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10)

Chapter 10

 

暂住的期限是有多长呢?

狛枝凪斗自伤愈以来,便一直苦恼着这个问题,苦恼着该用什么样的理由继续逗留……至少要拖延到希望之峰学园新学期才行,回到校园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小事,在学院里他也能借机获得更多与苗木诚相处的机会。

好在苗木诚似乎也忘记了这桩事,或者说是有着仁义器量的他宽容地默许了他这种人的无耻私欲?真是令人感激涕零啊……他为自己不必要去编造欺骗的借口而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他为自己对他曾考虑过的失敬想法而愧疚了整整三秒钟。

从本地的普通中学升学到世界知名的精英学园,狛枝凪斗对这种忽然从平庸的世界跳脱到光芒四射的辉煌层面的感受并不陌生。

他透过苗木诚的现在,看见了一年以前的自己。

充满了忐忑、顾虑、期待与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但与他这样只能使身边之人遭遇无穷无尽的灾厄的渣滓不一样的是,苗木诚有着相当美好的过去。

亲切的充满爱意的家庭,慈和的父母,可爱的妹妹,一帆风顺的校园生涯,关系良好的同学。

连本人都因为太过习惯了而从未注意到的,隐藏在普通人生活的遮蔽之下,由无数隐蔽而不起眼的幸运积攒而成的幸福。

在对于“运”这一领域有着堪称洞若观火的预知力的狛枝看来,却鲜明得如同寂夜里璀璨闪耀的星辉一般。

这样想来恐怕是十分冒犯而且没有自知之明的吧……就好像是看到了另一个得到了所有他向往的事物的自己。

亲人,朋友,幸运,幸福,所有的一切的好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希望。

 

日本的四月是樱花的四月,据载从江户时代就开始的赏樱传统时至今日也依旧在民间盛行。附近园景樱树正值芳菲,粉白锦簇,开得茂盛浓密,远处看去花雨纷飞,落英缤纷,恰是花见之期。

樱花瓣落在狛枝摊开的手掌,少年抬头望去,美丽的粉白花树盛放绚烂,樱如吹雪,目所及处俱是娇艳的花簇与飘扬半空的花瓣。

他的唇色比樱色更为淡薄,眉眼清微淡远,沉静远眺之时,一身疏离气息仿佛将与此世隔绝。

苗木诚觉得狛枝凪斗实在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抛开他柔和俊美的外表来看,他也是一个性格上十分随和温柔的人,处事可靠而且足够敏锐善于体贴他人,除了偶尔会表露出异于常人的一面。

“呐,苗木君。你觉得……什么是希望呢?”狛枝的目光不着边际,忽然无预兆地发出了询问。

“诶?突然问这种问题我也答不出来啊。希望这种没有固定意象的深奥词汇……”苗木闻言不禁皱起了脸,苦恼地思索起来,“是面对任何困境都不轻易言败的精神,坚信未来存在曙光……吧?”他不确定地说。

“哈哈,还真是乐观的想法呢。”狛枝笑起来。

“没办法啊。”苗木诚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像我这么平凡的人……恐怕只有积极向上这一项优点了吧。”

“不是这样的哦。”狛枝反驳道。

他的脸上浮现出严肃的神色来,非常认真,就像是对待一个必须慎重对待的人生命题那样慎重。

“想要冲破绝望的桎梏迎来希望的曙光,正是需要苗木君所拥有的积极向上这样的高洁而宝贵的品质啊。怎么足以用简单的‘优点’二字概括呢?”

嗯……真是古怪得让人不知从何吐槽反而显得无懈可击的观点呢。

手指被狛枝握住,掌心温热,苗木抬起头,狛枝凪斗正看着他,灰绿色眼眸柔软得不可思议,一贯温雅的笑容朦胧中忽可窥见几许寂寥错落。

“和我这样的人完全不一样。”

倏然窒息。

世界崩塌,随着意识的陷落,漆黑的沉重的丝线从对方的话语延伸而来,将情绪紧紧束缚,让人无可逃离,束手待毙。

苗木诚睁开眼的时候,睡梦中一直无意识紧绷的神经忽然松懈下来。

因为终于从无从言明的混乱状态中挣脱出来的缘故,他的意识还不是十分清明,视线茫然地目视前方了足有数分钟,才慢慢回过神来。

苗木侧过头,伸手拨开床边的窗帘,明月高高悬挂夜空,窗外树木的枝叶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这种失控的诡异梦境纠缠他了许多夜晚,不知名的对象,无逻辑的荒诞行为,一度使苗木诚心慌意乱,然而就在他渐渐习惯的时候,它又像是出现的时候一般毫无预兆地消失不见。

