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2)

Chapter 42

 

水流带走了人体的温度。

红色的血滴溶入清水,张牙舞爪地在视野扩散,是非常透亮、清澈的水红色。

可能是只过了一秒,也可能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苗木倏然浑身一抖,一瞬从浑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周遭的水声依旧流淌不绝,但那种近似于潜水时被深海水无限挤压身体,直至榨干了最后一丝氧气的闷窒感已然消失不见。随着胸腔的起伏,内腹的器官劫后余生一般重新开始运作,他缓缓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水面上是他血污遍布的脸庞。

外面安静无声,宿舍完全隔音,除了多半已经逃离的犯人,谁也听不见他先前的叫声。

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救他们。

苗木闭上嘴,扶着狛枝慢慢划到池边。

万籁俱寂,在沉默中,他觉得整个人都越来越难受起来。这并非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是另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就好像一直以来属于灵魂的另一半被生生撕扯开,他想夺回来,却动一动就鲜血淋漓。

他知道的,也明白的。

死亡,就代表着什么都没有了。

忽然一阵心灰意冷,隐约好像听见了自己构筑的心理防线轰然倒塌的声音,有一种多年来一直信奉的准则逐渐崩坏了的感觉。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好的事情不会一直停留,只要努力坚持下来,最终总会得到很好的结果——他一直是如此积极地相信着命运的,就算现在遭遇了这种被囚禁起来的困境,也从未有过真正绝望的时刻。

但是,如果连失去眼前这个人的生命与未来也被纳入他不幸的范畴的话,苗木真的无法想象,究竟是否真的还存在所谓的幸运的结局了。

又一次……我要失去你了吗?

是一阵微弱的呛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身边的躯体忽然地颤动了一下,然后对方就断断续续地咳了起来,很微弱的动静,微弱到好像风中淡色的火焰一般,很艰难地吐出了喉腔堵塞的水,水珠从颤抖的湿润眼睫滴落。

苗木看到他睁开了那双灰绿色的眼睛,虽然只有一瞬,而且黯淡得失去光彩,却仍是下意识地向自己的方向转动眼珠,嘴唇无声张阖。

苗木君。

 

在模糊的视野里,隐约看到了那个人变得一片空白的脸孔,仿佛是什么僵硬的面具瞬间碎裂了,他抖了抖唇瓣,眼底渐渐浮现出明亮的浮光。

“狛、狛枝前辈!”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真是……非常漂亮的眼神。

狛枝凪斗有些疲倦地垂下眼睫,他其实感官已经有些麻木了,额头上大概一直有热流在涌出,可是没有疼痛,甚至无法感知到苗木手指的温度。

他似乎终于从沉重的水里脱身,衬衣黏在身上变得冰冷起来,苗木应该是把他平放在地上,先是小心地俯身听了一下心跳,然后用手指试探他的呼吸。

哈、哈哈——我还真是幸运啊。

狛枝在昏过去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住了苗木的手,忍不住如此微笑着想道。

要是再迟一点点,说不定就要无知无觉地溺死了。

 

苗木把狛枝带回了他的宿舍房间,锁上房门,然后一个人悄悄去了教学楼的保健室,找齐药品,然后悄无声息地回到寝室。

他没有尝试去求助任何人,且不提苗木自知现在恐怕没有几人乐意在夜时间以后愿意为他人打开房门,而且他也不放心留下意识不清的狛枝同其他人独处一室。

除了他自己,其他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袭击狛枝前辈的犯人。

苗木眸色微黯。

他只是一时起意才会去催促狛枝前辈早点回去,犯人不可能预料到他的行动。因此,那个时候,犯人所有的动作都只会是他潜意识里想到的对策。

对方显然是他认识的人——这点毫无疑问,否则就不会在逃跑之前特地用衣服先盖住他的视野。

只有成功地隐藏了自己作案者的身份,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学级裁判中取得胜利,只是那个人应该是没有预料到狛枝前辈受到如此伤势还能活下来。

接下来……当那个人知道狛枝前辈没有被杀,为了在他恢复意识前抢占先机,对方绝对会再做出什么的吧。

……

又开始了,这种事情。

手指用力地攥住药水的瓶子,他的皮肤紧绷在苍白的手背上,几乎可见从小臂延伸而来的、正在隐约颤抖着的青色筋脉。

狛枝躺在床上,哪怕伤口已经缠住了止血纱布,他的脸色仍是苍白得近乎透明,如果不是俯身仔细辨别,甚至连呼吸的声息都弱不可闻。

你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

苗木迟疑了几秒,跪坐在床边,小心地用脸颊贴上他冰凉的手背,垂下眼睫。

在外面的你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到这个地方,但是又从未向我告知过任何一点内情,是打算让我靠自己的力量找出真相吗?是这样期待着吗?还是有什么不能直接说出口的苦衷呢?

