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4)

Chapter 44

 

“咔。”

秒针与分针重合,但仅仅只是一秒,紧接着又不紧不慢地分离。

“嗨,大家早上好。”

雾切抬了抬眼,目光掠过从门口走来狛枝与苗木两人,视线在白发少年头上的纱布停留片刻,很快就不感兴趣地垂下眼。

餐刀的刀尖触到瓷盘,然后下滑,从荷包蛋黄中央的平整切面溢出金黄色的流心。

新的一天,仍是惯例的早餐晨会。

经过了一天,参与的人数变得更少了。无论是好不容易才重新打起精神的石丸清多夏、总是嘀嘀咕咕一些二次元词汇的山田一二三,还是一贯用从容语气劝导大家冷静行事的塞蕾丝,他们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对苗木来说,他倒也说不上会因此去怨恨布下连环杀人局的塞蕾丝的地步,他还不至于天真到以为每个人心中都不会存在黑暗的一面。

真正不能被原谅的,应该是创造出滋养绝望温床的,那个将大家都逼至极端的幕后黑手。

“狛枝前辈你还好吗?”坐到位置上的狛枝接到了来自朝日奈的关切问候,“在搜查的时候才听到苗木同学说你也被袭击了,真的很抱歉我那时候还怀疑过你,因为你一直没有出现……”

“哈哈,是我一直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错,被怀疑也是活该的啦。没什么关系,反正我现在什么事也没有。”他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弯着眼笑起来,“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苗木君是怎么帮我洗脱嫌疑的呢?”

餐桌上忽然安静下来。

“呃……这个问题……”女孩子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随之变得古怪起来。

“这个问题怎么了吗?”狛枝疑惑。

“因为我把狛枝前辈连床一起绑起来了。”苗木慢吞吞地咬着一只炸得酥脆的南瓜饼,细碎的褐发掩住了他通红的耳尖,“用的是从仓库里找到的绳子,这样狛枝前辈就算醒过来也不可能出门,而且我在走之前也把宿舍门锁好了,外面的人更不可能进屋来攻击你。”

唔……嗯嗯?

狛枝凪斗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看来,就算是那个苗木,这段期间也不是没有长进的嘛。

雾切响子拿起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唇角,掩去她唇边微不可查的笑意。

 

晨会过后,惯例是各自自由活动的时间。

经历过又一次学级裁判,黑白熊在昨天深夜里打开了通往校舍四楼的栅栏。新开放的区域包括班级教室2间,音乐教室,化学教室,情报处理室、职员办公室和校长室。除了早上照常缺席的十神与腐川,还有回去房间休息的狛枝,其他人不约而同来到新开放的区域搜索调查。

尽管新楼层的房间比以往更多,但从名称便可看出关键之处的情报处理室与校长室的房门都有上锁。

在叶隐开玩笑一般试探提出了要强行突破的时候,黑白熊出现宣布了“不允许破坏上锁房门”的校规。

思及曾经因攻击黑白熊而违反校规,被杀鸡儆猴的江之岛盾子,他投机取巧的小心思瞬间宣告破灭。

其他发现的有价值的线索并不多,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储存在化学教室里被摆在明处的毒药,多半是黑幕那个家伙为了鼓励自相残杀而特意做出的布置。

正常的学校怎么可能会把危险的烈性毒药放置在这么轻易能被人拿到的地方呢?

眼中浮现出凛冽冷意的雾切忽然怔了一下。

正常的学校……不,这里早不是正常的学校了。

希望之峰早已结束了作为学校的机能,在苗木诚找到的那封寄给校长的信件中,早已清楚地明确了这一事实。

而且这很可能已经是一年以前的事实。

那么……不是现在的黑白熊,而是真正的希望之峰的校长,那个人究竟身在何方呢?

雾切抿起唇角。

握住门把的手指一紧,她低下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在她发出声音以后,原本呆怔着站在原地的褐发少年浑身一抖,就在这时,与他站在对峙位置的黑白熊跃上半空,动作敏捷地从他手中抢走了一张纸片。

“照片get!”

“啊!太卑鄙了!”反应慢了半拍的苗木一脸气愤地喊道。

“噗噗,谁叫苗木同学浑身都是破绽呢?成王败寇也是熊的法则。”黑白熊愉悦地说着,侧过头用那黑豆般的小眼睛瞧了站在门口的雾切一眼,“哎呀,帮手出现,变成2对1了!我溜——”

雾切拧起眉头。

“雾、雾切同学——”苗木诚着急地喊道,“快阻止黑白熊。”

她没有动。

苗木赶不上那玩偶诡异莫测的移动速度,追了几步就停下脚步,望着黑白熊身影消失的方向默然无语,汗水从他的额角流到脸颊,不断起伏的胸膛昭示着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追是没用的。”雾切说着,双手抱臂,随后慢条斯理地挑了挑眉梢,“苗木君,你不妨说说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已经走到了她身侧的少年停住脚步,从眼角的余光可见对方微微收紧下颌,喉间似乎吞咽了一下,很明显的紧张表现。

“照片。你可能会和塞蕾丝同学一样不相信我看到了什么。”他说着就苦笑了一下,“我也觉得很荒谬,竟然能看到舞园同学、塞蕾丝同学和山田同学的合照,他们明明已经死了的,却在照片里笑得如此亲密无间。”

“你说什么?!”雾切愕然,“等等,你的意思是你先前就已经看到过类似的照片了?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只告诉了塞蕾丝一个人?”

