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1)

Chapter 41

 

早餐后是照常大家自由活动的时间。

第二次学级裁判以后,黑白熊遵照规则,开放了校舍三层作为属于他们的全新活动空间。根据早已在前夜里就已经将三楼大体探索一圈的其他同学所述,三层的廊道远比下面两层更加曲折复杂,除了教学用的课室以外,另外还有娱乐室、美术教室、物理教室三块区域。

“目前没看过新楼层的只有苗木同学和狛枝前辈了哦。”朝日奈说,“苗木同学是因为还没有醒来,狛枝前辈一回到地面就去保健室照顾你了。”

然后她有些诧异地发现在失去了不二咲以后大概沦为所有人中脾气最软也最好欺负的苗木诚并未因她隐约的揶揄而有什么害羞的表现,他像是习以为常地微微仰首对狛枝笑了一下,当然也没有见外地说谢,商量地问道:“我有点担心石丸君的情况。要不然我们先去找他一下,然后再去调查一下新开放的三楼?”

狛枝沉吟了一下:“这样的顺序其实也可以……不过苗木君你可能还不太了解石丸君昨晚的心结,不如让我去找他,你先去三楼看看吧。”

苗木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似乎不太愿意和狛枝分开,眉眼间自然带出了几分犹豫出来。

狛枝便轻松地笑起来。

“不用担心我,光天化日之下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他像是察觉到这句话的竖旗反而更让人难以安下心来,略顿了一瞬,才道,“安心吧,我还不至于在这种地方就止步不前的程度。说不定我还掌握有能够帮助石丸君打起劲来的秘密武器呢。而且,这样也更节约时间。”

苗木怔了一下。在这种时间的概念已经逐渐延伸成虚无的囚困环境中,节约时间本是一个无甚意义的说法,但他还是一瞬就反应过来狛枝的画外音。

他去过三楼。

会是什么时候呢?不可能是最近了,因为之前三楼都是被隔断开的,那么就是以前。

“好。”

吐出这个音节,苗木诚忽觉脑中一阵眩晕,以前、以前,这个词汇似乎触动了一部分隐蔽的记忆,他觉得自己应该也能想起来什么的,只是思维遇到一个透明的屏障,叫他欲寻入门而不得其法。

这种感觉,就像是前阵子一直困扰着他的睡梦一样。

醒来的当时应该是还隐隐约约记得梦见的情景的,但是这种如浮光掠影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消褪得很快,连残留的近似于怅然若失的心情也仿佛晨曦渐渐消融于日光下的海雾,很快就消弭无踪。

就连如今回想起舞园同学的事情,虽然还是会觉得难过和惋惜,却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愤怒悲伤,让人揪心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疼痛了。

现在才知道,人,原来是这么容易健忘的。

 

空旷的楼道回响着鞋底踏在地面的回音。

朝日奈去游泳,大神樱应该是陪她一起运动,腐川多半是留在房间或是藏在图书室的某处偷看十神,山田好像说他要去厨房研究一下美食,叶隐比较难琢磨,有可能会去洗衣房看杂志。

希望之峰的校舍很大,大到早餐之后大家各自分头行动,周围就一下子空荡得有些冷清。

三楼开放以后,按理说就已经囊括本科高中部的全部班级了。最初这里的建造目的应该是提供三个年级的所有学生教学使用,每个年级两个班级,每个班级各有16套桌椅,根据这个布置来看,应该就是每一年希望之峰对外招生的定额了。

……这么说来,他们这一届的新生应该是还有另一个班级的?

走在楼梯上的苗木忽然一愣,眉毛纠结地皱了起来。

暂且不提至今未曾逢面的狛枝前辈曾经与他讲述过的他那群性格各异的同学们,为什么另外一些同为希望之峰新生的78期学生也不在此处呢?

还是说根本不存在另外的新生,只是校舍建筑的设计如此而已。现在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才15人而已,根本连一个班级的人数都没有达到……虽然也不排除是因为他们这批被囚禁的人其实根本不是希望之峰招募而来的新生的可能性就是了。

唔——其实这个问题好像前一天问过狛枝前辈?结果得到了像是鬼故事一样的答案,后来没来得及追问就昏过去了。苗木扶额。等下回去再问一遍好了。

都怪他以前没有太过仔细地调查希望之峰学园,只知道这所学园是所谓的超一流人才培养摇篮而已。连以前历史中,各届毕业生的人数是否为定数这一点都不太了解。

说到底,假若他在图书室找到的那封寄给校长的信件确有其事,希望之峰学园早已废校已久了,甚至可能是从狛枝前辈离开学校与他相遇之前就已经……

他踩在阶梯上的脚步一滑,苗木“呜啊”的叫了一声,手臂徒劳地在半空中划了半圈,还是止不住后仰的势头,悲惨地摔了下去。

咚——

苗木一时之间连自己睁眼与否都不清楚,白色的墙壁被黑色侵染,后脑剧烈的疼痛与眩晕交织盘旋,慢慢的还闪出了金色的小星星。

“痛死了……”

