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0)

第四十章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索克萨尔说。

他问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一叶之秋,眼中微微闪动着异样的色彩。

得知叶修手中账号的更迭是意外,诱使君莫笑与一叶之秋狭路相逢却是索克萨尔刻意为之。固然有好奇新号特殊身份的缘由,更主要的目的是他在试探斗神,试探那个长久如一潭未起波澜的深水的神级账号,因为他将光芒内敛,反倒让术士越发感到他的深不可测。

现在如他所愿,巨龙睁开了酣睡的双眼,但索克萨尔却觉得他越发看不透一叶之秋。

账号在更换操作者的时候往往会感到不适应,尤其许多账号与创建他们的操作者之间有着极深的感情,改变以后常常对新搭档适应不良。实力比前一任更高的还好说一点,如果是水平不够的继任者,往往开始的时候难得到账号角色的真心接纳。

这一种自然而然的感情,甚至能够超越账号角色慕强的本能驱使。与操作者之间的关系羁绊可以说是账号角色自身最具“人性”的部分。

魏琛刚退役的时期,索克萨尔甚至是有几分厌恶喻文州的,这种情绪甚至持续到两年后对方出道,索克萨尔单方面对蓝雨队长的冷战僵持甚至算是账号卡出现以来表现出的与操作者之间最恶劣的态度。

从反感,到视若无睹,到审视考量,到接纳,再到放下神卡的傲气,亲口承认对他的欣赏……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情,喻文州自始至终成熟而冷静的理智态度给了索克萨尔很深的触动,他愿意放下成见,主动去向这个操作上不算出彩的新搭档学习更多新的东西。

但孙翔?

在场的账号都有些困惑了,孙翔接手一叶之秋时间尚短,从狂剑转型战法,有新晋神级的操作功底,他的表现尚算可圈可点。但是,已经达到能让那个一叶之秋满意的地步了吗?

战斗法师双手抱臂,姿态悠闲地站在原地,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目光慢悠悠地移转过来,瞳孔里倒映出索克萨尔微笑的模样,金红色彩点亮一贯锐利冷冽的瞳眸,昳丽的眉目间显出从容的神采。

“你觉得孙翔会赢?”魔术师难得也好奇起来。孙翔转会嘉世不过一月,微草这边早已把他列作该重点关注的对象,但毕竟不是马上要在常规赛里遭遇的战队,针对性的研究有限。神域这边,一叶之秋代表了叶修和孙翔两人之间的最高上限,王不留行还不认为直接与一叶之秋对阵的结果具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如果说为什么会有这种自信,大概是因为曾经在王杰希出道一年间他与那位斗神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的战斗回忆了吧……

早年的斗神不是如今的模样,从第一区开服那个时代走来的老牌神级账号都会对此印象深刻。纵横睥睨,横扫乾坤,凡是他的脚步踏足的领域,斗神未有敌手……那时候,必须至少两个神级实力的账号角色联合起来,才能遏制斗神的锋芒,没有人愿意与他结仇。

他是一个时代的最高巅峰,身后站着全荣耀强大得最不讲道理的天才玩家,没有计谋能够瞒过他的眼睛,没有对手敢说自己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一叶之秋。最早被列入神级的账号,第一个进入神域的账号,第一个能够出入人类世界的账号,仿佛永远只留给后来者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一般,高据神坛的孤高,望尘莫及的强大,洞若观火的理智,就是曾经的斗神。

最让人记忆犹新的,就是他那个霸道得不讲理的糟糕性格。

拳皇继承了韩文清的强硬风格,战场一往无前的气势无人能比,平常却是相当好说话的。一叶之秋就不同,比叶秋在网游里笑傲江湖的模样还气人,高傲的模样仿佛全荣耀都是他家开的,不服来战。

王不留行到神域的时候,正好是一叶之秋的势力最如日中天的时代,对此最是印象深刻。他记得某次挑战斗神战败的时候,他实在也有些恼火了,就下意识地嘲了句:“斗神又怎么样,还不是在地上追着我跑?”仗着魔道的职业特色秀了一把优越。

当时一叶之秋冷笑一声没说什么,结果晚上,狂风戈壁旁的不死火山却被他掀了个人仰马翻,第二天,王不留行骑着扫帚飞在天上,忽然身后一阵热浪扑上背后,他向侧边滑翔避退,随之是气势骇人的炽热火浪汹涌而来,一举烧红了半边天空。

