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3)

Chapter 83

 

希望和绝望,其实就与天空和深渊之间的关系没有分别。

人们总是追寻向往着天空的寥廓与高远,却常常忽略了深渊是同样幽深无底,一直抬头追寻天空的人终将从岩壁上摔落坠入深渊,一直低头凝望深渊的人又何曾片刻感受到属于天空那自由与无畏的欢愉?

分明大家都只是想要坚守着自己内心最正确的道理,无论是花村辉辉对母亲的思念,还是九头龙一族对亲人的守护之心……越是深刻地认知到这一点,苗木就越希望能够找到拯救大家的方法,将绝望的链锁与过去彻底斩断。

但是,过去又怎么能够轻易抹消的东西呢?铅笔的字迹被擦去了,纸张上还会留下书写过的痕迹。哪怕熄灭了火焰,空气中残留的烟气却还昭示着燃烧过的事实。无可挽回,无法触及,过去正是这样的存在。

所以,一厢情愿地选择了强行抹除大家过去记忆的自己,是真的做错了吗?那他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找不到答案。

 

单调但规律的水滴声渐渐唤醒了模糊的意识,苗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手指支住地板的砖面,撑起身体。

“现在是几点了……”

他发出虚弱得接近死去的干涩声音,手指伸进口袋,打开了自己电子手册。

屏幕的冷光幽幽地照亮了苗木的脸孔,他凝视片刻,身体的不适还很强烈,不止是胸腔的肺腑位置传来撕扯般的疼痛,从胃部逆流反呕到喉腔的胃酸鲜明地烧灼着脆弱的黏膜,苗木咳了几声,手背拭去唇边干涸的血迹,闭上眼开始整理思绪。

自己是被什么人所袭击了,这点毫无疑问。他的手指轻抚脖子上已经青紫的勒痕。但先前所发生事情的疑点还有很多:对方是有蓄谋的还是临时起意?到底是选定了杀害人选还是由于自己偶然落单?而且在被袭击之前,倘若没有特殊角色的程序保护,其实先一步使他丧命的应该是自己吃进去的什么东西才对吧?这就产生了新的问题,这两步谋杀究竟是一人所为还是两人分别下手的?他又是在什么时候吃下了足以致命的东西……

“原本总是苦恼自己的身份受限重重,现在看来还真是幸运啊,差点就真的死了……”他费力地扶着墙站起来,说着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哈,明明现在不该是慢悠悠感慨这些的时候。”

窗外的月光比霜雪和百合更加洁白,地上残留的血迹像溶解的罪恶一般鲜红,在这样劫后余生的时刻,偏偏他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单纯的生的喜悦。

苗木微微喘息着撩开被冷汗浸湿的额发,手指抵着额头,不安、痛苦、讽刺、难以释怀,充斥胸臆的感情几乎没有任何正面的色彩,差点被同伴所杀的人应该都是这样的吧?只是现在还不是轻易认输的时候,绝望与希望本就是连接天空与深渊的桥索两侧,这时候放任自己就这么坠落下去的话,又怎么能令他甘心——

苗木咬着牙,扶着走廊的墙壁一步步挪回病房的方向。

 

“咔嚓。”

房间门并没有上锁,苗木不可否认他在旋动门把的那一刻心里几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发颤的掌心分泌出湿滑的冷汗,从推开门到抬起头的瞬间,精神像是做过一次最惊险的过山车。

好在,命运似乎从来对他都不算太坏。

被月光亲吻着的恋人安静坐在床边,流辉将他苍白的肤色映照得几近透明,有些宽大的病号服松垮地套在身上,隐约可见瘦削挺直的脊背,还有领口下形状精致的锁骨。

我所爱着的你美好得恍若天使,如果把这样的想法说出口,说不定会被其他人笑的吧。

苗木松开了把手,无法移开目光地上前走了几步,眼神深深地凝视着狛枝的侧影,忽然感觉一切负面的情绪就像在月光下融化的轻雾,就那么轻易地弥散而去。

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令他无法不放任心中的天秤倾斜失衡,比起世上任何一个人、一件事都更珍惜和重视。

至于理由,其实早就了解了。

因为,他是比自己更重要,重要得多,重逾生命的人。

 

“狛枝君。”

牵挂的情感在血液深处奔涌沸腾,心绪越是激荡,他表露在外的神情反而越发平静下来,小心翼翼的,仿佛生怕惊扰了什么一般,在狛枝若有所觉地回过头来的那一刻,他如同往常一般温和地微笑起来。

“抱歉,出了点意外……你等很久了吗?”

摇了摇头,狛枝在苗木坐在床沿的时候就微微侧过身体半靠了过来,他探出微凉的指尖,轻轻抚摸着苗木脖颈上已经变得非常浅淡的痕迹。

“没有。”他眨了眨眼睛,温柔地凝视着他,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简直令苗木陷入了人生十几年来最动摇、最懊悔的一刻。

“我没有等很久。”

苗木蓦然紧攥的手指用力到刺破掌心,心里潸然与酸楚交织,刹那间,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从不觉得现状的不幸有多可怕,真正令苗木进退维谷、害怕不已的,是他可能会一败涂地,甚至连过去的幸福也都将一去不复返,而他们之间,更是再无未来可言。

这样的结局,这样的末路,他怎么可能不会意难平。

评论 ( 6 )
热度 ( 15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