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王柔]爱丽丝梦游……?

之前的写手挑战100热清水短篇,cp是 @僵僵僵,锵锵锵 提的王杰希x唐柔,当然感情戏无能星人只好装作自己在专注脑洞剧情的样子放飞自我了qwq,不太擅长都市青年剧情所以搞了个伪穿越的玛丽苏paro,简单来说就是全职的全职paro


唐柔醒来的时间,是夜晚。

触目所及的是纹绣繁复得有些夸张的幔帐,她怀中揽着一只萨摩耶犬,皮毛如雪般洁白,身下垫着温暖的兽皮,锦被如云朵般柔软,一切都梦幻得那么不真实。

双腿从床榻边缘滑到地上,立刻走出一位穿着女仆服饰的少女无声息地跪坐在她的脚边,用她的双手小心翼翼地为她穿上精致的鞋子,长长的鲜红绑带从小腿交叉缠绕到膝部,在两侧的位置系上漂亮的蝴蝶结。

唐柔这时候才发现,不止是周身所处的环境华丽得非同一般,连自己的衣着,冷艳而不失俏皮的黑色吊带小礼裙,打扮,水嫩青葱的十指做了美甲,手腕上的珠链烨烨闪光,连脚踝处都扣了一个缀着铃铛的银环,仪态,她似乎非常自然地享受着别人的服务,宛若身体的本能一般,在女仆接近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地调整好了最能让自己舒适的姿势,手指漫不经心地梳理着萨摩耶柔顺的细毛,姿态娇慵。

“……”

有种异样的不协调感,就像是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一样,浑身上下206个骨骼、数也数不尽的神经与细胞纷纷传达出了古怪的错位讯息,哪里有什么不太对,一定有什么搞错了的地方,眼前的景象与她的一贯认知相驳,一时间简直吵得唐柔的脑袋都发痛了起来。

“大小姐,请问您是打算依照先前的计划,今晚就动身前往那个地方吗?”

冷静而不失恭谨的问询声在耳边微上方的位置响起,沉稳的语调带有一丝清冷的气息,唐柔下意识地抬起了眼,然后,几乎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错愕瞪眼:

“……邱非?”

“是。”

眼前出现的人,确实是唐柔记忆中曾有过几面之缘的少年,曾经也是叶修一手教出来的战法玩家,带领着嘉世重返职业赛场的新人队长。

此刻他安静地侍立在自己身旁,西裤笔挺,白衬衫扣到上方第二个的位置,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颈与精致锁骨,银灰色的无袖V领羊毛衫将他的身姿勾勒得修长挺拔,侧脸被朦胧的灯光照亮,更显眉目冷漠肃淡。

“你说……今晚,就动身?”她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去哪里?”

女仆在邱非的眼神示意下扶着唐柔起身,萨摩耶乖巧地顺着她的膝边落到地上,年轻的管家听了她的问话,仿佛不经意地抬眼看了她一瞬,唐柔几乎被他那能洞察人心的透彻眸光看得慌乱起来,邱非很快垂下眼,语气平缓道:“难道大小姐改主意了吗?先前您不是期待了很久,决定在这个九月参加那个一年一度的盛会……有许多位高权重的先生盼望着能在那时与您会面,您的父亲也是如此希望的。”

云里雾里,但听起来好像是挺重要的样子。本因为莫名其妙的展开一场夜间旅行而心里打退堂鼓的唐柔顿时说不出不去的字眼。

“哦,那好吧。”她瞥了眼低眉顺眼的邱非,默默斟酌了三秒,谨慎地说,“对了,我记不太清地址了,目的地是叫——什么城市来着?”

“您不记得了吗?”邱非的语气是意外地上扬的,但表情却仍是十分平淡,只把她的问话当作是大小姐表示轻视态度的一种手段而已,“那场举世瞩目的盛会所在的地方,也就是——”

“砰——!”

房门砸到墙壁,巨大的开门声盖过了邱非的声音。

“大小姐!听说我们就要出发了是吗?”清亮的声线比主人更快闯入唐柔的感知,透着一股活泼的灵动气息,“呜哇,好期待呀!马上就能参加那场传说中的拍卖会了!”

