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32)

Chapter 32

 

那时候我们很天真,只要承诺了永远便会相信会一起天长地久。

那时候我们很单纯,以为并肩而立便能克服一切艰难险阻。

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以及,超高校级的幸运,苗木诚。

命运的交汇点,幸运的相乘,信念的指引,充满希望的未来。

那时候你说过,与我相遇,是命运的奇迹。

 

“不用害怕遭受欺骗,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构筑在欺骗之上。”

狛枝凪斗轻手轻脚地替苗木诚盖好被子,他坐在床沿凝视着褐发少年有些不安稳的睡颜,手指点过他眼角溢出的水光,伸出舌舔了舔指腹。

有点咸涩的口感。他瞳色微深,牵动唇角,无声息地微微一笑。

不知从何时开始,生死已经无法使他的心境产生波动。无论是痛苦还是挣扎还是死亡,在他的视野里,一切都宛如隔着一层无形的薄膜,俨然成为游戏一般充斥着荒诞与不真实感的默剧。

情绪长时间停留在消沉的维度,再也感知不到快乐的情绪,爱与理想在枯萎,听得见生命之火在逐渐消亡的声息,如果继续这般麻木地行尸走肉下去的话,恐怕连自我的灵魂和意志也会随之在无聊的绝望中消失殆尽吧?

但是,心的一角还在不知死活地自我燃烧。

求生的渴望仍在大呼小叫地填塞他的耳朵,代表尊严的脊梁更是不愿意弯下,如果在这里就彻底屈服的话,那狛枝凪斗在无数的幸运与不幸中一直以来坚信的信念就会彻底崩坏了。

越是漆黑,越是绝望,越是冷寂,越是孤独,在望不见底的深渊尽头,一定还有希望的光芒烨烨生辉。

这不是自我安慰,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早在遥远的过去记忆里,他早就切身体验过了,那充满了温暖气息的灵魂和简单坚韧的纯粹意志,通感的不止是希望,还有从那个人身上汲取而来的积极力量——

“如果是你的话,肯定能改变现状……”他自言自语一般地喃喃,“无论是‘你们’的现状,还是‘我们’的现状……”

静坐片刻,他站起身,轻松地一笑。

“可能会有点太过于为难你了呢,真是辛苦了,我可爱的苗木君。”

就在狛枝关门离去的不久之后,苗木诚翻了个身,在黑暗中睁开了双眼。

 

“舞园沙耶香被桑田怜恩杀死了,桑田怜恩被大家投票处刑了。现在在座的各位是什么意思呢?打算一起将我杀死吗?”

半跪坐在地上的狛枝没有抬起头来,凌乱的发丝垂落遮掩住了他的容颜,他透过狭隘的视野看见围绕在自己周围的许多双脚,不意外地轻笑出声来。

“你——”石丸有些犹豫地向前迈了一步,立刻被身侧的超高校级贵公子抬手拦住前路。

“不要心软,眼前的可是个可疑人物。”十神白夜头也不回地道,从石丸的角度可见他碎金般的短发与冰冷漠然的端丽侧颜,镜片后视线锋利如刀。

哪怕不与之视线相交,也能体会此人的唯我独尊与其难以撼动的自我意志。

“狛枝凪斗。”他念出他的名字。

“是,是我,尊敬的贵公子大人。”狛枝顺从的回应中带有一贯随性从容的温和笑意。

十神的表情没有因他的称呼产生任何变化,他天经地义一般地微抬下颌,眼珠下移,冷淡的审视目光施舍地落到狛枝身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这个人从苗木诚的宿舍房间出来的那一刻就被大和田纹土一拳击中了腹部,身体能力弱得令人意外,当场就被打得跪地干呕,只是除了一开始的闷哼以外竟然连一声都没吭,倒是省了他们惊动苗木那家伙徒惹阻挠的麻烦,直接就把毫无抵抗的人拖到了餐厅。

“那个……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不二咲胆怯地揪着裙边,一边小心窥视着他的脸色一边提出意见,“这样对待狛枝前辈有点过火了吧?而且就这样瞒着苗木君也有点……”

“没搞清楚状况的人给我闭嘴。”十神冷淡地喝止。

不二咲被他的态度吓得后退了一步,害怕的神情看起来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喂,你说得太过火了吧?”大和田不满道。

十神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停顿片刻,语气不好地开口解释:“这个人在之前的学级裁判里数次改变立场,态度中甚至将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安危视若玩物,我可无法容忍这种危险人物在我的眼皮底下晃荡——”

“我感觉到了十神君的杀意。”狛枝动了动身后手腕束缚的绳索,稳固的绳结纹丝不动,他也不在意,干脆地曲腿坐在地上,“其实这也是一个好办法呐,只要直接在这里杀了我,你们就不用担心学级裁判的时候我的生死牵连到无辜的苗木君了。”

裁判以后桑田被无数棒球生生砸死的阴影还萦绕在众人心头,时值深夜他们早已困倦疲惫不堪,奈何一丝睡意也无,不甚明亮的顶灯悬在大家的头顶,惨白色的辉光落到狛枝的发梢,滑落到他抬头时展露人前的灰绿色深邃眼眸里,幽深得令被他注视之人都要心慌意乱起来。

“只是要杀死我这种一无是处的无用之人实在不必劳动十神财阀唯一的高贵继承人脏了手。比起我的轻贱性命,十神君的生命显然更具价值吧。”他凝视着他,“真遗憾啊,没办法帮助您达成所愿。”

“哼,巧言令色。”

十神显出无动于衷的不屑态度,他在其他同学无言的注视中自若地从身侧的茶桌上端起了一杯浓咖啡,低敛眉目啜饮了一口。

做完这些,他在狛枝的面前放下咖啡杯,居高临下地说:“你这家伙给我听好了,对你抱有杀意不代表我现在就会杀了你,你就给我感恩戴德地受用本少爷的慈悲吧。”

十神的视线触到狛枝的双眼,心里微微一凛。

这个人……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他从外面侵入了这个学园,一定知道什么他们无法获得的情报,问题是如何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

因为从小深受帝王学和心理学等与驭人之术有关的知识熏陶,所以十神可以很轻易地看出来,狛枝凪斗这个人非常聪明,多智近妖,而且显而易见的是比他更为固执己见的顽固派,区别仅在于那家伙在外面披了一层虚伪友善的皮而已。

这样的人不是单单用武力威逼和恐吓就可以强迫屈服的角色,要想让狛枝凪斗心甘情愿地吐露出他想要的情报,就必须先从精神上折服他不可。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比起他来说,那个苗木诚在这方面拥有他难以企及的优势。

从那家伙在之前学级裁判的表现来看,他姑且先把利用他的能力当作预备执行方案的一种选择吧。

“嘁——”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不爽,十神扬起下颌,“喂,狛枝凪斗,你给我听好了。”

站在餐厅门外的苗木小心地收回了挪动的脚步,身体贴在门扇后面,屏声听着十神的声音。

“不要给我耍什么小手段,你应该能感受到我们两方的武力差距了,我警告你,如果被我们当中任一人发现你在做什么做不出正当解释的危险行为的话,我们就不会再看在苗木的面子上对你手下留情了。”

“……啊,明白了。”


评论 ( 1 )
热度 ( 11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