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0)

Chapter 40

 

古怪的感觉挥之不去。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少看了一集电视剧那样,缺少了一个转圜的衔接,对所有人的表现感到理解不能。

苗木:“我觉得你们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大家冷静一点。”

“不,我觉得我已经无法冷静了。”山田一脸狂热地挥舞拳头,“希望啊!对二次元的希望点燃了我的热血!啊啊——我的灵魂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啊哈哈……但是这里是现实世界啊。”一滴汗流到颊边,苗木试图唤醒他的理智,“山田君,二次元不在这里啦!”

“哼哼,天真,太天真了,苗木诚阁下简直就是天真的代名词啊。”山田的眼镜反过一道刺眼的白光,“二次元,就在我的希望的彼端!”

幻、幻觉吗?背景竟然涌现了星辰大海???不得不说还真是让人久违的自然风景啊……虽然苗木感觉他整个人都已经被排挤成一个渺小的微粒了。

嗯——与其说这是希望,还不如说是幻想还差不多吧。他沉思。

“不对啦!希望才不是这样的东西!”朝日奈忽然一声暴喝。

苗木:“……诶?朝日奈同学怎么了?”

“希望啊!就是像甜甜圈一样的东西!”朝日奈用力地握紧了双拳,用坚毅的目光瞪向山田,“只要有希望在,我就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这是在说甜甜圈能够使朝日奈同学感到幸福吧?苗木干笑着挠了挠脸颊。天啊,他竟然能从朝日奈同学的眼睛里看到闪闪发亮的星光……

然后,两人就迅速地爆发了理念上的冲突。

“恕我直言,朝日奈阁下您的看法太肤浅了。”

“是山田你的想法太不切实际了!”

“甜甜圈什么的,哪里都不缺这种东西吧?充其量只是口腹之欲……!”

“正是因为分量充足才是我的希望!比起任何虚幻的妄想来说更能够填充身体的希望!”

“你说什么?!竟然如此侮辱我崇高的二次元理想!”

竟、竟然为了这种问题吵起来了……苗木汗颜。

“嗯……我可不觉得希望是那么具现的东西。”

叶隐的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苗木注意到对方的表情难得是庄重中带有一丝肃穆,不禁也认真起来。

“希望的话,应该是预示着未来的闪耀明星,是命运女神赐予我的馈赠哒呗。”他勾起嘴角。

……好冷。他扶额。

对不起,果然会以为叶隐同学能够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的我正如山田君所说的一样天真。

“唉,真是闹剧。”塞蕾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塞蕾丝同学……之前你好像也提到了,那个……有关希望什么的。”苗木小心地瞧着她。

哥特萝莉打扮的女生优雅地抿了一口红茶,目光漫不经心地投往朝日奈他们争吵的位置。

“哦?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念头可想,大家只要开开心心地被困在这里就好了。”

“呃……”

“不会告诉你的哦,因为苗木君在我这里的等级还不够。”她笑眯眯地注视着褐发少年,“E……接近C等级吧,但还是远远不及能够得到我的垂青的地步,所以我是不会把自己的希望告诉你的。”

……与其说是被直截了当拒绝的尴尬亦或挫败,还不如用哭笑不得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更为恰当一些。

这都什么鬼啊?果然,我的这些同学都是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怪人吧?

“其实这样也不错,不是吗?”

狛枝牵住了他的手,带着苗木一起走到长桌的座位,语调轻松地说着。

“大家需要希望,在这样的环境里,果然是心怀希望才能够取得胜利。我相信在座各位优秀的超高校级才能的所有者一定都拥有着非常伟大的希望。”

唔……原来在狛枝前辈眼里,二次元和甜甜圈也都非常伟大吗?

