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25)

Chapter 25

 

失去言语的能力。

失去倾听的能力。

失去感知的能力。

肢体僵化,血液凝结,神经刺痛。

能察觉到的唯有沁透脊髓的寒意。

恐怖与愤怒,绝望与悲伤,交织成锥心的痛苦。

苗木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跌坐到了地上,鼠标和耳机都落在身边的地面,冷汗从鬓角流到下颌,他喘着气,撑在地面的手指颤颤发抖。

“假的吧……”

他说不清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还是下意识地自欺欺人。

不要慌,不能慌,怎么可以被这种没头没尾的视频轻易地蒙蔽住……不能轻率地断定事实,他要靠自己的双眼去确认。

他不相信那个狛枝前辈会与伤害自己家人的人联系到一起,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这是假的!这绝对是假的!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尖锐的叫声刺破静谧冰冷的空气,苗木抬起头,看见到舞园捂着脸发出了崩溃的哭声。

或是冷静阴沉或是失魂落魄,他这才发现,音像室里的同学们面前也都是相同的视频文字,就是一直以来以高傲自信示人的超高校级贵公子十神白夜也死死盯着眼前的屏幕,露出了被激怒后咬牙切齿的表情,完全不像他一贯游刃有余的模样。

他怔了一下。

不对。

这是阴谋。

为了让他们产生强烈的逃脱欲望,进而催生出诱使他们自相残杀的可怕杀人动机。

“我必须从这里出去,对,我必须立刻从这里出去,出去了才能确认……”

听到舞园跌跌撞撞冲出教室时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他想都没想,上前攥住了她的手腕。

 

深夜,苗木被门铃的声音吵醒。

他被梦境纠缠得很深,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懵头懵脑,打开门看见了惴惴不安的舞园时也没多想,揉着眼睛就让女孩子进了屋。

舞园是来求救的。

她说半夜里一直有不知名的人物在疯狂捶打她的房门,她在屋里害怕得心惊胆颤,好不容易等待外面安静了一段时间,才偷偷地跑了出来,向他寻求帮助。

苗木给她话中的惊险吓得瞌睡全无,连原本脑海中朦胧盘旋的梦境回忆都被抛在了脑后,定神一看女孩子掩饰不住憔悴失神的脸孔,再联想她白天时被动机视频刺激得崩溃大哭的可怜模样,心里不由一软。

他多犹豫就答应了舞园交换房间的请求,待到他拿着舞园的钥匙在对方房间时,已经疲惫得快要睁不开眼了。

早上看了动机视频的惊乱惶恐、被困学园以后心里一直积压的不安烦躁,对恋人的困惑,对同学安危的忧虑,这些有点沉重的情绪仅在他的脑海里走马灯似的转了一个来回,最终还是打不过顽强的睡意,苗木往床上一栽,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

“呜……呜呜……唔嗯——!!!”

苗木惊醒。

赤裸的肌肤受凉以后不自觉地微微战栗,手臂疼痛,腕部位置因血液循环不畅而感到了冰凉酸麻,应该是有什么东西绑住了他的双手,他诧异地瞪圆了眼,却发现连双眼都被蒙上了似乎是丝带的长条布料,眼前一片黑暗。

“——??!!”

胶布封住了嘴巴,苗木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短暂茫然了一瞬,很快就又不解又慌地挣扎起来,脸颊涨得通红,棉被下面也同样被绑缚的双脚胡乱踢蹬不止。

怎、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

思及交换房间前舞园说过的话语,难道是之前疯狂砸门的人到这间屋子里来了吗?可他分明是锁了门的……心底冒出一股凉气,苗木诚战战兢兢地往被窝里缩,正祈望着屋里没人,或者就算有人也别发现他刚才那一番动静,就感觉到床沿下陷的动静。

——没错,他就在他的身边。

从他醒来到意识到自身所处的境地,一直安静地待在旁边,不做声地看着他徒劳的挣扎。

“呵。”

狛枝凪斗就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苗木诚陡然僵硬的模样,慢慢地俯下身去,隔着被子紧贴少年的身体,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

“上一次我就发现了,你好像瘦了一点。”

冰凉的指尖勾勒着侧脸的轮廓,贴着耳垂发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温柔。

是、就是向来都如此温柔的狛枝前辈。

“下巴都变尖了,腰也细了一些,很容易就能握住了。不过,倒是没长高多少的样子……”苗木被说得有些羞恼,脸颊上热度飙升,然后听见他似乎模糊地笑了一声,虽是笑,却没多少笑意,而是仅因为他的反应而做出的反应而已。

一直到这时候对方都没有采取任何试图解救自己的行动,苗木就是再后知后觉,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造成他现在这个状况的人……就是狛枝凪斗。

他被狛枝抱在怀里,双眼被蒙住了,所以他看不清狛枝脸上的表情,嘴巴被封住了,所以他没办法吐出任何话语。

眉心一凉,是对方的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苗木听见了狛枝的自言自语。

“不过这样我就放心了,就算知晓了家人生死未卜的消息,苗木君也依旧是这么有活力的样子,果然这种程度的‘绝望’是无法打倒苗木君的,和某些人完全不一样。”

他的音调渐低,说到后面,抵触和排斥的意味毫不掩藏,几乎带上了一丝敌意。

这种程度的……“绝望”?果然?

