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33)

Chapter 33

 

狛枝凪斗回到苗木诚房间的时候,褐发少年还是维持着最初入睡的姿势酣眠,他的被子盖到了胸口以上一些的位置,脸颊睡得红扑扑的。

他轻轻地关上了门,不忘顺手带上门锁。

就在靠近了几步的那时,原本以为已经沉入梦乡的少年忽然翻了个身,把背对向他。

“裁判以后,我发现宿舍区旁边的仓库开放了。”苗木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沙哑,“里面有很多生活用品,我帮你拿了一套新的睡衣,就放在衣柜里。”

“好。”一如既往的温柔回应。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动,片刻之后,身后的被子掀开了一角,对方躺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苗木几乎是在被他娴熟地拉进怀里的那一刻僵硬起来,绷紧的颈线鲜明地显现出喉结滚动的起伏,他低下眼,不太自然地抓住了狛枝揽在他腰部的手掌。

“今天……今天不太想做。”

强自按耐着羞耻小声地说着,旋即从脸颊耳根到脖颈都害羞得通红一片。

“噗。”

被嘲笑了吧?这绝对是在笑话他吧?

脑袋都发热得几乎要冒烟的程度,身后的人胸膛不住起伏,要不是身体被固定住了,苗木都想要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然后有多远就躲多远,最好是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最好。

“嗯,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做的。”狛枝凪斗这样忍笑着回答道,但是手上怀抱的动作并没有放松一点,他把下颌搭在少年削瘦的肩窝,纤长眼睫微微低垂,半掩住波光柔和的眼眸,“就让我抱一会就好。”

苗木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松开了手。

 

温暖可以软化人的身心。

无论是寒冷、亦或疲惫、亦或心灵的低迷,当你从寒冷的空间骤然落入温暖的怀抱,那种油然而生的愉快与舒适感足矣令人将此命名为幸福。

在那并算不遥远的过去,他们也曾一起共度过如此一段充盈着温暖与幸福的时光。

围绕着冬日的暖炉,两个人坐在一起,什么也不需要去思考,什么也不需要去做,只是陪伴在对方的身边,一起等待着新一年的钟声敲响。

苗木诚半个人都缩在了被炉里,弯着身子把微微晕红的脸蛋贴在桌面的样子滑稽得像是一只快被烤熟的虾,伸出了两只手笨拙地摆弄着遥控器,努力调试播放着红白歌会的电视机音量。

狛枝端坐在他的一侧,当然手和脚也都是放在被炉里的,微偏过头含笑地看着他的动作,却并不上前帮忙。

“苗木君这样没关系吗?”他心满意足地看着他,口上却说着言不对心的话,“竟然特地放弃了回家,选择跟我回来过年……你的家人不会觉得遗憾吗?”

“遗憾可能会有一点啦。”少年的轻松口吻满带着不知人间烦恼的天真味道,他缓慢地眨了眨眼,清澈的眼眸倒映出他的身影,“但是还有小困陪着他们呀。”

他看着他的笑靥,也忍不住弯起唇畔。

“而且,比起这个,我更不想让狛枝前辈一个人过年。”苗木的视线不自觉飘向了客厅不起眼角落里被供奉起来的两张遗像,像怕被他察觉一样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撒娇一般地丢开了遥控器,抓起一个橘子递给他,“狛枝前辈要是被我感动的话,不如明年一起和我回家守岁?一家人在一起一定很热闹的!”

“诶?一、一家人?!”他睁大了眼。

“那、那个……我是说……”自觉失言的苗木飞快地涨红了脸,眼珠不安地转动着,“如果狛枝前辈不介意的话……爸爸和妈妈应该很愿意……”后面的话声细如蚊鸣。

“不介意。”斩钉截铁。

“……回答得太快了吧?!”对方忍不住吐槽了,“我还没说后面的话呢!”

“噗哧。”

“呜哇!不、不要笑?是在笑我了吗?等、好难为情,不要这样看我哇!”

一定是被炉的幸福魔力太强,最后连狛枝也放弃了抵抗,彻底折服在温暖的氛围中。

两个人安静地不说话也很舒服,时钟滴滴答答,耳边传来国民歌姬甜美悠扬的歌唱,窗外是被夜幕笼罩的庭园,树枝上一闪一闪的是白天他和狛枝一起齐力协作挂上去的装饰彩灯,这样一看成果还不算糟糕,五颜六色的看起来精致又漂亮。

“呼——暖和得昏昏欲睡。”

“是的呢。”

“先别睡啊,离12点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了,再等等就到了。”

“唔——可是这样等着好像有点困难呢,不如玩个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

狛枝也学着苗木的模样把脸颊贴在桌面,修长手指戳弄着他递给他的那个橘子,随口道:“不如这样,我们来猜橘子的果肉有几瓣,猜得最接近正确答案的人就可以让对方喂自己吃橘子。”他抬起眼,颇为不怀好意地笑起来,“顺便一提,要用嘴喂哦。”

这、这个游戏……莫名的有种已经输定了的感觉……

黑线淹没了头顶,苗木诚的嘴角忍不住疯狂抽搐起来。

“这样、这样不公平啊!”他忍不住抗议。

“哪里不公平?”

