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全职]战骨(41)

第四十一章

 

少有职业选手会不把自己的账号卡时刻携带在身上。

因此,卡片发生异常的时候,几乎所有选手都控制不住地改变了脸色。黄少天立刻就要起身,还是喻文州反应极快,手按在他的肩膀,虽也是眉头微蹙的忧虑神情,却态度坚决地对他摇了摇头。

“队长!”黄少天喊了一声,自己一顿,很快也冷静了下来,“出了什么问题?这不正常……夜雨声烦?”他试探性地低声呼唤。

与往常不同,他没有得到剑圣的半声回应。黄少天不由抿起唇,眼底渐渐浮现出负面的情绪。

周泽楷已经走上舞台,开始了最后一轮的新秀赛。尽管这场比赛不如孙翔那场有爆点,但到底是轮回主场,底下的观众还是很热情的,为自家主队的王牌欢呼呐喊着。

站在台上的年轻选手面对热情的观众,表现得有些拘谨和腼腆,就像是赶场似的应了主持人几句话,就飞快钻进了操作台,匆忙得似乎连选手席的细微混乱都分毫不觉。

“黄少……”坐在后面的郑轩欲言又止。

“闭嘴!”黄少天不假思索地堵了他的话,半晌,他眼珠微动,有些对自己恶劣语气的悔意,缓和了语气说,“我们听队长的,安静。”

嘉世、霸图、烟雨……直到轮回战队那边似乎也发现了异常,杜明苦了一张脸,江波涛叫来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交代了一些什么,旋即,悄无声息地地离开了观众席。

全明星周末是荣耀职业联盟一年以来最重要的线下活动,全联盟20支战队两百多名职业选手均会出席,若真是有什么特殊事件,那足够分量的知名选手一个都不会幸免。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手指摩挲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指腹从光滑的圆角滑到裂口,目光骤然一冷,他完全不想去考虑什么保护手指的道理,自虐一般地用力按在掌心,留下一道深深的红痕。

压抑的平静一直持续到新秀挑战赛彻底落下帷幕,当晚的活动到此结束,观众们或有意犹未尽的,或有激情澎湃的,都在现场人员的疏导下有序离场。

“这位先生,您好。”

叶修与陈果唐柔一起离场的时候,轮回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上前了一步,站在叶修左前侧,微笑地摆出了指向场馆里侧的指引手势。

“云先生让我向您传递一句话,请您先不要离开轮回俱乐部,他有些私事想与您单独沟通一下。”

云?

陈果反射性地就想到了那个送他们来到轮回俱乐部的俊美青年,是他要找叶修吗?

她见叶修自己也愣了一下,不由笑了起来,挽住唐柔的手,潇洒地冲他摆了摆手:“你去吧,正好我们俩去南京路逛街去!”

“我说,你们不会是早想好了要把我抛下了吧?”叶修的目光从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移到两个同样笑眯眯的妹子身上,不由吐槽了一句。

“没有啊!”陈果立刻说,表情还特正直。

“行吧,信你。”叶修微微叹了口气,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啊,别在外面逗留太晚,有问题的话,你就……”

陈果默默地瞧着眼前这个连手机都没有网瘾青年,这人就是和他分开等于失联,想向他求助都没有门路的,除非给他一台电脑,那叶修还能远程指导一下。

“……拨打110,求助警察叔叔,不要寄太大希望于非专业人士。”叶修一脸正经地说完了他的话。

陈果:“……”呵呵,果然。

叶修见到一枪穿云的时候,就枪王独自一人站在窗台边,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玻璃倒映着他和叶修渐渐走来的身影。

“今天我带您来到轮回俱乐部,这全是我的个人行为。”一枪穿云转过头,温和地说,“因为不清楚您是否愿意让别人知道您出席了这一届的全明星周末,所以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类。”

叶修低头点了支烟,闻言笑了笑:“别那么客气,是我得感谢你特地辛苦跑了一趟。就是你跟周泽楷他们交代了也没什么关系,我不介意……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把我单独叫过来?”

一枪穿云静静地看着叶修不见半分作伪的疑惑模样,忽然问道:“冒昧向您询问一下,请问君莫笑的账号卡在您的手中吗?”