狛枝的话语如惊雷在苗木耳边炸开:狛枝前辈完全知晓他的动机影像!为什么他会知道?是他和黑白熊有关系还是因为他曾经观看过这影片……亦或者他本人就是事件的亲身参与者?!

从他离家入学前到入学被关在希望之峰之间这段时间并不算长。尽管有些突然,但狛枝当时因为接到开学通知提前回校的行为的确合情合理,他一点都没有产生怀疑。可假若是狛枝没有回校呢?假若是……他其实是另有目的的离开呢?

明知道这种猜测正中了黑白熊的下怀,苗木诚的心还是不断下沉。

真的……只是挑拨离间而已吗?

真的是假的吗?

万一呢?

万一……是真的。

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们被……

苗木呼吸一窒,几乎要被铺天盖地的痛苦溺毙。

“苗木君现在是在怀疑我了吧。”狛枝的声音轻柔又温和,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就仿佛是旁观者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这样很好……”他悠长的叹息慢慢地钻进了他的心里,“记住这种心情,尽情地怀疑我,敌视我,压制我,杀死我,怎么样对待我这个早已在阴沟里腐烂的渣滓都没关系哦。

沿着肌肤摸索的冰凉手指触及了眼睛附近的布料时忽的停住,指腹按在脆弱的太阳穴位置,冷汗从苗木额角流下,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不过,最好不要乱跑到我的视线外啊,苗木君。”对方微微一笑,“你知道的,这里非常危险,在我迎来终极之前,我会一直一直注视着你。”

他慢慢地拉下苗木的被子,从绷紧了的颈项到下颌再往上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用牙齿轻轻撕开封口的胶布,唇瓣贴着他的唇角,缓缓吐出暧昧的气音:

“快点成长起来吧,我的小禾苗,好想成为催熟你的养料……”

苗木诚强烈地感受到了狛枝心情的踊跃,这个人口中说着那么令人恐慌、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语,却在真心实意地喜悦着,他从他的表现中察觉了某种危险到让他毛骨悚然的意味,无所谓生死,无所谓自我,这个人正一意朝着病态的崩毁之路越走越远……!

中间内容:点我

“……门锁。”

少年的嗓音先前叫得狠了,透出一丝干涩的味道。

“我锁了门的,为什么狛枝前辈不但能自由进出我的房间,连舞园同学的房间也可以轻易打开呢?”

“……舞园沙耶香的房间?”狛枝话声一顿,不久的沉默让苗木不由心慌了一瞬,才听见对方饶有趣味的笑声,“呵,原来是这样啊,苗木君今晚跟舞园同学交换了房间……难怪我觉得位置有点不对呢。”

他好似没有察觉到褐发少年的紧张情绪,继续笑吟吟道:“让一向腼腆对待女孩子的苗木君和女生交换房间,猜也知道不会是你主动要求的吧。那么,是舞园同学的建议?她可真是依赖你呢。”

“不是这样的……”苗木微垂下眼,“只是因为这里情况特殊而已,我和她都没有其他的意思。”

“喔——原来如此。”

……

在狛枝出声的时候其实就算被言语挑逗得再如何窘迫也算不上什么,难过的是他不做声的时候,苗木在寂静中胡乱猜想着狛枝的沉默是因为思考什么事情,杂乱的思绪纠葛成结,逐渐变得心慌意乱。

“你……在想什么?”

狛枝凝视了他须臾,忽然唇角一弯。

“我在考虑要不要拜访一下那个女孩……”

“我跟舞园同学没有什么关系!”他又急又慌地强调道,“而且都这么晚了,她一直在害怕有人会害她,到时候肯定不会开门……”苗木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开门不是问题,苗木君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狛枝玩味地看着他,“呐,夜声人静正是好时机,说不定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哦。”

“我才不想什么事情发生,有趣不有趣都无所谓……”苗木手指收紧,他低下头,“我只希望所有人都平安无事。

“所以,今晚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狛枝的手抚上脸颊,力道轻柔姿态爱怜。

“如你所愿,苗木君。”他微微一笑,“希望你能好好记住这一刻的心情,完完整整的,把这一刻的心情铭记于心。”

 

“永远不要松懈对我这种人的怀疑和戒备心。”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