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18)

Chapter 18

 

私立希望之峰学园——

集结着各领域中的超一流高中生来加以培育的,政府公认的特权学园。

坐拥几百年历史,持续不断为各界输出优秀人才的具有优良传统的学园,肩负国家的未来,以培育“希望”为目标,其学生被视作是未来的希望。

甚至有传言说,从这座学园毕业的话,人生便已等于成功。

在这座仅以邀请制招收超高校级新生的学园中,其入学资格有两项:

第一,身为现役的高中生。

第二,具备各自领域中超一流的水准。

之所以在这里重新介绍这所在世界都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传奇学院,并非是出了什么差错的缘故。仅仅只是因为想要强调而已。

若实在是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这里是希望之峰学园。

改变了他和他的未来,一切命运的转折之地。

一切都在此结缘,在此变化,就是个参与者谁都无法逃脱的巨大漩涡,绝望滋长,希望发芽。

 

苗木诚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一张陌生的课桌上。

安静的空间仅听得见自己忽然站起时桌椅挪动造成的响声,木腿与地板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噪音,他被这声响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转头四顾,心脏无预兆地跳动飞快。

是教室,除他以外没有其他人在这里,十六张桌椅整整齐齐罗列分布,他自己所在的位置也在其中。黑板上空荡荡一片,没有任何板书遗留,讲课台也干净得像是许久没有人来讲过课了一般。窗户被厚重的铁板牢固焊死,屋内仅靠室内灯提供照明,苗木诚在这种寂静古怪的气氛中感到了一种令人难受的压抑感,他慢慢地转动眼珠,对这个陌生的课室一丝熟悉感也无。

“啊嘞?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身体有一种沉重疲惫的感觉,与精神的亢奋状态微妙错位了似的,苗木抬起手臂,五指在眼前展平,他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

我是谁?

苗木诚。

我在哪儿?

不清楚。

我要做什么?

当然是……呃,嗯?

记忆的片段闪回眼前,是矗立于蔚蓝晴空之下高大气派的希望之峰教学楼。为什么会想起这个画面呢,是因为他被这所学校录取了,以每一届唯一一名不需要任何个人成就与才能的条件,仅因为作为全国所有适龄高中生之中被抽选而中的幸运儿,所以被冠以“超高校级幸运”之名得到了入学希望之峰的邀请书。

那可是被誉为希望的摇篮,被所有人都向往憧憬着的梦幻学校啊。

惊喜,惶惑,兴奋,不安。

对一次性感受到了种种复杂心情的苗木诚而言,可确认的是,他毫无疑问地期待着这次机遇。

想要变成更好的自己,想要在这里抓住未来的希望,他是这么期待着的。

所以……

所以,他接受了邀请。

凝滞的记忆在这时候变得豁然开朗,没错,他回应了希望之峰,这确实是幸运,而且恐怕是他的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了,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恐怕他在以后的一生都会为这次的错失而后悔莫及的。

然后,在那一天,开学报道的那一天,因为学校前辈兼恋人的狛枝前辈的开学时间比新入生要早一天,所以他提前回去了希望之峰,他在那天早晨与家人告别,路上还收到了狛枝发送过来的加油短讯,随后终于站在了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门前。

胸腔中涌动无限激动豪情,他一脚迈入校门——回忆戛然而止。

 

于此地,这间陌生的教室,他苏醒过来。

 

唔……嗯……呃……

苗木单手托颌,表情严肃地站在原地沉思起来。

该不会……唔……自己是太激动了,所以丢脸地在校园里昏倒了然后被人送过来的吧?

一滴汗挂在脑后,他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啊呀,好丢人……”

这时候才发现了自己面前的桌上还有其他东西,苗木诚扫了一眼,对桌上还残留的一点口水痕迹有点难以直视,他抽了抽鼻子,掩饰性地拿起桌上的小册子。

“入学……指南?”