“……”答不出来。

“都是一样的问题,而且都是超高校级幸运的所有者——”

“……不对!还是不一样啦!”

“唔,这样吗?”

“是的!就是这样!”

“苗木君,赖皮不好哦。”他忍不住笑起来,“起码现在不也从学校那些老师的运气研究中抓到了一些东西了吗?还是说,你都忘记了?”

“……”

“不用担心,如果是苗木君的话,我也可以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献上绵薄之力的哦。”他重新坐起来,单手撑着侧脸,带着一丝坏心眼地逗他,“学长的新年幸运补习,怎么样?”

“……啊啊啊别说了,我玩!我玩行了吧!”QAQ

……

然后,果然迎来了标准结局。

剥橘子的时候,因为心情太过于紧张,把内部半透明的薄膜弄破了一个小口,汁水从破裂处溢了出来。

苗木小心翼翼地咬住了果肉,哪怕时刻注意着力道不致使牙齿咬破脆弱的外层,但还是有流出汁液沾到唇瓣,酸甜的味道涌到舌尖。

他偏移身体,颤巍巍地伸出手搭上了狛枝的肩头,将自己的重心缓缓转移到对方的身上去。

眼前涌上了一层湿润的雾气,呼吸都带着灼人的热度,苗木不敢抬眼,视野里只有对方薄唇微启的画面,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双唇相贴,酸甜的滋味在口腔中彻底炸裂,果肉的柔软的口感,还有对方伸进来的舌尖,气息越是纠缠越是甜美,下颌被对方的手指抬了起来,他手一软,被狛枝后仰的身体带着一同倒下……

“新年快乐,苗木君。”

在情酣血热的时候,狛枝的声音伴随着新年的钟声一起传入耳中。

“新、新年快乐……”他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回答,恐怕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高热的烧灼中眼神都显得微微涣散,额发浸湿,探出了被炉的小臂都沁出了细小的汗珠,在痉挛般的忍耐中实在受不住辛苦,抗议地发出了哀求的声音:“怎么还不……还不……快一点……”忽然瞳孔骤缩,声音戛然而止。

“唔——苗木君喜欢姬初吗?”(注释:新年后的首次行房。)

“……恶趣味。”

 

狛枝凪斗其实并不是个习惯于回忆过去的人。

人从出生伊始便已注定了死亡,所以他不畏惧死亡,他的目光所及之处,他的希望渴求之处,必然指向了当下的时刻。

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只有他一个人不知疲倦地反复追溯那些在记忆中闪闪发光的回忆,却无法再拥有继续并肩执手的未来。唯一能留下痕迹的,恐怕就只剩在无尽思念与执念中汲取了一切爱与毒作为养料,而盛开来的罪之花了。

但是,如果是作为希望的你的话……他微笑着想,若能作为绝望被你亲手了结,也不失为达成了狛枝凪斗的平生夙愿吧。

 

“呐,苗木君,你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他贴在他的耳边,就像每一次耳鬓厮磨时候那样,用着温柔的气声问他,“什么都可以哦,只要是你想知道的事情……”

长久的沉默。

狛枝有些微不可查的遗憾,他慢慢地敛下眸光,还是不愿意放开怀中的少年:“没有吗?”

“……有,有很多。”

苗木诚把手按在狛枝的手背,用很慢的声音问:

“狛枝前辈,以前自己杀过人吗?”

……杀人吗?

他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地笑了一下:“要说自己动手的话,试着杀过一个人。”

苗木的手指猛地收紧。

“但是失败了,还差点被杀。”狛枝继续陈述,“不过,有很多很多人因我而死。”

非常多人,多得他已经彻底麻木,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也有,包括他身边的人,甚至连亲身父母也在内……

苗木:“是、是吗……”

他又不说话了。

“还有其他的问题吗?”狛枝等了片刻,按耐不住地问,“苗木君不是说有很多的吗?无论什么都可以哦,只要是我知道的……”

“不用了。”苗木摇了摇头,又重复了一遍,“不用了。”

这个答案就已经足够了。


评论(5)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