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23)

Chapter 23

 

漆黑的身影与虚妄的残像,在本能察觉到了什么的时候就蓦然闪过脑海。

如梦似幻得宛若心魔丛生的迷梦曾经困扰了苗木诚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也出现得毫无预兆,消失也消失得杳无痕迹,便让人想去追溯也不得其法。在有意无意不去回忆的情况下他以为自己很快就将这段有些难以言说的记忆彻底遗忘,但现实之所以是为现实,就是作为与人们一厢情愿的“我以为”截然不同的客观存在。

完全没有忘记。

美丽动人的蓝发少女还在眼前,攥着手指,紧张又羞怯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苗木站在原地,人还在这里,精神却不受控制地分散了思绪,他勉强自己定了定神,唇瓣微张:“我……”

好奇怪,怎么突然想起那件事了?

才发出一个音节,他就莫名其妙地顿了一下,回头一看。

走廊的转角口,有个绿色衣角露在外面。

有个人在那里。

绿色的衣服,绿色的……新生中有谁是绿衣服的吗?

“那个……苗木君,你怎么了吗?”舞园等了许久也没有后续,她奇怪地问出声。

“不好意思,抱歉,我忽然有点急事……”褐发少年语焉不详地含糊了片刻,歉意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犹豫地转过身,“下次再聊!”

“诶?”

她呆了一下,还未伸出手试图挽留,苗木诚就已经飞快地跑走了,急切的模样仿佛是出现了什么他极为在意的东西。

“……”

舞园在原地站了一会,半晌,失落地长长叹了口气。

“总感觉,比国中的时候更难靠近苗木君了……”直觉还是错觉?她下意识地不想弄清缘由,说不定再追根究底下去的话,她就会完全失去机会了。

 

“呼……呼……”

急促的呼吸声在耳畔回响。

直直通往大厅的宿舍区走廊的另一端拐角是其他新生的房间,因为苗木自己的房间是靠外的一间,从醒来以后只随大流地去了食堂一聚,倒是对里侧的排布没有太清楚的记忆。

次第排列的门口挂着各间主人的名牌,大神、桑田、叶隐、山田,苗木的目光逐一扫过每一间紧闭的房门,眉头微蹙,然后停在走廊尽头一个没有门牌的门前。

刚才分明是有人在的,那不可能是他的错觉,明明就已经看见了……所以说,为什么要躲着我?

苗木握住把手,轻轻转动。

没有上锁。

阖上门扇,他缓步走进室内,眼前的大概是这座学园内设的垃圾处理厂,铁栅栏将内外分隔,内侧是垃圾分类箱和焚烧炉,外侧则是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侧边墙壁上的一个开关,以及遍布这个学园各处都是的显示屏及摄像头。

苗木的目光停留在地上一个似乎是连通到下方不知道何处的铁门许久,蹲下身试着打开,然而门被彻底锁死,他白费了半天工夫也丝毫无法撼动它。

说不清是了然还是失望,苗木叹了口气,站起身跺了跺蹲得发麻的腿,又去查看铁栅栏。

果不其然,还是被锁死的。

里面的焚烧炉体积那么大,就是想躲个人应该也是很轻松的事吧?

他不死心地努力垫脚往里看,里面静悄悄的,机器后的阴影很深,他就是把眼睛瞪出框了也没法透视里面的一切。苗木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唇,不可能没办法的……既然是垃圾处理厂,黑白熊没道理会阻止在这里生活的他们使用这里。

就是那家伙打算用自己处理垃圾的理由阻止他们靠近,那也是说,知道了这里的他们也能时刻轮流守着这里,藉此就能知道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了。

一无所获的苗木好歹还记得自己心底那一丝侥幸的猜测,他憋着一个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名字闷在嘴里,郁闷地打开门。

“唔啊!”

迎面走来的不二咲被他吓了一跳。

“苗、苗木君?”对方如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瞪圆了眼,从校服衣领外的脖颈开始,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了一层薄红,下意识慌张又颤巍巍地抱紧了怀中的事物,“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只是来看看……”苗木的视线落到不二咲军绿色的校服和被她抱在怀中的一叠整齐衣物,“不二咲同学是刚从洗衣房回来吗?”

“嗯,是啊。”

不二咲虽然微微笑着,但表情却有些奇异的紧张,苗木注意到她的手指紧紧捏着她自己的衣服,指尖都用力到发白的地步。

这种表现都让他忍不住自我怀疑起来,自己看起来应该不属于吓人那一类的吧?

