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21)

Chapter 21

 

“咔嚓……咔嚓咔嚓。”

让人忍不住皱眉的噪声。

“咦?门锁打不开……”

狛枝疑惑的声音。

有点吵……苗木发出一声模糊的嘟哝,烦恼地翻了个身,把被子拉高了一些,蒙住耳朵。

身体很沉,尤其一些地方酸酸软软,他整个人陷在被褥里,连眼皮都懒得睁开。

过了片刻,背后的床铺略微下陷,狛枝的笑声钻进耳窝:“哈哈,苗木君是女孩子吗?”

女、女孩子是什么鬼……

“别闹我了啊,狛枝前辈……”他默默往被窝里缩了缩,闭着眼吐槽,“我是什么性别你还不清楚吗?”

“嗯,说的也是。”回答的口吻竟然有点遗憾的味道,“苗木君要是女孩子的话,以后就可以姓狛枝了呢。”

苗木黑线压顶,郁闷地抓住了他不规矩探进被窝的手。

“不、不要了……”他累得恨不得睡死过去,有些委屈地求饶,“前辈别老是欺负我啊。”

意识陷入黑暗之前,最后的印象就是狛枝忍俊不禁的笑声。

 

“叮、咚……铛、咚。”

苗木诚慢慢地睁开双眼。

“各位同学们,早上好哦!”在头顶响起的声音一如既往显得异样的乐观和爽朗,分不清男性亦或女性,也分不清老年人或是年轻人的轻松口吻,通过夹杂着电流噪声的广播传到耳边,“已经早上七点了,该起床了!今天也干劲满满地努力吧!”

屏幕里的黑白熊如是说完,就关闭了广播。

“……什么情况啊,狛枝前辈你知道吗?”

苗木诚盯着待机状态只显示出希望之峰校徽的黑色屏幕。

意料之外的,没有回音。

“狛枝前辈?”

他猛地起身,身体上微妙的不适迟了一刻才传到感官,苗木顿了一瞬,看了一眼房间天花板角落安装的摄像头,慢吞吞地掀开被子。

没有黏腻的感觉,衣服也好好地穿在身上,除开某些隐秘的感受,就像他只是昏睡到现在才醒来一样。而且除了自己以外,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在。

床脚放着一只使用了一些的清洁纸卷,房屋中央的圆桌上摆着一把写着“苗木”的钥匙,在旁边的墙壁上贴了一张黑白熊留下来的通知,说是给男女新生准备了不同的可以作为凶器的物品,还有夜时间浴室不供水、女生宿舍的浴室房门带锁之类的规定云云。

他把通知揭下来撕掉,塞到空垃圾桶里。因为有些在意之前狛枝曾经说过的话,他查看了一下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是包装完好的工具盒。

男生的工具盒,很正常啊,虽然不打算用这种黑白熊居心不良准备的东西就是了……

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留言板,但是上面没有留下任何字迹,苗木有些失望地呼出一口气,这才注意到时间。

7:15……方才黑白熊是说已经早上了?昨天经历过那场莫名其妙的开学式,然后被大和田同学打昏,然后做了个没有黑白熊存在的美梦,晚上醒过来的时候又……然后就睡到现在才醒。

在意识到自己近乎睡了一天一夜之后,肠胃后知后觉地发出了抗议。

“啊——好饿。”

先去洗把脸然后出去找食物吧。苗木握住浴室门把手:“咦?转不动?”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奇怪了,能上锁的应该只有女生宿舍才对的……”

“唔噗噗,苗木君遇到困难了吗?”

仿佛欣赏够了苗木在门前束手无策的窘状,黑白熊无预兆地出现在他身后,两只熊掌捂着嘴不断发出窃笑。

“呜哇!你从哪里冒出来的?!”褐发少年吓得后跳一步。

“这个问题不重要哦。”黑白熊可爱地歪了歪头,看起来无辜得不得了,用特别纯洁的语气说,“说起来,苗木君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呢,身手意外地敏捷呢。”

它在少年脸颊涨红的时候又噗噗窃笑起来:“啊~真好呢,真好的表情呢,如果拿来排行的话,苗木君脸红的卡哇伊姿态一定可以位列希望之峰杀必死画面TOP3之中了,不论女生还是男生看了都会忍不住兴奋起来的吧?”

