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19)

Chapter 19

 

“欢迎来到希望之峰学园,苗木君。”

结束了入学式,从体育馆走出的苗木诚闻声抬头,迎面是面带微笑的白发少年。

“啊,狛枝前辈!”他惊喜地唤出来人的名字。

与两人之前相处时不同的是,此时的狛枝凪斗换去了他那风格颇为时髦不羁衣装,规规矩矩地穿着希望之峰的学生制服,整个人沐浴在温柔的晨光下,不可思议地给了苗木另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

怎么说呢,更类似于朝气蓬勃的那种……充满希望的学生气质?

嗯,说起来把这个开场白的“苗木君”换成“同学们”,就跟方才在仪式上讲话的校长先生一模一样了嘛。

他莫名的有些想笑,在狛枝露出一丝疑惑表情的时候又觉得自己这揶揄不太厚道,不太好意思地眨了眨眼,自以为毫无破绽转移了话题:“抱歉,我让前辈久等了吗?”

“怎么会?”狛枝看着他,几乎是不假思索道,“因为是苗木君,所以无论是多长时间的等待都没关系哦。”

“……诶?”褐发少年的脸颊忽的浮现一抹红晕。

等、等等。

怎么忽然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了?

“光是能在在这么近的距离注视着苗木君就足够让我感到高兴了,更别提还有这个荣幸能混进场馆旁观苗木君来到希望之峰学园的入学礼……”

咦——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学长你竟然混进来了吗?

“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重要场合,就算是我这种微不足道的人也不想错过苗木君人生中这么重要的一幕。”狛枝正色道,握住了一脸汗颜的苗木的双手,“如果是苗木君的话,一定能够凭借这次入学的契机踏上充满了希望的人生道路,光明的未来就在前方等着你……”

不不不不,虽然自己暗地里曾经也这么想象过,但是这不是个人的妄想吗?每个人都会有过的对未来的妄想吗?现实里真的把这种话说出来未免也太羞耻了吧?

“……我会协助苗木君的希望大放光彩哦,不,应该是请务必让我成为达成你的希望的垫脚石……”

 

“喂,苗木,这是你认识的人吗?”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晕乎乎的褐发少年反射性的一僵。

“看校服应该是高年级的学长?”

“呜哇,果然是真人不可貌相哒呗,看起来这么不起眼的苗木亲竟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认识了希望之峰的前辈——”

“噗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肉麻对话啊,简直是超——绝望级的羞耻play……真不是什么新发明的令人羞耻致死的公开处刑吗?”

狛枝的话在其他人出现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他的目光从脸颊红扑扑的苗木身上移开,视线落到他身后走出的希望之峰新生,露出一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你们好,各位就是78期的新生了吧?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是77期的学生,请多关照。”

“这话该是我们来说才对!”石丸标准地九十度鞠躬,“我的名字是石丸清多夏,是78期的超高校级风纪委员,还请前辈多多关照。”

“哈哈,石丸君不必那么夸张啦。”狛枝轻松地笑着连连摆手,“这样我可是会于心不安的啊,我这种不值一提的小卒不值得被如此才华洋溢的超高校级这般郑重以待的。”

“没有这样的道理!”

石丸看起来很想反驳的样子,不过朝日奈忽然把他挤到了后面,运动风少女好奇地看着苗木与狛枝两人,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八卦的双眼。

“呐,呐,狛枝前辈和苗木同学是入学前就认识的朋友吗?这么有缘啊,朋友一起进入希望之峰学园了吗?”

斜后方传来一声轻笑。

“朝日奈同学恐怕是误会了吧?”出声的是一名打扮得华丽精致得令人目眩的哥特少女,拥有超高校级赌博师名号的塞蕾丝缇雅·罗登贝克,她以袖掩唇,连缀着层层蕾丝的衣摆优雅地垂落而下,微微弯起的殷红眼眸流露出暧昧的神情,“就算是读空气也会懂的吧,狛枝前辈和苗木同学是不是寻常朋友这种问题……你看,就连那边社恐病晚期的腐川同学都看出来了哦。”

“看、看什么看……!不要看过来啊!”突然被瞩目的文学少女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连连倒退了三步靠到墙边,阴沉的视线透过镜片凝聚过来,她颤抖地指着狛枝拔高声线:“说、说的就是你们,该死的现充……你们一定是在心里嘲笑我吧!在嘲笑我长得丑还独身一人什么的……你们一定是这样想的!”

