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1)

Chapter 1

 

这种感觉,就像是溺水。

身体非常沉重,沉重到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的地步。如陷泥沼,如坠深渊,一种不知名的凝滞氛围笼罩四周,连肌肤下奔涌于四肢百骸的血液都感到了那份压迫的重量,胸腔堵塞,五感封闭,逐渐的,对外界的感知趋近于无。

在空荡荡的无凭无依的虚空中,奇异的眩晕感席卷全身,使本就昏沉的大脑越发沉浸在这片未知的黑暗中,堕落,沉沦。

神思游离。

苗木诚隐约意识到,他似乎是在做梦。

没有起源,没有缘由,也没有前一日入睡的记忆,连今夕何夕都不能通晓分明,他就这样带着空荡荡的自我飘游于漆黑的意识空间,甚至没有任何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没有去注意周围出现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的概念,只是一味的飘游着,就像是发呆一般,无知无觉地飘游着。

这是识海的深层,潜意识的蛰伏之处……换句话说,是放逐理性之荒原。

能够留下痕迹的,唯有本能。

这——本该是一种极孤立的状态,本该如此的。

身体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腰脊处的肌肉僵硬得像是个石头,紧紧地绷成刻板的弧度,胸腔承受着压迫的力道,呼吸的气流进出变得困难,面部的神经宛若抽搐了一般,他感觉自己只有拼尽全力才能尽量维系正常的平静的表情。

冰凉的、异样的存在缠缚住了手脚,一种古怪的窥视意志慢慢地贴近了过来,很缓慢的,非常小心翼翼的,像是对方也被未知的黑暗蒙蔽了双眼一般,试探着,十分谨慎……却又坚决地抓住了他。

——被捕捉了。

就像是漫飞天际的风筝被线扯住,本以为是自由遨游的行星被引力牵引回轨道,游离的精神一瞬之间回归了身体,然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被束缚的事实。

先是脚踝,旋即是小腿,一点一点的攀延而上,似乎肌肤一般柔软细腻的触感,温度却并不能让人感到心安的温暖,而是一种更为接近冷血动物的……正在掠夺着他人温度的感觉。

用动物来形容的话,应该是蛇。

冰冷,却意外地直觉猜测该是没有毒性或品性温顺的类型,懒洋洋地贴附而上,行动的目的不是为了狩猎,只是单纯地想要接触,想要触碰,想要感受。

示弱与想要亲近。

……是因为对方太冷了所以想要取暖吗?

这样天真地揣摩着不知从何得知的对方的状态,苗木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很奇怪的情绪,用言语很难去描述,可他深受那种类似于犹豫踌躇的情绪支配,生不出一丝抵抗的念头。

但是,有点,过火了吧?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的情绪,被细细地抚摸到的腿根不自觉地绷紧了起来,一路蜿蜒而上的触碰刺激着敏感的皮肤,尽管迟缓的思维还没有意识到过于危险和暧昧的贴近距离,身体却早已簌簌颤抖起来。

对于对方来说,这种近似于抗拒的防备反应却是极为明显的。

他似乎有些错愕与意外,歉疚的情绪传递了过来,仿佛在诉说着抱歉冒犯了一般。

不用,不需要跟我道歉啊。

苗木也感到了歉疚,由于自己不经意的行为而伤害到了对方的愧疚,毕竟这有违他的意志……尽管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种莫名的状态中对一个全然陌生的对象提不起任何警惕,但他潜意识里就是明白,这个人,应该,对自己是无害的。

双方的意识就宛若是目不能视的蜗牛,忐忑地伸出触角去感知对方。苗木诚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拘谨,一边不明所以地开心了起来。

我是被喜欢着的。

哇——怎么说呢,受宠若惊啊,竟然会有人在第一面的时候就对他抱有那么强烈的好感,那么强烈那么强烈那么向往那么向往那么友善那么热情——

他是,喜欢着我的。

这是为什么呢?

不知道。

我对此的感受呢?

非常的——非常荣幸,也非常开心。

我们,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这个念头普一出现在脑海,苗木就感觉自己被热情地拥抱了。对方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脖颈,身体亲密地贴近了,他发觉对方是个男性——这让他的拘谨略减——而且身形高挑瘦削,自己完全被他揽进了怀里。

与有些压迫感的身高差距不同的是,那应该真的是位温柔无害的少年,他温顺地低下了头,下颔搭在肩窝的位置,呼吸间,微不可查的气流轻轻地拂过赤裸在外的肌肤,带起丝丝冰凉的寒意。

纯然依靠的贴近姿态,撒娇一般亲昵,苗木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柔软的头发蹭过肌肤的细微瘙痒。

他禁不住微微弯起了嘴角,脸颊泛起一丝淡淡的晕红色泽。

虽然,拥抱的力道有点太大了,他都有点动不了了呀。

对方没有注意到苗木内心里微不足道的抱怨,或者说,在过于愉悦的心情下,已经忘形得忽视了非自我的一切存在了,在距离他追求和找寻的对象如此接近的时刻,他的脑海里只剩下唯一的一项执念存在。

这样就足够了吗?仅仅是这样的接触……你就能满足了吗?

……你所渴求的希望,被你寄托了所有虔诚与信仰的希望……你的渴求,你的呼唤,你的热情……

这样……真的足够了吗?

饕餮的欲望在内心喁喁低语。

还不够,贴近一点,再贴近一点……让我……更深入地……

低垂的眼帘下种种情绪飞闪而过,他忽然无预兆地抬起头,修长手指扣住苗木下颔,拇指抵在唇瓣,神态平和温柔,眼神却贪婪地凝视了少顷,旋即,毫不犹豫地俯身而下。

苗木面上的微笑定格了,双眸慢慢张大,错愕的情绪浮出水面。

唔、呃——咦——咦?!?!?!


评论(5)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