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4)

Chapter 84

 

相比于自己在希望之峰的地底下,那个同样劫后余生的一晚,这一夜其实并不算太难熬。

苗木有心尽快查出意图谋害自己的人,这种事一旦下定决心就很难回头,他担心接下来还会发生性质更恶劣的事情,只是实在不放心离开狛枝的身边,只好强自按耐着忧虑,悉心留意着其他病房是否夜里有发生什么异动。

一夜无眠,所幸什么事件也没有发生,连身体上的异状也都彻底恢复如初。

昨天那个猩红的黄昏里发生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令人不愿回忆的噩梦一般。

 

等到日向来送早餐,苗木才知道他和罪木两人夜里都没有留在医院。出于某些不可人说的缘由,日向笑说他猜到了苗木大概不会走开,干脆就没邀他结伴回去。

苗木咬着塑料勺子觉得有些没胃口,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闻言也笑了笑:“我只是有点放不下心来。”

“我理解。”日向飞快应道,“有你照应着我也放心点,而且澪田终里她们是女生,九头龙我也不好打扰,没办法了才回去的。至于罪木……”他说到一半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古怪了一瞬,“她、她应该也是太累了。”

日向没说的是宿舍的门锁前两天被澪田她们不小心撞坏了,平时只能虚掩着,因此夜里被罪木误闯也只能说是无奈……但这情况实在太尴尬了,他心想还是没有与人分享的必要。

苗木闻言点了点头,安静敛眸的时候周身萦绕着一种和狛枝很相近的气场,这给日向带来的观感其实是很矛盾的,信任、欣赏,还有些许克制不住的在意。

“你在想什么?”与苗木相处并不需要绕太多弯子,他想到就问了。

苗木顿了顿,忽然抬目看了他一眼。

“说起来,日向君有探索过第三岛屿的所有地方吗?”对方提起了另一个话题,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的样子。

“差不多吧……除了电影院。”

“电影院?为什么?”

“总感觉黑白熊会放的电影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就像是之前那个恶劣的游戏一样。”日向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苗木瞧着他,想了想,忽然失笑:“所以说,日向君为了不看电影,就买了黑白熊强制推销的那个价值150万的徽章?”

“喂,别笑啊。”日向懊恼,“我这不是为了大家着想……”

“黑白熊的电影确实是由成为动机的可能。”苗木低声喃喃,“但是同样的把戏耍两次,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的细节被遗漏了,非常致命的细节……”

“苗木?”

苗木沉默了片刻,还是选择了坦诚以告:“昨天夜里,我被人袭击了。”

 

哪怕早有警惕,最终事情的发展也还是不尽如人意。

谁也没料到会是所有人当中个性最为懦弱的罪木蜜柑成为了第三名杀人凶手,一向胆小却总是默默为大家治疗病痛辅助调查的她应该可说是最不可能选择杀人的人选之一。但若是追究理由,其实也并不令苗木太过意外。

因为,她想起了那段绝望的记忆。

究竟是系统排查的漏网之鱼,还是他和兔美再度被黑白熊声东击西的伎俩所迷惑的结果,他其实已经不太想追究了,目光透过遥远的裁判场,与对面席位上的黑白熊相互对视,对方挑衅一般地捂住嘴噗噗地笑起来,眼神中透出恶意。

就像在说着:你的作为都是徒劳无功,只要我愿意,大家迟早都能想起来。这样暗藏着威胁与炫耀的话语一样。

“喂,苗木君。”在离开裁判场之前,一直在哭泣的女孩忽然抬起头来,眉眼凛冽,“明明你也杀死了我最爱的人不是吗?杀人凶手,被大家赞誉为希望的你为什么不原谅我呢?”

“杀……杀人凶手?”其他人诧异地重复。

苗木微有动容,但他还未开口,罪木就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一步,捂住脸,又哭又笑:“不对啊,不对,这样罪孽深重的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你呢?一旦沉入池沼,就注定了再也没有被救赎的可能,只会把岸上试图伸手的你往污泥里拽得越来越深而已,我……真是愚蠢,事到如今还在妄想什么呢?”

她环顾了一圈周围脸上写着惊疑和不解的同学们,脸上浮现出快意,还有微不可查的怜悯。

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都只是悲惨的可怜虫而已……被绝望所侵蚀,被绝望所迷惑,在自以为奔向希望的追逐中走向末路。

“总有一天,你们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得到一样不得好死的结局……”她轻笑了笑,双手落在身体两侧,姿态自如从容地转过了身,“我在地狱的尽头等着大家。”

 

同伴的死亡终究不是什么能让人等闲视之的画面,散场以后难免众人再度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精神萎蔫,只是这次罪木明显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的模样让大家克制不住地想去在意。经历过这么多离奇却让人不得不逐一接受的事件,被困岛屿上的大家曾失去过一段记忆的说法基本已经无人质疑。然而,究竟被遗忘的时光里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至今仍是一个令大家感到好奇又畏惧的谜团。