他闭上眼,喉间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双手抱住脑袋,整个人侧过身,蜷缩起来。

“唉,好倒霉。”

 

娱乐室播放着优美的萨克斯小调。

“咔嚓”一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端坐于棋桌前的哥特少女没有回头,绯红色的眼珠盯着面前的西洋棋盘,一动也不动。

“塞蕾丝同学?”

是疑惑的声音,非常清亮、好听的少年声线,她在那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两个人的形象,不禁微微弯起唇角,把手上的王后黑棋放在棋盘。

突然才发现,那对幸运的情侣有着很相似的嗓音。

只是平常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往往能看到本人,不同的容貌、不同的语气、不同的气质,所以往往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个事实。非常有趣——那两个人其实有很多相像的地方。

当然,不同的地方也很多就是了。

“日安,又见面了,苗木君。”她笑着对走过来的褐发少年道。

“日安。没想到塞蕾丝同学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啊。”苗木有些好奇的样子,“这个是国际象棋?我记得你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赌徒,塞蕾丝同学是很擅长这个吗?”

“一点也不擅长。”

“诶?”

仿佛被苗木愕然的样子娱乐到了,塞蕾丝捂唇笑起来,那搭在唇边的闪烁着尖锐冷光的精铁指套与她细腻柔软的雪白肌肤形成鲜明的视觉反差,那双美丽深邃的绯红眼眸不动声色地将对面少年的面貌尽收眼底。

“请坐吧。”她微一抬手,仪态端庄优雅,女王般不容拒绝的气势迫得苗木稍不自在地点了点头,在她的对面落座,一双碧绿眼眸清澈见底。

眼睛也很像,但里面蕴藏的东西天差地别。

“苗木君,你看我面前的棋局。”她的手指指着两人之间的棋盘,目光在雕刻精致的黑白立体棋子周遭盘旋,“你看懂了什么吗?”

“塞蕾丝同学……”苗木忍不住苦着脸说,“那个,我不太懂这个。”

塞蕾丝闻言,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我也不懂。”她在苗木意欲开口之前止住他,“只是粗略懂得大体的基本规则而已。”

“那……你这是在学习吗?”苗木歪头。

“不是哦。”塞蕾丝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这是如假包换的胜负对决。”

气氛一时安静。

塞蕾丝端起手边的茶盏轻啜一口,苗木发现那杯红茶已经没有了热气,她像是这时才察觉到红茶已冷,眉头不悦地蹙起,然后舒展,笑盈盈地放下杯子。

“可惜那位名门出身的十神君不在这里,不然他说不定可以看出来的。这一盘棋局完全就是两个初学者误打乱撞下出来的乌龙局而已。真遗憾。”

苗木觉得她口中的遗憾与其是在说棋,不如是说她那杯冷掉的红茶来得更让人觉得有真情实感。

“不过,虽然我不擅长下棋,但是在一些世界级的地下赌场里,相关的比赛却从未输过呢。”她微垂眼睑,长长的眼睫在眼底投下扇形的阴影,“苗木君,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他顺从她的心意,问出了那三个字。

“因为我是赌博师,所以我知道一个通行于所有人的绝对规则。”她说,“没有知识可以通过学习补足,没有技术可以通过训练弥补,但有一样东西超越了知识和技术,是无论通过多少后天的锻炼和培养都无法得到的。并且,它拥有的力量远胜于前者,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知道。”苗木诚回答得非常果断而且诚实。

“你还真是……”塞蕾丝稀奇地瞧了他一眼,哑然失笑,“该说你什么好呢?有的人可是立刻就得到了答案了哦。”

“塞蕾丝同学你说的是……狛枝前辈吗?”苗木问,“他刚才来过这里?”