苗木:“……”

他一头黑线看着黑白熊自顾沉迷表演,一边发出下流又夸张的喘息声一边扭动着腰说什么“要喷出白色棉花”之类的话,槽点实在多得数不清,别说什么被打趣到尴尬了,他连生气的冲动都丧失了,只剩下脱力。

“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无聊的话题的话,就不要打扰我了。”他没好气地说。

“唔?无聊的话题?”黑白熊眨了眨眼,黑黝黝的眼睛直勾勾地瞧着他,声音忽的高昂起来,“呐呐,苗木君,你觉得,什么才是有趣的话题呢?”

“……”

“是你们必须要在这所学园无期限共同生活的理由?还是苦恼着该选哪个不顺眼的家伙干掉的问题?噗噗噗,还是说……你在担忧着其他的什么问题呢?”

“黑白熊。”苗木诚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缓缓握紧了手指,“你不可能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

“吓?!”

“希望之峰学园是名扬世界的精英学园,亦是被政府赋予了极多特权的人才摇篮,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向社会各界输送最优秀的人才,很多人都说只要进入这所学校就相当于人生成功了一半……”苗木诚平铺直述地念着希望之峰的介绍词,垂下眼看他,“多年来一直稳定运营的超精英学校,而且也是一直备受外界瞩目的学校,无论我怎么去想,都不可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苗木诚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和控制你这个机器人的幕后黑手是怎么把希望之峰的新生囚禁在这里的,不过看在我们都没有能力反抗你们的控制的份上,你也是时候该坦白了吧?不要再提什么学生校长的荒唐说法,说实话,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唔噗噗,你说我把你们囚禁在这里的目的?”黑白熊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真是奇怪啊,可爱的苗木君竟然说出了囚禁这种可怕的字眼,令人害怕,我害怕得弹簧都要抖出来了呢。”

“……不要转移话题。”

“才没有转移话题,我可是以诚实的美德出名的熊呢。”黑白熊跳到苗木脚边,竟然开始抱怨起来,“真是的,现在自私的年轻一代越来越不能理解别人的好心了。我明明已经提供了离开的方法了,都是你们这些家伙自己不好啦,自己把自己关在这里……”

离开的方法?

「只要你们当中有一人杀掉其他的任一名学生,就能从这所学园毕业,然后离开这里。」

“说到底,我其实是很期待你们的哦。”黑白熊喋喋不休地说着,仿佛这样就能把他恼人的话语根植于听者内心一般,用着耐心快耗尽了一般的推销口吻,“你们赶紧动手啊,很简单的事情吧,我比任何人都渴望有人能够顺利毕业呢。”

毛骨悚然的寒意一瞬间窜遍全身。

“开什么玩笑……没有人会让你如愿的!”想到黑白熊差点在大和田手上爆炸的前车之鉴,他咬了咬牙才克制住动手的欲望,“你背后的幕后黑手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呀——”它慢悠悠地拉长了声调,斜着眼瞧着苗木,“谁知道呢?”

“……”

“唔噗噗,说不定是你已经见过的人呢?对吧,你心里说不定已经浮现出可疑的人选了吧?是那个连名字都不愿意透露的人呢?亦或者是那个过去成谜才能成谜的人呢?还是说……是那个本来不该出现却出现了的人呢?噗噗噗,究竟是哪个让你觉得不对劲的人呢?”

它神神秘秘地用双手捂住嘴,一双黑不见底的小眼睛窥视着他脸孔上每一丝的表情变化,滑稽的语调陡然变得恐怖起来。

“说不定杀掉那个人以后,这场充斥着绝望与恐怖的自相残杀游戏就会停止了呢?真好啊……这下子,苗木君就能一劳永逸地拯救大家,成为大家的希望了呢。”

评论(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