“我一开始也只以为那是黑白熊的恶作剧。第一张照片里出现的是桑田同学、不二咲同学和大和田同学的合照,他们穿着我不认识的校服在一起笑得那么开心,而且背景的地点还是窗户没有被钉死的希望之峰的教室。任谁看到这种照片都会觉得荒谬的吧?”苗木阖上眼,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声音莫名的有些低沉,“雾切同学,但是刚刚黑白熊说这两张照片都是真的。”

“照片若是被伪造的,黑白熊肯定就是那个伪造者。你竟然相信黑白熊的一面之词。”雾切皱起眉,语气中带了淡淡的指责。

苗木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只是,如果黑白熊的话是真实的,说不定就能解释昨天的学级裁判遗留下的一个问题了。”

他看向脸色微变的雾切,脸上不知何时带上了淡淡笑意。

“为什么山田同学会知道那个将自己的出身视为顶级机密的塞蕾丝同学的本名呢?他们……关系有那么好吗?”

 

“啊啊——亏我翻找了这么久,可惜唯一有价值的东西还是被黑白熊抢走了。”苗木的哀叹打断了雾切的思绪,她侧过眼,就见对方不太高兴地低声嘀咕,“这下子又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了。”

雾切不置可否。

“亏得我找得一身都是灰尘……算了,我去公共浴池泡一泡。”苗木顿了一下,有点小心翼翼地抬起眼,“雾切同学你身上也有些脏兮兮了,要不要一起去?”

他说着超出过分寸的话语,背对着后方的摄像头,神态却紧绷胆怯得好似在怕她下一刻就要动手打人。

看不出来啊,这家伙……

雾切盯着他视死如归的脸孔,微微眯起了眼。

 

住宿区,公共澡堂的更衣室。

“我现在才发现,从不二咲同学死后开始,狛枝前辈就开始频繁地进出这里了。”

苗木坐在木椅上,视线凝注在掌心的钥匙上。

“他说是喜欢泡澡,宿舍的浴室只有淋浴,所以我没有想太多。”

“原来如此,更衣室没有被黑白熊安置摄像头,难怪它没有发现这里。”

雾切与他相背而坐,她膝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正是当初他们在图书室二楼发现的那台故障的电脑,她的双手快速敲击键盘,双眸专注地盯着屏幕。

苗木“嗯”了一声,说:“不二咲那次事件……我在搜查中昏倒了,那段期间我的状态都不太好,记忆也很混乱。我并不不知道狛枝前辈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找到这台被不二咲同学修好并设计安装了人工智能程式(Alter Ego)的电脑的。”

他缓缓收紧了手指。

“他被塞蕾丝同学袭击以后,撑着最后的力气往我的手里塞了这个藏匿着Alter ago的置物柜的钥匙。我本来是想在昨天就告诉大家这回事的,没料到后来还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那个——昨天苗木君已经跟我说过最近发生的事情了。”

在电脑的屏幕中央,拥有着与不二咲千寻一般无二脸孔的Alter Ego默默垂泪。

“之前狛枝君被袭击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但是,因为被狛枝君吩咐过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发出声音,我违背不了这种强制性的指令,不但没能帮上大家的忙,而且后面竟然又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真的非常对不起。”

“这根本不是你的错啦!不要把全部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苗木慌忙道。

雾切为这两个显然个性都过于柔软的家伙叹了口气,干脆地转移了话题。

“狛枝凪斗在找到你以后,他都让你做了些什么事情?”她说完思索了一瞬,补充道,“所有,全部,不允许隐瞒,全部都告诉我。”

“雾切同学你看起来对狛枝前辈非常警惕的样子嘛……”苗木脑后一滴汗。

“那个人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可疑,就只有苗木君你才能那么信任他了。”雾切的话说得很不客气,“哦,对了,他对你的迷恋倒是非常真实。”

“……”姐你这话我没法接。

苗木尴尬地笑了笑。

“狛枝君吩咐我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破译这台电脑里被层层加密的文件。”Alter Ego说,“经过了好几天的解谜和演算,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

经过Alter Ego的归纳整理,可以得出两条对他们有价值的情报结论:

