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0)

Chapter 80

 

可惜狛枝听不见苗木心里这样饱含哀怨的惨嚎,对方姿态随意地靠站在书架旁,样貌俊秀中透出少年不加掩饰的锋芒,玩味戏谑地低头看他。

“不用害怕……”他诱哄一般,轻缓的嗓音低沉温柔,“我也觉得留在这里没什么不好,所以在这里其实并不是想为大家寻找离开岛屿的线索,而应该是先他们一步摧毁线索才对。毕竟……这种程度的事情,哪怕是只拥有着不成器才能的我,兴许也能为苗木君派上用场了。”

“诶——诶??”

苗木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狛枝说得语调轻松,偏偏他听得心虚不已、冷汗直冒,明明他一直当自己才是立场正当的一方,怎么被这样一说,就好像他成了真正的幕后黑手,而狛枝就是那个助纣为虐的人。

一下就变得哭笑不得起来。

 

这座图书馆本身就是近乎百分百模拟现实中那座同名岛屿的产物,光线穿过穹顶上方的彩绘玻璃透进建筑的内部,盛夏的燥热气息尽数被隔绝在外,这种稍显昏暗的环境很容易给人一种悠久的年代感。

历史亘古恒常地藏匿在整齐列布的厚重书籍之间,伴随光阴的流转无限延伸。

迟滞了许久苗木才终于想起来看一眼从刚才起就一直被狛枝拿在手里的书,与过分苍白的手指相比,不算优质的粗糙纸页已经有些泛黄,看来像是什么阿拉伯语系的文字让人一见就止不住头晕,苗木确信狛枝显然也看不懂上方的文字。

至于为何他一直拿着不放的缘故……

狛枝漫不经心地把玩指间的黑白熊硬币,察觉到苗木的目光,他展眉一笑:“我记得先前你说过,硬币出现的地方可能会存在线索吧?”

“可是这个我们也看不懂啊。”

“我和苗木君不认识书上的文字,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一定不具备相关的知识。而且既然这里藏书这么丰富,说不定也会有字典放在什么地方。”

狛枝笑了笑,又问他:“黑白熊硬币的事情,苗木君有告诉过除我以外的人吗?”

苗木摇了摇头。

“我还没说……不过,我觉得日向君应该知道吧?”

狛枝闻言,眼底掠过一线明亮的光,苗木心里才油然生出的不好预感立刻就应了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狛枝施施然阖上书页,然后把书放回原处,随后隔了几排书架抽出另一本同样厚重的书籍,把那枚硬币夹进中间再放回原处。

“恶、恶作剧?!”

“只是个小测试而已。”

根本就是欺负人吧。苗木忍不住腹诽。本来就不是很容易发现和解读的资料,这下因为狛枝这一通搞事的操作,立刻就变得难上加难了。

一阵无力,他有心强调一次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反派役的角色,只是放在衣袋中的电子手册忽然震动了一下,立刻就夺去了他的注意力。

 

“出事了。”

猛地站起身的苗木将电子手册塞回了衣兜里,原本轻松的神情如潮水般从他的脸孔上褪去了,伴随着少年迅疾脚步的是紧随其后响彻全岛的广播通告。

第二名被杀者出现了。

 

绝望的齿轮,比苗木所猜想的更快的速度开始转动。

不该这么快的,若说第一次的杀人事件里还有些许误伤的成分存在,如非狛枝前辈刻意将他意欲掀起风波的企图暴露人前,花村前辈那边也不可能那么快就下定决心做出无可挽回的举措。但凡有心,人就不可能对剥夺同类生命的事情毫无触动,他从不认为自己所熟悉的学长学姐们会是那么残忍的本性。