话虽如此,说起上一位置身于杀人事件话题漩涡中的当事人……就有人忍不住将目光投向默默站在人群后方的九头龙,年轻黑道的脸色冷清淡漠,眼神幽深,掩藏在阴影中的脸孔让人看不分明他的情绪,只能隐约分别出对方心情极度恶劣的事实。

左右田看了看,刚想上前去追问苗木,立刻就被日向眼疾手快地拦住了脚步。他带着点讶然和恼怒地抬起头,乍一看见对方脸上讳莫如深的神色就势弱了一些。

“怎么了……”随着他的视线看见狛枝上前扣住苗木的手腕大步离开,机械师很有求生欲地悻悻地闭上嘴,他一点也不想跟那个希望疯子产生一点冲突,总有种会被诅咒的糟糕预感。

日向没听见他心里的腹诽,事实上他对自己下意识采取的行动也有些犹豫,只是苗木临走前忽然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透出的坚定与决意实在太过有力量,视线就如将他钉在了原地一般,他隐约间似乎若有所觉了什么,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左右田摇了摇头,示意别再追究下去。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

“嗯。”

“前几天得绝望病的记忆也不记得了。”

“嗯。”

“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

“嗯……嗯?”

空气安静了瞬息,苗木有些惊讶看过来的目光跃动着明亮的光彩,随后笑起来的时候透出了些许纯净无暇的少年气息。

“凪斗。”

之前有没有说过呢?他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种隔海眺望远方的景色,悠远无垠的天空与广阔浩淼的大海,这在他看来世间最具包容性的存在,二者无限延伸交汇于视野的尽头,毫无痕迹地融合为一体,连波澜的浪花与飘散的流云也是那么相似。

狛枝轻轻地阖上眼,身体后倾,所靠的地方正好就是他们来这岛屿以后第一次独处的礁石,海风吹动他的发梢,神态平和安宁。

“什么啊……原来苗木君也有好好在接我的话吗?我还以为自己一直在跟复读机说话呢。”

苗木“诶”了一声,表情变得有些懵懂,显得分外无辜:“我才没那么过分吧。”

狛枝一勾唇,睁开眼,掩去了锋芒的眉目柔和得不可思议。这是一种很有迷惑性的误解,他的温柔由本质延伸至表象,但内里的偏执与淡漠实在扎根得太深,以至总让人摸不清他视线的落点,一厢情愿地对他施加种种猜测与幻想。

在这个时候,被苗木全心信任并注视着,神情自在而慵懒的狛枝凪斗,他的脑海中其实若有似无地盘旋着一些可怕的想法。

悄然滋长的念头宛如魔障一般,冗杂无序,却渐渐占据了所有的思维通道,魔鬼般地勾引着:囚禁也好,强迫也好,抓住这个人,当下的程度根本不可能使你满足的。

大概是天性里的不安定与极度敏锐的本能作用,令他在自己察觉到之前更早地意识到了苗木诚的真实。诚挚的情感是真的,温暖的本性是真的,坚定的意志更是耀眼无比,多么令人痴迷又焦躁,他的爱是真,他的希望和光亮也是真,那种光芒实在太过夺目耀眼,灼热地焚毁着一切黑暗……或许有一天,当他拥有的一切悉数变得支离破碎,他会动容,他会悲恸,他大受打击,但是……哪怕如此,毋庸置疑,苗木诚依旧会是希望。

是的,他是希望,然而这同时也丝毫不会撼动另一个事实的存在,苗木诚最深爱的人一直是他。

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自己,极大的可能是被他自己所忘记的那个自己。

多么不可思议,无论怎么试探,导向的答案最终竟然选择了最初就被狛枝所摒弃的自身。从罪木处刑前对苗木表现出的熟稔和痛苦就可见端倪。姑且不说其中究竟还隐瞒着多少内情,仅就这一点的发现就足够他欣喜若狂,哪怕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压抑不住心中卑劣的雀跃和快意。

早就知晓他们的情感之间存在着错位,动心就代表着自己将会一败涂地,注定成为任你宰割的俘虏。

狛枝不自觉地抬手轻抚对方的侧脸,苗木似有些不解,但还是温顺地靠近了他,眨了眨那双格外清澈的绿眼睛,手指搭上他的肩头,凑上来一个很柔软的吻。

纷繁的思绪一瞬间平息下来。

——你爱着我。

所幸有着这个侥幸的认知,才阻止着狛枝凪斗不至于滑入危险的深渊,一切疯狂偏激的念头都被他严密无缝地锁死在理智的另一侧,不会有得见天日的机会。

——因为你爱着我。

不能满足吗?不,这样已经足够了。

狛枝轻阖上眼,很轻易就被安抚了,嘴唇、呼吸、肌肤、手指,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被调动起来,感受、触碰、占有,连一丝微小的变化与颤动也不放过,他是如此迷醉于汲取对方身上的气息,哪怕是下一刻就要承担天地崩毁的绝望也罢,只要能稍稍缓解他心中的贪婪与焦渴,这些罪孽他全都愿意接受。

全情投入,不死不休。

评论 ( 7 )
热度 ( 16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