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4)

第四十四章


夜晚很快就要过去,但在仍是昏暗的光度下,人影的轮廓也是暧昧不清的,尚有一种灰暗色调相互交融消解的朦胧质感。

空气寂静地流淌着,有些冰凉与潮湿的触感,轻浮的微尘缓缓地沉降下来。

清冷的氛围中暗藏着无数波澜起伏。

就像是无法平静的内心。

全新的情报,荣耀与权限,涉及了虚拟侧核心的规则……

某种无形无质的东西流转于殷红色的宝石内部,恰逢破晓之际晨光熹微,有一丝辉光汇聚而至,映衬着斗神冷冽的眸光,动静间夺人心神。

离火水晶,与夜雨声烦手中的冰封水晶同出一源,70级稀有材料在现在的他们看来都不是什么太过罕见的物件,却是一叶之秋在未达50级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东西。这种晶石的魔力融通性和元素魔法的增幅能力都是少见的出色。但更引人注意的是它的根源——产于世界之树的树根下,作为饱吸了世界树的汁液生长而出的稀有魔法晶石,足以成为极特殊的“权限”的载体。

“权限……听起来真耳熟啊。”

回忆中很遥远的过去……仿佛听闻过有关于此的只言片语。一叶之秋闭了闭眼,拨开记忆里那些喧嚣矫饰的迷雾,审视地扫过回闪而来的一张张熟悉面孔,忽然就是一顿。

好像是荣耀六年还是七年的时候?金色的日光洒满天空之城,蔚蓝色的天空,纯白色的建筑,白鸽飞羽飘落到广场,天使的雕塑高高扬起比优美的脖颈,双手拥抱天宇,宛若下一刻即将振翅腾空。

一身白袍的圣职者站立在阳光下,纯粹如光明之子一般,银发如缎,垂束在身前,镜坠徐徐摆动。

那个时候神域的账号还不太多,但已经比前几年有了些许人气。一叶之秋一贯好战,也有能耐挑衅人,把对方气得对方牙痒痒却不敢还手,更是被许多账号背地里起了“移动BOSS”和“暴君”一类的外号。他横行霸道如斯,在遭遇了石不转的时候却极漠然地移开了视线,仿佛对方只是路边一个无生命的摆设,毫不在意地错身而过。

“探险者们终于登上了天空之城——这是阿拉德大陆通往神界的奇迹之城。天空属于这座城池,太阳属于这座城池,在这片被光明神眷顾的土地上,无处不在的神圣魔力影响着所有生命……”

这是荣耀游戏里有关天空之城的介绍文字,被牧师用着肃淡平静的语声缓缓道来,清风将他的声音吹得高远,竟有种一瞬万年的悠久之感。

就如他所说的那样,遵循荣耀设定,天空之城永永远远是这般圣洁纯粹的模样。

“若是黑暗降临这座日不落之城,荣耀的世界应该会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吧。”

石不转慢慢地说。

一叶之秋停住脚步,没有转头,只眼珠往他所在的方位一移,不甚在意地听着。

“为了第一时刻迎接那一天的到来……从今往后,如非必要,我将不会离开这里。”

强烈的光线折射照得视野四处俱是煌煌光明,刺目的白到了极致,反衬得牧师一双深黑色的眼眸透不出一丝光影,冷寂如最深沉的渊蔽。

“我的意识与荣耀系统连接,以后若有任务或是其他的需要,都可来天空之城寻我。”

……

“你应该已经想到了。”

君莫笑的声音带了一点点笑意。

“牧师石不转,正是你那个时代唯一拥有了蓝级权限的账号角色。”

连通荣耀系统拥有的一系列便利,其实都是蓝级权限者拥有的特权。

所谓的荣耀意识的代行者,不过是一个别人都无法证实的说辞罢了……

权限,才是真正划分不同层次自由水平的衡量尺度。

在这个拥有复杂规则桎梏的世界里,荣耀意识本身拥有银级权限,也即是所谓的最高管理员权限,掌控荣耀世界的一切。

普通账号拥有白级权限,只高于NPC与野怪。神域账号拥有绿级权限,能够从下级世界翻越到神之领域甚至前往现实侧的世界,拥有部分地图及稀有物品的所有权,甚至可以领悟甚至创造超越当前等级限制的技能,实战能力远远超越面板数值。

蓝级,即拥有比神域账号更高一阶的权限。

说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石不转成为神域公认的荣耀代行者的?

在一叶之秋的印象里,那个镇守天空之城的治疗账号几乎就等于了半个NPC,记忆中的形象总是庄重典雅且细致稳定的,便如世俗中总是将谨慎与不妥协的顽固精神融入骨血的清教徒一般,理性的一面永远占据高地。

但既然不可透露有关权限的情报的话,以“荣耀意识的代行者”的说法来解释也情有可原。

正因石不转这一性格特质,某种程度而言可谓是最为大公无私、几乎从不单纯为己牟利的角色,少有人会特地去怀疑他做出的解释。

只是石不转选择主动地表现出自己的特殊,是因为凭他的判断,这样能够发挥更大的价值吗?