「欢迎来到新学园。

调整心态吧,从今往后,这个学园就会成为你们这些家伙的新世界。」

“你们这些家伙……真是高高在上的语气。”他嘀咕着,合上手册。

好奇怪,为什么这样一所学校的宣传手册会是这么简陋的模样,而且还是手写。

字里行间总有种让他特别不舒服的感觉,像是气场不合……大概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吧。

“不管了,总之现在先去找狛枝前辈……”这时候苗木才注意到挂在墙上的时钟,顿时“啊”了一声,“已经八点了!这不是新生到玄关大厅报道的时间吗?我记得我是七点十分到校的,竟然睡了这么久……”现在去找狛枝肯定来不及了,他匆匆把手册往桌上一撂,夺门而出。

 

按理说对这座校园是十分陌生的,苗木走出了课室,幸运地很快就找到了玄关大厅的方向,那个地方传来了学生的声音。

脚步声由远及近,在门口交谈的几人将目光投向新来者,苗木诚脚步一顿,忽的站住了脚步。

好熟悉的面孔。

他知道这些人,在自己得到了希望之峰的邀请之时就在BBS的讨论版查询过他们的讯息。与自己相同而又不同的一群人……第78期被邀请入学的希望之峰新生,新一代的超高校级们。

超高校级的文学少女,腐川冬子。

超高校级的格斗家,大神樱。

超高校级的棒球选手,桑田怜恩。

超高校级的暴走族,大和田纹土。

超高校级的同人作家,山田一二三。

超高校级的风纪委员,石丸清多夏。

超高校级的程序员,不二咲千寻。

超高校级的辣妹,江之岛盾子。

超高校级的占卜师,叶隐康比吕。

超高校级的赌徒,塞蕾丝缇雅·罗登贝克。

超高校级的游泳选手,朝日奈葵。

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

超高校级的偶像,舞园沙耶香。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银发少女,她一袭风衣,戴着黑色的皮手套,长靴过膝,阖目独自靠站在后面,一身冷淡疏离的气质。

苗木诚的目光在她的周身停顿须臾,很快视线移转到她身后的方向。

无论如何都难以忽略的不协调感……这是与他记忆中截然不同的模样。

原本是玻璃门的地方已然面目全非,重型铁门完全地阻隔了外界的通路,仔细看去似乎还是什么相当高科技的产物,门口有个带有数字键盘的操作台。

如果那是输入开启密码的地方的话,苗木抬眼看向铁门上方架设的枪械,毫无疑问枪口的位置就是在操作台的正前方啊,说不定就是代表输错了就可能被原地射杀……哈哈,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苗木为自己荒谬的异想天开而发笑的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

“那个……你也是今年的新生吗?”是不二咲试探性的搭话。

她比苗木还要矮一点,穿着绿色的水手服,金发金眸,相貌非常可爱,虽然是以程序员的才能而真正出名的,通常该是隐于幕后的工作者才对,但据说本人还拥有一批狂热的男性粉丝,应该与她这种小兔子一般弱气柔软的性格也有关系。

“啊?嗯!”苗木愣了一下才点头,他不太好意思地挠挠脸颊,“那个,因为我之前不小心睡着了的缘故……刚刚才在教室里醒过来,很抱歉我迟到了。”

没想不二咲闻言露出惊讶表情:“诶?你也是这样吗?”

“也?”苗木困惑。

“嗯、嗯……”不二咲小心地瞧他一眼,惴惴不安地绞动手指,“事实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在提前来到学校准备报道的时候,忽然就失去了意识,然后在一间空教室里醒来。”哥特打扮的塞蕾斯加入了话题,她低着头把玩自己的指套,玩味地勾起唇角,“你不觉得这样的遭遇很奇怪吗?”

苗木诚当然觉得很奇怪,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奇怪透了。

为什么大门被封锁了?为什么教室里的窗户也被钉死了?丝毫无法得知外界的境况,连光线都照不进来,冷冰冰的室内灯将他们几人的影子拉得很长,阴森地投映在墙壁上。他从教室来到大厅的一路上除了眼前的新同学以外没有遇到其他的任何人……原本应该在这里的老师和学生前辈都到哪里去了呢?

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他们几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是新生,对眼前的状况俱是一头雾水。这难道是希望之峰特有的新生开学式?谁也说不准。

苗木其实是想赶快联系到狛枝的,这种心情远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迫切,一天没有见面就仿若分别许久了似的,焦灼又期待,难道就是所谓恋人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此充满了少女心的想法让他略略有些难为情,但也没有刻意压抑自己的意思。

只不过令苗木沮丧的是他没办法联络狛枝,因为他的手机似乎是落在什么地方了。

 

“叮、咚……铛、咚……”

架设在墙壁高处的显示屏忽然亮了起来,呈现出雪花屏闪的画面。

“咳咳,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从扩音器里传出一个古怪的声音,莫名的无法识出对方的性别,甚至连年龄也难以辨别,诡异的充满了令人不快的狂妄气息,“你们这些家伙就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新生了吧?”对方的问话根本就没有等待回答的意思,象征性地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很快就自顾接了下去,“毕业典礼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们全部都到体育馆集合!”

