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39)

第三十九章


属于人类的喧嚣已经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怪物的咆哮。

武器穿透肢体,折断骨骼,撕裂血肉,血花随之绽放,忍者的身影一闪而过,就在下一刻,太刀与妖魔的利爪狠狠碰撞!

重叠的影子交错变换,血腥的气息伴随着空气中缓缓流淌的寒冷湿意,移动的猩红月影一寸一寸挪移,从墨蓝色的长靴,到银白的轻铠,再到形状优美的下颌。

月光照亮了剑圣的双眸。

那不是一双属于人类的眼睛。

绝对的冷静与漠然,没有情绪的波动,也没有杀意浮现,眼珠倒映出人类的身影,无机质的胶状质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流动感。

蓝眸深邃冰冷到了极致,他微微地垂眸,眼帘低垂的模样竟显出一丝异样的温柔。

“你是……刺客?”对方恍惚记起荣耀的职业分类,下意识地喃喃出声。

“错了。”他慢条斯理地纠正道,“是剑客。”

“……”和认识的剑修对比了一下,感觉,真不太像。

“我知道你。”

另一道声音传入耳中,谢星尘抬头,正好迎上对方居高临下的视线。

逆着光影,他单腿屈膝坐在保安亭的房檐,肩颈扛着一柄撑开的银伞,半张容颜隐没在暗影里,漫天洒落的血雨沿着银伞边缘滴落成线。

“你们认识?”夜雨声烦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玩味。

“我不认识他。”谢星尘冷静反驳。

“之前是你攻击叶秋。”君莫笑陈述事实。

“我也对你有印象。”沐雨橙风忽然从君莫笑的身后出现,原来先前她一直悄悄躲在散人的伞下摸鱼,枪炮师此时露出了明显不高兴的表情,“一直在H市晃荡,是刻意在挑衅我们吗?”

“哦?”夜雨声烦眉梢一扬,声线微冷,“既然你们主动打破了不能攻击普通人的约定,我们这边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剑痕在脖颈留下一道血线,谢星尘本是不太在意的表情,看见君莫笑稍稍变换了一下坐姿,身体前倾,露出一张俊朗帅气的脸庞,发色黑如夜幕,双眸亦是不带一丝光影的纯黑,他瞳孔收缩,面色顿时就变了。

凡是身具灵力的存在,只有人类因为被天道所钟,所以最有天赋的那一部分人能够有着黑发黑眼的外貌。至于其他生灵,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在外貌上显露出自身灵根属性的特质,火是红色,雷是紫色,木是绿色,水是蓝色……

除了人类,化形后拥有黑发黑眼的生灵会被他们称作为黑子、混沌子,是一种相当特别的存在,他们拥有的不是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任何一种元素,而是更加玄奥、根本无法界定类别的混沌属性,是一切的本源和初始。

战魂,或者用那些普通人的说法,账号角色,他们显然都不是人类。

若说他们所在之处是一个新生的位面,怎么可能诞生出混沌属性?洪荒以后,混沌早已不复存在……

这一晚,实在带给谢星尘太多太多的意外和惊喜了。

他以身试险,深入敌营,非但没有把自己对账号角色的疑惑解开,反倒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他们的位面是如何诞生的?又是如何与他们人类所在的位面联系在一起的?频繁出入现世的目的是什么?还有眼前这个特殊的战魂……

荣耀,是的,他知道这个战魂与现世联系的媒介,一个名为荣耀的网络游戏,利用高度普及的互联网,在短短时间内已经将它的触角遍及神州,几乎可说是在俗世中被家喻户晓。

说不定这才是一切的关键。

“我想起来了,你是破坏了我的傀儡的那个新生的超品战魂。”谢星尘盯着散人,视线里透出一种可怕的执拗意味,“你的名字是?”

“不告诉你。”君莫笑想也不想地说。

“就你还有资格知道我弟弟的名字?”