摄像头转动方向,冰冷的镜头倒映出褐发少年靠在床边的纤细背影。

他仿佛不堪重负似的弯曲脊背,搭在被面上的手指紧攥成拳,微不可查地细细颤抖着。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闭眼,一睁眼,时间就这样飞逝而过。苗木的身体动了动,挣扎着睁开眼,光线透进瞳孔,白色的光点吞没了混沌的黑晕,脑袋好似被一千根针同时扎入,他“嘶”了一声,按住不良睡姿下变得僵痛的脖子,慢慢地站起身。

没有睡醒后轻松的感觉,身体疲惫依旧,苗木跺了跺有些发麻的脚掌,抬头去看墙上的时钟。

“八点……”

已经超过早餐晨会时间一个小时了,他微微睁大了眼,想也不想地就朝门外跑去。

就在手指将要接触门把的那一刻,他停了一下,猛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了眼仍在昏睡的狛枝,转身走了回去。

 

雾切在刚要走出餐厅的时候听见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她转过头,看见了一大早消失不见的苗木。

“抱歉,我睡迟了。”对方的声音明显有些沙哑,出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自他在舞园遇害昏倒那次无意间发现某些事实以后,雾切已经很少会刻意观察这个少年偶尔无意间的身体表现暴露出的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秘密。只是这次他的脸色实在太差也太苍白,凌乱的发丝遮覆不住他眉眼间的憔悴,眼底神光黯淡。

“你怎么了?”她问。

“没什么。”苗木飞快地答,抬眸看了雾切一瞬,然后阖上眼揉了揉眉心,绕过她往里面走,“没睡好……有点困。”

“真是的,苗木同学总是迟到,完全推翻了我一开始对你的印象啊。”朝日奈抱怨起来,她插起腰,不满指责,“本来还以为你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呢,原来乖巧的外表都是骗人的。”

“哈、哈哈……真对不起。”苗木挠了挠后脑,笑容有些勉强,他的视线逡巡了一遍室内,有些诧异地问道,“怎么只有你们几个在这里?其他人是等太久已经走了吗?”

在场的除了刚到的他自己和站在门口的雾切以外,就只剩下朝日奈和大神樱这两位朝夕不离的好朋友了,餐厅的人数实在有些寥落冷清。

“没有来。”朝日奈叹了一口气,“十神同学和腐川同学一贯都是没有来的,这还不奇怪。石丸同学因为大和田同学的事情……昨天早上没有来,我本来以为他打起精神以后能恢复正常的,没想到今天也缺席了。这几个人还可以理解,但最让我担心的是塞蕾丝同学、山田同学和叶隐同学,他们几人以前从未失约过,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起缺席了。”

“狛枝凪斗怎么没和你在一起?”雾切问苗木。

“他不舒服……”苗木说。

“诶?生病了吗?”朝日奈露出担心的表情,“要不要紧?”

“算是吧。”苗木咬了咬唇,然后笑了一下,“不用担心,没危险的,我已经去保健室帮他拿药了。”

既然已经睡迟了,是什么时间去保健室拿的药品?雾切挑起眉梢。从早晨七点到现在为止,所有从宿舍区到教学区的人肯定会路过餐厅的门前,然而这段期间她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经过。

这个人不像是会说谎,但有没有隐瞒就不一定了。

“先不提这个了,我有点担心叶隐同学他们的情况。”在雾切沉吟的时候,苗木深吸一口气,看向她们,“有点不安的预感,大家一起去找找人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大家的搜寻中,最先被找出来的果然是正在前往图书室的十神和迷恋着他的腐川,一脸不耐烦的大少爷还好说,倒是神态举止与往常阴沉模样迥异的腐川冬子吓了苗木一跳。

“啊呀,这不是可爱的阿诚吗?”少女的脸上带着明朗到有些诡异的灿烂笑容,“好久不见啦,怎么露出一副不认识我的表情呢?是我啊,本名腐川冬子那个土气名字的美少年狂热粉杀人鬼——灭族者翔是也!”