苗木拿起筷子夹起餐碟里的煎蛋,眼睛瞄到眼前满满一杯的纯牛奶,视线忍不住飘到旁边,盯着狛枝手边的甜豆奶看。

“完全将自己置身事外的语气啊,这种希望的论调难道不是最先由你提起的吗?”雾切冷淡地开口,眼神变得锐利,“在这种环境里,大家能否维持良好的心理状态攸关每一个人的生命安全。但这不是让人去盲目相信这种宗教徒一般的煽动言论,失去理智同样危险。”

“哈哈,这样吗?雾切小姐还真是严厉呢。”狛枝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嗓音微低,“煽动性的言论吗?这我可担待不起呢——像我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根本做不到影响各位坚定的意志啊。无论眼前的绝望多么漆黑,希望的曙光总会烨烨生辉,我最多只是稍微让大家回想起来这种感觉罢了。”

“是吗?”雾切忽然笑了笑,语带深意,“原来如此,果然用诱导他人的手段达成目的是你的拿手好戏。啊。不对。我还是该说你这是不得不强迫自己变得擅长的做法呢?因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拥有和苗木君不同特质的你如果亲自出手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想要的一定能够得到手。

无论是有意地伸手去拿,还是无意识地挥动手臂。

只要是他的意志。

没有例外,无一落空。

这就是幸运。

狛枝凪斗的目光越过长桌,与笑容微微的雾切响子视线相触。

“真不愧是你。”他自语一般地悄声道,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什么都瞒不过你。”

“狛枝前辈,你的希望是什么呢?”

打断了他的思绪的是苗木的声音,他侧过头,看见褐发少年双手握住杯子,咕咚咚地喝着甜豆奶,嘴边沾上了一圈淡色的痕迹。

除了苗木,狛枝很少会被人问及有关自己的问题,但他也习惯了苗木的发问,几乎不假思索……也不需要思索,立刻就得出了答案:“希望,是绝对的好的东西。”语气斩钉截铁。

这回答,有点……抽象?

苗木呛了一下,头顶冒出无数个问号。

狛枝凝神看了他一会儿,复又笑了起来,拿起一张餐巾帮他擦嘴边的豆奶渍:“苗木君很渴吗?不用这么着急啊,我这杯也给你吧。”然后把他的牛奶端到苗木面前。

“等……”苗木的嘴角猛地抽了一下。

“怎么了吗?”狛枝不解地眨眨眼。

“不……没有。”他视死如归地接过牛奶。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狛枝双手交叠,搭在桌上,心情平静地想着。

尽管还有一些遗憾没有完成,可他有一种无来由的自信,无论过程如何迂回曲折,最终一切都会如他所愿的。

其实当初曾经下定了决心要永远地离开他的,因为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再继续厚颜无耻地纠缠不清的话,他又怎么能够安分地待在安全的理想乡呢?

虽然发生了现在这种事,但自己真的是非常幸运。

心里一直有一个缺口,正在一点一点被填满。

他不在身边的时候,焦躁的情绪就难以抑制,若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心灵就会安定下来。

“苗木君,你觉得希望是什么呢?”

在褐发少年纠结着口腔中味蕾残留的奶味时,冷不防听见了狛枝这样的提问。

身高超过你……咳。

他脸红了一瞬。

“希望啊……大概就是不可抹杀的期望吧。”

可能实现,因此不是幻想,不是具体的事物,因此无懈可击,不是现在,不是过去,而是指向于未来,只源自于自身,谁也无法干涉的美好愿景。

“很好的回答。”对方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带着一种小心宠爱的温柔力道,“记住你此刻的心情,苗木君,就算再如何漆黑绝望的深渊,也只是衬托你大放光彩的幕布而已。”

什么绝望……狛枝前辈是暗示我再也长不高了吗?苗木诚忽然黑线满头。

“其实……我还是生长期。”他忍不住辩驳。

“嗯,所以我也很期待。”对方从善如流,“快快成长起来吧,苗木君。”

苗木:“……”

苗木:忽然委屈.jpg

评论 ( 9 )
热度 ( 11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