“嗯。”塞蕾丝点了点头,“说是敲了石丸君宿舍的门很久也没有回音,考虑到他外出的可能性,就去各个地方找他去了。中途来到娱乐室,我就邀请他下了一盘棋。”

“我和他刚好错过吗……”苗木喃喃,“对了,刚才我在物理教室发现了空气净化装置,那个好像是用来供给这个封闭学园空气的东西,还有我在美术教室发现了一张照片,上面竟然有桑田同学、大和田同学与不二咲同学的合照!他们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而且背后的窗户竟然没有被钉死!只是照片一发现就被黑白熊抢走了,不然就能拿来给大家研究一下……”

“多半就是黑白熊伪造的照片吧。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合照呢?”塞蕾丝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卷了卷发尾,话语中的凉薄让苗木黯然了片刻。

“放宽心来,大家开开心心地待在这里不比什么都好吗?”塞蕾丝再一次重申了她的不抵抗论调,红眸凝视着他,“彻底放弃离开这里的念头,这也是最安全的做法。”

最安全……说的也是啊。

塞蕾丝单手撑着下颌,目光虚虚投向一边墙角的杂志架。

“这里不缺饮食,不缺必须的生活用品,现在连娱乐室这种地方也有了,还有可供我们消遣的图书室和这些杂志。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地方了吧。要是黑白熊能按期送来最新刊就更好了。”

“哈哈,偶尔我也想要看看电视……”苗木苦笑着挠了挠脸颊,眼神下瞄,自知道了狛枝来过这里以后,好奇心就不可抑制地膨胀起来,想知道有关他的所有事情,任何都行,刚发生的事情也行,“塞蕾丝同学,刚刚你说和狛枝前辈一决胜负了?我能冒昧问下结果吗?”

少女的眼底掠过一道晦涩的暗光,她轻轻掩唇,眼眸微眯。

“苗木君,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不妨亲自来试试如何?”塞蕾丝笑起来,“你和那个人都是一样的不是吗?超高校级的幸运的你们与超高校级赌博师的我究竟哪一方的运气更为厉害——”

“呃……”

完!蛋!了!

苗木看了看笑意盈盈的少女,脑后瞬间大汗。

 

“然后,苗木君就被秒杀得丢盔弃甲了?”

在苗木控诉满满的瞪视下,狛枝实在没好意思当着他的面笑出声来,他忍了忍,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扭了过头。

“这是谁害的啊——”苗木哀怨地叹了口气,忽的“嘶”了一声。

“怎么了吗?”狛枝问。

“脑袋……有点痛。”苗木呲牙咧嘴地揉了揉后脑,“早上从楼梯摔下来,不小心撞到头了。”

“诶!没有受伤吧?”狛枝立刻紧张起来。

“没事,就是按下去有点疼……”

绯红眼眸中倒映出两个人互动的身影,塞蕾丝双手交叉叠在下颌,饶有趣味地调侃起来:“又是不小心跌下楼梯,又是在和我的对决中输得惨兮兮,苗木君,你真的是被选中的超高校级幸运吗?”

“说不定真相是超高校级的不幸才对哒呗。”叶隐一脸严肃地打量着他,“苗木亲你看,你一入学就遭遇了这种事,其实你的真实才能是不幸才对吧。”

居、居然被说中了心声……苗木嘴角抽搐。

这是晚饭时的餐桌上。

虽然下午的时候被黑白熊告知了新的动机,但这次不同于以往只能让人产生不快的诱导亦或胁迫,而是纯粹的鼓励手段——毕业的学生将得到一百亿日元。

金钱对于正常社会中生活的人来说或许很有吸引力,然而大家也并非傻瓜,与性命相比,财富俨然变得不值一提。尤其是对经历过两次学级裁判的大家来说,已经重复了解到事件败露后杀人者被处刑的惨状,恐怕不会再有人会冲动地做出杀人的举措了。

无论是生生被棒球殴打致死,还是连尸体都无法完整地保存下来,被炼作人体黄油,如此极致恶劣的做法,简直比被杀者曾经遭遇的痛苦更加残酷残忍。

甚至对于在座的部分人来说,只要能离开这里,财富与地位本就是原本就早已拥有、亦或唾手可得的东西。

一切如常,大部分人都没有把这个动机放在心上。

“我觉得不是这样哦。”

狛枝勾起唇,夹起一条秋刀鱼放在饭碗里。

“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个世界的运气是有一个定数的。如果一个人获得了过多的好运气,就会有另一个人的运气被掠夺走,运势的起伏绝非是单向的作用,或许是自己,或许是他人,总会接收到另一个极点的反馈作用。”

他的筷子拨开煎得焦黄的鱼皮,本以为鼓囊囊一团的位置会是鱼肉,结果竟然发现了一团鱼籽。

“诶?秋刀鱼也会有鱼籽的吗?”他眨眨眼,难得问了个傻瓜问题。

“当然啦,不然渔夫先生们怎么培养鱼苗啊?”朝日奈翻了个白眼,凑过来看了看,“咦?这条看起来好像不是秋刀鱼啊……应该是多春鱼吧?好吃而且还有鱼籽的。”