“喂,瀚文,你跑慢点啊,我都要追不上你了。”另一个少年的声音从更后方的位置飘来,更为温柔和缓一些,充满着无奈与纵容的意味,“大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请您原谅这个鲁莽的家伙吧,因为他实在是对接下来的行程太过期待了。”

向管家先生探查情报的计划被意外中断的郁闷心情还未升起,立刻就被新的好奇心所遮盖了。

略显刺目的光线照进昏暗的屋内,唐柔微微眯了眯眼,白色的光芒中走出了两名少年,较矮的戴着个蓝色的鸭舌帽,猫一般的吊梢眼,眸光灵动狡黠,高一些的站在他身后,手上举着红茶托盘,气质柔和可亲。

卢瀚文,乔一帆。

眼前的组合,就像是杰瑞(猫和老鼠)与小叮当(哆啦A梦)手牵手出现一样,两边都是认识的人物,但就是哪里不太对劲吧?他们怎么会一起出现呢?

错把唐柔古怪的脸色当成对两人的不满,身后的女仆们小声嘀咕起来。

“果然是不知道哪个乡下来的人,就是没教养。”

“年纪这么小,看起来就不靠谱。”

“要不是看在他们与邱非先生同期通过了‘那场考试’,而且还多少能做点打杂工作的份上,就算是邱非先生的引荐,大小姐恐怕也不会答应由他们参与拍卖会期间的保镖工作吧。”

“说白了,就是混履历而已吧,谁叫我们大小姐是公众知名的大人物呢?”

“大小姐真是心善呢。”

邱非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没有出声。

“你们闭嘴。”唐柔语气冷淡起来,忍不住揉了揉跳动的额角,越说越过分了,她受不了这种用贬低别人的方式的阿谀奉承,歉意地看了面露尴尬的乔一帆一眼,“抱歉,冒犯了。”

“没有没有。”乔一帆有些紧张地摆手。

“没关系的唐姐姐,不用道歉。”卢瀚文活泼地眨了眨眼,“我不会介意的哦。”

“为什么你们那么期待拍卖会?”唐柔好奇地问。

这种活动她以前也跟父亲出席过,慈善晚宴或是妈港的珍宝拍卖之类的,没感觉出有什么趣味。

“因为一帆有想要的东西啊。”卢瀚文笑,“唐姐姐要是感兴趣拍下来的话就好了,到时候就能找你借用一下。”

“卢瀚文!”乔一帆额角冒汗了。

“是什么?”唐柔问。

“Glory Continent(荣耀大陆),是市面上已经绝版的一款梦幻游戏哦。”卢瀚文兴致勃勃道,“据说是由叶秋牵头制作的,传闻中这款游戏能够提高玩家的能力,而且通关者可以获得特别的游戏奖品!”

“你是说叶秋?!”唐柔嘴角微抽。

似乎被这个话题牵动了思绪,邱非眼神微动,表情不受控制发生了变化的那一刻正巧撞上唐柔若有所思飘来的视线,他心里一凛,不做声地敛下眸光。

有种预感,这个人很可能也是因为GC游戏才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唐柔暗道。毕竟他与叶修的关系……

“对啊对啊!”卢瀚文还激动地握起拳挥了挥,“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呢!听起来比什么住在山里成天计划着挑战谁刺杀谁的话唠杀手帅气多了吧?”

虽然你的形容词又多又莫名其妙,但只要加上了话唠这个关键词,就真的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某个人呢……她黑线。

“说得好像你自己不是做杀手的一样……”乔一帆极小声地吐槽了一句。

不管怎样,荣耀大陆这个游戏听起来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和她记忆中的游戏荣耀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东西吧?

唐柔干咳了一声:“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预算足够的话我就拍下来好了。”

“万岁!”卢瀚文欢呼。

 

旅程的交通工具让唐柔稍稍感到了些许的不适应,并非是飞机而是一种名为飞艇的运输工具,物如其名,整个形状宛如水中行进的船艇一般,椭圆形的交通工具有着巨大落地玻璃可做为观景台一览下方城市的全景。

唐柔这下理解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先前为何要坚持夜晚出行了。如果是白天,天空的光芒足以将一切风景吞噬殆尽。选择白天躲在室内里还不如晚上四处逛逛看夜色来的惬意舒适。