“不好意思,苗木君,我有点急着回宿舍去卫生间,就先走一步了。”

红着脸嗫嚅着小声说完,不二咲不自在地低下头,绕过了有些莫名的苗木,快步往他来时的方向朝着宿舍区走去。

“急着去卫生间?”

苗木眨了眨眼。

明明在洗衣房与垃圾处理厂两处房间的中间就有男用和女用的公共卫生间,着急的话,为什么还要赶着回宿舍呢?

而且,不二咲同学的宿舍和他一样都是在靠近大厅的外侧,为什么会特地绕远路从里侧走?

刚才他和舞园聊天时候看到的人……和有些古怪的不二咲同学……

就算是同学之间,相互之间也会有一些不太好与人分享的事情吧。他想了想,苦哈哈地挠了挠后脑的头发。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是……

等找到个好时机,就把狛枝前辈介绍给大家吧。

至于所谓的好时机是得等到什么时候——

褐发少年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半晌,郁闷地叹了口气。

真不走运,要是像梦里那样顺利就好了……

 

正出于他那个暂时还不能与人分享的小秘密,苗木诚在这之后的行动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其他的学生,除了惯例早餐晨会以外就一个人四处在学校一层的范围内探索。

可惜,一无所获。

“奇怪了,这不可能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啊。”

若是彻底的密室,入学那一晚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狛枝凪斗就不可能如此完美地将自己的踪迹藏匿起来。但事实却是其他新生从未察觉过狛枝的存在,就是在苗木眼中,也除了那两次他极可能是有意露出的痕迹外,他再也无法找寻到一丝一毫有关他的线索。

就好像……就好像一切都是他一个人的妄想而已。

“不不,这不可能。”他微微地摇了摇头,黑白熊的态度也能够证明狛枝前辈的存在,一定是还有什么他遗漏的地方,或者是哪个目前的他还没办法涉足的地方……他想到体育馆旁边那个被铁栅栏封锁的通往校舍二楼的楼梯间。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他必须要找到去二楼的方法。

嗯——一定还有方法的。

雾切响子遇见苗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对方一边摸着墙壁一边慢吞吞前行的古怪样子。

“你在做什么?”

“啊?”苗木无辜眨眼,“我在调查……”

就算是迫切希望离开这个地方,这样子笨拙又低效率的摸索方式看起来也未免太愚蠢了一些。雾切瞧着他,有几分无语地想着。

“没想到你也是急于离开这个学园的一分子。”她双手抱臂,没什么情绪地评述道。

新生各自个性分明,面对被黑白熊关在这个封闭校园这件事,有如塞蕾丝、十神那样镇定自若照常生活的,有像是山田、不二咲那种终日惶惶不安的,更有如大和田一般暴躁焦虑犹如困兽的,按照雾切的观察,像是苗木这种明显看起来个性温吞的草食系男生,应该是在不安与得过且过这两种状态之间的类别才对。

只是大家到底才是认识不久,各人的本性如何还是个待观察的问题,她对此倒没有太多多余的想法。

“对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有关这个学校的情报?”她忽然发问。

“呃?雾切同学?”苗木被她冷不丁问得心里咯噔一下。

“之前你说过,你认识这里高年级的人。”雾切看着他,“无论是看起来多不起眼的细节也好,如果方便的话,能方便告诉我吗?”

苗木在她那双仿若能够看透一切的清冷双目的注视下,忽的有种无所遁形的愧疚感。

“要说这所学校的事情的话,其实我知道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作为幸运被抽选的我也是到了收到录取书以后才真正开始尝试去认识希望之峰学园的。”他想了下,有些犹豫地说,“在来到这所学园之前,我可能比大家多的也就是先一步认识了学校的前辈而已,他是——”

“苗木!”

清亮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音。

“我听见你的声音了,一个人偷偷摸摸跑到这种地方是做什么呢?”粉色双马尾少女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这才注意到雾切,“咦?没想到总是神出鬼没的雾切同学也在啊。”

“啊!”苗木吓了一跳,“原来是江之岛同学,你吓了我好大一跳啊。”

“嗯?”对方斜眼看了过来,大咧咧地一笑,“这就被吓到了?苗木你也太逊了点吧……还是说,因为你心里有鬼?”

