败俱伤吧。”叶修沉吟着,杀怪时间太长,圣诞小偷掉在地上的奖励又太多,后来的时间根本不够他把全部东西都交给圣诞老人,效率其实还不如他安安静静一个人刷怪呢。

“不满意?”苏沐橙问。

“你还没吃饭吧?”叶修突然反问,“先下了下了,吃完饭再说。”

“OK!”苏沐橙笑道,风梳烟沐头上还配合地冒出个笑脸的表情。

各公会会长见君莫笑的头像灰了,俱都松了一口气,大魔王总算走了,连累了他们好几个小时没有进账,公会榜单里各家狩猎数目都停滞许久,有的甚至都快被业余的玩家公会给超越了,损失不可谓不惨重,早就盼着他赶紧下线了。

半小时后。

系统提示:好友君莫笑上线!

一口凌霄血喷出。

“靠!”这绝对是不少人的心声。

好友什么好友?不少人愤愤地开始修改名片,什么禽兽、土匪、强盗一类的,怎么能发泄心中郁气就怎么来,不然实在对不起自己。

难道前几个小时大家都颗粒无收的惨淡噩梦还要再来一次?

他们绝望地想。

就像是那些公会大佬们最不愿意想象的情景,陈果还在一旁催促着叶修:“快啊,再聚一次。”这种聚怪杀怪一举登顶榜单的做法实在太酷,旁观的她都意犹未尽呢。

叶修但笑不语。

叮——

“大神,你还准备那样玩吗?”

消息提示弹出,是蓝溪阁的会长蓝河来打听情况了。不止是他,叶修刚一上线,他的聊天窗口未读的消息数就直往上跳,点开一看,全是各家公会大佬来试探他的动向了。

看来这些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关注自己的动向啊。叶修暗想。

毕竟这事的起因是他与嘉王朝之间的冲突,为了摆脱嘉王朝的围截,不得已出此下策,自己花费了那么大精力聚怪也没捞到更多奖励,他们也算是遭了无妄之灾,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顺便殃及池鱼九百。

但也不是没有让这一切转化成有利局面的方法,把上一回聚怪的成果当作展示用的投名状……叶修想着,向战战兢兢的各家会长们提出了一个建议:

“合作吧!”

公会各出一小队精英,与他组成一个百人团协作效率聚怪,由叶修负责完成技术难度最高的跳塔任务,如此既减轻了叶修的操作压力,与各公会共享成果,各方都得到了稳定的利益,还排除出了对叶修抱有敌意的嘉王朝,有各家公会与他组成利益共同体,为他保驾护航,叶修也能无妨碍地做活动任务。

“可以。”计策一出,会长们先是思考,聚在一起商量片刻,很快就爽快同意。

蓝溪阁这边,蓝河很快把消息通知给他们公会的精英,编队的时候有些神思不属,暗自心惊叶修合纵连横的手段。

独自聚怪,叶修虽打击了嘉王朝,却也让他凭空增添了许多其他公会的敌意。这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如果他继续这样做,蓝河他们一定会联系其他公会,哪怕牺牲一部分精英,也要携手牵制住君莫笑那一行人,相当于他站在所有公会的对立面。

任他是再怎么厉害的高手,在这种活动里都会被影响到收益的。

但他选择了和许多大公会一起合作,利益共享。好一招借力打力,借联合公会的力量排挤与站在他对立面的势力,公会间本质还是竞争关系,本来嘉王朝在第十区投入巨大,他们拔不到头筹,此时自然乐得见嘉王朝倒霉。

不站到任何一家公会身后,是叶修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可他偏偏能利用公会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摇身一变,从势弱的一方变成了大势所趋的一方。

这就是所谓的时来天地皆同力,英雄运去不自由了,大势所趋,大公会在他的牵线下组成联盟,就是嘉王朝也不敢掠其锋芒。

参与联盟的各公会瓜分罪恶之城的圣诞小偷,削弱被踢出局外的其他公会的力量,叶修节省精力、弹压敌人、化解潜在的敌人为己方的队友,还获得了价值不菲的节日奖励,可谓一举多得,两方得益。

“我没想到……”

“嗯?”君莫笑正围观入神,闻言看向一叶之秋。

“没想到还能有看见他在网游里搅起腥风血雨的一天。”

一叶之秋这样说着,眉间闪过一丝不甘心的情绪,贯来冷静淡漠的外壳似乎裂开一道缝隙,露出深埋在寒冰底部的火焰,金红色的眼眸褶褶生辉,涌动着复杂的感情。

“八年半,从他进入职业圈算起。”

成为职业选手也不代表脱离网游,但至少是远离了那个江湖的风波中心,偶尔回去,也就是会一会老友,或者装成个普通的玩家,冷不丁地用技术唬人一跳。

“叶修以前在网游是什么情况?”