充分了解身为自己的管家兼保镖队长的邱非是一个多不好糊弄的一个人,唐柔不得不绞尽脑汁支开了他与卢乔三人,他们似乎也有什么话题打算讨论,离开以后就一起往别处去巡逻了。她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精神稍稍松懈了一些。

经过一系列的打听和情报收集,她知道了主持这次盛会的是暗世界泰斗冯老,拍卖会上将要拍卖一款由传说中的宝藏猎人叶修牵头开发的梦幻游戏Glory Continent,另外还有无数稀世罕有的传奇珍宝。据说流星街出身某一极恶旅团对此虎视眈眈,因此冯老还重金聘请了杀手家族的黄少天随行护卫,很多重量级的参会者也为此增加了安保部署,就比如说她自己的身边也有一位名为邱非的优秀猎人担任护卫,最近又新来了卢瀚文与乔一帆两人……

对了,忘记解说情报中一个频繁出现的关键词了。

猎人,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也拥有着最特殊地位的一个职业,相传在千万人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个符合资质的存在,唯有天生拥有才能并能将其活用,具备远超凡人的超一流素质的强者才能够成为猎人。

最优秀的猎人占据着这个世界金字塔顶端的位置,权利、财富、人脉,全都唾手可得,享有数也数不清的特权,是最危险的特权阶级,也是顶级大佬们疯狂招揽的对象。

越来越强烈的即视感,唐柔冥思苦想。

 

到达目的地已是天色熹微,据女仆说她期待了拍卖会许久,早早就倒好了身体的生物钟,唐柔一晚上都不觉困倦,待到走下了飞艇,淡色晨光沐浴周身的时候,睡意如潮水般席卷了全身。

她打了个呵欠,也没心思去关注神采奕奕的卢瀚文等人,抵达下榻的酒店就自顾补眠去了。

 

次日下午五点,唐柔醒来。

这一回被女仆们团团围住打扮的时候,她已经不会太感到惊讶了。平静地用手拨弄了一下鬓边紫水晶的发饰,唐柔转过身,目光落在无声息走进屋内的邱非身上。

“我要出门。”

接下来本来是约定了与某位黑道家族的大佬会面的,但这一回邱非没有试图用劝谏改变她的决定,而是冷静地点了点头:“我会通知唐先生的。”

唐柔有些意外。

她的自由和权限可不像是仅仅一名普通的豪门千金,换句话说,似乎别人对她的宽容程度高过头了。

 

不愧是历年来被选中承办这场世界级拍卖会的城市,尚未入夜,纸醉金迷的的氛围却已悄然飘来。

街上行人不多,或是衣装考究的男士,或是不修边幅的浪人,但哪怕是全然没有城市巡警的地方,微妙而紧绷的空气总维持着一种平衡,识时务的人都不会打算在拍卖会之前闹事,尤其是在暗世界的大佬们早已联名放下狠话的前提下。

“重量级的拍品都将在晚上八点欧诺拉场馆的那场主拍卖会里亮相,当然大小姐您一直想要的由戴妍琦小姐亲手设计的晚礼裙也包括在内。现在的话,在附近也有几个预热性质的小型拍卖会,说不定也能碰见合心意的拍品,大小姐有兴趣吗?”

邱非恪守礼仪地错身半步跟在她的身后,见她走在街上有些无聊的模样,出声问道。

唐柔对拍卖会没什么兴趣,摇了摇头:“还有不到两小时就要开始了吧?我们先去场馆吃个早饭。”

没有对“早饭”这个说法发表什么异议,他点头,旋即道:“大小姐,您现在的方向是错误的,应该向右转才是欧诺拉的方向。”

唐柔默默地转了个身。

“真奇怪啊。”邱非冷不丁地说,“唐氏家族实力雄厚,据说每年都有参加拍卖会的您怎么表现出一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模样呢?对街上的一切表现出明显的好奇心就不说了,连最重要的拍卖会场的位置都不知道……这可说不过去。”

“……”

脚步未停,可怕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你说得对。”良久,唐柔笑了笑,挑起了一边眉梢,“人都有自己秘密,你应该也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吧?如果我没有猜错,大概你还需要我搭把手,所以你现在还留在这里。”而不是和卢瀚文与乔一帆一样,到这座城市后可能发现了什么机会,自她醒来就不见人影了。

