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24)

Chapter 24

 

“舞园同学,这么晚了你是要去哪里?”

“吓?!”

舞园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双腿一软,慌得跌坐在地。

“苗、苗、苗木君?!”

要不是她抬起头看见了自己,苗木诚觉得按她那么惊恐的模样来看,估计是会吓得直接尖叫出来的。

饶是如此,女孩子还是被深夜里忽然出现的他给骇得够呛,手指紧紧地揪住胸前的衣襟,手脚冰凉到动都动不了,脸色都肉眼可见的发青了。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苗木连忙道歉,“我半夜睡不着想出门转转,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你路过门前……”因为他也有点紧张,所以下意识地就直接出声了。

过了一会才缓过来的舞园握住了苗木伸出来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

“舞园同学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出来走动?”他忍不住问道,眉头拧起,“女孩子一个人太危险了。”

“苗木君不也是一样?”舞园的反问让他哑了一瞬,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已经打了退堂鼓,她渐渐平静下来,以袖掩唇轻轻笑了一声,“我也是睡不着。而且因为塞蕾丝同学的约定,我觉得大家晚上都不会出来走动了,这样反向思考一下,夜时间应该会比白天更安全才对,所以才打算出来走走。”

“这样的想法太危险了!”苗木想也不想地反驳了回去,脸上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虽然我也觉得应该去相信同学,但这和舞园同学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是两回事,就算是信任……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想了想,他老妈子似的,忧心忡忡又带了点警惕意味地补充道:“而且晚上宿舍外面也不是不可能没有其他人,比如说在背后操纵黑白熊的幕后黑手。”

“对、对不起,是我太莽撞了。”

见舞园因为他的话语再次被吓到脸色发白的样子,苗木对自己太直白的话语产生了一丝内疚,毕竟是女孩子,大半夜这样子说只会让对方越来越害怕的吧,他应该再委婉一点才是的。

“但是你也不用想太多,我说的只是最坏的情况,其实应该还没那么严重,舞园同学只要注意好自己的完全,晚上别到处走动应该就没问题了,现在就回宿舍去好好睡一觉,千万别给其他人开门……”他试图补救。

“那个,苗木君。”

舞园打断了他的话。

“啊?”

“苗木君真可靠呢。”舞园忍俊不禁地笑了。

褐发少年眨眨眼,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么说呢,意识到我自己的大意,我原本是很害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苗木君这么为我的安危担忧,巨细无遗地叮嘱我需要注意的事情,我就忽然安下心来了。”她慢慢地说着,“大概是我因为发现,夜晚虽然危险,但是苗木君绝对不会伤害我,恰恰相反,你还会保护我。”

就算是苗木早就心有所属,被偶像级的女孩子这样子夸赞就很难不会产生受宠若惊的情绪来。

“舞园同学你太过奖了……”他被夸得声音都在飘,差点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好不敢置信,在舞园沙耶香口中那个可靠的形象真的是自己吗?向来是平庸中的平庸的苗木诚?

“但是我也不能让苗木君陷入危机中。”舞园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苗木回过神,不解地看着她。

“其实是这样的,我晚上自己出来,除了打算随便转转,其实还想给自己找个护身用的武器的。”她看着他俏皮一笑,“我也不是全无自我防卫意识的,毕竟平时就是公众下的偶像嘛。不过现在嘛——”

她话声一转。

“苗木君,我也希望你能一直平安。”舞园弯起唇,“所以,今晚的秘密出行就换成我作为助手帮助苗木君寻找护身用的武器好了!”

“诶?诶诶?”

 

“所以说,这就是苗木你的宿舍里摆了这么一个模型刀的原因啊。”

“哈哈哈……”还坐在被窝里的少年顶着一头睡得凌乱的头发,对着站在床边双手抱臂的风纪委员带着三分尴尬地干笑起来。

“无论理由是什么,你和舞园深夜离开宿舍就是违反规定的。”石丸有些严厉地呵斥了一句,扫了眼因为睡眠不足而整个人显得格外萎蔫的苗木一眼,“不过,在宿舍里摆放什么东西都是你的自由,只要你没有什么不好的打算——”

“当然没有!”苗木惊得头上的呆毛都立了起来。

“嗯,那就好。”石丸干咳了一声,“现在,我限你一分钟之内做好洗漱准备,然后立刻参加晨会……不要迟到了,黑白熊就在食堂等着我们。”

苗木脸上刚浮现出的哀怨表情猛地一滞,他抿起唇,不做声地点了点头。

没做任何耽搁地冲到了食堂,苗木诚脚步一顿,坐在中央长桌一端,距离大门最远一侧主座位置的正是校长黑白熊。

他心底一沉。

尽管才时隔了两三天没见,而且自己应该也是一直处于摄像头的观察下,但直到实际再次见到黑白熊,他苗木才猛地有了一种他们原来还未从噩梦中逃离的不好感觉。

绝望与恐怖从未离开。

“哎呀,这不是赖床了的苗木君吗?”黑白熊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爽朗到令人不适,“昨晚的夜游是否愉快呢?晚睡晚起可不是健康的学生生活哦,要注意作息哦。”它捂住唇发出“噗噗噗”的笑声,“不过这只是友好的关心啦,并不是小鬼哦,实际你想怎么做都随便你。就是还想在无人的夜晚偷偷摸摸找什么锋利的东西,也可以喊我出来给你指条明路的哦。”

“诶?苗木同学你晚上出去了吗?”朝日奈诧异。

“真是苦恼呢,毕竟只是口头约定,看来还是没什么实质性的效力呢……”塞蕾丝慢慢搅动着身前的咖啡,看似忧郁地叹了口气。

“喂,你晚上出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十神皱眉。

“大家不要被黑白熊的误导给挑拨离间了啊!”苗木有些抓狂,“我根本没打算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

“没错,我可以帮苗木君作证!”舞园也站了出来,表情严肃地说,“当时我一直和苗木君在一起,我可以证明。”

“半夜?你们两个人?”山田的眼神瞬间诡异起来。

“啊啊,不要想歪啊!是偶然碰见了而已!”苗木尴尬。

“呐,黑白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塞蕾丝轻轻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挑眉问道,“你说的自相残杀规则,允许共犯的存在吗?”