“……”什么人啊?

很多人都暗自嘀咕起来。

苗木诚不记得他以前曾经听过类似的声音。

令人熟悉到心声不快的语气,就跟他醒来时摆在面前桌上的入学手册里一模一样的口吻。所以就还是什么人的恶作剧?恶作剧的水平……能够达到将学院楼的门窗全部封锁,甚至已经彻底将希望之峰这种超精英学园的新生入学式扰乱得一团糟的地步吗?

“不管了,广播是说要去体育馆集合是吧?那我走了。”有几人最先受不了新生中沉默的僵持,这样嚷嚷着离开了。

“我总感觉有点诡异……”

“就算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事情也不会有什么进展。”雾切响子,也就是那名才能不明的风衣少女淡淡地阐述。

其他人被她说服,大部队纷纷向体育馆走去。

 

“为什么这一路上都没有遇见其他的人?”

舞切闻言看了一眼苗木,他的目光看向前方,下颔收紧,无意识地蜷缩五指,眼神有些恍惚,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不是在问话,只是下意识的喃喃自语罢了。

“哈?你是说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吗?”江之岛扬眉。

“嗯、嗯。”苗木心不在焉地应道,“比方说高年级的前辈之类的……他们今天就要开始上课了对吧?不可能不来教学楼的。”狛枝前辈还说要在入学礼之后找他的……

“是不是刚好错开了?”不二咲笑道,“一楼的教室都是给一年级准备的,而且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通往二楼的楼梯被升降门给拦住了,高年级的前辈们应该是在楼上吧?”

“到底是什么变态的学校会把学生用这种东西给隔离开啊,又不是监狱。”山田吐槽道。

“说不定这就是希望之峰的特色?为了培育超高校级的才能的特殊手段之类的……”桑田啧了一声,脸色有些僵硬,“感觉不太好,我可不想在一个处处被管制的地方读书啊。”

“是这样吗?”苗木困惑起来。狛枝前辈从未说过他入学的时候有经历过这种事啊。

“高年级有你认识的人?”舞切忽然问。

“是啊……咦?你怎么知道的?”

很明显吧,心思都写在脸上了。舞切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有认识的人在这所学校就读,说不定就掌握了更多有关希望之峰的情报……她本来是这么考虑的,只是见苗木诚也是懵懵懂懂的模样,就知道恐怕不能指望他知道太多,于是舞切收回在他身上的注意力,转而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走在一侧的舞园沙耶香悄悄地侧过脸去看褐发少年,数次想要插入话题,但见对方一副陷入忧虑的沉思模样,踌躇片刻,终是失落地叹了口气。

这个人……怎么好像是一直在想着什么人呢?会是什么关系的人呢?

 

一行人心思各异地来到体育馆,令所有人都失望却又不太意外,果然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的教师与学生。空旷的室内安静得有几分死寂的恐怖,他们一边走到场馆中央一边三三两两地互相自我介绍结识同学,随着时间渐渐流逝,新生间的氛围渐渐变得躁动起来。

“说是入学礼……这里根本就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了吧?”

就在有人提出质疑的时候,异变终于发生了。

“唔噗,唔噗噗噗噗——”

 

荒诞的,黑暗的,狂气的,甚至是充满了恐怖的笑声突兀而来。

接下来的一切,是苗木诚过去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充满了无数黏糊糊黑漆漆的恶意黑泥,混乱荒谬离奇怪诞绝望,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的现实。

“欢迎来到希望之峰学园,第78期的新生们。”

出现在主席台位置上的是一只造型怪异的熊玩偶,一半是白色的微笑熊,一半是黑色的邪恶熊,就像是把两只独立的玩偶各自切割了一半然后强行拼凑起来的模样,充满了异样的不协调感,玩偶的双眼如活物一般玩味地注视着他们,宛如冷血动物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视线。

“虚伪乏味的欢迎词就不再赘述,接下来,你们这些家伙就将迎来在这座学园里的共同生活,期限啊,如果说期限的话,那就是——没有期限。”

 “喂,你什么意思?我们可是希望之峰的新生啊,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们可不是囚犯啊!”

