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6)

Chapter 6


“听说今天就是那款市面上备受好评的游戏续作发售的日子,反正放假无聊,干脆去买一下好了。”

出于以上的理由,国中毕业以后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苗木诚终于从近期莫名忧郁的状态中脱离出来,走出了家门。

桜月的气候还带着暮春的料峭寒意,空气中残留着雨后湿润的泥土气息,他低头看着脚下的道路,一步一步慢慢前进。

听说希望之峰学园有个学生,拥有着超高校级游戏玩家的才能。

希望之峰是超高校级的精英学园,理所当然历届的新入生都将成为社会关注的重点,在网络媒体,在报刊杂志,在身边人的絮絮交谈中都可见端倪。苗木诚早在被通知录取时就从网络上搜寻了大量有关该学园的资料:校史,资源,知名毕业生,同期的同学,甚至包括前几年入学的前辈们的讯息。

真是不可思议啊,在寻常学校里,打游戏这种事往往被看作不务正业的行为,然而在那个超精英的学院里却将其看作是可贵的才能悉心培养起来。

要说是对当代教育的讽刺也不尽然,因为最普遍的方法一定是最适合大众的,是在规范化培养人才的成功之路上方差和最小的最优路径,而超高校级,就是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的天之骄子,大数据中异常的极端值,不该与常理一般而论。

如果不是这次意料之外的幸运事件,苗木诚将升学的高中只是本地的一所学校而已。

成绩在当地还算不错的一所学校,但就算名声再好,也只是寻常学校,归属于庸常的中学一类,远不及精英荟萃、声名远扬的希望之峰。

他的命运,将在此转折。

苗木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本以为会对升学这件事非常从容的,看来是他过于高估自己了,像是希望啊、才能啊、成功啊……这类非常厉害非常有远见的词汇本不会是像他这样中庸的国中生能考虑得到的,可偏偏就一直无法平静下来。

大概是从知晓自己被录取以后,或者是夜以继日地被某种梦境扰乱了心湖以后,他期待、忐忑、憧憬、忧虑、兴奋,简直要着魔了。

快点开学吧……

这种类似于迫不及待的心情,应该更接近于在寻求一个解脱吧。

他走到河堤附近,脑袋里不着边地想着事,视线漫无目的地逡巡着,从道路上迎面走来的行人、河堤下方玩闹的年轻男女,随风摇曳的芦苇,轻缓流荡的水波……还有长桥边栏上独自倚坐的白发少年。

苗木的目光猛地一滞,脚步停了下来。

他发现他正在看他。

外表看来岁数约莫与他相差无几的白发少年,容貌苍白俊秀,穿着绿色的连帽外套,款式休闲的衬衣长裤运动鞋,脚边放着个双肩的背包,打扮风格略显颓废时尚却一身温和柔软的干净气质。

灰绿色的眸子望了过来,有意无意地落在他的周身,雾雾蒙蒙的,视线暧昧不清地长久停留。

那双眼眸的色彩十分柔和温润,但仔细看去,又显得格外幽深。

心怦怦直跳。

他在那种熟悉的打量中竟然感到了一丝焦虑的紧张情绪,身侧的手指微微蜷起,却不敢做得太明显,身体逐渐僵硬起来。

为什么会窘迫?

他不明白,就像不明白此刻自己为什么无法挪开凝视着对方的视线,仿佛无形中早有存在某种坚固的羁绊维系在他们之间。

可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苗木诚记得很清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身体与思想割裂开来。

精神上还在反反复复地质疑。

屏住呼吸。

血液倒流。

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大。

他的意志不禁动摇了,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对方,下意识地踏前了一步,唇瓣微张,双眸骤然瞪圆:

“……危险!”

疾驰而过的摩托车带起一阵烟尘,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苗木诚就眼睁睁地看见对方脚边的背包被抢走了。劫匪的动作迅捷却极为粗暴,白发少年显然也未预料到这一起无妄之灾,茫然又无辜,就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肩膀就被撞得一歪,脚踝以极其扭曲的姿势砸到阶面,他的眉宇间刹时浮现出一丝极痛苦的神色,身体向下倾倒,阖上双眼,毫无挣扎地落入水中。

真的是毫无挣扎,白发少年落到河里,水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水花,然而他也不知是实在不识水性还是惊傻了,沉到水里以后连扑腾两下的动作都没有,就那么直接沉了下去,气泡令人不安地接连浮出水面。

河堤边立刻响起了人们的惊呼。

救人还是拦住劫匪?

苗木诚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劫匪逃离时选择的道路,他连一丝犹豫也无,立刻脱了累赘的外套,往外一甩,然后滑行到河堤下方,跳入水中朝对方落水的地方游去。

急行路上的劫匪一手抓着抢来的背包,一手驾驶机车,眼睁睁看着半空中飞来一件外套,朝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无可避免地打在脸上。

与火辣疼痛伴随而来的是黑暗的视野。

“可恶——”

怎么这么不走运!他恶狠狠地咒骂着。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面的路可是有转弯的啊,劫匪稳住机车,立刻慌乱地去扯外套,好不容易把衣服从头上弄开,他还未松一口气,粗壮的树木赫然已在眼前!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惊恐大喊。

不行!躲不掉了!

他绝望地闭上眼。

 “砰!”

被抢的背包飞到了河堤的下方,机车滑到道路一侧,绿色的树叶簌簌落了下来,劫匪倒在树下,鲜血流了满头,已然人事不知。

“唔!”

苗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旋即闭上眼,一个猛子扎进水中。

冰冷的河水围拢周身,他禁不住地微微打了个寒战,随后他立刻咬紧了牙关,焦急地寻找起了白发少年的身影。

好在河水还算清澈,苗木很快发现他的位置,对方近乎半昏迷地漂浮着,脚部的位置缠了一圈水草,脸色已经苍白得隐约发青了。

糟糕了。

苗木游到他身边,心中溢满恐慌。

不可以让他出事。

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所以……抱歉了。

他的手指抚上少年毫无血色的脸颊,心里有了决意,毫不犹豫地低下了头,吻住了同样毫无血色的唇瓣。

……

中间内容:点我

在这种近乎于昏厥的极限状态中,狛枝感觉他的意识仿佛都中断了片刻,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脱离险境,被苗木带着浮出了水面。

清新的空气涌入肺腔,水珠从额头流到了眼睫,他闭了闭眼,许久才从劫后余生的恍惚感中脱离而出。

“干得漂亮啊,小伙子!”

“喂——!这样太危险了!你应该等大人过来!”

“落水者还清醒吗?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身体随着牵引的浮力一点一点朝着一个方向漂去,岸边的喧嚷声传入耳畔,狛枝听着耳边逐渐变得沉重疲惫的喘气声,微侧过头,目光描摹着少年俊秀的脸颊。

被希望之峰学园宣布无限期休学。不幸。

出国的飞机因航线上生成的飓风而取消。不幸。

搭乘的新干线路遇故障急停中途,流落到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不幸。

坐在桥边的时候被抢走行李。不幸。

扭伤脚,跌到河里。不幸。

被水底的水草缠住,无法脱身。不幸。

被这个人救了。幸运。

……

如此多的不幸事件发生在作为超高校级的幸运的自己身上?并且最终的结果只是在濒死之际被人所救而已?

唔——看来真是少见的不走运啊。

评论 ( 7 )
热度 ( 241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