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28)

Chapter 28

 

苗木诚垂在身侧的手指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

他的表情没有发生变化,转过头看见白发少年从容自若地走到裁判场唯一的空位,就连身边的同学都没有发现他一瞬间露出的异常,他们审视的目光投注在狛枝身上。

陌生、诧异、不解,还带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敌意。

“这个地方……真是怀念。”狛枝对各色视线视若无睹,他伸出手,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席位前的木质围栏,便宛如对待什么珍宝一般,微带笑意的双眼中透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热意。

“唔噗噗,没想到你会光明正大地出现呢。”黑白熊意味不明地笑着,用一种可疑的熟稔口吻道,“真没办法啊,就向你们这些家伙补充介绍一下吧。这位偷偷溜进学园的狛枝同学是比你们所有人都早一年入学的前辈哦。”

“前辈?!”朝日奈诧异。

“溜进来?”雾切倏然眯眼。

“喂——黑白熊,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十神露出了被冒犯的怒容,“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我们谁也不认识的家伙?”

 “哦呀,好像不小心泄露了什么呢?”黑白熊连忙捂住了嘴,缓慢地环视了一圈纷纷紧盯着它的新生,放下了手,“其实直说也没什么关系哦,你们这些家伙啊,是不是觉得夜时间不能用水的规定非常不人性化?我听到了很多人都发出过不满的声音呢。”

“什……”

“这并不是我的错哦。”黑白熊无辜地歪了歪头,“我已经动用了地雷和机关枪轰炸某个胆敢擅自潜进学园的家伙了,但是很可惜……哪怕我把通路彻底炸毁,连用水线路都被破坏了一部分,但还是被人成功潜入了。”黑白熊说着就竖起了爪子露出威吓的表情,“经历过这件事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已经把所有可能潜入的地方都堵起来了!”

“这也就是说——”

“密室,密室,这座学园就是个彻底封闭的密室,哎呀,反正你们就不要想着找到杀人以外的从这里出去的方法啦!”它不耐烦起来,举着手嚷嚷起来,“总之别管那么多了,裁判!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叶隐有些迟疑地指着狛枝:“那个,现在多出一个人的意思是……你也会参与最后选择凶手的投票环节吗?”

“这样、这样也太过分了吧……”腐川焦虑地咬着指甲,视线阴郁地注视着他,“凭、凭什么你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也能和我们一样,我们任何人都不认识你……”她的声音在对方微笑的回视中变得越来越小,瞳孔微微收缩,猛地捂住头尖叫了一声,“啊啊啊——你不要再看着我了!可恶,你一定在心里嘲讽我是个丑女吧!”

“哈哈,我可没有这样想。”狛枝无辜地摆了摆手。

“我倒是觉得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塞蕾丝轻笑了一声。

“塞蕾丝殿为何会如此认为?”山田的眼镜犀利反光。

“光明正大地走出来起码比躲藏弄鬼的家伙要好。”雾切冷淡地说,“起码不会担心有小人暗中作祟。”

“啊嘞?我怎么觉得雾切同学在影射什么?”黑白熊歪头。

塞蕾丝似笑非笑:“既然狛枝君决定参与辩论的话,也就代表你接受了当自己被指认作凶手而被处刑……或者是我们找错了凶手而被共同处罚的后果了吧?”

“这是当然的。”狛枝弯起唇,“我很乐意与大家站在统一战线。”

 

气氛在你来我往的交谈中渐渐变得紧绷。

或许是因为眼前的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没有同为新生的关系羁绊,也没有数日里共同生活中培养起来的面子情谊,下意识地就将对方排除在圈子之外,戒备与敌意毫不掩饰地倾泻而出,形成了近似排挤的气氛。

环境既不算敞亮也不算昏暗,而是一种更为暧昧模糊的光度,头顶大吊灯投下晕黄的光线,落到发梢上,又照亮隐没在额发阴影之后的双眼,给他本就叫人看不透的绿眸染上一簇明辉。

狛枝恍若未觉地微笑着,柔和的五官轮廓被灯光曲曲折折地勾亮,他看起来俊美无害得惹人倾慕。

“……不行哦。”

黑白熊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大家将目光重新汇聚到它的身上时,它一手托腮,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摊了摊手。

“新生的人数早在一开始就规定好了!我作为最遵守规矩的熊,决不允许有人通过作弊的手段参加这场游戏!除非——”

“嗯?”狛枝歪头。

“有人愿意收下你这不值一提的性命。”黑白熊稍稍坐正了身体,透着兴味笑意的爽朗声音忽的一低,透出森然的恐怖语气,“如果你被大家投票处刑,为你背书的那个人也必须一起承受,如果那个人被人投票处刑,你也必须一起去死。”

“同、同生共死吗?”朝日奈瞪圆了眼,“可是那不就是能够统一立场了?”

