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3)

Chapter 3

 

私立希望之峰学园,这座巨大的学园,矗立于都市正中央的黄金地段。

就像是在宣告它是世界的中心一般,这所学校作为政府公认的超特权学园,集结了各领域取得不凡成就的超一流学生来加以培育,并持续不断地向各界输送最一流的优秀人才……时至今日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这般肩负着国家未来的的学园,以培育“希望”为目标,确实与“希望的学园”之名十分相称。

学生的入学资格有两项:

  1. 身为适龄的高中生。
  2. 具备各自领域超一流的水准。

学园不会进行公开招募,只有被学园选中的学生才会被邀请入学。可以说,是一所门槛高到寻常人只能望而兴叹顶级学校了。

正因如此,在这个大家都拥有着令人目眩的光辉才能的地方,一无所长的人就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就像是宝石中混入了劣质的砂石一样,在光彩夺目的场景中突然出现了一块灰扑扑的存在,不可饶恕地玷污了宝石的光辉……多么肮脏、卑贱、碍眼,直让人恨不得立刻把石块挑走扔掉,最好是要擦拭掉它留下所有痕迹才行。

尽管听起来非常残酷,但是,这才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啊。

有才能的人与没有才能的人是截然不同的,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个人的极限,仅凭所谓的努力和可笑的励志鸡汤根本无法打破桎梏,所以才会出现像是这种只招收超高校级学生加以培养的希望学园存在。

真相早已清楚地摆在眼前了,只是偏偏有些人视而不见罢了……毕竟没法对那些才能不足的人抱有太多奢望,因为他们的局限也早已显露无疑了。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肯定……会与这所学园缔结因缘的。

狛枝推开仪器舱上方的盖子,摘下贴在头部的传感装置,坐了起来。

他慢慢地垂下头,脸颊贴在膝盖的位置,柔软的白发遮覆在额前,汗水从额头流到眼睛里,浸湿了睫毛,甚至从膝盖的位置一直流到小腿。

身体随着疲惫的吐息缓慢起伏着,宛如苟延残喘一般,已经完全被浸透了的衬衣贴服着脊背的肌肤,将每一丝细微的颤动都展露分明。

通感所需的体力远远超过了狛枝的想象,尤其是因为他的体质的缘故,身体承受的负荷有些超限了。

地下空间的阴冷空气刺激得他浑身都微微着发抖,可尽管如此,狛枝却渐渐地笑出了声音,贴在膝盖的苍白脸颊浮起一抹病态的晕红,灰绿眼眸漫无焦距地看着虚空处。

“唔嗯……啊……真舒服啊……”他的嗓音颤抖着,带着兴奋与喜悦,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希望的感觉……真是美妙……”

好想。

好想好想。

好想早点见到你啊。

让我看看……让我知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被我的潜意识选定成为那个“超高校级的希望”呢?

狛枝凪斗在期待着。

直到手机设置的闹铃响了起来,他才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白发的少年抚着额头,轻轻地笑了笑,起身,朝通往地上的阶梯走去。

从漆黑的阴暗中,步入代表着光明的晨辉下,身影慢慢湮没在白色的光芒中。

希望之峰学园占地极为广阔,与其大到夸张的面积相对比,就读于此的超高校级学生的人数就显得少得有些可怜了。毕竟是只招收最一流适龄人才的精英校园,每年适格入学的学生数量基本不会超过二十人,通常是十六七人的数量,一个班级就可以容纳全部了。

然而,仅为了培养这总数不超过五十人的超高校级学生,希望之峰学园每年投入的经费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一笔庞大数字。最先进的设备资源,最优秀的教师资源,最强大的后备支持团队……一切都是为了培育未来的希望而服务的。

所以才会流传出这样的说法:能进入这所学园读书,就足矣代表未来毕业后的成功了。

这说起来是很轻松的一句话,其实对于学校与学生双方来说却并非如此简单。

对于学校来说,为了年复一年地培养出最优秀的人才,也为了维系学园的超然地位,展现出希望之峰学园的超高价值,必须与政府和社会上层阶级各方面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所需耗费的财力物力人力远非常人可估量。

据传正是由于教育经费不足的原因,希望之峰学园的附属学校——预备科应运而生。招收那些愿意支付高额学费的学生到希望之峰就读,只不过这些学生进入的不是超高校级学生们所在的本科,而是另一个完全独立的学部,预备学科。

对于百年来一贯号称只招收超高校级学生的希望之峰来说,这大概已经算是一个可载入校史的……无可奈何的妥协。

对超高校级的学生来说,通过学园方的考核并受邀入读希望之峰学园也并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在校生每一年学期末都将参加本科实技考试,向校方展示自己特长领域所拥有的超高校级能力,这关系到整学年的考评,懈怠度日以致不合格的学生是由可能被理事会要求退学的。

现在,正是一年一度的本科实技考试即将举行的时刻。

3月春景已至繁盛,校园沿途樱花一路绽放,淡香悠长,空中纷纷扬扬的樱色花瓣正如瀑雨一般遮蔽了行人的视线。

临近早课时间,雪染千纱携着教案从女教员宿舍区匆匆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皮鞋刚刚踏上通往课室的廊道,她无意间侧头一看,缤纷花雨中显露出白发少年清瘦单薄的身影。

“啊,是狛枝同学……”

站在樱树下的狛枝凪斗仿佛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很快转过头来,看到了她的身影,立刻弯起了眼眸,露出一贯的悠闲又显出几分散漫的慵懒微笑,轻轻地招了招手。

柔软得宛若棉花糖一般的白发尚带着一丝湿漉漉的水汽,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眸也似蒙上了一层薄雾,朦胧得让人看不分明其中蕴藏的情绪。

雪染老师下意识地也抬手打了个招呼,旋即想起早课快要迟到的事来,瞬间抽了抽嘴角,眼中闪过一道懊恼的情绪:“嘛,真是的!都快要上课了,狛枝同学你还在四处游荡什么啊!”

