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6)

第四十六章

 

游戏账号也是有私人生活的。

在听到一枪穿云的这句理论时,君莫笑的内心闪过无数个问号,他茫然地歪了歪头。

靠着人类手段伪装成黑发黑眼的俊美青年轻轻一笑,无意识的放电大概能让一条街的少女从脚趾骨酥麻到头发丝,他抬手一招,君莫笑的身边就忽然出现了冷若冰霜的无浪和笑如春风的笑歌自若,从两侧架住散人的手臂。

君莫笑:???

其实他下意识的反应是第一时间抽出武器,只是很快就想到了此时身在现世。

眼尾的余光掠过一个人站在窗台前抽烟的叶修,又侧过头瞧了眼走廊转角另一侧几个聊天中的职业选手。

这时候不适合闹大动静的吧……就在君莫笑心生犹豫的那一瞬间,他就被直接带跑了。

一道流光从轮回俱乐部大楼的某一层飞坠而下,在半空中散落成梦幻的金色光点。

账号角色在属于人类的世界中遵循着避世的原则,但这并不妨碍一群桀骜不驯的家伙如何最大限度地为所欲为来贯彻他们的任性恣意,无论是伪装成普通人类的模样还是利用多次穿梭两界之间的通路实现他们所在地点的位移,只要不嫌麻烦,总有足够多的方法在这个世界过得如鱼得水。

“比起那个家伙来说,他的性格还真是随和得可以。”王不留行的眼眸注视着他们消失的位置,对旁边的剑客说道,“至少对于无浪他们来说,绝对不可能会这么毫不犹豫地敢对一叶之秋下手。”

“嗯——说的也是呢。”夜雨声烦没精打采地应了声,凌乱而偏长的金发都快完全遮覆住双眼,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整个账号充满了HP和MP都即将归零的憔悴感,“不要命的话你可以试试这么对一叶做。”

大概会在靠近的一瞬间就被战矛抵住要害吧?然后,因为不想把太残暴的一面表现给那个人看,一叶之秋大概率会把挑衅者拽回虚拟侧……之后的事情不用猜也能知道是什么发展。

魔术师冷静地构想了一下。

“真是有趣。”他笑了一下,“明明是同一个操作者培养出来账号,个性的差异会——”

“不啊,他们很像吧。”夜雨声烦撩起眼皮,天蓝色的瞳仁移转过来,慢吞吞地说,“外在表达方式有差别而已,叶秋也没早年那么锋芒毕露了,但本质根本就还是一样的。”

“你好像对他们很了解?”他稀奇。

“一般程度而已。”剑客懒洋洋道,“难得能看到那么一个能让一叶万分不爽又不得不忍耐下来的家伙,我也是有好奇心的嘛。而且,少天把叶秋当朋友。”

“这算是爱屋及乌?我该说还好你对黄少天的感情还没有到越界的地步吗?”如果是魔术师如此的调侃只是让夜雨声烦无可反驳地垂首沉默的话,后面的话就让他很明显地露出了不高兴的神态。

“一枪穿云恐怕很遗憾吧,因为以周泽楷的个性来说,要和黄少天成为好友的难度不低。”

“你知道了什么?”剑圣清冽的嗓音倏然转冷。

“一些传闻而已。”王不留行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那些多余得难以处理的试验药剂能够为我交换来很多有趣的东西。”

“比如?”夜雨声烦侧过眼。

“传言不可尽信,在将这些真实性无法判别的话语诉诸于口之前,我是打算先听听当事人的故事的。”王不留行说。

“我可不觉得你有多可靠。”对方很冷静地指出一个事实,“全神域绝大多数不靠谱的谣言都是来自于你吧?”

“冤枉,我只是说我自己对一切的传闻的真实性持保守态度,但从未承诺过一切对外的传闻的真实性。”魔术师偏过头,很无辜地笑起来。

“套路太深了,还是让你和索克萨尔那家伙互相伤害吧。”夜雨声烦叹了口气,嫌弃的意味溢于言表,“反正还有蓝雨微草大敌之仇,你们同归于尽该多好。”

“之前就想说了,你和术士以前有过节?”