“我想应该不是这种浪漫的说法哦。”塞蕾丝优雅地微笑着,“能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吗,黑白熊?”

黑白熊:“嗯?可以哦。”

“如果自相残杀事件存在凶手同谋的话,参与作案的人都可以一起毕业吗?”

“唔噗噗,真是个好问题呢……”黑白熊说,“但是非常可惜,让你们失望了!只有实施了杀人行动的那个人才是凶手,帮凶不能一起毕业!”

塞蕾丝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说,假设狛枝前辈因什么原因而杀了人的话,为他背书的人就会100%陷入死局,因为选择跟大家一起投票会导致自己被牵连处刑,选择帮助他会导致全员处刑,自己更是完蛋。”

“嗯……但是,这个条件对于狛枝前辈来说也是一样的吧?”朝日奈纠结起来。

“我们在这个环境下本来就很难以信任别人。”雾切淡淡地说,“更遑论完全把自己的生死交付他人之手。”

“喂,要是没有人答应你的条件,你会怎么做?”桑田皱眉。

“当然是送狛枝同学离开这里。”

黑白熊在一众难以置信的视线中嬉笑着抬起双手掩住了嘴,用唯恐天下不乱的眼神瞧着下方的白发少年。

这个人毫发无伤地混进了希望之峰学园,如今竟然有机会能完好无损地全身而退?

真是好运……令人羡慕……

要是他在出去以后第一时间联络救援,他们是不是很快也有可能逃离这个人间炼狱?

最关键的问题是:他真的可信吗?

但狛枝却没有露出任何轻松的表情。

他渐渐收敛了脸上和善柔和的笑意,下颌的弧度收紧,这样沉默着面无表情的时候,原本温柔的气质一下子褪去了,就像是去掉了伪装的假面一样,露出了异样的一角。

“再也不会回到这里,当然,除了毕业的学生以外,你们都再也不会见到他了。”黑白熊摇摆身体,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气人态度,“啊~啊~真苦恼啊,这究竟是个好事呢?还是个坏事呢?”

从没有想过,竟然会有这样的选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已经身处于绝境的他们,竟然能够拥有决定一个人未来生死的机会。

一念生,一念灭。毫无疑问,在他们的眼里,狛枝凪斗留在这所学园就几乎已经等同于选择了死亡。

毕竟,回到外面的世界是每个人都内心渴望的结局——现在却只要没有人选择他,这个人就能够实现他们的目标,轻松地离开这里了。

心里充满压抑的情感,羡慕、不甘,还有对自身所处境况的不满与愤懑……都在叫嚣着把这个人也拖下水。凭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能独善其身,不公平,这样太不公平了啊!

……

“呐,黑白熊……我也有个问题想要问你。”苗木的声音突兀地打破了沉默,从入场最初就一直默默无言的褐发少年抬起头,露出一双溢满了苦闷与难过情绪的双眼。

“嗯?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关之前你给我们看的动机视频,我知道现在向你问里面发生的原因肯定不会得到答案,但是这回我想问的是这个视频的真实性。”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黑白熊,“回答我吧,这个视频是真实的吗?那些事情真的发生了吗?”

有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掠过黑白熊那张诡异的面庞,很难形容他是怎么从一个玩偶身上看出这种表情的,可就在那刻,它确确实实表现出了一种近似于恶意的“愉悦”态度。

“当然哦,视频里出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了。”

……是吗?那、这样就是说,一切都是真的。

在他离家入学到狛枝潜入这里的这段期间,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事件在外面发生了。

狛枝前辈之前面临的枪炮和战场也都是真的……既然如此,外面的世界,真的会是安全的吗?

不知道,不明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唯一明白的是——

苗木阖上眼,然后睁开眼,灰绿色的瞳孔中汇聚出狛枝凪斗的身姿。

很可能知道真相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看向他,他也一直在看着他。

“我同意狛枝前辈一起参加学级裁判,作为代价,黑白熊,我接受你的条件!”苗木语气变得坚定,“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性命牵绊在一起,并且倘若相互背叛,就必然有一人死亡——我就在这里向你承诺了!”

他的眼底涌出了愤怒的火光,烧灼得目若琉璃,清澈得令人目眩神迷。

“我不会放弃希望,一定会在这里打败你,然后和狛枝前辈和大家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评论 ( 8 )
热度 ( 14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