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6)

Chapter 86

 

天蒙蒙亮,清光与晨风才苏醒,苗木就披上衣服起了身。视野仍是昏暗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坐在床边,偏过头看了会仍在沉睡的狛枝,片刻后自己笑了笑,出了门。

如果可以,时刻也不想与你分开。怕你会寂寞,也怕我会思念。

但是……

清早的风还有些令人战栗的凉意,扯动着晃动的衣领,暴露出的修长颈项犹带前夜意乱情迷的痕迹,但苗木在迈步前并未回头再看一眼,径自向着岛外大桥的方向离去,眸色清明冷静,耳畔的碎发在晨风中飘动起来。

倘若世事尽如人意,大概,也就不会有绝望了。

然而人之所以要学会坚强,学会面对苦痛哀伤也要站起来,就是因为人世间有种种的不如人意。

坐落于第二岛屿上的无名遗迹对于失去了过去记忆的前辈们来说兴许有些陌生,但苗木一直没忘记他两年来生活于希望之峰的记忆,这个地方承载了他太多记忆和重要之人的生命,深刻到灵魂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他拨开道路上肆意疯长的杂草,手指贴上建筑古旧斑驳的外壁,哪怕面目全非苗木也不会错认这个希望之峰标志性建筑的外形,眼中掠过一丝怀念的情绪。

哪怕到了最后一刻也不想放弃,当初的你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留下了决定性的转机,将希望托付给我们的吧……舞园同学。

手指拨开入口密码器的滑盖,他没有顾虑头顶悬挂那架虎视眈眈的机关枪,几无犹豫地就按下了早已谙熟于心的那串数字。

“嘀——”

绿灯点亮,机括咬合的咔哒声响起,随后就是一阵地动山摇般的轰鸣,摇晃的遗迹四周落下了无数细碎的石砾,苗木仰起头,封死的铁门在面前缓缓打开。

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这个新世界程序的设计者来说,希望之峰果然是被赋予了不一样意义的存在吧。是回忆,是过去,是牢笼,是蜕变的茧,也是曾为他们遮风挡雨的避难所。

“唔噗噗……就这么逃走真的好吗?我可爱的……最可爱的苗木君。”

难辨音色的阴森声线陡然转变成轻柔甜美的女声,扎着双马尾的粉红长发少女双手环胸,靠在后方的树下。

“真让我意外啊。”

“该说意外的是我才对,你就这样直接出现真的好吗?”苗木压低了声线,回过身,“江之岛……同学。”

“切没劲,不惊讶的样子不好玩。”她这样嫌弃地甩了甩手,脸上带着没劲透顶的倦怠神色,尖锐的艳红指甲分外夺人注目,旋即动作停顿瞬息,少女的眼珠转向他,弯起唇角,“看来一点也不惊讶我还没死的事啊。”

“你已经死了,再没有比身临现场的我更清楚这件事。”苗木冷静地说。

“真是无情啊~”她懒洋洋地搭腔,“正因为认识到这个世界的真实,所以比这里的任何人都理解眼前的虚假,却妄图藉由虚假来麻痹自己,用虚假来掩盖真实,沉迷于虚假的希望中……哈哈,希望的反面不正是绝望吗?”

陶醉一般地颊生红晕,不待任何回应,江之岛就踩着高跟鞋“噔噔”上前几步,无视了苗木微带诧异的表情大力拥抱住这个纤瘦的少年,又像是充满爱意的怜惜,又像是无法掩饰的恶意,指甲轻轻拨弄他的侧脸,“苗木,你品味到绝望的甘美了吗?”

饱满丰乳肆无忌惮地挤压着他的胸膛,这、这触感……苗木瞬间涨红了脸,想推开又无处着手,他窘迫得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你、你先放开我!”

“哈哈哈哈。”

未免有点太童贞了吧?江之岛丝毫不给面子地大声嘲笑起来:“你这是什么反应?被校园恶霸堵在小巷子里欲行不轨的清纯少女吗?”

“……总之你给我松手。”

“如果我说不呢?”