她的父亲为她雇佣了很多猎人保镖,少了那么一两个倒也不算大事,睁只眼闭只眼地放任邱非给两人安排了个最外围巡逻的差事,随他们自由行动。

“您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如果此行出了什么意外,唐先生怪罪下来,我们会很难做罢了。”似乎被触及到了什么令他警惕的话题,邱非的回答变得冷漠而不留情面,“请放心,我只是接受雇佣负责在这段期间保护您的人身安全而已,之前的问题只是确认一下您是否还是我所知的那位‘唐柔’大小姐,并无意去窥探您的‘秘密’。”这话就带了点讽刺的意味。

两不相干,互不干涉……对吧?

“我就是唐柔。”唐柔说。

她可不算说谎。

 

一路相安无事到了场馆,四处俱是衣香鬓影、名流绅士,拍卖会的主会场及等候的自助酒席都在地下,唐柔得体地拒绝了门口侍者的引路,同邱非一行四处闲逛。

她的容貌在上层阶级的人群中有一定的辨识度,一路走来邱非已经察觉到不少人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停留在他们周围。他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向隐藏在暗中的护卫示意,回头说道:“大小姐,您恐怕也饿了吧,不如我们先……”

他的眼眸忽然睁大,瞳孔骤缩。

眼前的景象如流水般泛起涟漪,唐柔的身影出现在水面的另一侧,水波揉皱了她的裙角,自顾离去的身影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模糊。

糟糕,中计了!

周身的环境越来越暗,变成了一片漆黑的色泽,千种刀万把剑浮现于虚空,冰冷剑气锋利得能够割伤肌肤。

“看来那位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嘛。”

敌人的声音穿透了黑暗,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冷嘲。

“连什么时候落入幻境了都不知道……就算在这里被我杀死,应该也不奇怪吧。”

缓缓走出的青年抬手握住身后的剑柄,雪亮剑光照亮了他的容颜,凛冽的眉眼间流露出残酷的笑意。

“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这样面对面吧,初次见面,该怎么自我介绍呢?……啊,算了,太麻烦,还是直接说永别好了。”他笑了笑,“不知道我们短暂的相遇能持续几秒呢?说不定有望刷新我的最快记录。”

“微草的刘小别。”

邱非用漠然的语气道出那个极恶集团的成员名字,眸光微冷,对方显然来者不善,意图轻易从刘小别此处脱身的希望几近渺茫,对自己大意而产生的自责情绪都来不及产生,他的思维转动有如电光石火,几乎立刻就决定了战斗,手臂抬起,手指朝下,橙红的火焰在他虚握成拳的一刻拉长汇聚成一柄长矛。

“多说无益,你要战便战。”

 

唐柔发现自己和邱非走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人群中已经找不到那位清俊少年的身影。

奇怪了,这个人不像是会一言不发地把人丢下就走的人啊。

她苦恼地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舒展开来,异常表现就代表着有要事发生,她知道自己附近的暗处也有派人保护,除非是真的出现了什么能力可怕的人物,自己出意外的可能性很低。

在这种明知道对方很忙的时候唐柔也不打算给人添什么麻烦,在这个有猎人存在的世界里,危险程度远比她所习惯的世界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就在她准备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的时候,走神的她撞上了转角出现的人。

“不好意思。”对方立刻道歉,“有撞到哪里吗?”

“没有。”唐柔退了一步,抬起头,青年的容貌映入眼帘,她吓了一跳,“王杰希?”

注意到他的脸上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目光专注地凝注在她的身上,唐柔忽然心虚:“我叫错名字了?”

毕竟是异世界,不一定全部都会与她记忆中的人物重合……吧?