或许不仅如此,若是有人同样获得了高级权限,第一时间就能联想到他的特别。这固然会使石不转自身站于明处,但需要合作时,至少就不必因为顾虑“权限情报保密”的限制而耽误了及时沟通的时机。

用自身的微小牺牲来交换整体的高效统合,然后得到更大的团体效益……的确是牧师那家伙一贯的行事风格。

一叶之秋没说什么,摊开手掌,修长手指在昏暗的视野中呈现出一种不真切的虚幻感,就像是信号并不好的投影成像,在视野空间中极快地闪现缺失。

缺少账号卡片提供稳定的时空定位坐标,这个时代的现实侧已经开始排斥他的存在了。

“虽然你一贯爱把心事藏得很深,但这回对我的态度未免也太冷淡了。”君莫笑也将他的情况看在眼里,凝视着一叶之秋,口吻里却很有些抱怨的意思。

账号不像人类那么在意身体上的关系,只是一个用于行动的躯体而已,遭受了任何伤害都能够很快恢复如初,但对于一叶之秋这般把骄傲刻在骨子里的家伙来说,默许亲近,本身就代表着不同寻常。

可除此之外,若想看到更多他不一样的情态……就称得上奢求。

明明半诱骗地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他却心里跟猫爪子在挠似的,得寸进尺仍嫌不足。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不是我那个时代的君莫笑。”一叶之秋无所谓地说,完全不顾听者心情如何,依旧一副自我中心的态度。

对方愣了一下,这本该是让他吃味的内容,不知为何,却忽然有种吃到了糖的甜意。

“嗯……说的也是。”他似乎莫名其妙就被那一句话给安抚了。

“我有个问题。”一叶之秋淡淡地说。

“?”

“你的目的。”

他取下了那个耳坠,轻轻拋起,握在掌心,视线移转过来,唇角一挑,玩味地盯着君莫笑。

“对我有好感,又把超出过去时间线的我能够得到的东西交付给我……那么,你是对我寄予了什么厚望呢?”一叶之秋眼色微沉,语声一低,“先说一句,我只会按自己的步调行事,不要妄想掌控我。”

能够实现权限的告知和转移,君莫笑至少也得是蓝级以上的权限者,否则无法破除权限的保密性原则。

“并非是掌控这么狂妄的意图。”君莫笑偏了偏头,漆黑的眼珠倒映着他的身影,平静地笑笑,“我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取悦你。”

“你……在敷衍我?”他语气轻缓地反问,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怎么会。”

想要你,想要得到你,注视、呼吸、心跳、思想,想要得到全部。因为被你吸引,所以也渴望着能吸引你,缔结引力的羁绊法则……如此才不至于成为失衡的秩序。

“当你不去看也不相信的时候,任何的感情都是无意义的东西。

这样避重就轻地说着,君莫笑目光微微一垂,却是笑了起来。

“等你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了,就能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了。”

一叶之秋之名响彻荣耀,不说威震寰宇,也是神域之中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从初始便站得太高,因此即使是心机老辣如索克萨尔、冷静敏锐如夜雨声烦、善解人情如一枪穿云等人,往往都难以将他心思揣测分明,行事间不免带了几分慎重的小心翼翼,越是谨慎越如雾里看花,术士见他高傲,剑客见他淡漠,神枪见他孤僻,魔道见他嚣张,拳师见他好战……

君莫笑从苏醒起便与斗神朝夕相处,看到最多的,也最向往的,却是他那无比纯粹的少年意气。

不过这话说出来,一叶之秋大概会以为他倾慕着年少时代的叶修吧?

虽然确实是很向往就是了……咳。

散人的声音,又似温柔的安抚,又似无奈的妥协。

“我们就像是水滴一样,同出一源,不可自拔地被彼此吸引。”

浅白的残月在苍蓝的天色中渐渐隐去了踪迹,薄云流散,熹光洒满大地。城市方从黑暗的梦中醒来,摩天高楼的玻璃幕墙清晰映出清朗天幕,阳光照得闪闪发亮,行车驶过高架桥,晨起锻炼的市民沿着人行道缓缓跑过。

清晨的轮回大楼显得寂静又空旷,昨夜里狂欢不息的场馆还陷在半朦胧的暗影中,经过了整理的会场里没有一丝垃圾杂物,座椅与设备都整整齐齐地摆在原地,轻微的风将内场的帘子吹得微微晃动,悬挂高处的大屏幕俱是漆黑,顶端的轮回LOGO闪过一道冰冷的辉光。