“没有搞错哦。”黑白熊窃喜似的噗噗笑起来,“你们没有听错,大家以后都要在这座学园里共同生活了哦。”

“什么?”

“想要出去吗?是吧,果然啊,在知道自己不能出去的时候就会突然很想出去了吧?其实也不是没有哦,想要离开这座学园的方法——”它恶趣味地拖长了声调,就在所有的学生就算不情愿也没办法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它身上的时候,小人般志得意满地将后面的话语说了出来,“只要你们当中有一人杀掉其他的任一名学生,就能从这所学园毕业,然后离开这里。”

那只古怪的玩偶似乎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看他,苗木诚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寒冷刺骨,这种感觉不但来源于黑白熊的恶意,还有在它话声落下时瞬间紧绷起来的同学间产生。

“开、开玩笑的吧?”

“才不是开玩笑呢!”黑白熊可爱地歪着头,“手段不限,无论是咒杀毒杀绞杀……认可可以杀人的方法都是允许的哦!”

这种说法也太过随意和荒谬了,仿佛在它的口中一个人的性命只是什么微不足道的的东西罢了,它就像是在推销什么活动商品一样兴致勃勃地向他们催促着赶快进行自相残杀。

“混账!谁会让你如愿啊!”大和田听不下去了,冲上前对着黑白熊挥拳,它冷静地站在原地不动,在掐住脖子被举起来的时候还有闲心谈笑风生:“哎呀,不可以对校长使用暴力,这可是违反校规的哦。”

“快放开它!”舞切忽的露出慌乱表情。

“啊?”大和田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照做了舞切的指令。

黑白熊被抡飞到空中,它忽的发出猖狂大笑,在半空中炸成一团火球。

“唔噗噗噗噗,这就是你们反抗我的下场——!”从讲台后再度跳出的一只黑白熊如此洋洋得意地说道。

火热的巨浪掀起了额前的头发,浓郁的硝烟味直冲鼻腔,爆炸的余烬在众人沉默的注视中渐渐飘落于地,大家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脸色渐渐发青,议论消失了,喧闹也消失了,有些麻木地注视着黑白熊大笑的模样。

……

希望之峰,是这样的学校吗?

不正常……这根本就不正常。一直以来,每年从希望之峰毕业的学生有多少?那些人就算是在校就读也从未离开过公众视野的啊,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啊。

完全意义不明,这就是狛枝前辈一直以来就读的学校吗?

突然被这个名字刺激到了神经,苗木诚就像被冷水泼了一身一样瞬间从混沌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啊对了,黑白熊,我想问你个人……人呢?”

“已经走了。”舞切淡淡地说。

褐发少年肉眼可见的萎蔫下来。

“事到如今你还有关心别人的余裕吗?”舞切看了他一眼,“先把眼前的危机搞定才是要紧事。”

“嗯……说的也是啊。”虽是这么说,但是担忧的情绪是不会因理智而发生转移的。

舞切转头看向从窗边走来的大神樱并朝日奈葵两人,她们对她默默地摇了摇头,不出所料,果然是仅靠暴力手段没法从这里逃脱啊,她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正待再说什么的时候,另一边贵公子的十神白夜又与暴走族的大和田发生了冲突。

一看就是气场不合的组合……她正想着,苗木已经冲上前去了。

“你们冷静一下,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啊!”

“哈?你这小子是想对我说教吗?”

“砰!”舞切闭了闭眼,不二咲发出一声泣音。她再睁眼的时候,被大和田迎面揍了一拳的苗木诚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暴走族似乎也有些错愕的样子,像是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经打。舞园慌乱地挤开大和田跑到苗木身边,小心翼翼地扶起他的身体。十神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嗤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回过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意识在陷入黑暗的时候,苗木诚做了一个梦。

一个……与现状截然不同的梦。

他是希望之峰的新生,怀着对这所学园的无限憧憬踏入校门。

这里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师资与学生,有最光明的前景与未来,还有与他拥有相同的才能、他最喜欢的狛枝前辈。

蔚蓝浩瀚苍穹之下,洁白的鸢鸟展翅腾飞。

一如他飞扬的心情,对未来充满希望。

……

评论 ( 6 )
热度 ( 210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