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2)

 第四十二章


“时间轴的错位。”

一叶之秋镇静地陈述着,脸上不见半分异色,只眼风一扫,便似笑非笑地挑起了唇角。

“原来如此,超越了80级……现在这个时点,是未来。”

“你的未来,我的现在。”

君莫笑的话音刚落,便见一叶之秋眼神一点一点变得认真了起来,流辉点亮瞳眸,冰冷的锋利气息萦绕其中,周身气势节节攀升,毫不作伪的杀气,锐不可当的澎湃战意。

“非常好。”他说着,掌心所握的却邪朝向一转,猛地往身后一捅,君莫笑顺势后跃了一步,千机伞格挡于身前,与战矛交击的火花瞬间在眼前绽放开来。

绮丽的金红与纯粹的深黑,四目相对,相互凝视的视线专注而兴奋,荣耀意识的声音同时在双方脑海中响起。

“一叶之秋开启虚拟战场模式,参战对象:君莫笑,一叶之秋。”

风破流云,星辰稀疏,疏影婆娑,迅如鬼魅的暗影在漆黑夜幕下看得并不不分明,时而闪过几点流火般的璀璨光辉,宛若流星一闪即逝,远观时美不胜收,近看时却是险象环生。

果然是超越了他所在时代的荣耀。

长久以来的桎梏忽然放开,一叶之秋顿觉一阵快意,自他达到了巅峰的境界已经过了多长时间?被规则死死地压制在70级的牢笼里,不能随意使用新领悟出来的高阶技能,不能动用超越限制的力量,仿佛随时随地带着镣铐一般……

即便是最为骁勇悍战的斗神,也会有感到厌倦的时候。

圆舞棍对抗三段斩,龙牙刺破哥布林,天击与升天阵的光芒同时亮起,两方如同约好一般跃离技能范围,下一刻,又在另一个位置攻向对方。

一叶之秋的眼里渐渐有惊讶的神采倾泻而出,若论战斗节奏,无人可比掌握120技能的散人更快,但也不是没有弱点,短技能的低输出是散人的最大短板。君莫笑苏醒以来,他曾根据实战的数值做过无数次推演,但现在,却从对方身上体会到了超越他的预想的力量。

账号无法查探高于自己等级太多的角色,如今一叶之秋焦点君莫笑时的所见正是如此,全然未知的状态,身处未来的时点,他如今实际的等阶应该跃升到75级才对,那君莫笑的等级是多少?80?还是更高?

但仅凭等级压制的效果,能达到与高阶技能抗衡的效果吗?

一切都是未知,习惯于高节奏战斗的散人是最擅于计算的职业,每一击耗费的法力多一分则嫌浪费,少一分则会势弱,境界入微,精准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把控能力,如幽深浩淼的大海一般让人看不清尽头,竟连一叶之秋一时间都难以探出他的深浅。

他眸色微深,忽然兴致盎然地一挑唇角。

既然如此——

战矛猛地砸在脚边,地面翻涌滚动起来,庭院中一棵苍翠老树翻倒得根系都被拔出泥土,从绽裂的碎岩中涌出了炽热的流炎,火龙翱翔于天,星火飞坠于地,斗破山河正出现在君莫笑退避他一招锋锐无匹的霸碎之时,半空中再难转向,散人的身影立刻淹没在铺天盖地的红炎中。

如果是叶修,这时候会怎么做?

念头一闪而逝,一叶之秋战矛恰似随意地一横,恰恰迎上了一道绚目之极的银白月光。

那光芒举轻若重,一刀斩下,力道一点点变沉,他冷不防微退了一步,眉间轻蹙,眼睫微抬,却见君莫笑右手只是一柄细长太刀,左手才是千机伞,从伞柄内部抽出了一把太刀的千机伞,此刻正被对方举了起来,在漫天火焰的漆黑天幕下,红光如流辉汇聚于银白武器的顶端,黑黝黝的伞尖指着他的双眼。

武器之后,君莫笑的视线显得居高临下,深邃的眼眸一时漆黑肃穆得让人心生寒意,一时间,竟与一叶之秋冰冷锐利的眼神近似得仿若是同一个人。

“砰——”

玻璃挡住了夜里冰冷的空气,灯火明亮,窗外树浪翻涌,骤然转急的寒风将翠绿的叶子吹到窗棂。

“咦?君莫笑怎么忽然不见了?”忽然一个青年的声音有些紧张地响了起来。

“回去了吧。”叶修嘴里衔着一支烟,悠闲地站在壁橱附近,羊毛衫的袖子挽到手肘,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紫砂茶壶,正慢腾腾地泡着一壶毛尖。

水雾从茶杯口漫腾而上,他放下茶壶,然后托起茶杯端详了一下茶汤的色泽,满意地放下,推到茶几的另一边。

“都大晚上了,你别老想着追踪我的卡啊,要知道人家也有夜生活的。”

“什么夜生活?和你一样通宵沉迷荣耀吗?”对方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叶修这时已经走到了楼梯口,他的手指已经搭在扶手上,正站在楼梯的光明与阴影交界之处,闻言回过头,向着他笑了一笑,那笑容里有着某种说不清的意味。

“你尽管猜。”他的表情活像是在说“猜对了算我输”似的,莫名气人得很,眼底浮现出悠哉的笑影,有些意味深长,还有些暧昧不明的色彩,“他们自己之间的事情……谁知道呢?”

