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3)

第四十三章


远离了灯火辉煌的市区,宽阔而人烟稀少的住宅区显得非常安静。

一座座屋宅如同沉眠的夜之兽,收敛了姿态狰狞的爪牙,安静地趴卧于黑暗中。从远看去,唯有一两点萤火般的微弱光辉漂浮于暗影之间,冰凉的风声也渐渐微不可闻,大地在夜空的怀抱中陷入沉睡。

很寂静、很平和的气氛。

一种久违的倦怠感情在思绪中延伸,仿佛连意识都渐渐浸润于黑暗的池沼里,沉没覆顶,奇异的感觉笼罩周身,如同置身于一望无际的虚空中。

很多时候不会去想也从未意识到的念头,如同吸收了最适合生长的养料,肆无忌惮地蔓长开来。

曾经他认为除了有关叶修的事情,便是天倾地覆都与他毫无关系。

他也以为最终他能很从容地面对他的退役和离别,挥手转身,然后继续前行。

但直到真正分离,他才发现并非如此。

新的搭档是新的伙伴,无谓的阻碍永远不会阻挡他前进的脚步,但这种全心全意地重视着一个人类、深爱着一个人类的感情,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呼吸——呼气——吸气——呼——吸——,胸腔缓慢起伏,在气流充盈体内的时候,一丝丝的痛楚从深处逸散而出,如一根拨动了便连接神经的细弦,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存在鲜明,牵动得喘息的声息都带了一丝颤动的痕迹。

触及脸颊的手指是冰凉的,指间缠绕的发丝也是冰凉的,极近似的温度交织在一起,红如血,白如雪,无形的靡丽宛若化为实质,张牙舞爪地揪住了心脏,充满了刺目得让人难以喘息的惊艳感。

说来也十分可笑,那分明是常年持兵斩敌的一双手,却不合常理地拥有人类想象中最好看的模样,修长而指骨分明,完美无瑕,优美、雅致、白皙,指尖带有一点点清雘的颜色。

柔软而凌乱的黑发落在前额,遮覆了散人英俊的眉眼,神色看不分明,却隐约有种让一叶之秋感到极怀念的侧影一闪而过,他心里忽一凝滞,犹豫既生,便没有阻拦君莫笑的更一步的靠近。

淡青色的血脉透过半透明的肌理呼之欲出,温热的呼吸触及脖颈,细腻的皮肤下,淡红的色泽如开水沸腾一般漫出皮肉。从视野的边角,可见散人形状优美的下颔,还有唇角一闪而逝的微弱笑意。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也知道。”

话语的尾音是贴着唇瓣流泻而出的,湿润的吐息,密不可分的接触,唇齿交缠,对方的掌心贴在脸颊的一侧,缓缓摩挲,有些莫名的珍惜与爱怜意味,吐字时声带的震颤传递过来,连呼吸的气流都随之颤抖。

“……为什么?”他怀疑地打量。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他认输似的耸肩。

“……”

钟情一个人,是很难掩饰的。无时无刻不在的追随目光,对峙时总是忍不住先退一步的无可奈何,话语中若有似无的宠溺语气,肢体随时都在诉说着想要靠近的亲昵,一切都如网一般,迎面而来,铺天盖地,让人分毫都忽视不得。

目朗如星,比白昼更加辉耀的黑夜,宛若一道流虹照亮海面,昭昭煌煌,里面蕴含的意味太过刺眼了,简直将他隐藏在心底一些如晦如朔的阴暗情感全然暴露在光明下一般,一切都会灰飞烟灭。

一叶之秋有些隐忍地闭上了眼。

如果不在意,就不会默许他身体的靠近,也不会用沉默代替意志的抗拒。

“真是久违的表情,你以前总是这样……”君莫笑的表情有些他不自知的柔软,忍不住弯唇笑了一笑,毫无威慑力地斥道,“自我中心的混账,从来都不考虑他人心情。”

对方的回应是一点也不给面子地撇过了头。

散人几乎以纵容的态度对待战法的任性,若说在荣耀在战斗方面的经历,一叶之秋拥有的积淀深厚到堪称骇人的地步,但在另一方面,却是一片简单的纯白。

曾经叶修营造的环境也与之不无关系,他避退幕后,就不会面对太多的人情往来,寻常人成长成熟历程中辗转反复纠结往来的事情都无法使他动容,因为全心全情投入到了他热爱的领域,连知交好友也多数与之关联,在这样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斗神是个什么模样就可想而知了。