沐雨橙风躲在君莫笑的伞下,悠闲地晃着双腿,唇角弯弯,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注视死人一般冷漠。

他们的确就是一种危险的人形兵器,美丽的外表也无法遮掩内里的本质,只有操作者能够令账号角色露出温顺的一面,其他俱是浮云,至于可以被荣耀系统拽进虚拟战场的这种身负能力的人类,在他们眼中与野怪无异。

君莫笑目光审视,只因人类搭档的缘故,他还抱有一些多余的顾虑。

“废话少说,夜雨,杀了他!”只见一叶之秋提着却邪,一身煞气地走来,眼底燃着怒焰,湿漉漉的发丝黏在白皙的脸颊两侧,血珠流到下颔。

“遵命,斗神殿下。”剑圣勾唇一笑,懒懒地说。

谢星尘没有挣扎的欲望,从场馆被发现身份以来,他就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在如此多账号角色的包围中逃得一命。没有恐惧就不会动摇,哪怕生命已经受人所制,危在旦夕,他也死死盯着君莫笑的脸庞,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入脑海。

剑锋割裂皮肉,切断血脉筋络,斩断脊骨,夜雨声烦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咦”了一声,露出微微诧异的神情,看着青年的身体摔在地面。

“夜雨声烦成功击杀了傀儡·谢星尘。”

一地血腥如风烟散去,半截符纸飘上半空,被一只手抓在掌心。

“看来你被摆了一道啊。”索克萨尔按住战法的肩头,淡声道,“你们几个不是魔法专精的职业还可以理解,一叶,我劝你最好冷静一下。”

一叶之秋面色有些不好看,他看了一眼眉头微蹙的术士,眼底沸腾的怒色渐渐压抑了下去。

 “放手。”他深吸一口气。

“那你可不能追出去。”索克萨尔警告道,“这里不比你的H市,还潜伏在黑暗中的东西多得是。”

“我又不是没脑子。”一叶之秋冷静道,他沉默半晌,视线看往远方,声音低沉下来,“他还会回来的。”

只要君莫笑在这里。

他眉宇间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

恐怕连索克萨尔他们也不明白一叶之秋为何对那个人有如此强的敌意。

过度保护?或许。

整个荣耀世界,恐怕只有一叶之秋清楚地明白散人的特殊之处。荣耀意识虽然甚少干涉他们的行动,却在方方面面束缚着账号角色的成长规则,等级、技能、职业……任一叶之秋再如何奋力挣脱禁锢,像战法职业外的能力永远是他无法触及的领域。

全职业精通,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注定是特殊的。

不是因为他拥有千机伞,而是因为“君莫笑”拥有千机伞,所以,他就是“君莫笑”。

但无论如何,只要他是叶修的“君莫笑”,一叶之秋就不会容忍任何威胁到他的存在。

“感谢烟雨战队队长楚云秀选手与雷霆战队新秀戴妍琦选手为我们带来的精彩表演。”

主持人的声音回荡在场馆里,全场掌声如雷,从比赛台走出的两位女选手走到聚光灯下接受采访,气氛很是热闹。底下的观众们细细碎碎地讨论着第一次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实时展现的比赛,俱是新奇、激动,议论声越来越大。

“电子竞技的技术发展得这么快啊。”唐柔感叹道。

叶修赞同地点头,他看得出全息技术的运用将观众的观赛体验彻底提升了一个档次,观赏性与真实性大大提高,可谓是商业化的一大里程碑了!

短时间内他想到了很多,商业化的发展又将会间接提升电子竞技的热度,诱使更多人投身到这个领域中来,带动整体竞技水平的提升。

“就是比赛的时候全息投影的尺寸缩小了很多,看得不太清楚。”陈果说,“我觉得成像没有开场秀展示技能时那么精致了。”

因为见过一枪穿云的缘故,她还一直以为开场秀是真人扮演配合全息特效,现在的比赛就是单纯的全息投影。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表现,下意识地用自己具备的理论来解释一切奇怪的现象。

账号卡具现化?这比做梦还荒谬。她直接就跳过了这个猜测。

叶修明白她的心理,相当镇定地不发表任何意见。

“接下来,我们有请第二位上场挑战的新秀,微草战队,高英杰!”