“朋友很多,对手也很多。”一叶之秋缓缓地说,“嘉王朝是他和苏沐秋牵头建起来的,算是作为后盾的大本营。”

君莫笑听见苏沐秋的名字,恍惚了一瞬,回过神来又是哑然。

这TM就很尴尬了啊。

这一回他们难得相安无事了很久,从深夜,到天明,再到窗外星辰漫天,被破坏的建筑不知从什么时候恢复成了完好的模样,管家中途来过一趟,在半掩的门扉边上站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从25号凌晨与大公会合作聚怪开始,公会账号背后的玩家轮换了一番,叶修始终没去休息,他们也就这么守在观测镜旁看了一天一夜。一开始偶有交流,到后来,谁也没发出声音。

12月26日零点,圣诞节日活动结束。

君莫笑站起,径自去了现实侧,一叶之秋留在原地,却是又一次违背了他自己说的话,没有对君莫笑的行动做出任何阻拦。

圣诞小偷狩猎大胜收官,与叶修合作那十二家公会爆发出一阵庆祝的喊声,高塔上的君莫笑却一直没有动静。

唐柔探过头一看,就见叶修坐在电脑前,脑袋歪在一边,竟然转眼就睡着了。

她的眼神透出一股肃然起敬的味道,整整36个小时不睡,而且从圣诞节凌晨与公会合作开始,连续24小时保持极高的集中力,跳塔操作一次都没有失败,过程中所展露的精神力可谓是相当骇人了。

很快叶修被陈果无情地推醒了,催促着他赶紧回房间休息。叶修应了一声,摇摇晃晃地站起,眼神有些不聚焦的茫然,走了几步还踉跄了一下,看得陈果他们胆战心惊地想冲上去——

忽然转角那边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叶修,叶修恍惚一瞬,抬起头,眼神回复清明,唇角立时带了笑:“没事儿,别担心。”

话虽这么说,还是没避开对方扶住他手臂的动作,纵容地任由君莫笑在一脸严肃又担忧的表情中带着他回到卧室。

“???”楼下一脸目瞪口呆的陈果,“刚刚那是谁?”

方才叶修差点绊倒,她吓得心惊肉跳,没想他被转角后面伸出的一双手及时扶住,陈果立刻就松了一口气,但叶修的那个回应有点奇怪啊,笑容那么宠溺的,网吧里有跟他关系这样熟稔的人吗?而且那双手修长有力,指骨分明,一看就是属于男人的手……

陈果有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唐柔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打圆场道:“应该是小林吧,他刚刚上厕所去了,路过搭把手吧。”

小林就是今晚帮叶修替班的网管,白天的时候还同陈果站在叶修身后围观了好久,直呼大神神操作,这次替班还是他主动请缨,表示为大神分忧来着。

“这样吗?”陈果发觉自己想多,声音有些莫名的尴尬。

“对。”唐柔信誓旦旦地点头,肯定的模样连她自己都信了。

君莫笑突然出现的事情不好解释,只能让别人帮他背个锅了。

不一会儿,网管小林从旁边经过,手里还拎着一袋客人要的火腿肠。

他走了过来,给客人送上他点的食物,然后又走了过去,回到收银的前台。

陈果假装没看见他,掩饰自己的心虚,唐柔也假装还在沉迷游戏,掩饰自己的心虚。

网吧小妹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托着腮,眼睛还盯着电脑播放的最新韩剧,显然男女主人公爱情纠葛的狗血剧情深得她意,看得很是入神。

“喂,该换班了。”小林嘟哝了一声,“你要看剧就去用里面的电脑吧,那个荣耀的节日活动结束了,里面还有好多空机子呢。”

网吧小妹哼着主题歌,笑着瞧了他一眼:“你刚去厕所啦?”

“啊?”他露出茫然神色。

“叶哥也是神人,走路也能睡着,多亏了你扶他一把。”网吧小妹笑嘻嘻道,“好心人,你立功了,有人会感谢你的!”

他愣了一瞬,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评论 ( 15 )
热度 ( 16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