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29)

Chapter 29

 

回忆里有晚繁星满天。

那夜无月,因此星光灿烂,无云亦无雾的纯粹夜空澄澈如洗,璀璨星子汇聚而成壮阔银河奔流而去,于静谧中无声演绎一曲跌宕绝伦的星之曲。

非常美丽,这是能让人震撼到失去言语能力的瑰丽景色。

在某种方面来说,狛枝凪斗是对外界的感知度和敏感度差劲到一定程度的人,所以,当他在睡梦中被苗木唤醒,并一头雾水地跟着他一起爬到宿舍屋顶的时候,整个人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呜哇——小泉学姐说得没错,今晚的星空真的好美。”

从天窗钻出来的苗木露出了惊叹的表情,他无意识地松了手,身后原本被他牵着的狛枝茫然地看着空荡荡手心眨了眨眼,身体骤然一轻,旋即后仰——

他从爬梯滚了下去。

“啊啊啊啊!狛枝前辈你没事吧?!”QAQ

苗木连滚带爬地回阁楼,手忙脚乱扒开狛枝摔下去后碰倒的箱子杂物,然后在最底下看到了仰躺在一张灰扑扑的废弃瑜伽垫的狛枝。

四目双对,相似的是瞳色,不同的是一双满是慌乱失措,另一双则是仍未睡醒的迷离恍惚,好像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起来安全无恙。

“噗哧。”

狛枝先笑出声来。

他毫不犹豫地伸长了手臂,在苗木头顶刚冒出问号的时候掌心按住他的后脑,向下一压,一边笑着,一边微微仰起头,双唇相贴。

 

良久以后,他们一起坐上了屋顶。

苗木不自在地拢了一下敞开的领口,红扑扑的脸颊犹带未散去的热气,狛枝不禁稀罕地捏捏他的脸颊,他看起来似乎很想躲开却又在犹豫是否要付诸行动,声音都被扯得些变调:

“狛枝前辈你别再玩了唔啊,唔是想来和你看西西的——”

“哈哈,可是苗木君的反应太可爱了啊。”他做出一副自己也非常无奈的模样来,狡猾地无视了褐发少年一脸想吐槽的表情,认真地说,“无论夜空如何纯粹,无论星辰如何闪耀,在我的眼里,都不如苗木君你更令我心驰神往。”

星光从天空落到他那双微微睁大的灰绿眼眸,粼粼波光收敛在昏暗的光线下,既清且亮。

真是挫败啊,用言语根本无法把他心中所想的万分之一向苗木君表达出来。

狛枝心里有些微的遗憾,面上不免带出了一点出来,就见脸上又涌上热气的苗木忽的顿了一下,突兀问:“狛枝前辈,我是不是让你感到不安了?”

他呆了一下,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我、我有的时候比较迟钝,而且也容易不好意思,所以很少说、说那些话……”

苗木缓慢地眨了眨眼,眼底漾着很柔软也很温暖的水波,灰绿色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他咬了咬唇,看起来很努力才鼓起来勇气,闭上眼一口气大声说道:

“我也很喜欢你!虽然想不出像是狛枝前辈那么浪漫的说法,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你!所以、所以……狛枝前辈不需要总是表现得你好像是单相思一样……”说着说着就心塞起来,委屈地嘀咕道,“我明明也很努力地表现出对狛枝前辈的喜欢了啊。”

“努、努力是指……”他莫名地结巴了一下。

对方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绯红,眼神飘忽片刻,小声道:“小泉学姐说……那个,晚上一起看星星……是很好的情侣间增进感情的方式……”

“她说得很对。”狛枝想也不想地表示了赞同。

黑线一瞬间遍布苗木的额头,他“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也是,非常喜欢苗木君。”狛枝说,他顿了一顿,然后慢慢地微笑起来,语声温柔,“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我也能不择手段地偷来一段如此温暖又快乐的时光,苗木君,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在未来也一直守护你下去吧。”

