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79)

Chapter 79

 

胡闹了一夜的结果就是年长的苗木前辈再一次光荣地睡过头了。

岂止是日上三竿才起,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连每日定番的晨间报时广播都没听见。此时天光大亮,明媚的阳光穿透了纱帘铺满地面,深深浅浅的光影游动变换,像极了鳞光熠熠的金鲤。

“我明明很久都不会睡懒觉了!”

这样抱怨着的少年忍不住对着镜子揉了揉后脑压得乱翘的头发,狛枝站在他身后用沾了水的手指帮他梳理发梢,闻言有些不以为然。

“反正不是上课,稍微不守时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苗木微微黑线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自己关在希望之峰那段期间也总是迟到。

记得失忆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很认真地凭靠新同学的时间观念来推测他们的性格,提前到场的人个性严谨自律,踩点到达的同学最常见,迟到许久的人自我中心。

结果最讽刺的就是自认为很重视每天晨间聚会的他却屡屡由于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错过会议。

倒是离开了学校以后,在未来机关休养生息的那段期间作息变得规律起来,天蒙蒙亮就没多少睡意。一种骤然失去了什么的心情,便总觉得白昼太长,漫长得让人看不到尽头一般。

苗木抬起眼凝视着镜中狛枝的倒影,正逢他也在看他,不自觉笑了笑。

“走吧,总让人一直空等会让我很歉疚的。”

狛枝微垂下眼睑,也笑着说了声好。

 

接近十点钟的天光格外明亮耀眼,打开屋门的苗木抬手遮了遮眼前,避开日头仰起头看向天宇,正逢海鸟振翅翱翔的身影,白色的羽翼与洁白的浮云融为一体。

褐发的少年今天也穿得很随意,穿着浅色的连帽卫衣和带了很多口袋的休闲长裤,脚踩黑色的运动鞋,这让他看来年纪更小了一些——比较之下身材更为高挑修长的狛枝凪斗看来应该更年长一些。苗木看来对这种男孩子常有的微妙竞争毫无意识的样子,注意力大多都被这南国岛屿夏日的热辣气温给吸引走了,挽了挽袖子拉到手肘的位置,露出一截健康白皙的小臂,手上握着一瓶才从隔壁超市拿来的冰水,塑料瓶身上凝结流淌下来的水珠浸湿了他的掌心。

“苗木君是从哪里找到那么多硬币的?”

“就是调查的时候从角落翻出来的,想着可以用投币购物的机器就收集起来了。”

“我倒是没想到这点呢,不过,看着上面印制的黑白熊头像,感觉有些不适。”

“哈哈……这个应该是游戏币一类的东西吧。”

苗木挠了挠脸颊,似乎很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什么,旋后缓慢地眨了眨眼。

“是想到什么线索了吗?”

狛枝关注着他细微的神态变化,问得很敏锐。

“没有。”苗木摇了摇头,“我知道有个人也有这种把硬币四处放置的习惯,像是作为鼓励别人到处翻找一样……不过她已经不在了。”

“她?”狛枝挑了挑眉梢,但没有追问下去,而是淡淡评价道,“听起来像是在享受什么游戏,相当乐在其中的样子。”

游戏啊……苗木诚眼中流露出微微无奈复杂的神色。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登上旅馆二楼露天餐厅与等待了很久的其他同学汇合。还留在远处的人意外又不意外地只剩下寥寥几个,田中坐在桌旁,小心地从一颗刚开的椰子里倒椰汁出来,小仓鼠们围在盘子边缘一口一口地舔,日向靠站在阳台的栏杆旁,正在用手指拨弄随风飘动的一串绿萝。

“那个……日向君,其他人都去哪里了?”

迟到的苗木问得很没底气,毕竟自己放了大家鸽子,一句话就透出心虚的味道出来。

落后一步的狛枝手指搭着楼梯的扶手,视线环顾了一圈就落在厨房洗手池里堆得满当的未洗碗筷上,眉梢扬了扬。

“计划有点变更……”转过身来的日向有些无奈地一摊手,“索尼娅一大早才说她先前就筹划很久了一个女生们的聚会,如果可以的话不希望因为临时的变动让这次难得的活动付之流水。她露出那么歉意恳求的表情我也没办法说什么拒绝的话,反正大家在这座岛上也没什么要紧事,一起攻略游戏的安排就延后到今天晚上了。”

“诶——诶诶?”