“嗯?是啊。”叶修拿出他的账号卡,首版卡的字样一闪而过,时光不可避免地在银白色的卡面上留下了痕迹,但可以看出来,他把这张卡保存得很好。

一枪穿云的眸光微微闪动。

唯一一个未被破坏了账号卡的拥有神域权限的账号,证明对方不是凭借能够出入现世这一标准对他们下手的。

他们的区别……职业,等级,搭档,还是名字?

“你特地问我的账号卡有没有问题,是不是因为联盟的账号出了什么事?”

一枪穿云从沉思中惊醒,看向叶修,正迎向青年微微含笑的目光,他修长的手指搭着细长的香烟,一丝淡色的烟气袅袅而上。

“我猜的。”他神态轻松地说,“你看起来不算紧张,但是又表现得相当在意。看来是有些困扰需要我来帮忙?”

一枪穿云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很快也温和地笑了笑,漂亮的紫色眼眸弯了起来,对着叶修身后显出身形的散人颔首示意。

“一点小事,还不到劳烦您的地步。”他说,“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从今晚到明天中午这段期间内,请您留在轮回俱乐部吧。”

叶修听了眉梢一挑:“莫非绝大多数拥有神域账号的选手都在这儿留宿了?”

“是全部。”一枪穿云微笑。

叶修听了便不再继续追问,只看了看轮回场馆几个方向的走道:“我住哪里?”

一枪穿云说了路线和房号,说:“各个战队的楼层都是分开的,您不用担心会碰见任何不想看见的人。”

这个轮回队长的账号……还挺有意思。

和夜雨声烦一样,有个能照顾搭档的稳重样子,叶修有些打趣地想着,面上便忍不住笑了一下,手指搭上君莫笑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注意安全。”

青年转身时衣摆划过一道悠闲的圆弧,叼着烟摆手走远,廊道窗户对面楼栋高两层的地方,微草战队的职业选手们也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真搞不懂轮回是怎么搞的。”柳非悄悄跟身边的袁柏青低声抱怨,“要接待我们住在俱乐部就早点说啊,怎么今天全明星周末的活动结束了才突然通知过来,我们的行李都还在酒店呢。”

队长为什么不拒绝轮回的人?

这句话她没敢说出口,有些顾忌地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微草队长,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对方的心情非常不好的感觉。

刚才宣布微草队员今晚要留在俱乐部时,王杰希一页页翻看轮回俱乐部内部住宿区的地图,语气平静得过分,偏偏所有人都大气都不敢出。柳非悄悄抬眼,猝不及防看见他淬着冷意的双眼,刹时吓得屏住了呼吸,惊慌得心脏跳得砰砰作响。

王杰希在微草队员的心中是很有威严的,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一批才加入战队的新人来说。只是柳非从未想过,他会有这般尖锐冷漠的模样,仿佛一个视线淡淡瞥来,就能把人从头到脚一寸寸冻成寒冰。

步伐不自觉地落到他的身后,柳非定神一看,才发现很多人都是如此,小心翼翼地低声交谈着,视线不自觉地小心看向队长的方向,副队邓复升、刘小别和治疗选手袁柏青都跟在王杰希略后一点的位置,但他们似乎也是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一言不发。

高英杰呢?

柳非扭头一看,顿时有些气结。因为轮回俱乐部的房间有限,无法提供给参加全明星的近两百职业选手单间的待遇,每家战队都会有部分队员只能住双人间,往往都是些资历比较浅的新人。正因如此,高英杰担心队长会随机分配,早早就和乔一帆两个少年走在一起,凑一块聚精会神地讨论着两人一起住宿的事情,竟然完全都没注意到前面古怪的压抑气氛了。

“队长,飞刀剑他们……”刘小别的声音小得只有周围几人能听清内容,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

“账号卡没有大碍。”王杰希头也不回,语气微微低沉,“轮回已经帮我们办了批量补卡申请,游戏公司的回复是最迟明天中午送到我们手上。”

卡片的问题很好处理,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故。为什么职业联盟能够出入现世的账号卡片会接连断裂?找出原因才是关键。

