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74)

Chapter 74

 

“苗木君,你在看什么?”静谧、但却总充斥着重重晦涩的氛围消磨了时空感,苗木诚被这一声唤得蓦然回过神来,还未回头,一双手从身后环抱过来,将他揽在了身前。

亲昵的、温柔的,熟悉的感觉,恰如少年身上微带清冽的气息,一点点浸润到他的周身。

对方微垂下头,柔软的唇瓣轻轻开阖,若笑若吻地贴在他的耳畔。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们此时正站在希望之峰某间学生教室的一扇窗前,傍晚薄红的夕光由热转凉,褐发少年低头凝视着往校外缓缓移动的人群,身后是忽然而至的恋人,手指用恰好不会弄痛他的力道圈住他的腕骨。

既体贴又昭示着强烈不安和占有欲的动作,他隐有察觉。

可惜那时的苗木被思绪中更强烈的不安所夺去了注意,他本能地反手握住狛枝的手指,但却无暇去细究更深一层的想法,交缠的动作将对方指尖冰凉的温度传递过来。

“我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类似于风雨欲来……”苗木皱着眉头,脸色不是很好,大概类似于一种身处迷宫的困顿和迷茫,“我们班的江之岛同学和雾切同学都好几天不见踪影了,最近听说西校区那边一直在抗议,理事会镇压的做法只会加重两边的敌意和隔阂……我担心有人会出事。”

狛枝凪斗低下眼睫。

“害怕吗?”

“当然会害怕啊,雾切同学她——唔!”少年吃痛地皱起眉头。

狛枝抓着苗木的力道紧了紧。

他的眼底骤然闪过一道幽深的暗光,眼神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因着苗木背对的姿势,少年未发觉他那一瞬不寻常的表情,只听见狛枝如往常一般散漫又漫不经心地道:“苗木君未免有些杞人忧天了,再怎么说本科的学生都是被冠以超高校级之名的精英,还不至于被西校区的那些人……呵,不对。”他忽然笑了一声。

“?”

“蚂蚁多了还是能咬死大象的……”狛枝改了口,眼底黑暗蔓延,唇边笑容渐渐染上一丝恶意,“正因为平凡,所以注定受限,除非秉持着最强烈的希望,是没办法超越绝对的绝境和才能的差距……他们当中也有可能诞生耀眼的希望也说不定,以倾尽所有为代价。”

这是狛枝凪斗第一次改变他的说法。

他本该、本该察觉到异常的。

“狛枝前辈的意思是……预备学科那边可能会有人升到本科吗?”那时的苗木尚且仅对希望之峰校内风雨欲来的气氛有所认知,却还未真正认识到这将是一场多么悲惨多么残酷的风波,就像是在温室里被悉心呵护着成长的幼株——他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贯因未经太多世事而多少显得天真纯稚的眉眼也染上了愁绪。

“希望能有个好结果……真要是有人因此失去了所有,那也太残酷了。”

 

狛枝凪斗倏然按住他的肩膀,带着苗木转过身来,长久凝视着他清澈见底的眼眸。

“怎么了?”苗木疑惑。

“苗木君,倘若是你,易地而处,你……”他难得问得犹疑,表情有微不可察的动摇。

“在我心中,有比才能更加重要的东西!”苗木像是预见了他的问话一样,在狛枝微带诧异的神情下抢先说道,手指攥住了他的衣襟,眼眸熠熠发亮,“如果是为了守护更重要的东西,我也会努力去追求才能和力量,但若是反过来,我不愿意。”

他笑了笑。

“狛枝前辈,在我心中,你远比才能要重要,更重要得多,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想守护你。

我想为你拼尽全力。

我想变成更好更值得被你喜欢的自己。

但无论发生了什么,我永远永远不会气馁,不会放弃,不会松开与你十指相扣的手。

 

他抬起手臂,双手捧住白发少年微怔的脸孔,仰起头,唇瓣便温存地贴了过去。

 

唇齿纠缠,呼吸交错,彼此之间的美好气息一点一点浸润到肺腑之间,心尖泛起热潮,恍然间荡起一股微涩的甜美感。

多么契合,多么渴望。

“我多希望你永远这么看着我……”狛枝敛下眼睫,无限温情地用手指描摹他的眉眼,“就这样,一直一直……”

那并不是他们第一次亲吻。

 

阳光穿过紧闭的窗隙,若有若无地透进屋内。暧昧的光度将视野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暗纱,隐约可见簌簌而落的浮尘四处飘舞。

近在咫尺的距离,肌肤相贴的热度,苗木在近乎醺然的氛围中收紧了手指,半睁开眼,睫羽下是一双湿润而柔软的眼眸,像刚下过一场细雨后生起的春雾。

或许是思念钩织成的幻梦迷惑了大脑,一帧帧分明只存在于遥远过去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他从未想过抛却忘记,却没预见到在这时会猝不及防地回想起来。

梦早就该醒了,时光无法追溯,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尽管明白,但每每想起,却还是控制不住那牵动胸臆的不舍和痛楚。