瞪圆了眼的苗木看起来带了点呆呆的气质,以男孩子的思维来说,恐怕很难理解女生们明明朝夕相处还要特地邀约聚会的意义,而且作为牵头人的王女殿下还是那么一副非常重视的态度。

记得他还在希望之峰读书的时候,舞园同学也经常邀约女生们举办茶话会一类的活动。不说一向热爱热闹的朝日奈同学总是拉着大神樱出席,以及作为聚会常客的塞蕾丝同学与江之岛同学,连向来性格显得有些孤僻的雾切同学与战刃同学也似乎少有缺席的样子。

唯一作为例外的,大概就是将十神君排在行动优先度第一位的腐川同学……了。

什么都怕比较,苗木骤然满头黑线地意识到,看来像是那位文学少女更特别一点。

 

“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狛枝这句嘀咕声音很轻,轻得连身侧的苗木都没听清楚他此时在说什么,兴许是自觉作为幸运的自己无故产生的预感说不定真带有什么不同寻常征兆,他走到餐桌旁坐下的时候还顺嘴问了句其他男生的动向。

“二大猫丸已与终里赤音一路厮杀至地狱的尽头。”终于喂食完仓鼠的田中眼蛇梦抬起头来,一脸严肃地说。

“……”苗木觉得他有点跟不上来。

狛枝笑了笑,像是懂了什么的样子,他接过田中递过来一颗椰子,用桌上一把刀插进果肉的动静让褐发少年乍然吓了一跳,盯着狛枝从容地握住刀柄,紧张得眼睛都一眨不眨。

“我知道九头龙君一向不太合群……”他的声音慢条斯理的,有种令人着迷的温柔韵味,“怎么一大早也不见左右田君的身影了呢?”

说起这个日向就脸色古怪起来。

“他说他想参加女生们的聚会,就跑去了月神沙滩……”

狛枝意外了一瞬,旋后笑道:“日向君这么清楚他的动向,看来左右田君不止是下定了决心,他走之前应该还邀请了你吧?”

看日向的表情苗木就知道狛枝猜对了,他一脸好奇。

“算了吧,明知是女子聚会我还参加个什么劲啊……鬼鬼祟祟会被当成变态的吧。”对方抽了抽嘴角,停顿须臾,“而且边谷山和终里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闻言在场的另外三位男生安静思考了一下武力差距,互相交换了一个意会的眼神。

原来大家都这么早就认识到学姐们的不简单了,苗木接过狛枝递给他的椰汁,默默地喝了一口。

 

既然知道女生们聚会的地点,不同于左右田那样抱着特殊想法的男生们自然体贴地将空间留给她们。午后,越发夺目的阳光将岛上的无人街区肆意侵占,高悬头顶的太阳将视野中可见的黑暗影子挤压得失去了容身之处,就像命运的曲线经历过一番跌宕后又重新抛回了高处,时光宛如凝固在这一刻,平静而单调地,维持在一种祥和得令人精神迟钝的状态中。

这种现状很经常被视为是午后的困乏。

第二岛屿的街道尽头很容易找见一座古典气息浓厚的西式建筑。那是看起来已有些年代感的楼房,外层的墙体砖漆剥落严重,尤其是下方密密麻麻攀爬布集的爬山虎已用颇有古旧感的红绿藤叶夺去了表墙应有的色彩和纹路,所幸里面还保持着整体的完好。大约这是久违逢人问津的图书馆,或是曾经岛屿主人所拥有的储书之处,第一眼的视觉印象给人留下的印记是“空旷”与“充实”两种矛盾概念的调和产物,站在书库中庭向上仰望一层层书架延伸到高不可及的穹顶,自我渺小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

“好凉快。”

这句感叹来自于盘腿靠坐在书架前的苗木,他阖上眼惬意地享受着建筑遮蔽带来的凉爽,有些懒散且对身后那浩如烟海的藏书隐有避之不及的态度,学生时代的本性一下子暴露无遗。

兴趣也平常,能力也平常,除却那个总是发挥得不太稳定的才能以外,对学习感到棘手且每次逢考前都大为苦恼的表现也与外面任何一所普通学校的普通学生没有任何区别。

“苗木君不想着看看吗?”站在书架前的狛枝轻轻扬眉,“说不定会有什么有关离开这里的线索也说不定。”