漆黑的小小身影倏然窜过,睁开猩红的眼睛,迅疾、凶狠、戾烈而残暴的气息随之逸散而出……然后被两个不同角度射出的子弹贯穿了要害。

妖物尖叫着化作一缕黑色的雾气,消散在照进了厅内的晨光下。

荒火的枪口仍是缭绕一丝未尽的硝烟,一枪穿云放下手,向对面看了一眼。

君莫笑把伞搭在肩上,没什么形象地懒散靠站在一根廊柱旁,视线漫无焦距地看向虚空。

“收工。”

明明是账号的身体,君莫笑还是意思意思地敲了敲肩颈的位置,仿佛这样一套动作下来,就能缓解精神上的疲惫似的。

一枪穿云收起武器,“嗯”了一声,深深地往馆外看了一眼。

“天亮了。”

日出以后,除非是魔力强大的敌人,寻常黑暗生物都会蛰伏起来,不再如夜里一般活跃且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职业选手们聚集的地方,很容易也会汇聚了账号角色身上的气息。别的地方还稍好一些,但在S市这种妖魔众多的城市,账号卡必须时时保持警惕,保护操作者不被那些黑暗生物所误伤……尤其要防止被一些已经具备了智慧的魔物的恶意袭击。

讨厌的气息渐渐褪去,还有夜里一直窥视的视线也都消失不见了。

账号的身影随之隐匿于建筑的阴影中。

距离轮回场馆近千米远的一座酒店内。

深色的窗帘严密无缝地遮挡了窗外的晨光,摇晃的人影映在墙上,跳动的烛火渐渐熄灭,蜡油在冰冷的室温下渐渐凝固,室内的光线也随之变得黯淡朦胧起来。

端坐的人影前,有一个断成两截的木人,颈首分离的部位切面光滑平整,冷然寒意经久不散,锋芒毕露而又凛冽如霜的剑意锐利得近乎刺骨,可见对方拔剑时是如何狠厉果决。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广袖长袍的少年,黑发如缎披在身后,手中一个阵盘,荣耀联盟中昨夜里随搭档参与了全明星周末的神域账号名字几乎全部都浓缩禁锢在内,光华明明灭灭,忽然他脸色微微一白,脱力般垂下了手,百来个账号瞬息间便消失无踪。

“师兄,我找不到他们的越界通路了……”一整夜都在施术,唐林睁眼时脸色白得厉害,一身灵力都耗去了七七八八,眼神却是茫然的,“明明都要成功了的,怎么会这样?”

玄门有个说法,名字即为咒。这些出现于现世的荣耀角色基本都是知名度极高的人气账号,名称ID可谓在荣耀圈内家喻户晓。恰好他们是不能干涉和伤害普通人的,利用这些账号的名字,切断他们来往人间的媒介,就能把这些侵入现世的异界战魂驱回他们该待的地方……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只是唐林怎么都想不明白,本已经成功实施的计划,怎么就出了意外呢?

一身便装的短发青年——谢星尘也睁开眼,肃淡的眉眼间掠过一道凝重的气息。

唐林擅长布阵的法术,而他则更善于作战和侦查,身处于战斗的前线活动……正因如此,他才能近距离地探查一些更精确的信息。

混于人群中的傀儡替身暴露得太早,但不代表他忽略了后续的变化。唐林的阵法起效以后,账号们作为传送媒介的卡片全部被破坏,那个黑发黑眼的账号果然没有受到影响,有可能是他身具特殊的能力,但更有可能的是他的名字从未在职业联盟中公开出现。

这且容后再追究,让他最在意的是……

“阵法失效,是因为曾被你破坏的账号卡片重新出现了。”谢星尘淡淡地说。

唐林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他话中的含义,脸色大变:“师兄,你的意思是……”

“他们申请了重新制卡……也就是向卖他们这些账号卡片的商人那里重塑了被损毁的卡片。”

“……”

唐林不语,他们的宗门也有炼器司,但凡弟子法宝在作战中有所损伤,往往都会求助他们修复。只要是修为和能力足够的炼器师,甚至能把法宝彻底恢复还原成被损毁以前的模样。

那些异界的战魂也有修复法宝的能力吗?

哪怕只是游戏账号的小小卡片,只要沾染了特殊的能力,甚至像现在这般被打上时空位点标记的,都不是寻常人类能够修复得了的。

所以唐林才会意外,按照情报司提供的消息,这些账号们显然是对于道门玄术一无所知才对。

“荣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谢星尘念着游戏公司的名字,眉头紧皱,忽的冷笑了一声,讥嘲道,“看来是有不知哪门哪派的同道中人混入了俗世之中啊。”


评论 ( 37 )
热度 ( 21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