“今天你谈论的都是我不喜欢的话题。”剑圣冷笑起来,用手指摸了摸眼尾的蓝雨花纹,沉默半晌,又变回意兴阑珊的懒散模样,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一枪穿云最初结识我的目的并不单纯。若是易地而处,我恐怕也会在意在意在意得不得了的,所以,这没什么特别的。”

夜雨声烦抬起头,目光凝视着蔚蓝的天空。

“谁让他是我们之中唯一曾经在现世丧命的账号卡呢?……不,不该说是丧命,三年前是第五赛季吧——该说是不幸还是不幸呢——那正好是蓝雨来S市与轮回比赛的时候。我见证了上一个冠以‘一枪穿云’之名的账号角色的消亡,以及他的诞生。”

那个时间点——

王不留行怔了一下。

前轮回队长张益玮与轮回解约,在他之后接手了一枪穿云的账号卡与轮回队长之位的,正是如今在荣耀神坛大放光彩的枪王周泽楷。

“在那之前,我从来都没想过,原来在现实世界的死亡会代表真正的消亡。”夜雨声烦说,“不会再复活,曾经存在的痕迹也会被新的存在完全覆盖,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魔都,亦是魔幻之都。

繁华、绮丽,在光彩照人的美景背后,自有深不见底的漆黑渊蔽。

焚烧的夕景融化在魔魅的紫瞳深处,妖气横流,亦可以说是魔气漫天的热闹街道逐渐变得喧嚣起来,枪王低调地压低了帽沿,嘴角噙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转过身拉开身后一间不起眼小酒馆的店门——

然后他错开了一步,正好躲开了一个飞向门口的酒杯。

目光在满地的玻璃碎渣和地上逐渐四溢出来的酒液停留了片刻,一枪穿云抬起头,一下就撞进了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吧台上的橙发女人的视线中,对方的脸颊浮出醺然的红晕,眯着眼盯着他瞧了一会儿,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

“你!给本小姐倒酒!”

“姐!算了算了!你冷静点!这都是第几瓶了你有概念吗?”

旁边的散人一头黑线地指了指旁边的东倒西歪堆了一地的空瓶。

“是爷们就干了!”

“???姐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知道啊!”沐雨橙风跳上吧台,双手叉腰,十足得意地笑起来,“本大爷是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天才神枪手!”

“……”君莫笑无言地抬头仰视她,无奈地吐槽了一句,“到底是谁说沐雨很能喝酒的?”

“那是国外产的进口灵酒,我记得是北欧还是俄罗斯来着?”一旁的生灵灭很冷静地扶了一下他的单边眼镜。

“俄罗斯。”枪王把他的帽子和风衣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一边把衬衣的袖子挽到小臂一边走到吧台的里侧,“我们可以吸收这个世界的高能量物质,但是因为产地的特殊风味,这种酒的酒性很烈,醉了也不奇怪。”

“嘿——看不出来啊,一枪穿云你搞来这么邪恶的东西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百花缭乱坏笑起来。

沐雨橙风忽然捂住嘴打了个酒嗝。

“为了更好地招待远道而来的各位。”一枪穿云把一杯鲜榨的冰橙汁推到枪炮师的身边,用手巾擦了擦手指,然后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无辜问,“不然呢?”

“……净会装。”

“这就是你说的私人生活啊。”坐在一边的君莫笑揉了揉太阳穴,目光在这家虽然不算太大却装饰得非常简洁干净的小酒吧里环绕一圈,“我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账号会选择像是人类一样的生存方式……了不起,但是你为什么会选择开酒吧?”

“就算伪装成人类,我们也注定了会与非寻常的存在扯上关系。”一枪穿云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选择这里,至少就可以排除泽楷他们涉足的可能性。”

“这样啊!有理有据!”百花缭乱恍然,“操作者他们都滴酒不沾的!”

君莫笑“啧”了一声:“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自相矛盾吗?”

“不觉得。”对方弯起唇角。


评论 ( 27 )
热度 ( 13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