根本就不可能是偶然发生的意外,就算现在没对他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等主使者发现他做了无用功,下一步他还会继续对付他们的账号卡吗?会导致什么更可怕的后果吗?这才是王杰希最忌惮也最无法容忍的一点。

刘小别没遇过这种阵仗,只想着账号角色的特殊之处。很多职业圈的选手都隐约了解一些超自然的秘辛,知道这世界不但有着如账号具现化这般奇异的现象,还有其他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存在,晚会尾声时忽然发现大家的卡片都出了问题,账号角色也没有任何声息,他一时之间就乱了方寸。

万万没想到,王杰希会提出这么一个接地气的解决方案。

“呃,这样啊。”刘小别的语气不自觉有些复杂。这没毛病,游戏账号卡坏了,联系游戏公司换新的,现在刷卡式登陆的网游都是这么做的,甚至有些游戏可以提供把旧卡数据直接转移空白新卡上的服务,只需玩家去购买一张新的卡片,然后核验玩家身份信息和账号信息即可,这还省了游戏公司邮寄卡片的成本。

为什么没想到呢?大概就是账号卡的存在太过特殊了,他早已不自觉地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一个总是时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挚友,而不是单纯一个游戏的账号而已。

“可能是因为我们以职业赛竞技表现闻名,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在荣耀世界习惯以战斗解决一切问题,人类世界里的有些拥有技能战斗能力的人类称我们为‘战魂’。

“生而为战,战骨天成……人类无法理解我们的生存意义,便畏惧我们,忌惮我们,甚至想要征服我们,怀抱贪婪之心。

“人类信念的力量为我们搭建了沟通这个世界的桥梁,他们以为我们不懂人心,其实我们对人类对我们怀抱的情绪最为敏感。只是我们习惯用战斗解决一切问题罢了,这里终究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没必要让自己与人类同化。”

少年魔剑声如珠玉,清冽中带有一丝寒凉的冷意,一步一步走到窗边的时候,冰蓝色的眼眸意有所指地看向优雅微笑的枪王,简直有些针对性的指向了。

一枪穿云没有说话,将目光投往窗外的远方,夜幕下的不夜城灯火辉煌,映得他肤色瓷白,优雅的紫如星云一般,充满漂亮而又危险的感觉,整个存在一种虚幻而迷离的不真实感。

“从刚才起我就只感觉到这里只有你们两个账号角色的存在。”君莫笑看了过来,“专门把叶修叫过来……是出了什么事?”

“除了你以外,所有神域卡片被破坏了,身在虚拟侧的账号就无法定位现实侧的穿越坐标。”无浪解释道,“如果我和一枪穿云回到虚拟侧,就只能等到搭档他们拿回卡片以后才能回来了。”

账号卡片是连接账号角色与游戏玩家的介质,账号角色所在的荣耀大陆是一个与人类世界截然不同的位面。他们可以凭借着自身与荣耀的关联回到荣耀大陆所在的虚拟侧位面,但当从虚拟侧前往现实侧的时候,若无正确的坐标牵引,便很可能迷失于不同位面之间的时空乱流,鬼知道会落到哪里去。

若非江波涛特地来询问他们,无浪和一枪穿云现在本也该回到荣耀世界的。

因为当搭档身边没有账号卡的时候,他们维系留存在现实侧的状态是有些辛苦的。因为要自己的精神代替卡片锁定当前所在的坐标,稍有分神就可能下意识地回到虚拟侧的世界。

“江波涛问我们对这次的事故原因有没有头绪……”无浪眉头微皱,“我觉得不像是S市那些成天想着把我们当作成长饵食的妖魔为了吞噬我们做出的手脚,那些怪物只会希望我们停留在现世的时间越久越好。只破坏账号卡而没有伤害搭档的意图,目的是想要切断我们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吗?”