苗木咬咬牙,心念一转就下定了决心,他此时恰好站在遗迹门前的位置,正要倒退一步,江之岛就像是先知预判一样地放开后跳了一步,唇角微勾:“真是无情又果断啊。”

他身后的区域设定了限制,设计之初本来是专门为了前辈们而留下的后路,教师权限的角色是不能涉足的。

至少在当下,江之岛还未能攻破此处防御设施。

“这么坦率地暴露出底牌,看来你是打算孤注一掷了?”她眸光锋利,语调略微上扬,“抛弃岛上的大家,自己一个人逃走——”

“我要是想得这么轻松,早就在最初就会输给你了吧。”苗木苦笑了一声,“要是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

“你就会把机会让给那个狛枝凪斗?”江之岛挑起眉梢,玩味道,“真令人感动,充满了个人牺牲主义的禁忌之恋,别忘了,离开这里的他会恢复成什么样的状态……”

苗木默默地摇了摇头:“我还舍不得留他一人。”

对面的辣妹美少女一噎,随即露出了副被糖齁住微妙神情。

“从那段无聊的学生时代开始我就很想说了,你们两个真的让人很受不了诶,绝望级的受不了,光是看着我就感到绝望,为什么啊,为什么完全是逆向错位的你们两个人会这么难舍难分黏黏糊糊……”她的手指纠结地揉搓着空气,仿佛那是一团非常黏稠恶心的东西一样,偏偏再嫌弃也丢不开手,让苗木看得有些汗颜,干脆移开了目光。

“我搞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对!就是这种迷茫!完全无厘头的疑问!”江之岛大喝。

被她用粗鲁手势直指面部的苗木一阵冷汗,忽然体会到了一种聊天错频的艰难和苦恼。

 

继续这样说下去其实也只是徒然虚耗时间吧。

正当脑袋中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江之岛脸上也心领神会般露出了然的神情,她展开双手,以近似于拥抱的姿态后倾身体,带着像是要将这个天空乃至于世界都纳入怀中一般的豪迈气势。

“下次见面就是你我一决胜负的最终舞台了。”对方用着笃定的语气这样说着,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真让人期待啊,这一回的自相残杀游戏到底能逼你到什么地步呢——噗噗噗,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最后的声音飘散在空中,苗木注视着她的身影一点点变换,就像是成像出错的影像一样逐渐扭曲模糊,自始至终都未动一步,黑白熊与他目光相接,露出了意味不明的险恶微笑。

 

希望之峰,在过去曾被全世界公认是培育“希望”的摇篮。

独自一人深入遗迹的内部,苗木循着记忆的方位找到了启动照明的开关,走在熟悉走廊的时候不期然想起了这段早已谙熟于心的介绍。

坐落于都市黄金地段的学校,就像是在宣告着它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一般,享有着无数资源以及政府的特权待遇,从数百年的过去开始就致力于培养超一流的各领域人才,正可谓是肩负着世界的“未来”与“希望”的超一流学园。

正是因为卓越,所以不同凡响。

正是身为超高校级,才会如此自负于自我的尺量,哪怕心知误入歧途也不能回头,事到如此再退让只会将骄傲的脊梁也一同被摧毁殆尽,于是有的人一路直登天堂,有的人却只能直下地狱。

幽闭的空间里只得闻苗木一人的脚步声,眼前的景象就如他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旧校园一模一样,连每一间课室里桌椅的摆放、乃至黑板上涂鸦的图画也别无二致。虽然四处都杂乱无章,却是承载了他学生光阴的重要之地。

从进入这个世界以来就与真实世界失去了联系,苗木并不具备任何与电子程序有关的技能,也无法就解析与防御病毒入侵的工作中帮上兔美任何的忙,但若要说凭他的力量最可能联系到大家,为此次事故带来转机的方法……估计,也只有可能隐藏在这个地方了。他相信身处外界的十神君和雾切小姐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哪怕不知昏晓又有什么妨碍的呢?此刻就是孤身一人也没什么可害怕的。只要他还不放弃,只要前辈们还有一人选择了继续战斗,这个世界就绝不会如此轻易地死去。

苗木定了定心继续前行,推开视野所及的每一扇门,只要可能存在着线索的地方都不放过,就像他曾经做过的那样,每一个角落都巨细无遗。

 

如果说流转的光阴当真可以被真正抹消痕迹的话,心就不会在意识到失去的时候擅自疼痛起来。

狛枝倏然从梦中惊醒,手指抵着发痛的额角坐起身,良久未有出声。

身侧并没有人,他其实并不是很意外,只是有些低估自己的自控能力,在睁眼的瞬间就抑制不住地心情恶劣起来,朦胧的天光将他半隐在阴影中的脸孔映得模糊不明。

“咔嚓。”

安静坐在床上不知道多久,但在门锁打开的第一瞬间他还是转过头看了过去,刺入瞳孔的光芒令他略感不适地微微眯起了眼。

“早啊,狛枝君。”

苗木靠在门边朝着他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微笑,连唇角扬起的弧度都分毫不差,灰绿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似有深意地轻佻扬起了声调。

“今天是个美妙的好天气哦。”

评论 ( 11 )
热度 ( 91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