那一天的景象他恐怕一生都忘不掉。

东边是蔚蓝天空白色流云,西边是赤红火焰金色流光,黑龙振翅,站在龙头上方的斗神正处于二者的分界间,畅风将火红的碎发吹得飞扬起来,那一双绮丽的眼眸也正如太阳一般耀眼,手握却邪的身影潇洒又快意,仿佛是个永远可望不可即的神话,隐约能看见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笑。

“你飞啊?你飞得再快点。”

王不留行:“……你赢了。”

那条黑龙名为乌克斯,在荣耀游戏里,乌克斯终年沉睡于不死火山底部的山洞,那是55级百人副本团的秘境,黑龙是个极少出现的关底隐藏BOSS。

隐藏BOSS出现几率极低,掉落物也堪比野图BOSS一般豪华。然而攻略难度也是让曾经停留在55级等阶的玩家们哭天抢地了许久。如今在虚拟侧,却被斗神抓来当逞一时威风的坐骑,可以说是相当让人无语了。

恐怕三个黄少天在场都没法转述那时相当年轻还没见过太多世面的魔术师那复杂的心理活动。

如果他打得过他,他当场就想不顾形象地抡起一缸寒冰粉摔那家伙一脸了。

奈何,嗯……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叶之秋在荣耀大陆的身影渐渐淡化于众人眼中的?

常驻神域,隐居王城,形迹藏于如星子般遍布大陆的居所,任由自己的存在成为账号间的一个神话传说,在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连一个嘉王朝的账号都认不出斗神面貌的地步。

到如今已是群星璀璨的时代,有太多新生账号与他们的人类搭档一同只看到了嘉世的没落,忘记了曾经那个独占王座的斗神。

“会输。”一叶之秋干脆果断的模样简直让人怀疑自己听错了话。

“啧啧啧。”夜雨声烦连连摇头,挑起的唇角有几分恶劣的意味。

果然只有创立他们的那个人类才是真正的搭档,他没有错,后来妄图接替的人类……哼,谁稀罕。

蓝眸深处流动着凉薄的色彩,与另一股截然相反的深刻执念交织在一起,瞳孔倒映的身影只剩下蓝雨副队一人。

“乱起哄。”

一只手盖在他的头上,夜雨声烦浑身微一战栗,反射性看向索克萨尔的视线很快收敛了危险的锋芒,嘴一撇,不带好气地拍开术士的手:“做什么?”

“先前蓝雨和嘉世比过一场,我们觉得孙翔还需要更多比赛的洗礼。”索克萨尔没理他,自顾跟王不留行说,“光凭操作是没法真正打出名堂的,他欠缺一些比赛里需要靠经验去弥补的东西。”

常规赛每周举行一场,这一个月间遭遇嘉世的只有四个战队,蓝雨就是其中之一。

蓝雨队长喻文州很好地沿袭了队伍一贯的机会主义风格,无论是在比赛中表现出的细致入微的洞察力、对人心的一针见血的预判力、还是进退疾徐当断则断的决策力,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相关领域,十年来整个荣耀联盟数百职业选手中,也唯有三人与他齐名。

索克萨尔的评价一出,其他账号都没什么意见。

但术士也是真的有些好奇,一叶之秋是个求胜心很强的账号,若非如此,那个本性懒散甚至与夜雨声烦不逞多让的家伙早时候也不会与大漠孤烟缠斗不休了那么多年,最嚣张的时期甚至能当得一句全民公敌。就算只是操作者层面的,这样的斗神竟然有一天会这么不见半分不快地承认了会输?对方还是那个大漠孤烟的操作者?

君莫笑双手搭着栏杆,懒洋洋地往下看着:“你是喜欢那个人的气质?”

“未战先怯,我厌恶懦夫。”一叶之秋凝视着他,缓缓地说,“输也好过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

君莫笑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

他笑,是因为他内心是很赞同一叶之秋的想法的,但就算有同样的观念,很多时候,他却不会选择直接说出来。

原因是这不适用于所有人。

就像是微草那个新人,在这个初出茅庐的阶段,推他去和自家大神队长比赛和推他去同别家大神比赛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过刚尚且易折,何况还是对自己的未来顾虑重重还未修炼成一颗坚定大心脏的新人时期呢?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中站起来的。

君莫笑这样一想,甚至有些同情被斗神如此高压要求的孙翔了……虽然他本人似乎适应良好斗志满满?

