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17)

Chapter 17

 

“希望之峰学园第77期学生狛枝凪斗与接下来的第78期学生苗木诚……是吗?”

“是。”

冷冰冰的审视视线收了回去,连跟在后方的守卫人员也减弱了针对的敌意,苗木诚有些意外地抬起眼,绿发的男人颊边抽动了两下,勉强露出了一点客气的神情。

“原来如此,如果是那所学校的学生的话,的确是非同一般的……不知两位的才能是?”

“不值一提的才能而已。”狛枝上前一步牵起苗木的手,轻轻笑道,“我们是超高校级的幸运,侥幸在遇到这次危机的时候化险为夷……能发挥的作用也就仅此而已。很荣幸能为塔和集团的大小姐献上微薄之力。”

“幸运,原来如此啊。”对方眼中隐约戒备与顾虑减退了,显然是知道那所学园中“幸运”的选拔条件,他是不相信什么幸运的,这种时有时无、碰运气一样的抽奖能力听起来就可笑不已,向他这种人能相信的只有板上钉钉的实力,唯有强者能获得他的尊重,他的口吻变得漫不经心,“就算这样,也非常感谢你们这一路对最中的照顾,塔和集团会给予两位丰厚的报酬。”

能说出这番话,还得归功于他对那所精英荟萃的传奇学园怀抱的敬意与尊重。

塔和集团。

这个特殊的名词牵动了苗木的记忆,是仅次于他今年同期入学的那位超高校级贵公子背后的十神家族的世界级超级财阀,其触角延伸各行各业,尤其在军工、量子通信、全自动设备等高科技开发领域独占鳌头,其创始人与核心家族就是以塔和为姓。

塔和最中(Monaka),就是他们眼前这位女孩的全名。

闻名世界的塔和集团在这种大洋孤岛中设立工厂,怎么看都不像是在研究生产正规用途的东西……苗木诚眉头微蹙,疑窦丛生,但他不动声色环视了一圈,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却之不恭。”狛枝无所谓地笑着,看起来毫不在乎对方表露出来的轻视态度。

 

他们在塔和的守卫的跟随下进入了这个孤岛中的秘密工厂。一路上来来往往的机器人自发地避开走动的几人,苗木诚有些紧张地控制自己的视线不去到处乱晃,狛枝倒是相当好奇地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那个男人亲自把塔和最中抱到一辆崭新的轮椅上,推着女孩前进,闻声不耐地瞥了他一眼,看着他是希望之峰学生的份上倒是简略地回应了几句。

 

希望之峰……这所学校,原来是具有这么大的力量的吗?

“那是当然的了。”

听到了他的疑问,狛枝想也不想地笑答。

“汇聚了全世界最有才能的高中生人才,只要进入这所学校就算是人生已经成功了一半,希望之峰的历届毕业生可是一直活跃于各领域的最顶端阶层的,不说是自身的能力,光是掌握的人脉力量就足够得到尊重——普通人都会这样认为的哦。”

因为不被允许四处走动,他和狛枝都待在房间里,然后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这样啊,听起来好厉害。”苗木诚感叹。

只是,狛枝凪斗的话语总给他一种奇异的违和感。他心里有些奇怪。如果要形容的话,应该像是小说里的旁观者视角,充满了置身事外的游离感。

“苗木君不必谦虚哦。”狛枝笑眯眯地握住他的双手,修长的十指牢牢包拢住他的手,“你可是拥有着比我厉害得多的超高校级幸运哦,我能感觉到的,才能在闪闪发光,引发出耀然生辉的希望……啊——”他轻叹,“真是美好。”

“才、才没有那么夸张!”窘迫的心情瞬间挤走了他心里的纠结,苗木诚被夸得耳根滚烫,连连摆手,“狛枝前辈唔——”

他无措地瞪圆了眼,眼前只能看见狛枝凑近前的俊美面庞与阖眸微颤的纤长眼睫,剩下的话语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吞了个干净。

空气安静了片刻,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出手,攥住狛枝衣襟。

 

不受欢迎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在塔和的基底休整了一夜之后,他们两人就被客气地请上了他们准备的直升机。

他们临走的时候,由女仆推着轮椅的塔和最中前来送别。

小女孩穿着精致的裙子,肌肤白皙如雪,唇色红若樱瓣,红色的发带在短发间扎了一个蝴蝶结,打扮得如同人偶一般漂亮,双手规矩地搭在膝上。

“真遗憾这么快就要与苗木哥哥和狛枝哥哥告别了。”她看起来很不舍,惹人爱怜地仰起头瞧着他们,但不需要人安慰,很快就弯起眼笑起来,“不过不用担心哦,莫娜卡觉得我们还会有再相见的时候的。”

还会有……再相见的时候?