到现场的时候罪木已经在检查尸体了,一边向她询问着发现一边整理现场线索的日向看来脸色非常不好,甚至没心情去理睬身边一直在拽他衬衫的左右田。

后者一副六神无主的惊惶模样,看来是很想找个谁寻求点安慰,只是小心翼翼观察着日向眼底沉冷的郁色,还是很有求生欲地选择了不去多添乱子。

直到看见了苗木,他才稍稍露出了松口气的神情。

只是这片刻的松懈极为短暂,狛枝跟在苗木之后走进了死亡现场的沙滩小屋,眼看着地上小泉真昼的尸体,不仅没露出任何与悲痛能扯上关系的表情,反倒看来极感兴趣的模样。

日向一见他这表现就揪心,甚至岂止是揪心,简直都能感觉到额角太阳穴在突突跳动的疼痛感。

他觉得苗木这人哪里都挺不错的,唯独看人的眼光令日向总感到不安心。

 

想是这么想,这两人的优秀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越是深入了解案件才越有可能在裁判中揪出真正的犯人,大家也才不会面临全员处刑的危机。日向分得清轻重缓急,努力克服了心里一点微不可查的不自在,尽量全面地向他们提供了详实的搜查线索和他的一些发现。

苗木思索了一会,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场这边麻烦日向君继续检查了,这次的事件……我有点在意黑白熊先前提供的那个游戏机,那边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

日向没什么异议:“那就拜托你了,苗木。”他顿了顿,“还有你,狛枝。”

“嗯。”狛枝凪斗微微一笑。

 

苗木诚是78期幸存者当中,唯一得救后被心理治疗师判断为不需要任何辅助指导的人。他在赶往贾巴沃克公园的路上,甚至想到了游戏中被植入了江之岛的洗脑视频的可能性,这个念头乍一闪现就被他抛到了脑后,且不论可行性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这种低水准的手段来取得胜利,显然不是那个人所筹谋已久的目的。

她想看到的,应该是鲜活的希望转变为绝望的那一瞬……由人心的怨恨与诅咒催生出的破灭和悲叹。

什么时候开始,他越来越清醒地能够认知到一些事实,曾经像是雾里看花的一切,如今都露骨得让苗木想忽视也不能。就比如说正逐渐侵染着大家意志的绝望意志,宛如汲取了世上一切恶意的黑泥,令他生理性地感到厌恶与排斥。

越见绮丽的夕光将傍晚的岛屿蒙上了一层妖异得近乎鬼魅的光晕,终于停下脚步的苗木蹲下身摆弄了两下游戏机,随后就席地坐下。

“先前,黑白熊说初次通关的人会得到特别奖励。”

操作的手柄只有一个,狛枝也很随意地坐在苗木身边,单手托着下颌,云淡风轻地说着。

“我猜已经被人拿走了。”

“明明大家都约好了晚上一起来通关。”

“总会有戒备着所有人的人存在的,先出手的人能够抢占先机,越是将斗争法则奉为圭臬的人,越是自以为是的人,就越容易被这种投机的心理和情报先知的诱惑所打动。”

苗木侧头看了他一眼:“狛枝君早就知道了吗?”

“怎么可能。”狛枝笑着说,“只是根据结果反推回去的无端猜测而已,连证据都没有……话说刚才苗木君也有点察觉到吧?谈及小泉同学的死亡时,有两个人明显表现出了异常心虚的态度,西园寺同学和九头龙同学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若论洞察力,除了身具侦探才能的雾切小姐,苗木实在找不出比狛枝更厉害的人了。

他手上抓住手柄操作着游戏,随着屏幕中故事情节的进展,整个人身体却忽然歪了歪,半靠在狛枝身上,垂下的睫毛掩去了眼底惊愕凝重的神色。

兴许是作为一名曾旁观了解过部分事实的知情人,所以才能在这看似单调乏味的游戏中发现制作者所怀的极大恶意。这当中的每一句人物的台词、每一步剧情的展开,对相关者来说都是极刻意极讽刺的影射……苗木诚毫不怀疑,打通了结局的那个人会如何被强烈的愤怒与悲痛情感笼罩,没人能对至亲的无辜惨死而无动于衷。

绝非那种简单粗暴的洗脑视频所能产生的效果,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是针对某人设计的致命陷阱,一旦经由好奇心的役使打开了机器,就注定已经踏上了无法回头的道路。

《黄昏症候群》,这是一款再现了超高校级黑道九头龙冬彦的妹妹被人杀害案件始末的游戏。而作为超高校级摄影师的小泉真昼,曾为了作为挚友的凶手,选择了隐瞒涉及案件真相的照片,使这起案件最终以校外暴徒意外谋杀的结论告终。

若只是单纯将大家失去就读于希望之峰期间的记忆的事情公布于众,除了因忧心患病母亲的状况而选择剑走偏锋的花村以外,其他人可能甚至不会有所动容。

可若是告诉你,你血脉相连的亲人在你失忆期间被害惨死了呢?