“抱歉啊,老师。”慢悠悠走来的狛枝凪斗脸上露出了十分有真情实意的歉意表情,“因为还不太熟悉新宿舍到教学楼的路线,所以花了一点时间探索……”

教员宿舍和学生宿舍楼所在的方位截然不同,在这个占地广阔得几乎等同于个微缩城市的希望学园里,不熟悉地形的人迷路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雪染千纱想起了昨日里狛枝平白遭受的无妄之灾,语气软和下来:“好吧,这是情有可原的。这段期间暂时要委屈你和其他的同学分开了,我会催促维修人员尽快把你的宿舍复原的。”

“没关系啊,不用这么麻烦啦。”狛枝眨了眨眼,好脾气地摆摆手,微笑道,“毫无特长的我原本就不配与才华洋溢的他们朝夕相处,老师您竟然还特地为我这个渣滓安排了新的住处,早就让我受宠若惊了啦。”

狛枝同学的言论充满了谦卑诚恳的感谢之情,然而,是不是有些过度夸张的妄自菲薄了呢?

雪染千纱这样想着,一边严肃地竖起食指:“不可以这样说哦,狛枝同学,因为啊……关心自己的每一个学生,这是作为老师的本能啊!”

白发少年很开心地哈哈笑了起来:“那我真是倍感荣幸啊,能与雪染老师这么优秀的老师相遇,真是我的幸运呢。”

“你啊……”雪染千纱不知为何感到了无力。

“不过啊,真的不需您要再为我操劳了。”狛枝凪斗侧过头,轻柔地笑着说,“雪染老师最近很忙碌吧?脸色憔悴了很多啊。就算是为了更好地鼓励班里的大家尽情地展露他们超高校级的光辉才能,老师您也要多注意休息啊。”

“咦?看起来很明显吗?”雪染千纱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微微苦笑了起来,“哈、哈哈……说得也是呢。狛枝同学,谢谢你的关心。”

近期发生于预备学科的九头龙菜摘被杀事件,由于牵扯到了本科这边的超高校级摄影师小泉真昼与超高校级黑道九头龙冬彦,引发了两个学部之间的冲突与骚乱,流言喧嚣尘上,另外再加上一年一度的本科实技考试即将开始,导致作为本科77期学生的班导的雪染千纱被各种事务缠身,忙碌得分身乏术,如今几乎是让人肉眼可见的疲惫憔悴了。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远不止如此。

作为超高校级女佣的希望之峰74期毕业生的雪染千纱,如今回归校园担任教师之职,其目的是为了帮助其男友宗方京助调查希望之峰学园理事会的内幕。

拥有无数超高校级的优秀毕业生的希望之峰学园,其本身便代表着一个坐拥无数资源、庞大得难以撼动的超级势力。然而这样的超一流学园有朝一日竟然沦到需要开立预备学科以筹措经费的地步,凭身为超高校级学生会长的宗方京助的直觉猜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缘由存在。

雪染千纱正是背负着他的期待和嘱托,在担任77期学生的本科教师之余,秘密进行着探索搜查的工作。

她在最近终于找到了一丁点理事会暗中计划的零星线索,一个让人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的说法,说是他们已经得到了希望的种子。

为了更深入地得到更多情报,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可千万不要太辛苦哦。”

少年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雪染千纱回过神来,就见狛枝凪斗微微侧过头来,露出他一贯的悠闲笑容。

“老师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或是有什么苦恼,或是有什么疑问……”他凝视着她,灰绿色的眸子显得幽深诡秘,“说不定我侥幸知道答案呢。”

“呼——这样啊——”雪染千纱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如果你真的想要帮我的话……”

狛枝点了点头,双眼闪闪发亮的,期待地望着她。

“你就给我乖乖的就好了!不要惹事啊问题儿童!”她一巴掌拍到少年的肩膀上。

狛枝微一踉跄,表情懵然。

“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她叉腰说,骄傲地挑起了眉梢,“其他的事情,就交给老师吧!”

“噗哧。”

“……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咳,当然没有。”

“唔……糟糕,总觉得被小瞧了呢。”

“当然没有啊,我可是很崇敬老师您呢,非常崇敬着作为超高校级的毕业生的您……”狛枝凪斗像是非常紧张似的连连摆手,笑得温和无害的模样。

“够了。”她一头黑线地说。

“哈哈……”

白发少年笑了一下,半晌,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弯了弯唇角,

“总之,老师您就不必为我担心了,我是无所谓住在现在这个地方的,不如说还挺喜欢这种清静不被人干扰的环境。”他垂下双眸,轻笑着道,“反正下个月就是下一届新生入学的日子,我那个宿舍修好了以后……直接就安排给新生就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15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