 

一直一直守护你,直到我的终极,直到命运的尽头。

狛枝凪斗凝视着裁判席上苗木诚坚定挺拔的身姿,忽的弯起唇角,眼中掠过一丝笑意。

 

“切,说得这么好听的样子,其实你只是想拉人下水吧?”出声的是桑田怜恩,他皱着眉瞧着苗木,很明显表现出了不赞同的态度。

“嗯,现在苗木同学是最可能的嫌疑者呢。”石丸点了点头,“所以说不如还是我来替……”

“不用哦。”狛枝凪斗微笑着说,“非常感谢石丸君的好意,但是,应该是我也非常乐意……不,应该说是欣喜若狂才对呢,这样的我竟然还能有资格和苗木君——”

“我没有杀害舞园同学。”苗木诚打断了他的话,视线环视裁判场上所有的同学,“昨天晚上,在我快要入睡的时候,舞园同学忽然按响了门铃,跟我说她的房间被不知名的人物疯狂砸门,她很害怕。所以,我和她交换了房间,然后我就去了她的房间,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之前都没有离开。”

“有证据吗?”十神冷淡地问,“大家在晚上都睡着了,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舞园是否真的交换了房间,再说,你也不能保证交换房间以后你没有再回去行凶吧?”

“我们交换了钥匙!证据就是落在我房间地上的钥匙!”苗木反驳,“而且舞园同学那么害怕……她跟我保证了,交换房间以后,无论是谁敲门都不会再开门了!”

“苗木你是舞园的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吧……”腐川揪着她的辫子,微微冷笑起来,“你那么积极地第一个冲到现场,我们是后面才追上来的,这段时间往房间地板上丢个钥匙在简单不过了。”

“嗯?但是啊,苗木君有什么动机这么做吗?”狛枝不解地问。

“动机?这还需要我们细说吗?”她露出一副想到了极糟糕回忆的模样,“那个动机视频!虽然不知道你们看到了什么,但是每个看到了那个的人应该都不会不想要离开这里吧?”

“视频?什么视频?”狛枝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不介意的话能稍微向我透露一些吗?”

 “哼,无可奉告。”十神一脸冷漠。

“我觉得……裁判没必要分享大家的动机视频吧……”朝日奈微微汗颜地摆手。

“唉……”塞蕾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个视频只是黑白熊的恶劣伎俩而已。”

“喔——”

他笑起来,慢吞吞地拉长了声调。

“这么说,这是个对你们所有人都成立的动机了?”

 

“呐,这样不太好吧,明明大家都有杀人的动机,平常也一定在苦苦压抑着把身边人杀掉的欲望吧。”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脸上的笑容带了一丝讽意,“不觉得把嫌疑都归到一个人身上很不公平吗?要说作案的能力,在场的每一个人不都是有可能完成的吗?你们有什么将苗木君指向凶手的决定性的证据吗?有什么自己夜晚绝对不可能作案的不在场证明吗?不妨都说出来听听啊。只是单纯地主观臆测苗木君做了什么的话,这样的结论有可能服众吗?”

四周鸦雀无声,与其说是被狛枝一口气把所有人拖下水的说法给震住了,不如说是被他切中核心的质问给问住了。

“我觉得,大家晚上肯定都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不二咲为难地说,“都已经睡着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不在场的证明吧?”

“我赞同不二咲殿的说法。”山田一二三一脸严肃地托了托他的眼镜,“狛枝殿太强人所难了,目前我们所知的在夜时间外出活动过的人就只有舞园殿和苗木殿以及凶手,很显然,苗木殿是最有可能趁机行凶的人选。”

“那个……其实我是有不在场证明的。”朝日奈举起了手,“昨天夜里,因为我看过动机视频后非常害怕,所以请求了小樱陪我一起睡。”

“你说的小樱……是谁?”桑田迟疑问。

“是我。”大神樱答道。

石丸一脸震惊:“太过火了!学生宿舍怎么可以男女生共住?!”