观众席又是一阵掌声如潮,至今第八赛季已经走过一半,微草战队的高英杰虽从未在正式比赛中亮过相,却一直有着王不留行内定继承人的称号,据说是个才华洋溢的天才型魔道新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新人才会被王杰希选作为接班人?荣耀粉们早就好奇已久,对高英杰的初次表现自是翘首以盼。

外面还是一片乱战,能化身现世的账号角色不止全明星,比起围观这种表演,大部分账号更愿意自己真刀真枪地打一场。但还有例外,王不留行最先打开了虚拟战场,在外晃荡了一圈,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提前回到了真正的现实侧。

“这就是你未来的操作者?”

二楼隐蔽的角落,笑歌自若好奇地瞧着台上一脸紧张害羞地说着要挑战王杰希的青涩少年,啧啧称奇。

“他看起来有点怯场。”

“还得磨练几年。”魔术师挑起唇角,心情不错的样子,“他现在还比不过王杰希。”

“新人都是这样。”轮回的牧师发出老司机一般的感叹,“一开始比我们弱,慢慢的就成长起来了,他们的成长经验也会让我们受益匪浅的。”

“看个人吧。”王不留行不置可否。

有很多继任者不如前辈的例子,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些人就是那么惊才绝艳,有天赋,又很努力,让后来者跑断腿都追不上他的成就。

账号角色是对此体会得最深的存在。

笑歌自若有些意外地笑了:“看来你很欣赏现在这个操作者。”

“错。”魔术师慢悠悠地纠正,神情优雅非常又矜贵非常,“是非常欣赏。”

“哈,好吧……”牧师忍俊不禁。

高英杰与王杰希已经分别坐到比赛台的位置,两人拿着联盟提供的普通账号卡登入游戏,完成键位的调整与技能加点,账号载入随机地图。

这种偶然使用一两次的账号不会影响到虚拟侧。

账号与操作者建立的联系也是有部分排他性的。唯有主号拥有最稳固的联系,从建号伊始便是共享信仰,技战术一脉相承,资格足够直接进入神之领域。小号也需要操作者主观认可,或是持续使用一段时间,账号意识与操作者的通感越频繁,继承到的实力越接近操作者的真实水平,但少有小号能够获得神域权限的。

王不留行在看场上的对决。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华丽而精彩的比赛。

魔道学者的技能中有许多范围场景魔法,控制与状态加持为主,和鬼剑的功能有些相似,但因角色拥有飞行战斗的能力,职业特色也非常鲜明。此刻两个魔道学者在赛场的正中穿花蝴蝶般地飞舞着,熔岩、寒冰、酸雨腐蚀,技能使用的痕迹到处都是,快节奏的有来有往让现场的解说嘉宾都跟不上两人的步调,观众早已看得目不暇接。

“这是来真的啊……”

不止是观众,职业选手席这边也是议论纷纷。新秀挑战赛,这毕竟也牵扯到任何行业里都避不开的前后辈问题,全明星周末只是一个娱乐性大于竞技性的舞台,通常新人不会拼了命让老将下不来台,老将也不会一丝余地也不留给新人,两厢安好才是最好的结果。真要得罪了人,一边日后可能被打击报复,有碍未来的发展,一边颜面扫地,多上一笔黑历史,都是不太好看的。

此刻场上的高英杰却仿佛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咄咄逼人地向王杰希进攻。与本人在舞台上拘谨胆小的模样成了鲜明对比,比赛场上的魔道学者攻势迅如疾风,竟成雷霆万钧之势。

“小朋友不错啊。”笑歌自若诧异地眨了眨眼,“这反差……让我想起一枪穿云的操作者了。”

那位轮回队长场下一贯腼腆沉默,场上却是操作华丽走位风骚的类型,看高英杰现在这种表现,难怪笑歌自若会觉得两人相像了。

“我们队的锻炼几次就会好的。”王不留行说,“怯场是新手上阵,暂时的。”

潜台词是未来社交技能将比你们队长高多了。

“比赛的爆发是超水平发挥,也是暂时的吧。”笑歌自若毫不犹豫地反将了一军。

这个王不留行还真没办法反驳,比赛的发挥通常要取决于双方的状态和局势的变化,他看出了王杰希一路诱导高英杰进入最佳的节奏,笑歌自若说的没错,今天这样的发挥的确是比较偶然的结果。