……直到与狛枝凪斗相遇。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种素昧平生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很难追溯缘由,就好像一直接触的人以另一种面目出现在他的眼前,勉强平静下来的心湖又胡乱地涌动起来。

他竟然在回忆,反反复复地追溯曾经沉溺的梦境,以狛枝凪斗充当梦境主人的形式不断重现。

他抬手捂住脸颊,冰凉的指尖浸染了皮肤传来的热度,良久,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真是着魔了。

用凉水洗了把脸,残留的倦意与顺着眼睫与脸颊滚落而下的水珠一起被抹去,冰冷的感觉持续刺激着神经末梢,他忽然想随便地走一走,悄无声息地扭开了房门,踩着棉质的软拖鞋慢慢走上楼道。

“苗木君?”

意料之外的声音吓得褐发少年的背影略略一僵,他顿了一下,仿佛在顾虑着什么一般,没有立即做出回应。

于是狛枝凪斗很耐心地又唤了一声。

“苗木君。”

这回变成肯定的语气了。

某种难与人言的自欺欺人就这么轻易地被打破了,简直如同梦境具现成现实,徜徉在脑海中的声音无预兆地在耳边响起。苗木诚回过身时眼中还残留着几分闪躲的错愕,心虚的模样不要更明显。

狛枝凪斗斜斜地靠站在客房卧室的门边,他看似对春深还寒的气候毫不顾虑,睡衣松垮地套在身上,衣襟打开了几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优美的颈项,白皙的肌肤在月光的辉映下泛着白玉般莹润的光,灰绿眼眸微微漫出温柔笑意。

“狛枝……前辈。”

他有些迟疑地唤道。

“嗯。”得到了果断又轻快的回应,充满了令人安心的气息,随即关切地问,“都已经这个时间了,苗木君睡不着吗?”

“嘛……有一点。”

“其实是睡着了,然后做噩梦惊醒了吧?”他笃定地推测。

“诶?”苗木惊吓地瞪圆了眼,“狛枝前辈怎么知道我睡着过?”

白发少年无辜地眨了眨眼,忽然走近了几步,抚上他的脸颊,手指撩起他颊边的碎发。

“湿的。”对方唇角一勾,指尖轻捻湿濡的发丝,扬起眉梢,“而且很凉,是刚洗过脸吧。而且苗木君的头发有些乱呢,怎么看都是刚睡醒的状态,刚睡醒就用洗冷水的方式让自己醒来……恐怕,是梦见了什么不想面对的场景?”

倏然亲密的举动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极尽,在这样的位置下,苗木诚甚至能看得清狛枝脸颊上细小的绒毛,也能感觉到他手指的每一丝动作。

相对的,他那双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眸也一定将自己的每一丝神情的变化收入眼底了吧。

“……”

苗木沉默须臾,有些别扭地移开了与狛枝对视的视线。

“你说的不对。”

移开目光是掩饰内心的表现,避免对视是拒绝交流的潜台词。

“嗯?”

狛枝的嘴角下垂了些许,眸色渐渐幽深,但他依旧很有耐心地、温和地收拢了手指,以完全不会令人感到疼痛的力道稳稳按住他的肩头。

越来越近的距离,越来越强烈的压迫感……伴随身高差带来的气势上的差距,在狛枝低下头来,月光将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住自己周身的时候,一举攀升顶点。

苗木诚感到了窘迫,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脊背抵在墙上,原本贴在脸颊的手掌在他避让时滑开了,但对方很快也追前了一步,单手撑住墙壁,俯首注视下来的时候眸色敛去了波光柔软的笑影,一时晦暗肃穆得令人心怵。

“苗木君,你说是哪里不对呢?”他低声呢喃。

苗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狛枝的表情变化。

他的眼前是狛枝敞开的衣襟,再向上是微微冒尖的喉结,随着对方发出了含糊不清的疑问声音,那个位置随着胸腔的起伏颤动不已,清朗的声线不经意显出一丝惑人的气息,他莫名地感到口干舌燥,心脏咚咚直跳,整个人都懵住了。

“我……”他艰涩地开口,声音忽然沙哑得不成样子,低垂下眼,“我不觉得,那是噩梦。”

虽然的确是梦见了……但那不是因为恐惧,而是觉得难为情才对。

尤其是,梦境的主人公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评论 ( 11 )
热度 ( 16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