……感觉还挺合得来的,他们。

“孙翔选手,请问您挑战韩文清选手的理由是?”主持人的脸涨得通红,激动的喘气透过话筒让人听得分明。

“理由很简单。为嘉世和霸图,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多年的宿怨做一次了结。”

台上孙翔的宣告一出,全场便如烈火烹油,陷入了疯狂的狂欢氛围中。呐喊声络绎不绝,起哄的、挥拳助威的,灯光将观众眼中炽热的光彩照得分明。分明是轮回的主场,却仿佛给人了一种属于嘉世与霸图交锋的舞台的感觉。这就是宿敌的火花,属于两家势同水火的老牌豪门之间的悠久历史。

全息赛场,战斗法师与拳法师的身影交错变换,场馆上层,账号角色们也议论纷纷。

虚拟侧的世界比游戏中更加广阔浩大,所有账号平常都分散在各地,除非有系统任务,他们少有聚得这么全的时候。现实侧这边,通常也是跟着搭档行动,像全明星这样齐聚一堂的机会很少。

两神卡下意识地对视一眼,一叶之秋眉梢微扬,颔首示意,目光仿佛在说着“姑且让你一步,有劳指教”,极为矜傲。

大漠孤烟表情庄重地微一点头,不知怎的,他心里压抑许久的郁闷忽然就风吹云散去。

因为是宿敌,所以在意胜负,因为是宿敌,所以也不在意胜负。

心态不同,看着场中的比赛又是另一番景象。

这一场新秀挑战赛打得极为精彩,甚至可以说是至今为止最激烈的一场,远胜于微草双魔道的对决,更胜于唐昊以神级新秀之资力压老将的风采,论水平已经不逊于任何一场职业赛中的王牌对决。孙翔悍勇,韩文清一往无前,解说几乎跟不上两人的对决节奏,战法与拳师快速碰撞又分离的身形已经在观众的虹膜中显出了残影,直到其中一方倒下,主持人甚至都差点说错了胜者的名字。

“打得不错,这样背身精准打出的天击,我倒真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做到,了不起。”韩文清走到台上,看着孙翔,说得很平静,是一种宛若风雨欲来的波澜不兴,“不过如果说叶秋的话,最后那记伏龙翔天绝不会打空。”

现在就想改朝换代,还嫩了点。

他深深地看了孙翔一眼,转身离开了舞台。

叶修坐在观众席,指尖扣着一盒香烟,似乎很想抽一根。他想了想,看了下听见叶秋名字以后就一脸怔然的陈果和周围的观众,微不可查地呼出一口气,又忍耐了下去。

孙翔站在原地,表情从微微的诧异很快变成不甘,上前一步:“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

他说完,也转过身,从另一边退场。

夜雨声烦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白瞧了一场好戏。”

他说完,便微微一笑,身形消失于散落于空气中的淡蓝色光点中。

嗒、嗒、嗒。

鞋底踏上地面的声音,规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众人耳畔,不疾不徐,沉稳而镇定。

其他账号不动声色地交换了视线,默契地退了一步,身影隐匿于黑暗中。

唯有一枪穿云与无浪仍旧站在原地。

神枪的唇边带着温和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却又稍有距离感的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无浪却上前了一步,向来人走去。

“哎呀。”对方笑了一笑,“真不好意思,看来我是打扰你们了?”

“没事。”无浪摇了摇头,有些奇怪地问,“新秀赛还有一场,你怎么突然离队了?”

最后一场新秀挑战赛是轮回的新人挑战周泽楷,本是俱乐部专门为自家王牌大出风头而安排的压轴戏。奈何比赛前流程是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出这届新人一个个狂得没边的表现,观众们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有了孙翔他们的比赛珠玉在前,最后比赛就难激起他们的热情了。

但就算这个压轴压得不够引爆全场,也不该是轮回副队该在他们队长上场比赛的时候中途离开的理由。这不该是江波涛这个一贯细致周全的人会贸然作出的事情。

“是有一件事。一件我认为需要立刻告诉你们的事情。”江波涛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深深地看着无浪与一枪穿云,“有人的账号卡裂成了两半。先是才从比赛台拿出来的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账号卡,然后是唐三打,我们这边本以为是比赛设备的插卡机出现了什么故障,后来我们队里杜明、吴启、我的账号卡接连在毫无外物干扰的前提下发生了卡面的断裂,我们队里现在就剩下你和一枪穿云的账号卡……”

话音未落,江波涛摊开的手掌上两张账号卡也从内部裂出一道痕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然后断裂成了四片。

无浪微微瞪圆了双眼。

一枪穿云皱了皱眉,走到栏杆边缘往下看,选手席中有了一些小范围的喧嚷,轮回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已经走到各家战队队长的身边交流着什么。

还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啊。

评论 ( 25 )
热度 ( 25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