一枪穿云说:“很像那些自称正道宗门的人类的作风。”

他想到了那个从夜雨声烦剑下逃走的人类,眼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神采,那个拥有能力人类对他们表现出一种极为熟稔的态度,但唯独对君莫笑极为陌生……叶秋退役后使用的账号,即使不被大众所知,但光凭操作者便以不同凡响。

“刚刚我已经发密聊给石不转,他会把这件事群发告知所有神域账号。”无浪说,“目前暂时不会有其他账号过来现实侧了。把所有职业选手聚集在这个俱乐部,并且我和一枪穿云留在这里,是为了防备对方可能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对搭档他们不利。”

君莫笑听了,微微愣了一下,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账号卡被破坏的时候,你们自己能知晓吗?”他忽然问。

“不能。”无浪想也不想地说,“本质上真正存储着我们的账号数据的是现实侧的荣耀游戏服务器,账号卡只是能够核验使用对象、用于连接荣耀的介质而已。”

在搭档登陆网游的时候,账号卡连接现实侧的荣耀服务器,在玩家的客户端上载入账号的数据,当账号角色来到人类世界时,虚拟侧的荣耀意识连接到账号卡,在现世为他们提供穿越的坐标落点。

卡片被损坏,如果账号角色不主动向荣耀意识询问,就只能从搭档那一边得到相关的情报。

“怎么了?”一枪穿云敏锐地注意到君莫笑有些奇怪的神情,突然问道。

“一叶之秋走在我来现实侧之前。”他说,反复看了几回自己的好友栏,起码一叶之秋的状态还是正常的,不同于底端的秋木苏一般灰色的沉睡状态,更不是不详的黑色,让他心里稍安。

一枪穿云与无浪面面相觑,从新秀赛最后一场到现在这段期间里,他们可以打包票,没有发现任何斗神来过的迹象。

“怎么可能?”无浪一脸不敢置信,“谁都可能会丢三落四,只有石不转不可能漏发消息的。”

“应该是没看到就走了吧……”君莫笑也有些不确定,回忆了一番,忽然嘴角微微抽搐起来,“上回石不转是不是卖了一叶之秋的情报?我好像记得他被一叶之秋拉黑了,现在只有荣耀布置系统任务的相关消息才能被他接受到。”也就是非公事坚决不理的态度。

石不转又不知道他早已被记仇的斗神列到了黑名单,碰巧君莫笑是唯一账号卡还幸存的账号,不在石不转准备通知账号卡事故的名单里,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更不凑巧的是,账号卡出事的时间恰好是孙翔比赛结束的时候,他应该是打算从场馆二楼回荣耀位面,然后从荣耀位面直接到比赛后台孙翔离场的方向。

君莫笑立刻反应了过来,在职业赛时或者全明星周末这种人流纷杂的环境下,为了避人耳目,很多远处观战的账号都习惯于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回到虚拟侧再重新定位出现在搭档身边。只是这次运气实在太不好了……

一枪穿云眼神不经意游离了一瞬,前阵子那个有关一叶之秋的八卦……他也跟石不转买了。

但关键不是这个,关键是,斗神殿下现在到底身处何方?

长靴踏上地面的下一刻,一叶之秋就察觉了这次来到现世的错乱定位,他站在一个二层的小洋楼阳台处,夜色如晦,正是万籁俱寂时刻。

……到了一个无聊的地方。

他有些意兴阑珊的,转身欲回神域,在这时从一楼灯光明亮处隐约飘来的熟悉声音让他脚步一顿,然后便再也走不了了。

“火龙果炖土豆?!……谁做的……老天……黑暗料理……”

“……混账哥哥……我……离家出走……”

“多大人了……别幼稚……”

叶修?

他下意识地迈出一步,倏然眸光一冽,抬臂时却邪已在手中,但未当他做出任何动作,从身后接近的人像是极了解他的行动一般,手指也已经同样按在却邪的矛身,另一手钳住战法左肩,有些调侃地笑了一声。

“真没想到……70级的斗神殿下,真是久违了。”

一叶之秋侧过头,冷淡而平静的目光移转过去,乍然回视,金红色的绚丽眼眸不意被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眸摄住了目光——那真是极漂亮的一双眼睛,眼尾微微上翘,瞳色如朔月之夜一池澄澈的深潭,温和宁静,潇洒不羁,却又显得专注而安详。


评论(3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