“不。”对方飞快地否认道,“唐柔小姐您没有说错,我只是有些意外您会认得我。”

他的眼神漆黑,周围的空气不知为何变得有些冰冷,唐柔克制着自己想要捂住汗毛起立的后颈的冲动,掩饰地干笑了一声:“因为您很有非常有名,我久仰已久。”

既然联盟的新人邱非、卢瀚文、乔一帆都是猎人,戴妍琦是世界知名的服装设计师,黄少天是杀手家族的王牌杀手,叶修还是传说中的宝藏猎人,那么眼前这位微草队长也是什么享誉世界的大人物的可能性也非常大了。她这样的解释应该没有漏洞吧?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挑眉,他近乎审视地凝视了她片刻,唇角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原来如此。”他面不改色道,抬起手对她作出一个邀请的手势,“既然如此,那我能有幸邀请您共进午餐吗?说实话,我也对唐小姐闻名许久了。”

“非常乐意。”唐柔笑了笑。

 

西餐厅的灯光晕黄,萨克斯的调子悠扬地回荡在耳畔,营造出令人舒适的用餐氛围。

“真是令人意外。”

年轻的男人无预兆地开口,他把白衬衫挽到手肘的位置,姿态优雅地切割盘中煎得香嫩的小羊排,暖光落在低垂的眼睫,他将自己一贯的疏离冷淡掩饰得很好,修长手指搭在餐刀上,流畅的轮廓将他的指尖与骨节勾勒得优美动人。

“嗯?”唐柔抬头。

王杰希翕动薄唇,意味深长地说出了的一句话。

“在初次见面就知道了我的身份的人中,唐小姐是表现得最冷静的。”

冷静得就仿佛出现在她眼前的只是一名普通人罢了,冷静得她仿佛不是一名普通的豪门大小姐一般。

寻常的普通人,会在面对危险分子的时候如此泰然自若吗?

“是吗?”唐柔不以为意,只当这个世界的人比她那个世界的魔术师粉丝表现得更夸张了吧,就像是乔一帆在这个世界也依旧憧憬叶修的那个模样似的。

对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的神色,从眼角眉梢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熟稔态度令他困惑又好奇。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在今日之前,他很清楚地确信自己从未见过眼前的女子,而且虽然他从未刻意掩盖过自己的容貌身份,但作为被列入SSS级别通缉的极恶集团首脑的他的情报……怎么也不可能广泛流传到唐氏家族的独女都知之甚详的地步吧?

除非她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或者是……

“莫非,唐小姐曾经预见过我的出现吗?”他思忖了片刻,又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意外听过一些人提及了您的特别,好像是说……您拥有预言未来的能力?”

“是……”

说起这个唐柔就忍不住黑线,预知未来什么的,这种能力听起来就很bug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拥有的奇怪能力,听起来就像是作弊一样。”她听女仆说,似乎从成年以后的某一天就莫名其妙的忽然变成这样了,因此很多人都想请她帮自己预言一下未来的情况,尤其是越位高权重的人越是重视她的存在。

“其实要我觉得,这种bug哪天忽然消失不见了也不奇怪。”她开玩笑地说。

王杰希的动作顿了一下。

“是吗?”他的指尖放在唇上若有所思地摩挲,“很难想象唐小姐这样的人会有这样消极的想法,您看起来非常乐观自信。”

“预言什么的……我更相信人定胜天。”唐柔耸肩,“比起我来,我觉得这种能力更适合你呢。”她想起了叶修的吐槽,说王杰希这人还能看相,一看就是神神道道能当神棍的料。

这话是试探?还是别的?

……已经看透了我的能力了吗?知道我想要夺取你的预言能力了吗?真是毫无抵抗意味的发言啊,是在谋图什么吗?

他的眼神变得幽深危险,沉默须臾,警惕的意识渐渐紧绷,对她的兴趣不降反升。

“您说得我都对这个能力感兴趣起来了。”他的态度滴水不漏毫无破绽,放下刀叉,十指交叉,慢条斯理的动作透露出贵族般的优雅自持,“我是否能有殊荣一览为快?”

唐柔想这也不是什么让人为难的请求。

心神一动,整个人像是意识断片了一瞬,待到她回过神的时候,王杰希的手中握着一张纸笺,看着上面的文字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注意到唐柔的视线:“要看吗?”

“不了。”她没什么兴趣。

“果然是很用的能力……”王杰希喃喃自语着,忽然抬头,“不知道唐小姐对微草有没有兴趣呢?”