就像当初苗木和他的同学们一样,大家会迫切地想要离开囚笼,想要探求事情的真相,离开的欲望将会攀升至极点。

但是,假如,你又得知了一个震撼性的事实:你的仇人其实就在你的身边,并且,杀了她,你就能离开这个孤岛。

森冷的寒气循着发颤的指尖窜入骨髓,苗木凭空打了个冷颤。

——越界了。

身边人的体温非常温暖,但这并不能令苗木如坠冰窟的精神好受些许。游戏结束以后他也没放下手柄,而是怔怔然思索了起来。

他冷不丁意识到一件极为可怕的事实:黑白熊正逐步将现实世界中曾诱发前辈们堕入绝望的诱因一个个引入这个虚拟世界,再继续这样下去,前辈们要是完全找回起他们失去的所有记忆,他就无法阻止未来机关将会处决大家的决定,无论是放任绝望蔓延还是坐视将信任托付给他的前辈们走向末路,一切就全完了。

 

这种令他感到疼痛的想象一度被强迫自己专注于眼前案件的苗木抛到了脑后。他显然极为努力,在搜查的环节一直竭尽所能地帮助大家整理线索,哪怕是在不被允许发言的学级裁判上,脸上也从未流露出动摇气馁的脸色,镇定地视一切黑白熊的恶意挑拨于无物。这些表现自然也被始终看向他的狛枝巨细无遗地尽收眼底,目光一错不错,近乎贪婪喜悦地注视着他的身影。

直到风波平息之后,午夜梦回,苗木久违地做了个很寒冷的梦,梦中是一望无际的深海,海潮涌动,水下是熟悉的、腐朽的,黑与白的色彩交汇的破碎棋盘,还有陷入沉眠的狛枝凪斗,那张毫无留恋的安宁脸孔令他忍不住心生惶恐。

从近两年分开的这段期间,他甚少有梦,可一旦沉入梦乡,梦境中的主角绝对只有他与他,无论是源自过去的梦幻泡影还是他在原地凝望着狛枝遥远的背影,总是他们,只有他们。

哪怕只是徒劳无功的相互追逐,他们的命运却早已交汇在一起。

 

“苗木——苗木君。”

 

游离的意识逐渐归位,汗湿的发丝沾在额头的感觉有些冰冷黏腻,然而身体的感觉却很灼热……苗木迷糊地睁开眼,迎着从上方窗户洒落布满屋内的清冷月色,温柔凝视着自己的浅绿色眼眸比湖水和月光更加湿润和美丽。

非常、非常令人怀念,怀念到他几乎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属于真正陪伴他成长至今的狛枝前辈的目光。

苗木张了张口,心里像是什么满溢了出来,一时间竟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任由狛枝微烫的掌心贴上自己的脸颊,就这么默默地仰起头,注视着他的脸孔。

 

“活下去,苗木君,带着我的幸运和希望一起,你必须活下去。”

 

狛枝脸上的微笑,就和他们一同身处生死边缘的时候一样。苗木怎么能忘记,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的狛枝前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推开了拥抱着的自己,把最可能生存的机会留给了他。

终于钻出骨髓的疼痛后知后觉地涌现出来,细细密密地漫上了心间。

蓦然惊醒坐起的苗木这才发现狛枝脸颊上泛出的不太正常的潮红,还有他涣散失神的瞳孔,紧紧相贴的肌肤传来对方身上的惊人热度,狛枝靠坐在床边,眼帘轻垂,有些虚弱地轻轻喘息着。

来势汹汹的高烧。

苗木一下就慌了神。

评论 ( 7 )
热度 ( 165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