“唔,这样啊……”狛枝这样说着,筷子方向一转,把鱼夹给可怜巴巴看过来的苗木的碗里。

“狛枝前辈——”苗木感动得两眼汪汪。

“就用我的幸运来填补苗木君的不幸吧。”对方弯起眼温柔地笑了笑,旁边的朝日奈悻悻地坐回去,捂住被甜得发痛的牙,然后听见了狛枝这样说,“现在的不幸一定能换回将来的幸运,苗木君大可自信一点。你看,连石丸君都也已经恢复精神了呀。”

说到这里,朝日奈不止是牙痛了,她连脑袋都开始发晕起来。

坐在长桌的另一边的正是一大早不见人影的石丸清多夏,不同于先前他大受打击到连别人说话都不会有反应的麻木状态,此时的风纪委员长身后宛若燃起了熊熊火焰,气势惊人——只能用这种夸张的方式来形容他的状态,筷子与饭碗的高速碰撞发出连续不断的清脆响声,食物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失,他猛地抬起头,炽热得显出几分凶恶的赤红双瞳紧紧盯着旁边脑袋开始冒汗的山田。

“再来一碗!”他吼道。

“是、是,我这就去打饭。”山田颤巍巍地接过他递过来的饭碗。

“这已经是第五碗了吧?”苗木担忧地问狛枝,“远远超过石丸同学以前的饭量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大概吧……”狛枝也一副不确定的模样。

“哈、哈哈……真是精神啊……”叶隐嘴角抽搐。

“精神得有点过头,太火热了。”雾切烦恼地叹了口气,目光转向狛枝,“你到底做了什么?他和之前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

“嗯——只是一个类似于动机的诱因而已。”狛枝沉吟着说道,察觉到除了石丸以外所有人都忽然紧张地盯着他,不由一笑,“打个比方而已啦,就像黑白熊会用条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促使我们产生杀人的想法一样,我也是只是提供了一个能够帮助石丸君振作起来的激励而已。”

“是什么理由啊?太神奇了吧?”朝日奈惊叹。

“这个啊……因为涉及石丸君的个人隐私,保密。”狛枝弯起眼。

 

““叮、咚……铛、咚……”

挂在墙壁上的屏幕亮了起来,黑白熊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以下是校内广播。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现在开始进入夜时间,不久之后食堂的门将会上锁,禁止入内,那么,祝大家有个好梦,晚安。”

苗木诚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来,找了件外套披在外面,然后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去。

大概是吃完晚餐以后一两个小时的时候,狛枝说他想泡澡,就带着浴衣等用品去公共澡堂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这种有点像是老爷爷的爱好,就像是十神同学对图书室格外情有独钟一样,不知从何时开始,狛枝待在公共澡堂的时间也开始直线上升。

已经到了夜时间了,按照约定是不能在外面走动的……不过稍微延迟一会会儿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苗木从走廊的摄像头下走过,他实在有些困,在撩开更衣室的门帘的时候,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呵欠。

“狛枝前辈,你泡太久了啦——”苗木喊了一声,“都已经夜时间了。”

过了半晌。

“怎么没有声音……”他嘀咕起来,慢慢走近,“不会是睡着了吧?”

就在苗木走到门前的时候,那一刻,门扇忽然从内侧向外两面大开,不防之下,他直接被一侧的门拍到一边。

“好痛!”苗木跌在地上,整张脸火辣辣的疼,尤其是剧烈疼痛的鼻腔,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

一件外袍罩在他的头上,骤然昏暗的视野让他脑袋一懵,就在这时,身侧响起了有什么人快速跑开的声音。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意识迅速警觉起来,与此同时浮现在心头的是强烈到让他惊惶失措的不安感。

“等、等等——你给我站住!”

苗木用力地咬住牙关,伸出手扯开了头顶上的衣服,一抹脸,看向更衣室出口的方向,视野中仅剩微微飘动的门帘。

有什么人……刚才逃跑了!

心跳得很快,砰砰作响,苗木脸上浮现出愤怒的神色,没有犹豫,回过身就朝着澡堂里面冲去!

没有几步,他就顿住脚步。

白色的发丝如火焰一般在水中微微飘荡,一缕缕殷红的液体犹如水墨一般,在清澈的池水中渐渐逸散。

苗木颤抖着伸出手,说不清究竟是爬下去的还是摔到水里去的,他在温热的水中抓住了对方无力的手臂,浮出水面,手掌贴在失去了意识的白发少年微凉的侧脸,自己的血和从他额上留下来的鲜血混杂在一起,与透明的水珠一同在他苍白的脸颊流下蜿蜒的痕迹。

“不、不要睡,快醒过来……”他的喉间发出了近似于悲鸣的声音,“快醒过来啊……狛枝前辈——!!!”

评论 ( 9 )
热度 ( 16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