反正小选手的成长变数很大,他不在意的笑了笑。

场上局势渐渐明朗,观众们一片哗然,生命值落后的竟是微草的队长王杰希,这完全是他们意料之外的结果。

笑歌自若表情渐渐发生变化,不可置信道:“等一下,不对吧,王杰希这是真的要输给一个新秀了?你在跟我开玩笑。”状态不好碰上状态绝佳吗?他有些不可置信。

“你没看出来吗?”王不留行反问。

“看出来什么?”他茫然。

“你觉得呢?”王不留行又问了一声。

问谁?笑歌自若一顿,忽见身侧的栏杆上倚着一个蓝袍轻甲的金发剑客,还有个他不认识的账号。

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数值吧。”夜雨声烦没有说话,是他旁边的黑发账号开了口,冷静地看着场下,“技能伤害有些劣势,装备没偏差的话就是技能。”

散人拥有的都是低伤害短CD的技能,战斗时最重视这种细小处的计算和优势累积,这正好是君莫笑的擅长之处。

与此同时,喻文州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王杰希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嗯?”黄少天愣了一下。

“他的技能伤害稍稍差了那么一点,这么连续的胶着碰撞后,积少成多,终于是显露出来了。”

除了实战的操作,喻文州在其他领域无一不是联盟顶尖的素质,根据两边对战的生命变化就察觉到这点微小的数据差异,进而分析出王杰希背后的行为。

同样以判断力著称的黄少天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观察到的是两人对战中的破绽,假想若是自己上阵的话会有哪些可乘之机。

至于王杰希为什么会用这么不动声色的方式去让一个新人?两人又是一番猜测。

微草新人这一出反常的大戏搞得各家战队都议论纷纷。

“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黄少天说。

喻文州笑了笑,转头却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我哪儿知道啊!”黄少天还因为埋骨之地那事儿有点心虚呢,被喻文州这么一问,忙像是自证清白一样不假思索地回道。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喻文州的意思,是说他认为联盟中只有叶秋有这个眼力吗?这样想着,头已经下意识地看向嘉世的方向。

啊,对了,那家伙退役了,不在嘉世。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

黄少天的背影倒映在剑客深蓝色的瞳孔中,夜雨声烦眨了眨眼,漫不经心地说:“要是账号能和选手一起退役就好了。”

“哈?”

“没什么。”夜雨声烦不假思索地说,“我是说不知道王杰希什么时候退役,真让人期待。”

“这个还早吧……”吴霜钩月忍不住说。

“说不准这个赛季结束就走了。”百花缭乱冒出来,语气幽幽地说,“第二赛季到第七赛季,张佳乐也就打了六年。”

王不留行还未做声,骑士独活瞬间紧张起来:“喂!你们不要毒奶好不好?”

“你们听说过墨菲定律吗?”索克萨尔单手抵着下颔,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术士求你不要说,被你说出口简直就更像是诅咒了。”

不知不觉中,一大群账号角色都聚到了一块儿。

大漠孤烟正在擦拭他拳套上的血迹,闻言脸色就不太好看。

蓝雨第六赛季虎口夺食一般获得了冠军,打破了微草连冠的野望,因此两队势同水火,神级角色受到搭档态度的影响,偶尔也会互相刺上两句,无伤大雅的垃圾话罢了。但偏偏这回的话题正中了同样互为宿敌,而且针锋相对的历史更加悠长久远的霸图与嘉世两队,叶秋今年退役,继承一叶之秋的是个新人,很多人以为霸图会为此弹冠相庆,其实不然,这个话题甚至已经成为队内公认的与韩文清交谈的禁区。

选手替换,不影响账号间的对抗,但搭档不是账号,他们会为对手的离去而动容。

账号向来都是最关心自家搭档的。

夜雨声烦话一出口就自觉失言,眼风扫过拳皇,还有淡然站在沐雨橙风身边的斗神,眸光虚虚内敛。

如果王杰希真的退役了,黄少天会不开心吗?