苗木是一头雾水地被狛枝牵上了直升机的,一直到岛屿化成镶嵌于蔚蓝海洋中的一颗翠绿的宝石,塔和最中那副略显高深莫测的可爱笑脸依旧残留在他的思绪中。

果然……还是有什么不太正常的地方吧?有关塔和集团的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不过,牵扯到这种世界级的大财阀,其实他就连让对方感到威胁都做不到吧?所以才这么简单地就放人离开了,根本就是蔑视嘛。

苗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翌日他们就到达了原本行程规划的目的地,比原计划要耽搁了两天,然而旅行公司已经被惊喜砸昏了头脑。太好了,不必承担高额的赔偿金了,苗木诚猜测他们的表情是这个意思,那种劫后余生的欣喜意味比遇难的自己和狛枝两名当事人还要真挚得多,他心里也随之一松,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太好了呢,我们还活着。”

狛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是一贯低哑中透着三分笑意的散漫语调。他闻声抬头,白发少年已经站直了身体,双手揣进风衣口袋,神态是一贯的漫不经心。

“……通报平安的简讯已经穿回国内了,两位不需要担心,请尽情享受这次的旅行吧!”旅社的负责人如是说道。

“啊,那就拜托你们了。”狛枝摆手。

奇怪的感觉又来了,苗木诚被狛枝一路牵着走,总觉得自己隐约似乎察觉了什么,歪着头陷入了思索。路上走到一半,狛枝回头看他,被他可爱的表情逗笑。

“怎么了吗?”

“唔——”苗木单手托住下颌,标准的沉思的姿势,抬起眼,“狛枝前辈好像一直都很冷静啊。”

“嗯,是吗?”狛枝笑。

“总感觉……你像是一点也不意外,遇难的时候也是,得救的时候也是。”他像是很难形象地描绘自己心里的想法,皱起脸困扰状,“也不是说觉得狛枝前辈会预言啦,就是有点奇怪,嗯……就好像是旁观者一样呢,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狛枝前辈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置身之外的局外人。”

冷静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对待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故,因为旁观,所以自有一种事不关己的轻佻态度。焦虑、慌张、恐惧、紧张……这些情绪统统没有,就像在观看一出跌宕起伏的戏剧,只是怀着某种淡淡的期待等候着接下来的转机来临。

不是质问,少年漂亮的灰绿色眼眸凝视着他,三分忐忑三分试探,水汪汪的如同什么小动物一般,是很关切的神情。

“……这样啊,原来苗木君是这样认为的啊。”

白发少年这样说着的时候,苗木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上是否出现了生气的神色,狛枝察觉到了,他眼中笑意加深。

“如果容许我厚颜无耻地将苗木君这句话当作是对我这种人的关心的话……”

“就是关心啊!”他害怕被误会,急切地承认。

“噗!哈哈……”狛枝忍不住笑起来,见苗木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怜了,不由干咳一声,勉强别过脸掩住唇,“嗯,那我真是太开心了。”

“?”

“所以说——”他慢吞吞拉长声调。

“所以说?”

糟糕了,这种可爱程度已经犯规了吧?

咕噜咕噜的,愉悦的情绪简直要满溢出来了,苗木诚还焦虑地等着坏心卖关子的某人给他一个答案,不意忽然被对方抱了个满怀,双手环绕住了腰肢,他无措地抬高双手,一头问号地被狛枝像是对待珍宝一样死搂着不肯撒手。

“放心吧,不用担心。”狛枝说,“只是这种程度而已,还远远不到能让我绝望的地步……我是不会绝望的,因为啊,我一直在注视着希望啊。”

其实不太明白狛枝凪斗一直以来的某些言论,不过,这个就是“放心”的意思了吧?

苗木诚茫然地想道。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一直在想着,不能放弃希望,在那种孤立无援的状态下连自己也放弃自己的话,就才是真正的自取灭亡了吧。”他眉头舒展,轻吁一口气,旋后放松地笑起来,“现在我们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

 

就好像这一次荒诞不经的离奇事故把所有的霉运都消耗一空的一样,接下来的行程顺利无比,在外的时候一定是晴朗的好天气,当地紧俏限量的热门排队小吃一定恰好能有他们的一份,在外迷路的时候能够遇到好心人的顺风车,连景区里摊贩招揽游客惯用的抽奖活动都能被他们捞到十年一遇的超级大奖。

“现在我是相信真的有幸运这种能力了……”

狛枝凪斗听见了被工作人员喷了满头礼花的苗木诚如此喃喃自语,但笑不语。

“请问两位……是情侣吗?”

他闻声一愣,顺着声音回头看去,一名工作人员友善地对他们露出笑容,暧昧的视线落在他们牵起的手上。

“是……还是不是呢?”狛枝眨了眨眼,对应声抬头的苗木弯唇一笑,“我是深爱着苗木君的哦。”

“当、当然是了!”

真辛苦呢,看起来好像是个态度相当轻佻的恋人……工作人员若有所思地瞧了他们一眼,也不知道他注意到了什么,忽然一笑,拿起手中的相机。

“那么,请让我为你们拍一张照片吧。”

“好呀。”狛枝开心道。

“诶、诶诶等等我还没准备好——”

“咔嚓。”

 

回到日本的第二天,狛枝接到了来自希望之峰学园的开学通知书。

因塔和集团的保荐而取消了体育馆爆炸事件的休学处分,允许他重新回归希望之峰学园,以第77期超高校级幸运的身份继续本科学业。

评论 ( 6 )
热度 ( 13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