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全职]战骨(49)

第四十九章

 

大仇……得报?

谢星尘的精神有一瞬的紧绷,就见对方立刻笑着摆了摆手,带了几分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谢老先生的意思,只是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才有感而发……希望不会引起您的误会。”

“……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怪不得劲的。”

“那,星尘?”

“……”怎么更怪了。

仿佛察觉了他的不自在,叶秋善意地转移了话题:“说回正题吧,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待荣耀这款游戏的呢?”

是的,叶秋,不是名列在荣耀公司董事会名录上的那个叶修,也不是纵横荣耀游戏圈十年的大神叶秋,而是作为当年离家出走的叶修冒用了名字的正主,亦是他的双胞胎弟弟,真正的叶秋本人。

“我无法理解你们。”谢星尘说,“大力支持荣耀游戏的发展,扩大这个游戏的影响力,你们用那些游戏高手的技术提高战魂本身的战斗意识,用大量人类愿力的积聚去饲喂战魂,把它们喂养得越来越强大……就算有人类与战魂之间的契约又如何?那不是强制性的主从关系,我不信任个人感情的约束力,那可是个全民皆兵的位面住民啊,若是纵其发展下去,哪一天他们意图侵略我方……谁能挽回这个后果?谁能拯救天地苍生?”

“呵呵。”叶秋笑了一下,“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能被眼前的安逸麻痹精神,居安思危,这是老祖宗教给我们的道理。”

“既然如此——”

“若是我站在星尘的立场上,我会跟你抱有同样的想法。”叶秋说着就转过了身,往前走了几步,随后说,“之所以我们如今的选择截然不同,那是因为我们拥有的信息不对称。知晓了更深一层的真相,因此做出了不一样的抉择。您若是有兴趣,不妨跟我来看一看,看看《荣耀》这个游戏的本质吧。”

“少校!”秘书露出了不赞同的神情。

“放心吧,雨燕,我已经向上级得到了许可。”叶秋说着整理了一下袖口,然后温和地笑了笑,“还有,要称呼我为董事长,余秘书。《内务条令》规定了军人不得经商,你这样叫是要人误会的。”

荣耀公司的总部,这栋坐落于帝都繁华商圈的大楼从外表看来与周遭的优秀企业总部别无二致,超高的豪华写字楼,充满了科技类企业流行风格的纯色装横,甚至是那被部分环境保护主义者所诟病为光污染的巨幅玻璃幕墙,无论从何处看来,都只是寻常的都市元素之一而已。

如果忽视了与构筑了这座建筑的钢筋结构融为一体的,那紧密排列得宛若蜂巢一般的多重结界组合体的话。

“对于您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在这栋楼里的活动一定很不舒服吧。”

每一个房间都是个独立的结界空间。乘坐专用的楼梯,从顶层一路下落,身体在下降的过程中无间断地穿过无数结界的边界,正皱眉暗自忍耐的谢星尘听见叶秋这样说。

“因为我只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而已,哪怕早已将公司内部的设计结构烂熟于心,却无法像是你们这样真切地感受到一些东西。”

他有些遗憾地笑了一下。

“刨除一些非科学的部分之外,这个公司其实也和任何一家寻常的企业没有任何分别。都是天天来到这里上班打卡的员工,有年年忙着招聘和培训的人事,有每个月算账的财务,有为游戏构思宣传的部门,也有接洽玩家反馈意见的客服。不是伪装的幌子,任何一个人走进这里,看到的都是如此日常运转着的企业。”

“那么,非科学的部分呢?”

电梯到了一楼却并未停下,而是继续下降,往地下的深处而去。

“荣耀的项目开发组,早在很久以前就不存在了。”

“叮”一声,电梯停下,叶秋率先从门口走出。

地下空间的构造比谢星尘想象的更加夸张,简直就像是俗世中科幻电影里的太空堡垒一样的设计,四面墙壁俱是由形似钢铁的合金材料建造而成,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手持重型武器的士兵夹道护卫。

确如叶秋所说,在谢星尘看来,他这个人完全就是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类而已。但这样的他此时却淡然自若地带领他走在这种地方,从某种程度而言,他显然已经不能被列作寻常那些不需要他被分毫注意的普通人了。

“荣耀游戏每周一次更新维护,每月一次活动更新,每年一次开新服,以及每隔一段不确定的期间开放新等级新地图的大更新,这些都不是游戏公司所为,而是《荣耀》自己的阶段性变化。我们这些人需要做的,只是采取了玩家最习以为常的方式将其广而告之而已。”