“诶?才没有!”苗木气鼓鼓地反驳。

“这样啊——”江之岛玩味地拖长了声调,天蓝眼眸与他清澈见底的绿眼睛对视片刻,她一笑,在苗木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指,“啪”的一下弹上他的额头。

“啊痛!”

苗木捂着变红的脑门迷茫地瞪着她,一头问号。

“哈哈哈哈,你看起来好傻。”江之岛笑得完全不顾及男孩子微妙的自尊心,甚至有几分恶劣地弯下腰伸出留着红色长指甲的手指戳他脸颊,“也是哦,想也知道苗木这种人根本就藏不住什么心机嘛。”

“被你这么一说我根本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嘲讽啊。”苗木嘴角抽搐地后退一步躲开调戏。

“嗯?”江之岛歪头,无辜地眨了眨眼,“是夸奖哦,这年头像是苗木这样纯良可爱的男孩子可不多见了。”

“谢谢,但是可爱这种形容词根本不会让男生觉得开心吧。”他吐槽。

被江之岛这么一打岔,原本和雾切的对话就中止了。

“看来这回是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了。”

听见了雾切的叹气,江之岛闻言“唔”了一声,和苗木一起看向她,豪爽地笑了一下:“雾切是有什么想问的吗?不用在意我不用在意我,你直接说就好了。”

“……不用了。”

银发少女闻言瞥了眼脸上明显看得出紧张情绪的苗木,江之岛说的没错,果然就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而已……她一晒,转身离去。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下次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吧。”

<<< 

时钟的指针一针一格走得严密无缝。

已经到了后半夜的时间,屋内只听得见钟表发出的嘀嗒声响,周围一片静谧的黑暗。

苗木诚醒来得毫无预兆。

他睁开眼,耐心地等待着双眼适应了屋内的光度,然后坐起身,靠在床头神游。

方才好像是做了个噩梦,具体内容已经忘记了,只是那种不太好的感觉还沉甸甸地压在心头,现在的心情实在是开心不起来,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太好。

只有自己一个人……苗木诚突然想起来,似乎从自己遇到狛枝以来,单单自己一个人独自行动的场合已经变得很少了。

总是“苗木君”、“苗木君”这样地叫着,明明是作为前辈的人了,感觉起来也是很温柔体贴的个性,但在某些领域却非常敏锐乃至敏感,令人失笑地会表现出非常黏人的一面。

不知不觉的时候就习惯了两个人在一起。

大概是这里的生活太让人度日如年了,他竟然会觉得才前不久两人共同生活的那段时光非常怀念。

恍若前世……苗木诚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心里蹦出这么个词出来,他晃了晃脑袋,掀开被子,慢吞吞趿拉着拖鞋走向浴室。

不过,自己的适应力应该还算是不错的。

独自一人其实也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潜意识里对这种境况感到习惯,仿佛这样的状态早已持续了很久一般。

脑袋里乱七八糟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他的手握住了门把手,娴熟地往上一提,转动门把,游魂似的飘进去,然后打开了水龙头。

黑白熊给女生宿舍的浴室门设置了门锁,男生是没有的,只是苗木的门锁构造有一点问题,所以每次都要特意上抬一下把手才能顺利开关。他一开始也不是没想过找个空闲的时候用工具箱去修理一下,后来发现自己开关门动作习惯得挺快的,就懒癌发作,放弃了这个念头。

“……啊,对了,夜时间是没有水的。”

懵头懵脑的伸手虚捧了半天都没接到水,等着洗把脸醒神的苗木诚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悻悻地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真讨厌失眠啊……明天早上还得起来开晨会。”

镜子里的褐发少年又叹了一口气。

这其实不太像他,苗木很少会那么长时间的陷入苦恼,因为遇到问题的时候他总是会努力去想一些好的积极的事情,只是如今他实在是被困扰住了,自己遭遇了有生以来最恶劣的囚禁事件,无论是黑白熊那边也好,还是狛枝前辈的奇怪之处也好,两边都使他不安。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苗木一脸没意思地坐在床沿,他连灯都没开,却还是一直没有睡意。

要不要出去转转……

他站在宿舍门前,已经打开了锁,但又犹豫起来。

“算了吧,塞蕾丝同学已经说过了,所有人约定好了夜时间不能在宿舍外活动。”

正在苗木准备重新阖上门的时候,门外传来的细微声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嗒、嗒、嗒、嗒……”

非常平缓而有规律的声音,音量渐次增大,是逐渐在向他这里靠近的脚步声。

评论 ( 4 )
热度 ( 11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