第一,希望之峰学园作为学校的机能确实已经结束,苗木在图书室找到的那封信件得到了又一个渠道的证实。作为替代,如今的希望之峰学园是被改造为避难所而存在的,旨在为一个发生于一年前的名为「人类史上最大最恶劣绝望事件」的社会灾难中为一群年轻人提供避难场所。

第二,制定了废校和避难所计划正是希望之峰事务局,换言之也就是希望之峰本身。这个计划的负责人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校长,他本人的特征应该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但现在这名真正的希望之峰校长已经不知所踪。

雾切陷入了思索,她沉默了很久。

 

“这些情报,我在昨天下午已经听Alter Ego说过了。”苗木低低地说。

“我可以理解你不想打草惊蛇的心情,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会选择让我第一个知道这件事。”雾切闻言,轻轻挑起眉梢,“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总是不见身影的我在你们的眼里应该非常可疑。”

“哈哈,不会的啦。我知道雾切同学非常厉害,你总能在裁判辩论的时候注意到我们大家都没发现的细节,作为交换,肯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吧。”

在雾切看不到的身后,苗木微微抬起头,温润柔和的灰绿色眼眸泛着明亮的光芒。

“我相信着作为伙伴的雾切同学,嗯,也相信着看起来非常可疑的狛枝前辈。”

 

“你这样的人……”

雾切一时失语。

良久,她轻轻地笑了一下。

“没有死在来这里以后的第一场劫难,苗木诚,是你走运。”

“诶?”苗木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没有死,证明你注定命不该绝。”雾切淡淡地说,“这样也好,你就这样怀抱着你的信念,一直走到最后吧。”

她好像稍稍明白狛枝凪斗那个家伙为何会对这个人如此执着了。

呵,黑暗生物的趋光性。

 

夜时间,人影晃过寂静的廊道。

——作为感谢你的信任的谢礼,我也试着去相信你吧,苗木君。

苗木诚轻轻地呵出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只一眨眼就融化在冰冷的空气中,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恍惚。

也只有这种寒冷,才能让他体会到时间流逝,昼夜交替。

他的手指探出衣袖,抵在面前的门扇。

——在之前探索的时候,我发现,二楼男卫生间的工具间里面有个隐藏房间。

雾切同学还真是厉害啊,连男生的卫生间都能调查得这么细致。

该说她不拘一格好呢,还是说她果决坚定好呢……在某些方面的执行力简直是令人畏惧的干脆。而且还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

要是他的话……假如女卫生间里真的隐藏什么秘密的话,他多半永远也找不到其中奥秘。

有点讽刺,原则在这种环境里竟然还可能会成为阻碍。

他的唇边溢出一丝苦笑,然后推开了门。

 

连成一排的镜子映出他走过的身影,有一个洗手池的水龙头像是没有被关好,耳边听得到水滴的声音。

嘀嗒。嘀嗒。嘀嗒。

潮湿的地方空气更加寒冷,苗木诚微微哆嗦了一下,他看了看身后,没有人的身影。

他下意识松了口气,然后转过身,鼓起勇气拉开了工具间的门扇。

“吱呀——”

耳边传来令人牙酸的转动声,苗木继续往前踏了一步,手掌按住了扫除工具后方的墙壁。

——说起来,我有点意外你竟然会选择跟狛枝凪斗分开行动。不是很担心他的伤势吗?

——我明白,可是,再继续这样无所作为的话,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的。有句话不是这样说吗?在一起并不仅在一时。

在一起,这个词汇让他觉得多么温暖啊。

就像是午后里暖烘烘的阳光照在身上,就像明媚灿烂的醉人春景,你和我相视微笑,十指交叉。

没预料到隐藏房间的暗门竟然是一推即开的旋转门构造,苗木只觉得身体的重心一低,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才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

现在还不是沉溺于个人感情的时候,不能放任自己一昧软弱下去了,狛枝前辈也会有可能受伤的。

他不想要再看到那天夜里的事情再度发生了。

如果这次的危机只能靠着他自己的力量度过,那他就自己扛过去。

——我要找出真相,找到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

然后,我们会有数不清的光阴和未来,一直一直,永远在一起。

光线很暗,只有从身后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照进屋内。这显然是久未逢人造访的地方,扑面而来的腐旧霉气。苗木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眼睛忽然有了刺痛的感觉,酸涩得几欲落泪,朦胧视野中可见有浮尘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这里的是……希望之峰学园历届学生名册?”

他站在书架前面,从抽出来的一本名为《希望之峰学园在读学生名册》的书册中掉出了一张薄薄的纸张,苗木蹲下身把纸片捡起来,缓缓读出那并不算陈旧的字迹:

“不可以离开这里……不可以?”为什么是不可以离开,而不是不能离开?

还不及思考,他面前的书架上忽然升起一个漆黑的影子。

然后,后脑剧痛,黑暗吞噬神智。

评论 ( 5 )
热度 ( 109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