经过了三道隔离门,他们站在了一间空间极大的房间内。

谢星尘瞳孔微缩,怔怔望着眼前的景象,一时失语。

“这就是《荣耀》。”叶秋说。

用世界来形容眼前的景象可能有些过于浅薄,这是宇宙,是一个位面的本源,飘游于浩瀚璀璨如星海的愿力之中,在位面的壁障之中,荣耀便如一颗初生的鸡卵,虽仍有极大的一部分还笼罩在朦胧的云雾之间,但已经展露分明的部分……内侧是普通区的世界,外侧是神之领域大陆,分明就是那个游戏中已开放的世界地图。

不同于过去游戏中将全世界图景割裂成不同风格的独立地图,荣耀游戏的一大特色就是连贯性,各个地图之间无缝衔接,便如真实的异界大陆一般——它确实是真实的。

能看见时间公平地在两个位面直接流动,月盈亏,潮涨落,一眼望尽沧海桑田,虽然还很粗糙和简陋,但的确是带有一丝天道的法则。

“上古洪荒……”他若有所思道。

“华夏神话传说中,在混沌未开之时,混沌青莲孕育了盘古大神,盘古生而携开天神斧,先斩混沌三千魔神,后劈开天地,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而后形成了洪荒大陆。”叶秋伸出手,视野中纤长的手指拢住了荣耀的世界,他忽然问,“传闻最古的无上混沌至宝有四,混沌青莲,开天神斧,造化玉碟,混沌珠。前三者都有传说可考,混沌青莲生盘古,盘古持开天神斧,道祖鸿钧掌造化玉碟,唯独混沌珠排除在外。也有传言,昔日盘古开天,混沌珠躲过开天大劫,游离于三界六道之外。”

“你的意思是……这个游戏就是混沌珠?”谢星尘不可置信道。

“何必拘泥于表象?”叶秋眨了眨眼,“混沌珠内自有一方鸿蒙世界,你说,这和如今的《荣耀》有何区别?无数账号角色为何天生身负战骨?像是一叶之秋那种甫一成型就拥有道门出窍期水准实力的存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现的……曾经被盘古斩杀的三千魔神的残骸,一部分流落到洪荒大陆化作新生的种族与仙器,一部分则被混沌珠之中的混沌之气吸引,化作全新的魂灵。”

“我明白了。”

谢星尘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新生的位面正在衍化,无论我们愿意还是不愿,祝福还是诅咒,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位面的形成和完善,哪怕是圣人再世……我们早已到了末法世纪,别说圣人,就是悟道修得真仙的又有几数?难怪你们不阻止,根本不可能阻止,就是灭杀一两个战魂又如何?大势已成,天地与之同力,我等只是蚍蜉撼树而已。”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重新带了笑,笑意微苦。

“虽是杞天之忧,但若真到了无可挽回之际,星尘便是魂飞魄散,也愿能为我界抓住一线生机。”

“我们的心意是一样的。”叶秋低声说完,也笑了笑,“放松点,还没到那么坏的时候,凡是不妨往好的地方想想。荣耀是个很有魅力的游戏,我有个很亲近的人迷这游戏迷得什么似的,我觉得现在这样还不是什么坏的展开。”

什么时候自己的游戏角色能实体化出来且跟自己关系亲近得宛若灵魂伴侣的,说出去怕是能羡慕死无数御宅男女啊。

叶秋暗想。

比如说他自己,也好想有一个……

“少校,银狼已经护送道门代表离开本部,现在已移动出警戒圈之外。”余秘书忽然出声。

“好的。辛苦你专门安排了。”叶秋说完,稍稍呼出一口气,脸上表情渐渐缓和下来,“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修真者啊,不管怎么说心理还是有点紧张的,刚才我的表现有没有太紧绷了?”

“录音录像已经上传到首长部门了,少校可以等候首长的意见。”秘书面无表情地说完,唇角一挑,“不过稍稍还是有点出乎属下的意料啊,没想到您竟然顶替了叶修先生的名字。”

“呵呵,是哪个家伙先用着我的名字任性妄为了近十年之久呢?”叶秋冷笑一声,“出来混的,迟早得还回来。”

幼稚不幼稚?秘书短暂地无语了一瞬。

“而且,如果把我和叶修的身份真相告知谢星尘的话,另外就有一些东西难以解释了。”叶秋说完沉默了一瞬,随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还真是倒霉啊,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竟然是最初被混沌珠选中的主人,叶修那家伙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竟然还拒绝了混沌珠,变成在玄学方面与他同为半身的我就成为了替罪羊,于是我一个年纪轻轻又根正苗红普通人不得已成为了国家特殊机构的成员,在亲哥哥成天游戏混吃等死的时候一边学着经济管理一边补习封建迷信。全部这一切的初始竟然是中二期的我想要离家出走,结果被那个混账偷走了行李自个儿跑路,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吗……”

秘书小姐默默地转过身,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

评论 ( 16 )
热度 ( 141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