“不是!我才没有。”苗木很委屈了。

“啊哈哈,那个……腐川同学可能对我们有什么误会……”白发少年苦笑着说。

两人摆手的模样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连那两双相似而又不同的灰绿色眼眸都带出了默契的意味,有无奈,有苦恼,但没有分毫逃避和遮掩的意味。

“现、现充?!”深受当代宅文化熏陶的超高校级同人作家率先对这个关键词作出了反应,山田的圆眼镜飞快闪过一道白光,“哼哼,竟然还是耽美版的现充什么的,我才不会认输呢,二次元赛高!我才不会羡慕三次元的人类!”

“……”我的新同学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怪人啊。

苗木无言地看着他,连和狛枝的关系被人轻易看出来的害羞都省了,竟然久违地感到了一阵无力。

“没关系哦,我和苗木君在一起非常幸福,不需要别人的羡慕呢。”狛枝笑眯眯的一句话貌似给了山田非常沉重的打击,他青着脸倒退了三步,然后掏出了一本封面可疑的绘本,一个人流着泪沉浸到自己的世界去了。

“……诶?狛枝前辈和苗木君是恋人吗?”迟钝的朝日奈葵后知后觉。

“嘿——”江之岛盾子,以超高校级的辣妹之名入学希望之峰学园的美貌少女露出不怀好意的揶揄神情,她微眯起妩媚双眼,若有若无地挑逗道,“真让人遗憾啊,像是前辈这样的人竟然已经名草有主了,比起香软的女孩子你更喜欢可爱的男孩子吗?”

“不是我个人的偏好哦。”他的声音近乎叹息了,“爱是不分性别的,完全不讲任何道理,当然就算苗木君现在变成女孩子了也不会介意……”

“介意的是我吧喂。”苗木大囧。

“好甜,真的好甜啊。”江之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她看起来很向往这种说法,“真是虔诚呢,就像是信徒一样……”

“那、那个……苗木君。”

新生们之中一直沉默着的蓝发少女忽然抬起头来,看向褐发少年。

舞园沙耶香,超高校级的偶像,也是与苗木同在一所初中三年的校友……他曾经憧憬过的对象。

“苗木君还记得我吗?我们曾经在一所中学就读的。”她微笑着问。

“当、当然。”苗木有些受宠若惊,“你可是超有名的人气偶像……我想我们学校不会有人不认识你的。”他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地说。

“……这样吗?”她听了这话似乎没有太多高兴的意思,自顾喃喃起来,“苗木君认识我,但是我连苗木君有恋人的事情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错过的呢?因为她一直太过专注于舞台的缘故吗?还是因为她一直犹豫踌躇的缘故吗?要是能在毕业前把自己的心情说出口就好了……这样想着,不甘心的心情都要满溢出来了。

“嗯?舞园同学你在说什么?”苗木没有听清。

“啊,不,没什么。”她摇了摇头,过了一会,眉宇间露出一丝不服输的情绪,侧过头望向苗木身侧的狛枝,“前辈……我能冒昧问一下您的才能是什么吗?”

“幸运。”

狛枝也在看着她,很难得,这一次他没有用上任何自谦自贬的话语来形容自己,更没有用任何夸赞的言辞褒扬他向来欣赏推崇的超高校级,而是心平气和地露出一贯温和的笑容。

“最善于抓住机会的……超高校级幸运。”

 

苗木诚醒来得毫无预兆。

脚腕的位置传来冰冷的凉意,沿着腕骨的地方蜿蜒而上。

眼前似乎还是梦中入学式时候的场景,同为新生的同学们与狛枝前辈都在身边,他精神恍惚地盯着天花板,意识飘游……直到寒冷的空气侵入了被窝,苗木忽然哆嗦了下,抓住了从衣摆下面摸到腰腹的手指。

“谁……谁?”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沙哑模糊,温热的气流自身后溜进耳窝。

“真是无情啊……”似爱似怨的语气,“苗木君,你已经彻底把我忘记了吗?”


评论 ( 5 )
热度 ( 13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