这种饱含着痛苦和怅然的清醒和冷静,学会了不再因你的离去而彷徨无措的干练懂事,大概也算是可以用成长这个好听的词汇来形容的了。

 

苗木诚和狛枝凪斗,大概就是命中注定互为彼此灵魂的半身了。

宛如同出一源的水滴在渴望着交融,宛如浩瀚星海中互相牵引的行星,日思夜想,魂牵梦萦,念念不忘,说到头来,还是被对方吸引得不可自拔。

 

似乎是察觉了苗木的出神,狛枝微有不满地咬了咬他的唇瓣。

他从一早被同学强行绑缚囚困在这间旧馆时一直维持着平稳从容的心态,甚至因为被如此当作危险分子而被严阵以待戒备着的待遇隐约有些兴致盎然,但这种有些异常乐观的心理活动直到苗木出现,终于一点点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他躺在黑暗中昏昏欲睡,思绪跌宕沉浮,正不着边际地琢磨着自己从沦落孤岛以后的遭遇的时分。

门扇拉开的震响循着地面的传导直达耳中,他因延伸至自己脸颊上的光亮而感到不适应地微微眯起了眼,缩小的瞳孔中央倒映出熟悉的身影。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来了啊,这算不算也是幸运的一种呢?”他用疑惑一般的腔调自语着,神态波澜不惊,侧过头,唇角刻意的弧度渐渐拉大,“呐,你说呢——苗木君?”

“……才不是幸运,狛枝君请不要把什么都归因于你的才能上啊。”对方走了几步上前,反手阖上了身后的门,低下身,微带不满的语气就好像是撒娇着抱怨一样,“好歹我为了找你跑遍了所有能去的地方,至少也该夸夸我而不是这么自恋的反应才对吧。”

“……诶?”

狛枝的反应迟钝了一下,在苗木跪坐下来的时候愣愣地看着他的动作。

少年对他此刻手脚都被绑起来的状态好似视若无睹一般,安之若素地坐在他身边,抬手从衣兜里面摸了摸,抓出了几颗用漂亮玻璃纸包起来的硬糖,拨开一颗淡绿色的,递到他唇边。

“……???”

他迟疑了片刻,若不是苗木都要很阴暗地臆测是不是里面藏了毒,但这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张开嘴,任由苗木的手指将糖果推到口中。

甜丝丝的,有一点点酸,唔……青苹果味。竟然不是他猜的薄荷味啊。

他还很有闲心七想八想起来。

倒是很像苗木君的口味。

 

“午餐时间以后餐厅的东西就被撤掉了,我先前没考虑到狛枝君会在这里,所以身上没带什么吃的东西,抱歉。”

几颗水果糖零零散散地滚落在地上,被露骨目光肆意打量的人似有所觉却没有道破,苗木的侧脸略略低垂着,轮廓干净明朗,哪怕垂着眼帘时,纤长的眼睫下还是微微透出很清透很温柔的亮光来。

“是吗?”狛枝忍不住笑了笑,歪过头,“我看苗木君毫不意外的样子,还以为你早知道了呢。”

注视着苗木神宇间细微的神色变化,他露出了类似恶作剧成功后颇为恶劣的愉悦笑意。

“不是吗?嗯?苗木君,你是特地来拯救我的吗?”

 

流风撩起室内的烛火,晃得少年那双灰绿色的眼眸也骤然浮光涌动。

“……你不妨猜猜?”

他微微翕张的唇隙间,分明泄出一两分戏谑的笑意。

“说不定我是来检查的,狛枝君总是趁我不注意就悄悄做什么小动作,出人不备又防不胜防,嗯——这可让人苦恼了。我该怎么做,是不是得看狛枝君的表现来决定?”

有时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也不止是一方的影响,该是相互的作用才对。

靠近、交融,色彩融合到一起,直到不分彼此。

狛枝凪斗仰首盯着苗木诚,与他居高临下的目光轻轻相触,不自觉轻咽了一下,喉结微动。

再开口时,微微喑哑的嗓音强压着隐忍的颤栗。

“你要我……”

咚——

眼珠下意识地移转向颈侧手臂撑在地面的位置,随之覆盖过来的阴影遮蔽了不远处墙壁上的光源。狛枝抬眼,苗木似是对自己这么像是趁人之危的举措有几分不好意思,尽管表情努力摆得郑重强势,却还是难掩眼角眉梢的赧然情态。

“这么说可能有些大言不惭……我说不定算是可以明白狛枝君在期待的到底是什么。可能懂的不是很透彻但多多少少还是能猜到点感觉,就是勉强半吊子的程度吧……啊,我不是表示赞成的意思,不过也不是反对啦。”他顿了顿,“嗯——其实我是来自荐的。”

诶、诶——

“我相信我符合,也会努力达成狛枝君的期待。”

他的脸颊红成一片,却还是不移开视线,用执拗的、坚定的目光凝视着他的双眼。

“别看其他人,你就一直看着我吧……”

未尽的话语消弭于他们相贴的唇间。

评论(1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