淡色烟雾袅袅散于微凉的空气中,叶修走路时的脚步很轻,每一步都稳而从容,有一种很独特的叶修式的节奏感,无论是君莫笑还是一叶之秋,都对他的脚步声再熟悉不过。

虚拟战场在分出胜负的下一刻就消失不见,那是以神域账号强制使两个位面产生错位重合的特殊舞台,环境还是现实侧的模样,实际却是虚拟侧的数据洪流。这种由账号主动牵引而来的数据流很快在未被任何人控制的时候恢复常态。

鲜血滴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完全回到现实侧的那一刻,一叶之秋身体微晃,君莫笑下意识上前一步,扶住了他的肩。

换来战法不领情的嫌弃表情,还有探究性的打量。

“嘘——”

若是曾经的君莫笑,此时怕就要干笑着松手了,这个时代的散人却不退反进,晦暗的光影下,窗帘被骤然转急的夜风吹得飞扬起来,地上不断延伸的阴影掩去了交叠的人影。

“咔嚓。”

微不可查的开门声传了过来,来人的脚步踏进屋内,空气中飘来一丝烟草灼烧后的气息,绕行到书桌后,拉开抽屉,抽出一张崭新的银白账号卡。

忽然他的动作微一停顿,似是察觉了什么一般抬头四处看了看,目光从寂静的书架扫到空旷的阳台,不由放松地舒了一口气,卡片灵活地在指尖上转了个圈,被他一把握住,旋即悠哉哉地叼着烟走了。

门扇轻轻合上。

空气安静了许久。

“放手。”

一叶之秋睁开眼,忍无可忍地说。

“呵呵,这种时候若要与我动手,对你来说可是很危险的哦。”对方笑了起来,意有所指地说。

1%,这就是一叶之秋目前仅剩的血线,很少有账号会在现世的PK中拼到如此极限的地步,因为在现世血量清零的话,账号本身就会不复存在,恐怕连向来最注重精确的石不转都难以在同样激烈交战的情况下把伤害控制得如此精准,对君莫笑来说却仿佛是本能一般的从容。

外表上的伤口只有在造成伤害的那一瞬间才会出现,真实的创伤只会在血条的残缺中体现。因为习惯了受伤,所以不会再为痛楚的感觉动容,甚至会被一些人类当作推断他们是只知战斗的无情傀儡的依据。

滴落在地的血迹还是湿润的,一叶之秋的脸色却早已如往常一般,偏是由于他那双眼中色彩太过艳丽鲜亮的缘故,黑暗中显出了过于清透的白皙,微微晃动的菱形耳坠内里流淌着着冰冷而又妍丽的血红色辉光,向来凛冽的气质中掺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一叶之秋看向君莫笑,忽然也笑了一笑。

“少故弄玄虚。”他眼神戏谑,凑近了他的脸孔,两指掐住下颔,玩味地说,“我究竟会不会死于此地……这个时代的我不是早已把答案告诉你了吗?该担心未知的未来的应该是你才对。”

君莫笑把手覆上一叶之秋的手指,极从容地一根一根拨开,他还未做声,却听一叶之秋冷不丁地问:“这个时代的我们是什么关系?”

君莫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话题:“你不妨猜一下?”

“你很像叶修,越来越像。”

一叶之秋的目光渐渐发生变化,创立账号如同生命诞生,账号角色的外貌自建号伊始便已决定,不存在升级途中发生变化的情况,然而居移气养,成熟的账号早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新生的账号却是很容易受到操作者的气质影响的,一抬眼,一皱眉,动静辗转,都带有了他最喜欢也最熟悉的痕迹。

“我发现了,你果然是把我当成叶修的替身。”君莫笑说得有些吃味。

“少自作多情了。”一叶之秋要笑不笑的,“你能和叶修相比?”

“嗯,是不能。”君莫笑也想也不想地点头。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叶修是最好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他,账号也不行。”

两个资深叶吹下意识对视了一眼,沉默半晌,默契地揭过了这篇。

“离我远点。”一叶之秋老话重提,很不满地皱起了眉。

这还真不是单纯的嫌弃,残缺的生命值只有在脱战状态下才能够以正常的速度自然回复,临战时回血的速度几近于无,而当账号间PK的对象身处于离自己如此近的位置时,一叶之秋会一直处于随时能够动用武力的进战状态。

身体内部不断骚动的痛苦与红血状态时极致紧绷的精神状态相互叠加,没有失去理智地发动攻击,已经是一叶之秋的自控力和意志力极度惊人的表现了。

他靠在阳台的护栏上,放空思绪,闭目养神。

其实也可以以通过回到虚拟侧的方式强行脱战,只是在没有真实隐患的时候,一叶之秋更不愿意用那种近乎逃脱的姿态离开此地。显然君莫笑算好了他的心态,分明神情中早已流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偏偏不肯主动说破,手指轻轻地撩开了额发,抚上他的脸颊。

战斗法师的双眼,冷淡而锐利,明明是那么热烈的颜色,却比寒冬的霜原更加凛冽,如冻结的火焰,如冰封的玫瑰,冷与热交织在一起,看得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被他注视的地方都感到一阵若有实质的痛楚,令人兴奋的痛楚。

很多事情,其实都有迹可循。

一叶之秋很少猜度人心,他不是人类,很多感情对账号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却不代表他不懂人心。

只是在这个时代的自己,究竟为何会……

“我若说组队可以解除临战状态,现在的你一定以为我是蓄谋已久,而且拐弯抹角。”

君莫笑注视着一叶之秋的表情,唇角一挑。

“既然这样,要不要试一试……非治疗职业也可以做到的,另一种回复方式?”


评论 ( 41 )
热度 ( 25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