苗木笑了笑。

“狛枝君好狡猾呀,明明早就知道我站在黑白熊的绝对的对立面了,不可能现在还没猜出我的目的吧。”

既然被黑白熊视作为最大的眼中钉,那苗木必然不可能是自相残杀游戏的拥簇,甚至很可能连是否支持大家离开岛屿都有待商榷……只是狛枝倒有些意外苗木会这么早就坦诚以告。

他心里觉得有意思起来,然而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手指点着书架上一本本厚重的书籍,从中抽出了一本,翻开封皮。

“要说狡猾,明明是苗木君才是吧?”他像是针锋相对一般,声音里带着笑意,“同样的话,你敢对着日向君和其他人说吗?苗木君可真是擅长挑软柿子捏。”

话虽如此,狛枝凪斗非但没觉得冒犯,反倒因为这样小小的差别待遇而愉快起来。

苗木没反驳,他用手指挠了挠脸颊,垂下了头的模样有些腼腆。

“哈……因为不想被大家看作是叛徒敌视嘛,我有点贪心的。不过若是狛枝君的话,我觉得就没问题。”

“因为信任?”

“因为信任和了解。”

 

一个人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地长大呢?

坐在地上的苗木,并未注意到狛枝一瞬间微微怔忪的神情。不假思索地说出了那样的话,他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苗木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快要被宠坏了的小孩子,一直以来从对方身上汲取了太多太多的爱意,竟然都能够毫无负担地说出这种象征着依靠的言语。

可在狛枝前辈的面前,他又什么时候像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成熟大人了呢?

倘若总是无法被割舍去天真,是否会代表着有什么同等重要的东西注定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失去——苗木几乎从不会产生这类悲观的思考,真要细说起来,他虽曾因好奇驱使阅读过使同期生腐川冬子声名大噪的恋爱物语,却并不太能理解对方笔下那些那敏感纤细的情思和愁绪,对那婉约细腻的笔触感到欣赏却难以共情,这种迟钝感大概也是腐川曾讥嘲他还是个小鬼的缘由之一。

所以说,是他知错不改吧。

意识到这一点,苗木甚至感到了一点难与人说的满足感。固然这也有他向来偏好思考积极一面的缘故,可是,能与狛枝前辈相遇,哪怕这当中存在着一些有意而为,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对他而言的极大幸运吗?

毕竟,总被深深地偏爱着,被无微不至地保护着的人,从来都是他啊。

 

“这下子我又有一点可以确认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狛枝隐含笑意的声音一下子将苗木拉回了现实,他的手指有节奏地叩着手上书籍的硬质封皮,听来很是轻快。

“从最初就和兔美老师同阵营的你,毫无疑问地与将我们从希望之峰学园带到这座岛屿的始作俑者脱不开干系,甚至很可能一切就是你所为。”

褐发少年心里一虚,哪怕心知里面有些不对,到底他还知道越反驳暴露得越快的道理,立刻就不敢说话了。

狛枝见状唇角微勾。

“你想要我们大家留在这个岛上,想要我们大家友好相处,不愿意看到任何同学间自相残杀的行为。虽然我还是不太理解你所期望的场景和无趣的办家家酒有什么区别,不过至少可以猜到,目前在大家面前身份不明的苗木君,你和黑白熊确实都是希望之峰学园的相关者……呐,我没有说错吧?”

好像、好像没什么可纠正的地方。苗木心说。

“越来越想知道苗木君的才能了,除了我这种毫无价值的人以外,与希望之峰有关的人不可能会是什么平凡之辈,不过目前看来苗木君也没有展现出什么特别的长处……”狛枝小声的嘀咕令苗木忍不住后背生凉,不管怎么说,这种一不小心就可能在对方面前掉马的心情实在让人感到难以言喻的微妙,尤其狛枝还是那么个敏锐多思的人。

“莫非苗木君——”

拖长了的声调一下子牵动得苗木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他惊吓地瞪圆了眼,紧张盯着狛枝仿佛意味深长的眼神。

“——是因为可爱才脱颖而出?”

“——才不是什么可爱!哪有男生会因为这种原因……啊!”

“哦~苗木君没有否认拥有才能呢。”

狛枝瞧着捂住嘴一脸懊恼的苗木,这下真的是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狛枝前辈,不带这样犯规的啊。

评论 ( 10 )
热度 ( 9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