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39)

Chapter 39

 

难得的一夜好眠。

一觉睡到大天亮,兴许是昨晚累到连做梦的力气都没有了,但醒来时头脑意外的清醒,再没有莫名陷入无理由的消沉状态。

如果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吹散了茫茫大雾的湖面,那种澄明透亮的感觉吧。

苗木半眯起眼仰起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挂钟,指针才走到六点,难得比黑白熊广播的时间要早,他很轻易地为这个小成就雀跃起来,掀被起身——

“啊呜!”

腰、腰好酸!

浑身微颤地维持了一个古怪的姿势僵持了半晌,苗木抹了把眼角溢出来的泪花,满头黑线内牛满面的苦脸样子就差直接来一个失意体前屈了。

真的闹得太过火了……简直难以想象最初还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好羞耻,都是狛枝前辈在引诱他啦,简直是黑夜里蛊惑人心的妖精先生……

那天晚上,他睁开眼,于恍惚杳冥之中第一眼就捕捉了他的身影,就侧坐在他的床沿,侧过首来,正垂眸望着他的脸孔,目光专注温柔。

狛枝凪斗生了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精致的五官对于男生来说可能过于秀美了一些,睫羽下一双微挑的杏核儿眼,迷离轻软宛如卯月霏霏细雨后池边烟柳间弥生的淡雾——这般柔软的颜色天生就极易令人感到亲近温柔,在苗木与他的目光相接的时候,便似在他眼底点亮了光芒,于是风吹雾散,百尺深青,波光粼粼。

他一定是喜欢我的。

我,也是喜欢他的。

心跳失守,怦然心动,就是这种感觉。

狛枝还没醒来,苗木小心地缩回了被窝里面,之前的动作和声音没有吵醒狛枝让他不禁小庆幸地松了一口气,侧躺过来,他在安静的氛围中辨认出对方规律清浅的呼吸声,偷偷伸出手握住了狛枝的手,珍视地十指交叉。

你一定要一直好好的。他在心里说。

在这种地方,一个人很危险,但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就不用担心。

一定没问题的,只要我们齐心协力……

看着那张睡颜平和的脸孔,心里堆满了甜蜜的憧憬,无论是心跳也好,还是脸颊也好,好像全部都沾染了恋爱的特征而发生变化,他忍不住抿住唇微微笑起来,凑过头,在恋人的脸上啾了一口。

 

事实证明,早晨醒来以后,最好不要轻易地重新闭上眼睛。

自己以为只是眯了几分钟而已,然而等到被广播声叫醒回笼觉的时候,苗木整个人都陷入了对自己生物钟的自我怀疑中。

“其实我很早就醒来了。”他对拧了条热毛巾给自己擦脸的狛枝如是强调道。

“是,是。”对方立刻点头,顺便从衣柜拿出苗木的衣服。

这反应太没原则了,如同完全不需要思考就赞同了似的,更别提是被说服了。苗木简直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就在狛枝的手伸到他睡衣扣子的时候,褐发少年按住他的手指,鼓着脸说:“我自己穿。”

 

不多久,收拾好的两人来到惯例约定晨会的食堂餐厅,他们来得有些迟,已经坐在位子上等待的同学反射性地将目光投向门口,苗木站住脚步。

总觉得,有点空旷啊。

十神和腐川缺席已成惯例,现在食堂里坐着的也就只有叶隐、雾切、塞蕾丝、山田、朝日奈,以及大神樱,加上刚到的苗木和狛枝也才仅仅八人,对比第一天所有人齐聚的场面,氛围冷清得让人都禁不住要消沉起来了。

到现在他还有一种不真实感,不二咲同学被杀了,大和田同学竟然是杀害他的凶手什么的……那个直爽仗义的人真的会做出这种事吗?总觉得难以想象。

虽然曾经被他当面揍过一拳,而且还是身负超高校级暴走族这么恐怖称号的家伙,但是苗木觉得大和田是那种相当坚持心中道义的硬汉,一直对他抱有一种近似于钦佩敬仰的感情。

是我不够之前了解他吗?

舞园同学也是非常善良的性格,只是曾经帮过她一次,她就会一直铭记于心,很让人难以想象这会是一名全国扬名被无数人喜爱的超人气偶像。这样的她对于自己的梦想怀抱着极其热枕的态度,若非是那个动机视频彻底将她的精神支柱击溃,她绝不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情,桑田同学也就不会在被欺骗被袭击的惊怒中跟着冲昏头脑……

越是深想,越能察觉幕后黑手的恐怖之处。

如果不是非常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心理弱点,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摧毁他们的心理防线的。但若说那个不知名的存在对他们每个人都了若指掌的话,那么,对方是从何时开始观察他们,又是从何处得到这些内情的呢?

一想到黑幕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了暗中的窥视,将他的人生、他的成长、他的喜怒哀乐一一尽收眼底,他就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势与力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大到无法可想,无处可逃。

现在的我们就好像是对方手指的提线木偶一样,只要抛出致命的饵食,立刻就会如那家伙剧本里预写的情节一样展开。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和田同学才会走上绝路……苗木忽然一怔,询问的话语脱口而出:“说起来,石丸同学怎么不在这里?”

好奇怪啊,身为风纪委员长的石丸清多夏应该他们当中是最恪守纪律的人才对,他应该是最不可能缺席晨会的。

“大概是……他太难过了吧。”朝日奈皱起了眉,“石丸同学昨天从大和田同学处刑以后就一直一言不发。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吧,谁叫大和田同学杀掉了不二咲同学了呢?我不能原谅伤害同伴的人,他背叛了我们的「希望」。”

“我赞同朝日奈葵阁下的发言!为了我们一起存活下去的「希望」,大家还是不要去想什么杀人之类的危险行动了。”山田一脸严肃地推推眼镜,“石丸清多夏阁下是被他们那种虚幻的友情作茧自缚了。”

“那个人,差不多已经因为打击过大而坏掉了呢。”塞蕾丝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悲,如果在这种地方都丧失了「希望」的话,差不多也就相当于行尸走肉一样了。”

“是哒呗是哒呗。”叶隐双手摊开,一脸严肃地点头应和,“回首无用!我们应该放眼充满「希望」的未来!”他的手指直至抽着嘴角的苗木,气势十足道,“根据我的占卜,石丸亲要是再这么堕落下去,他的死亡几率就要高于七成了哒呗!”

“……”雾切闭眼,一言不发。

……呃,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好像某个关键字被提及的次数特别频繁?

苗木诚汗颜着在同学们自顾激动起来的氛围中倒退了一步,正好进门走到一半的狛枝注意到了苗木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两人目光相接。

苗木一脸莫名地眨了眨眼。

说起来,狛枝前辈好像只向他转述了案件的明细。至于其他人在裁判场的发言和反应,对大和田同学作为凶手一事的感想之类……都没有被提及。

莫非,学级裁判的时候还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了吗?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