他就不同,叶修使用他的时候正好是他职业生涯的低谷,复起所需的筹谋与准备无一不需劳心劳力,君莫笑极善于隐忍,思虑极多,但他目标非常明确,也非常能看清自己内心真正渴望的东西……并且,不惜耗费多少力气都要得到他。

不惜以自己为饵。

钓起那一尾最美丽最闪耀的金红锦鲤

“你没有拒绝我。”

“废话少说。”

未来是未知的未来,是拥有无穷可能性的未来,是意外被过去窥得了一角的未来,也是既定的未来。

这样的未来……究竟有多少实现的可能?从他自己所处的时点延伸而至,一念之差即可衍生出无限种不同模样的未来。但至少现在,决定的权利还掌握在一叶之秋的手中。

……不妨试一试。

更深夜重,淡色的沉雾低低漂浮,水露缀在嫩生生的绿叶尖,欲坠不坠,夜风将窗帘吹得翻飞起来,浮尘无声无息地掠过沉寂的书架,拉长的人影渐渐压低,隐没在沙发的椅背之后。

感觉就像拥抱太阳。

贴近时感受到的炽热的气息,眼底流泻而出的金色光芒,体内逐渐灼烧沸腾的血液,加速汇聚奔流,从肌理深处泌出湿润的汗滴,瘦削而不柔弱,从脊背蜿蜒到尾椎骨的弧度又韧又起伏分明,力与美交融在一起,美妙得不可思议。

空气里流淌着潮湿而黏腻的气息,夜晚仿佛凝聚成漆黑的水滴,无处不在,沿周身聚拢而来,一点一点,贴上肌肤,漫过胸膛,压迫胸腔,覆盖口鼻——

逐渐,变得难以喘息。

中间点我

过了一会意识才缓过劲来,一叶之秋撑坐而起,懒洋洋地倚靠着沙发,情色未褪的眉眼间俱是说不尽的慵倦味道。

半晌无人作声,心念一动,两人近乎同一时刻就换好了便于行动的银装。

君莫笑侧头盯着他看了一会,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可别来了,我现在没兴致陪你打架。”

“我也没有。”一叶之秋轻飘飘地说,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左耳的耳坠。

“权限移交,得到荣耀系统蓝级权限一次。”

是荣耀意识的声音,作为虚拟侧存在最久并且是触及规则最近的账号,这却是一叶之秋第一次知晓所谓“权限”的存在。

方才……的时候,君莫笑仿佛一直对他的耳坠情有独钟,那时一叶之秋就注意到了,没想到会是这种东西。

他若有所思。

什么是蓝级权限?

“荣耀权限为白-银体系,三次白级权限可以兑换一次绿级权限,三次绿级权限可以兑换一次蓝级权限,三次蓝级权限可以兑换一次紫级权限,三次紫级权限可以兑换一次橙级权限,三次橙级权限可以兑换一次银级权限,每一次蓝级权限拥有以下几个用途:

“拒绝一次荣耀系统向你发布的主线任务,使用后权限消失。

“更改一次荣耀系统向你发布的主线任务,使用后权限消失。

“定向定位纵向时间轴位点,降落于指定时点的现实侧空间,使用后权限消失。

“强制睡眠一名账号一年,使用后权限消失。

“强制召集五名神级账号,使用后权限消失。

“进入世界树内部,使用后权限消失。

“得到蓝级权限的账号拥有与荣耀系统连通的权利,随时快速查阅虚拟侧当前荣耀发布的任务、神域账号名单、开通稀有物品快速交易渠道、提供短期赊借特殊物品的服务……

“得到蓝级权限的账号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拥有授权的账号告知有关权限的情报,否则强制睡眠双方账号十年。”

<<<

如果这是GAL游戏,最后一段的每一个选项都链接不同的结局,哎呀好遗憾[允悲]

本章提问:

人群中究竟是谁成为了NTR(主动意义)的人?

A君莫笑(80+):嗯?(无辜的)

B君莫笑(30+):嗯?(茫然的)

C一叶之秋(70+):无聊的问题。

D一叶之秋(80+):无聊的问题。

E叶修:看我干什么?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紧张地抽烟)

评论 ( 56 )
热度 ( 31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