他眉宇间闪过一道阴郁的神色。

……哼,蓝雨微草的宿怨而已。要有感触也是喻文州去感触,黄少天才不可能……

“没意思。”他对独活说,控制不住地毒舌,“垃圾话而已,做不得数,你还真好被挑拨。”

“我靠,说得好像不是你这家伙起的头似的。”独活心里都日了狗了。

“比想象中的快……外面解决了?”王不留行没理他们,看向斗神。

一叶之秋微微颔首。

“今年的新人赛相当精彩。”笑歌自若感叹了一声,“难得看见你们这么齐全地出现。”

“因为,很有趣啊。”一枪穿云微微一笑。

的确可以被评价为有趣,光是高英杰在新秀挑战赛胜过王杰希的消息就已引得在场和观看直播的荣耀粉丝陷入狂乱,闪光灯照得舞台上微草少年强撑的笑容都有些崩坏,甚至有记者当场就开始撰写第二天的电竞版的新闻通稿。

第三场是微草的乔一帆挑战虚空的李轩,新秀败给老将的结果才是每年的标准结局,观众也不意外,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过去,正好给前一场比赛带来的亢奋情绪降降温。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下台以后没有回到队里,而是一头扎进选手的离场通道,似乎连微草队长此刻不太好看的表情都不顾及了。

“喂,乔一帆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太给微草丢人了吧?”

梁方看得窝火,跳出来指责,结果身后的王杰希冷冰冰地说了一句“坐下”,他立刻就不出声了,端正地坐回了位置。

账号角色们站在二层,将楼下的一切暗潮涌动尽收眼底。

“他是谁?”一叶之秋破天荒地问。

“名字叫乔一帆。”王不留行说,“队员候补……平时没怎么接触,印象中表现得不出彩。”

逢山鬼泣此时有着和他的搭档不相上下的尴尬,在一众神级账号的围观下自家搭档居然用猥琐流心理去套路一个小新人的尴尬。

李轩是玩阵鬼的,偏偏因为顾虑王杰希败给高英杰的前车之鉴,出其不意地在新秀赛上使出了一个斩鬼的角色,就显得人很没风度,赢也赢得不是那么光彩。

“小朋友的阵鬼玩得还有点稚嫩哈……”他没话找话。

“当然。”

王不留行镇定地接过话。

“因为他在我们队,是用刺客的。”

“你哄鬼呢?”逢山鬼泣不假思索地说。

“没有。”

逢山鬼泣:“……”一脸懵逼。所以到底是那个新秀套路了我的搭档?还是我的搭档套路了那个新秀?

君莫笑注意到叶修也离开观众席,熟门熟路避开现场人员就跟了上去,几句话的功夫又悄悄走了回来,一脸事不关己地坐回原位,随后乔一帆也回了战队的席位,本来显得灰心丧气的模样变成了释然的神情。

第四场新秀是百花战队的唐昊,年轻人刚一登上舞台,直接就拿起麦克风说:“我要挑战的是呼啸战队的队长,林敬言,并且请求挑战赛中使用本人账号。”

一言既出,立刻掀起了新秀战的第二轮热潮。

唐昊第七赛季出道,那一年百花战队已经踏上了角逐巅峰的道路,兴许是被百花的神级选手、前任队长张佳乐的光芒所掩盖了,在荣耀粉丝们的印象中,唐昊第一年的表现并不算太精彩。到了第二年,张佳乐突然退役,但唐昊用他的精彩表现重新给失去了核心选手而陷入低谷的百花打了一剂强心针,甚至隐隐成为百花的新核心,只是这支战队和粉丝们都还在怀念以弹药师为核心的情形,比起改变整支队伍,他们更愿意为百花缭乱重新寻找一个接班人。

哪怕继任者的实力并不理想。哪怕这会引起唐昊的不满。

每支战队都有每支战队的核心,像是嘉世的战法,霸图的拳师,皇风的驱魔师,虚空的鬼剑,烟雨的元法,微草的魔道学者……

有时候,战队对核心职业的坚持会让小选手暗自嘀咕,评论家会分析这是战队需要稳固粉丝的情感,轻易改换核心会导致粉丝的忠诚度下降,战队的人气也会受影响,是竞技在商业领域的妥协……其实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理由,因为一旦达到过那个境界,账号角色就永远不会失去他神级的实力,这是战队拥有的宝贵资源。