“但是我是女生啊?”大神樱回道。

“……”一片汗颜。

身为超高校级格斗家的大神樱有着健壮远超常人的魁梧身躯,从石丸现在尴尬到脸红的模样来看,大概是一开始就下意识地忽略了她身为女性水手服的着装,将其视作男性一般看待了吧。

“原来如此啊。这样说,事发当夜,这位朝日奈同学和大神樱是在一起度过的,考虑到只有执行了杀人行为的凶手才能毕业的前提而排除了共犯的可能性,你们两人就拥有了不在场的证明。”

狛枝想了想,继续道:“在此结论上就可以确认以后朝日奈同学和大神同学的证言都是真实无误的吧,太好了,排除了两个选项呢。”

大和田被他那过于轻松的语气弄得恼火起来:“搞什么啊,实际我们大部分人都是自己在自己的房间休息的啊!按你这小子的怀疑论来说,难道我们都是嫌疑者吗?”

“难道不是?”狛枝笑吟吟地反问。

真令人火大!大和田的额角爆出一根青筋,伸手指着白发少年,充满敌意地瞪着他:“你这家伙简直聒噪得让人心烦,除了把水搅浑以外一点作用也没有,啊——对了,之前黑白熊说宿舍夜时间会断水是因为你潜入学校的时候一部分供水线路被破坏掉的缘故吧?这么说来,最可疑的其实是你才对啊!”

“诶?是这样吗?”狛枝歪头。

“别给我装蒜!”大和田一拳砸在扶栏上,视线凶恶,“从潜入学校到学级裁判这段期间你这家伙根本就从未出现在我们任何人的眼前过吧?明明第一天就进入这里了,可谁都不知道你的踪迹。行踪鬼祟一看就是想搞什么阴谋……说不定就是你杀了舞园,然后妄图利用学级裁判处刑我们所有人!之前袒护苗木的做法只是为了防止他被我们投票,根本目的只是为了在保全你自己的性命的前提下杀了我们吧?”

“大和田你冷静下,之前狛枝前辈明明还拒绝了换成我为他担保……”石丸迟疑道,“如果他的目的是你说的这样的话,显然不会选择明显可疑的苗木吧?”

“哼,石丸你还是太天真了,像你这样的乖乖牌根本不能想象出有些人的狡诈之处的。正是因为苗木可疑,所以才能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而且因为真凶是他本人,因此狛枝一定知道如何帮助苗木脱罪的方法。”大和田冷笑起来,“因为我是暴走族的首领所以能够闻得到,这个人身上有种令人不快作呕的气息……”

浸染了无数黑暗,仿佛沾到就会令人不幸的气味,遮掩在光鲜的表面下恐怕早就已经彻底腐败堕落的感觉。他的眼睛在谈论生死的时候淡漠得令人恐惧,仿若只是提及路边草木一般的平静语气……大和田盯着从容微笑着的狛枝,眼底闪过一丝忌惮。

“我在看守尸体发现现场的时候听见了雾切和苗木的对话了,雾切说她在舞园的尸体附近找到了一根白色的头发,很短,而且有点卷,嘿,不是恰好符合你的特征吗?尸体发现以后我一直守着现场,你不可能靠近,也就是说你是在更早之前的时候就去过苗木的房间了!”

“但、但是狛枝君没理由会想杀了我们吧?”不二咲懵懂地问。

“那如果假设他就是这次自相残杀游戏的黑幕呢?”塞蕾丝微微一笑,“如果是黑幕的话,特地设置这些规则,近距离旁观我们在自相残杀和互相猜忌中走向全灭……听起来还真是让人绝望,或许对于黑幕本人来说可以算上茶余饭后的余兴节目?”

评论 ( 5 )
热度 ( 12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