“什、什么?腐川同学你怎么了?”苗木后退了一步,视线凝注在她脸上过分夸张热情的笑容,瞳孔微微收缩,“你为什么自称杀人鬼……啊!”

他想起来,狛枝前辈先前跟他说过,腐川同学拥有双重人格,一面是内心敏感纤细且恐惧血腥的超高校级文学少女,一面是热情开朗嗜好残杀男性的超高校级杀人鬼。

曾经轰动社会的连续杀人迷案就是她的成就,因此被警方与调查此事的刑侦人员赋予了灭族者翔的名字。

听说她的水手服长裙下面就藏着专门用于杀人的特制剪刀……

“阿诚真是冷淡呢。”女孩子微微俯身,这种角度大概很符合男生们经常在说的杀必死角度,但她的表情怎么说都与寻常的可爱女生完全不符,鲜红的舌头缓缓舔过唇瓣,“跟女生这样打招呼太失礼了啦,这难道就是只喜欢同性的男生的表现吗?”慵懒的调侃中居然带了点娇嗔的意味,她猛地捂住脸,用兴奋到闪闪发亮的眼神瞧着他,“哎呀,还真是专一的耽美之恋呢,真是美好啊!”

……这个狂热派腐女子的表现?他记得另一个性格的腐川同学应该是极度厌恶同性恋爱的文化来着?苗木身后一片黑线。他该感到荣幸吗?竟然被杀人鬼给表扬了。

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的目光转向走在前面的十神白夜:“等等,十神同学,你有没有看到——”

“救命!快来人啊——!!”来自楼上的尖叫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是朝日奈同学。

 

他们冲上三楼,在娱乐室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塞蕾丝,她没有受到重创,只是被捶打过的额头浮起了一个不太明显的肿包,在其他人的呼唤中很快就苏醒过来,示意其他人看她在被攻击后挣扎拍摄下的照片。

那是个动漫周边一样的简陋相机,上面绘制着一名金发小魔女的二次元形象,据她说是在探索三楼的物理教室时发现的东西。山田曾表示那是他入学携带的珍贵物品,极有可能是在那个时候给黑幕抢走了,但因为现在找到时相机外壳已经变得非常破旧,所以就让给了塞蕾丝保管。

非常巧合——在塞蕾丝被袭击以后,这个东西正好用于留下了犯人的身影。

在照片中出现的是一个通体蓝色的巨大机器人,在胸口的位置写有“正义”二字,众人的目光落在机器人双手卡住的位置,那是满脸涨红、看起来十分痛苦的山田一二三。

“山田同学是被抓走了吗?”朝日奈大惊失色。

“现在几点了……”塞蕾丝看起来有些痛苦,她在大神樱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记得山田君是七点半的时候被那个古怪的机器人带走了,你们快去救他。”

“诶?那不是已经过了半小时了吗?”朝日奈飞快地慌张起来,“小樱你扶一下塞蕾丝同学,我们赶紧去找山田同学。”

“我、我也要去……”塞蕾丝咬牙道,“我不能放过那个摆了我一道的家伙。”

你和山田同学为什么在7点以后的时间不去晨会,而是在校舍这里活动呢?

还有至今不见人影的石丸同学和叶隐同学到底在什么地方?

苗木的目光落在她脚边一个造型古怪的锤子上,蓝色的锤子外形与照片中正义机器人的外装风格简直如出一辙,而且上面也同样出现了“正义”的字眼,名为“正义之锤2号”。

那一瞬间,就好似活蛇群在血管里钻。

苗木几乎是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衣袋,在那里面有两件东西,一个是狛枝前辈在昏迷前塞到他手里的钥匙,一个是同样的蓝色小锤,是他事后在浴室找到的凶器,比塞蕾丝那把更小一点的尺寸,上面书写的是“正义之锤1号”。

他比塞蕾丝不幸,如果不是自己赶到,狛枝凪斗就会在被击昏后彻底溺死在水中,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评论 ( 8 )
热度 ( 9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