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78)

Chapter 78

 

“嘶——”

耳边隐忍的痛哑唤回了狛枝的理智,他松了松箍住苗木手腕的手指,眉眼间仓促染上的慌乱和阴郁犹未散去。

“冷静点啊,我还是个伤患呢。”苗木有些无奈,“开个玩笑而已,狛枝君别紧张。”

玩笑?

明明露出了那种表情,是当他什么都察觉不到吗?

呐——苗木君。我是不是太过纵容你了呢?所以,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

倘若我狠下心来,你信不信我有三种以上的办法逼你不得不哭着把隐瞒的事情说出来?

狛枝耗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忍耐下来心尖烧灼的怒气。

好像冲动就等于认输了一样,早先那么自信满满地宣称能靠着自己的力量调查清楚一切,仿佛那样做就自毁城墙了。狛枝不喜欢勉强得来的结果,但这并不代表他面对糟糕的未来预想也能维持心如止水的心态。

不能忍耐。

真的。

本能的冲动叫嚣到他脑仁都隐隐发痛了,他抿了抿唇,眼底累积着焦虑情愫。

虚假的平静竭力维系到一起回去的下一个瞬间就分崩离析。里外两个世界似乎就这么彻底地被分割开了,苗木刚关上屋门就被狛枝按在了门板上,他尚未反应过来,对方的手早已经抬起了他的下颌,急切的亲吻立刻迎面覆来。

想要你。

月华循着狛枝身后的窗泼洒而入,清冽的冷光将他脸颊上最细小的绒毛也照得分明,颤动着的眼睫纤长细密,在极近的距离下仿佛能触及到自己的瞳孔一般,专注认真的漂亮脸孔确确实实地透出了蛊惑人心的气息。

被引诱的苗木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停顿了一瞬的呼吸,哪怕脊背撞得生疼,而且双手还反射性地抵在他的胸膛上,却还是无法抵抗地被狛枝揽住了后腰,微微仰首去迎合承受这个有些粗暴的索取。

想要你。

唇舌紧密无隙地贴合在一起,呼吸的温度与释放出来的情感也一起渐渐传递了过来。这种感觉就像是用舌尖触及到对方滚烫的灵魂一样,灼热激烈,又令人忍不住沦陷沉迷。苗木不自觉松开了了紧攥他胸口衣服的手指,手臂攀上他的肩膀,脸上的神情由无措转变为趋于沉溺的动情神色。

果然还是无法忍耐。

狛枝缓慢地摩挲他温热的脸庞,眼色幽深如同漆黑的渊蔽,却弯唇笑了一下。

“果然,苗木君现在的表情比之前的更让我觉得真实。”

先前那过度坦然甚至让人找寻不到太多遗憾留恋的神情实在太过遥远,甚至令他生出几分永远也无法触及的恼怒和惶恐。

苗木微微失神地看着他,忽然唤了一声:“凪斗。”沙哑的声音被锁了太久显得发涩。

“对,就这样喊着我的名字吧。”狛枝柔声回应,倾身拥住他的身体,然后打横抱起。

 

纱帘飘飞,夜风循着未关严实的窗隙灌进屋内,苗木微微瑟缩了一下就被狛枝拢住了手指,他不禁笑了笑:“好暖。”

“冷的时候苗木君一直不提,暖和起来了你才笑着告诉我。”

狛枝不知是怀着什么情绪说出了这句话,对方的温度从相触的指尖一直传递到血液汇聚的心脏,他收紧了手指,俯首在他锁骨上方的位置用舌尖勾勒。

“不会喊疼可不会有人心疼你哦。”

靠在被褥间的苗木很温顺地任他作为,灰绿色的眼睛深处透出很柔软很明亮的光,被弄痒了忍不住挣扎了一下,手指插进他的发丝间,断断续续地发出掺杂着喘息的笑声。

“别、别……哈哈……轻点啊……”

浸泡在爱意中成长起来的人大概就是这样的模样吧?开朗、乐观、温暖,就像是个小小的光源一样,吸引着飞蛾扑火。

你不害怕受伤,不畏惧绝望,眼神从不顾盼流离,越是打磨越是纯粹耀眼,仗着命运的偏爱有持无恐。

苗木呼吸不稳地喘着气,偏过泛红的脸颊埋进柔软的枕头里,落在侧脸的细碎发丝长得一直能盖到颈项的上段,脖颈线条微微紧绷,淡青色的血管透过半透明的肌肤呼之欲出。

呼吸细细密密地笼罩着,细不可查的刺痛浸入皮里,微微湿润的肌肤上被留下了蔷薇色的痕迹,就像烙印在锁骨凹陷位置的一朵糜艳的花一样。

狛枝半睁开眼的目光有些迷离和深邃,指尖攀附而上,手背上交错纵横的筋络血管与指骨似是在眼中构筑成一张凌乱的蛛网。

其实真恨不得将漆黑的爱意深深地扎根于你的骨,汲取情热的养料,将你圈养在我小小的世界里,只为我一人漂亮地绽放。

这种情绪算究竟是源自于什么呢?嫉妒……或许是狛枝凪斗对苗木诚的嫉妒。

扭曲的嫉妒,扭曲的渴望,扭曲的爱。

 

中间:点我


“心情好点了吗?”

被抚摸脸颊的触感令狛枝睁开眼,苗木的脸孔就在他视野的正中央,有些困倦有些担忧的目光与他的视线轻轻相触,停顿须臾,侧过头看向窗外。

月色如海,清冷的光芒飘渺而曼妙,点缀着少年犹带水珠的睫羽,显得圣洁而温柔。

“月色好美。”

狛枝拥着他很安逸地“嗯”了一声,向来才思敏捷的聪慧头脑偏偏在这时候不争气地掉了链子,像是生锈了转不动的齿轮,迟钝了足有快一分钟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忽然看向苗木,对方的脸颊上透出绯色的红潮,窝在他怀里。

“狛枝君要是以后有什么烦恼……不高兴的事情之类的,都可以告诉我啊。”

“帮我解决吗?”他眨眨眼,暧昧地意有所指。

“怎么可能啦!”苗木很可惜地没听出来他用心险恶的潜台词,理直气壮的语气让人一时失笑,随后他停了一下,掌心贴在狛枝的脸颊,声音变得柔软下来,“悲伤、愤怒、痛苦、绝望……任何时候我都不想看到狛枝君被这些负面的感情困扰着,所以有需要的时候就向我倾泄出来吧,我会全部接纳下来的。”

他轻轻地抬手拢住他的手背,不知怎的,竟有些说不出的温情。

“漂亮话。”狛枝笑了笑。

“要试试吗?”苗木也笑起来,神态是很活泼的,洋溢着明亮的朝气,眼珠子一转,一下子曲动手指掐住对方白皙的脸颊,扯了扯,调皮地勾起唇角,“明明只是个十五岁的小鬼而已,好歹给我依赖前辈一点嘛。”

狛枝眉梢微挑,玩味地长长“哦”了一声,声音很轻,末尾还打了个旋,贴在耳边温柔呢喃的低哑嗓音几乎能让人酥到骨子里。

“嗯,苗木前辈说得都对。”

评论 ( 14 )
热度 ( 10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