又是挖角?唐柔想也不想地拒绝了:“没有。”她对兴欣还是很满意的。

对方极为惋惜地叹了口气。

 

抛开这些总有某些地方语意模糊的对话之外,唐柔感觉,两边世界的王杰希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一模一样的冷静自持,举手投足间透漏出良好家教的优雅,礼貌而克制,恰到好处的距离感,言谈话语总能给人一种奇异的可被信任的感觉,偶尔也有猫一般变幻莫测让人难以预料的一面。

总体来说,气场十足。

她觉得,自己是很欣赏他的。

 

餐后距离拍卖会开场还有一点时间,王杰希邀请唐柔一起到观景台看风景。她想到还不知所踪的邱非,犹豫了一瞬,还是拒绝了:“我要等个人,刚刚我们走丢了,他一直没找过来,我有点不放心。”

“小孩子?”对方问。

“保镖。”唐柔抽了抽嘴角。

“那这有什么可担心的?”王杰希反问,“又不是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小孩子,不至于连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无法保障吧。”

她无法反驳。

“在这里留个留言就可以了。”他说,“之后他如果找过来,看到讯息就知道你的位置。”

唐柔思忖了一下,对熟人的信任还是占据了上风,她点了点头。

 

意外就发生于两人独处的不久之后。

空气寂静,大厅的灯光先是出现了接触不良的频闪,然后,不远的走廊转角处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

说不清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意识到的时候,剑光惊鸿一闪,王杰希一揽她的腰肢,身体突兀悬空,骤然转换的视角使她看清了翩然落地的杀手。

“哟,反应速度不赖嘛。”黄少天懒洋洋地蹲在地上,手中提着一把冰蓝色的长剑,抬头看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王杰希,不爽咂舌,“啧,微草头子不去做你的本职工作改行撩妹了吗?真松懈啊真松懈啊,破绽全都露出来了!”他对着唐柔吹了声口哨,“不好意思啊,妹子,换个男朋友吧。因为这个男人,他没有未来了哦。”

被王杰希半揽在身侧的唐柔很缓慢地眨了眨眼,低头看向脚底踩着的浮空扫帚,自己正飞起来的不真实感让她整个人都有点恍惚。

蓝、蓝雨和微草的深仇大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吗?

“是冯宪君向你们买我的命?”王杰希淡淡地问。

黄少天嘿嘿一笑:“说不定是因为我早看你不顺眼了呢?”

扫帚上的青年冷笑了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本魔法手札一样的厚重书籍。

 

超自然的玄幻对决在唐柔的眼前上演。

王杰希与黄少天针锋相对——他们对彼此不分上下的实力早就心知肚明,然而此时他的身边还有个累赘,不可避免地就落了下风,几乎被黄少天步步紧逼到了绝境。

他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唐柔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只是,让她眼睁睁地看着熟悉的人在自己的眼前被另一个熟人杀掉,她完全无法接受。

如果她也有战斗的能力就好了。唐柔不可避免地如此想道。

预言什么的根本不适合她这种人,她所向往的……应该是向这群人一样,拥有着一往无前的能力才对啊!

“锵——!”

金铁交击的声音震耳发聩。

赤红的长矛,流炎灼烧,与逸散出冰冷寒气的长剑毫无花巧地碰撞在一起。

“不赖啊。”黄少天稍稍睁大了眼,旋即饶有趣味地挑起唇角,“够带劲啊小妞,这下子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嘀、嘀嘀、嘀嘀嘀——”

唐柔是被闹钟的声音吵起来的。

她头痛欲裂,闭着眼朝床头的位置摸索了片刻,关掉了闹铃。

被窝缓缓地挪动起来,两只细长的手臂伸了出来,良久,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开手机。

屏保解锁以后出现的是昨晚熬夜看的猎人漫画,剧情正进展到妮翁被库洛洛夺去了预言能力以后,被十老头雇佣的揍敌客杀手与库洛洛交战的情节。

之前好像不知不觉就看到睡着了,结果把漫画的剧情变成梦了吗?

她眨了眨眼,手指滑动页面,翻到下一幕的剧情。

被库洛洛雇佣的另外几位揍敌客家族的人杀死了十老头,于是他那边的杀手失去了雇主,委托解除。

看来没事啊,唐柔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旋即自己微微一愣。

奇怪了,她喜欢的明明是主角一方的阵营,怎么会为反派的生死而揪心呢?

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唉,莫名其妙的梦。”


评论 ( 6 )
热度 ( 6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