谁敢说账号角色对选手的成长毫无影响呢?或许第一任操作者是账号的培养者、塑造者,对于后继者来说,手中持有的神级账号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引导者,职业战队培养新秀都不可能达到同等级的针对性指导,最理想的状态甚至等同于前一任的操作者手把手地引领新秀进步提升,很少有人能不受益匪浅。

百花的狂剑账号落花狼藉自第五赛季孙哲平退赛以后就再无能被账号认可的接任者,百花宁愿每年根据游戏数值调整为落花狼藉升级银装,也从未考虑过放弃继续培养这个账号,战队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但这些独属于职业圈的秘密,是圈外人士怎么都猜不透的。

“请问唐昊新秀挑战林敬言队长的理由是?致敬第一流氓吗?”主持人嗅出了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火药味,却故作不知地询问着。

这是轮回俱乐部承办的全明星周末活动,他没必要偏袒任何别家战队的选手,与此相反,他还要在这场一年一度的盛会上尽可能地制造更多的爆点和话题,为全明星周末赢得更多的热度与关注。

唐昊也不让主持人失望,他手拿话筒,长身玉立地站在舞台中央,目光盯着呼啸战队的方向,唇角带笑,用充满挑衅的声音说着:“以下克上。”

这态度不带一丝新秀的拘谨,反倒将年轻人骄傲气盛的不羁风貌展露得淋漓尽致,台下唐昊的粉丝立刻疯狂地呐喊起来。

“这么狂妄啊……”独活微微咂舌,“唐三打,你觉得怎么样?神域遇见过德里罗没?”

视线汇聚于站在鬼疑神迷身侧的一位流氓角色,半指手套延伸而出尖锐的猩红利爪,一身短身的劲装穿得极不正经,长裤被凌乱地塞在黑靴里,从手臂至脖颈脸颊腾跃一头威风凛凛的猛虎纹身,霸气而随意。他的面庞极为英俊,长眉斜飞入鬓,一双深烟红的眸子神采飞扬,既有猎豹的锐利,又有豺狼的狡诈。

“见没见过都那个样,看比赛就知道了。”流氓尚未开口,他身边黑发碧眼的盗贼先抢了话头,耸肩道,“选手都有个时期好坏,此消彼长……和我们不同,所以我们也说不准。”

“我见过几次,是很有实力的新人。”百花缭乱漫不经心地抛着他的手雷,分神说,“次神级……差不多了,林敬言会打得很艰苦。”

百花缭乱作为老牌神级账号,眼光向来精准毒辣,但没人会在自己搭档陷入不利境地的时候还会有什么好心情,尤其是新秀挑战赛里这种致人下不来台的尴尬场合里。

最终,还是唐昊赢了林敬言。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第二轮新秀战胜了老将的挑战。镁光灯立时狂闪,照得年轻人眉眼一片煌煌锐气。

“年少轻狂。”

唐三打的眼里有对新秀的一丝不喜,还有一丝账号天性里对强手的欣赏,矛盾交织在一起,最终他不咸不淡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评价。

还有更狂的。

与百花新秀错身而过的年轻人肩上披着一件红枫战袍,也是二年级的新人,继微草队长王杰希以后第一个撞破了新秀墙的新秀,第七赛季的真正新人王,新一代的嘉世队长,斗神一叶之秋的第二任操作者。

璀璨的聚光灯照亮了他飞扬的眉眼,抬起的眼睛里宛若汇聚了无限星光。

孙翔!

“我要挑战霸图队长韩文清,同样要求使用联赛的账号。”

又将是一场新秀挑战老将的激战,而且这回针锋相对的程度远胜于上一场,因为它牵扯到了职业圈对抗长达八年之久的两大老牌神级账号:

嘉世账号,一叶之秋!

霸图账号,大漠孤烟!

话音刚落,韩文清目光如炬,投来冰冷的视线,全场瞬间陷入狂欢的浪潮,尖叫、呐喊,连绵不绝。

一叶之秋眼睫微垂,感到饶有趣味地挑起了唇角。


评论 ( 24 )
热度 ( 21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