“哦?这可真是个好问题。”黑白熊扫了全员一眼,“很遗憾,就算是一场杀人事件存在共犯,但只有真正下手杀人的那个人才能毕业呢,共犯者虽然参与了杀人,但就立场来说他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明白了。”塞蕾丝笑了笑,“那我就姑且认为舞园同学的作证是有效的吧。”

解除了被怀疑危机的苗木抽了抽嘴角。

“诶——就这样就相信了吗?”黑白熊一副极不满意的模样,“你们这群被放养的一代总是这样,遇到问题总是会坐以待毙,还总是用拖延症之类的理由麻痹自己,妄想着事情总是有变好的一天,然后一厢情愿地去相信,去畅想……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美好的展开!”它猛地一挥手,“根本不会有人喜欢这种早就被料中的童话故事一样的标准结局!无聊!无趣!没有任何信息!大家都不会满意的!”

“大家?”雾切敏锐地眯起眼,她追问,“你说的‘大家’指的是谁?”

“我反思了很久啊,环境、人物、还有时间场合……各种名推理要素都已经齐聚了,为什么自相残杀还没有出现呢?”黑白熊对雾切的质问充耳不闻,自顾激昂地发表着它的演说,“终于,我得到了答案!”

它身体前倾,那一半可爱一半狰狞的熊脸近得几乎要贴到他们眼前。

“还差一个要素,那就是——动机。”

寒气倏然而起,从脚心一窜而上,无端的冷意席卷了全身。

 

“送给希望之峰学园第78期新生,作为超高校级幸运的苗木诚同学的动机视频。”

影像在慢慢地播放着,似乎录制的环境不尽如人意的样子,耳边不断传来电流的杂音,屏幕里也错落频闪着雪花,使得正在播放的画面平添几分不真实感。

是的,这一定是假的。

苗木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

但哪怕是在这样说着,双眼却无法从播放的录像中移开。

“幸运地被抽选进入希望之峰学园的苗木诚同学有着一个非常美好的家庭,温柔的妈妈,稳重的爸爸,还有可爱的妹妹。

“他们得知了苗木诚同学竟然有幸能够成为传说中的精英学园——希望之峰的学生,对你感到非常的自豪和高兴,并且因为担心你会在入学前感到忐忑,特地录制了一份来自家人的视频鼓励你。”

画面中出现了苗木的父母,以及妹妹苗木困的身影。

“诚君,在学校要注意照顾好你自己哦。”

“阿诚,爸爸为你感到骄傲。”

“哥哥,新学校加油!”

那是一家幸福和睦,非常温暖的景象。

苗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好不容易把涌到眼底的眼泪收了回去,眉眼不自觉变得柔软起来。

就在他心神松懈下来的那一刻,黑白熊的声音话声一转。

“但是,这个美好的家庭,现在已经面目全非。”

还是同样的背景,就是苗木家里面的景象,温暖的灯光消失了,血脉相连的亲人也不见了,只剩下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家具、破碎的窗户,还有墙上飞溅的血迹。

苗木瞳孔骤缩。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本是那么幸福美满的家庭,苗木君你的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那个可恶的旁白故作震惊地大叫大嚷,“啊!啊!啊~!多么令人愤怒和恐惧啊!到底是谁?到底是哪个可恶的家伙——”

画面忽然一转,漫天的火光中逐渐出现了一个欣长的身影。

猩红的天空上方盘旋着无数直升机,枪炮伸出了黑黝黝的洞口指着地面中央的人物,血与火难舍难分,仿佛无时无刻都有人在乱弹中倒下的战场……那个人一直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气定神闲得恍若在游逛自家的后花园。

深绿色的风衣猎猎飞扬,他仰起头看向天空,白色的微卷头发下面是一双沉静的灰绿色眼瞳。

拍摄的人似乎处在极端的恐惧中,耳机里可以听得见对方牙齿战战作响的颤声,画面也一直在抖。

“你、你这个恶魔——”这是终于情绪崩溃了的呐喊,“你怎么还不去死!快死!快死!还不快束手就死!”

画面翻转,是那个人终于丢下了摄影机,然后倒置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扛着手持式火箭筒的男人一脸疯狂地向着狛枝凪斗冲去。

“恶魔?是在叫我吗?”

苗木听见了一声轻笑,熟悉的笑声,就像是每次耳鬓厮磨时候,那种略带漫不经心又令人着迷的轻笑。

他看见狛枝转过身,竟然分毫不躲不避地就站在原地,然后伸开了手,对着冲来的男人张开拥抱。

“轰——!”

一场绚丽的爆炸。

但是死亡的却不是站在发射坐标狛枝凪斗,而是在扣下发射扳机时,因为故障而直接在原地爆炸的那个男人。

“喀哒。”

苗木的耳机落到了地上。

他呆呆地看着画面里一脸快意地大笑着的白发青年,脸上一点一点失去血色,用全新的陌生眼光呆呆地看着那个他似乎从未认识过的人。

仿佛预测到了他此时已经失去了听见外界声音的能力,画面一暗,旋即浮现出鲜红的字体。

「苗木君家里发生的惨剧,以及与这场惨剧的制造者拥有相同立场的苗木君的恋人狛枝凪斗,这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真相,将会在毕业后发表。」

评论 ( 10 )
热度 ( 13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