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7)

Chapter 87

 

抬手举向天际,阳光从手指间的缝隙照入瞳孔,酸涩刺痛的感觉刺激着眼珠表面很快弥漫上一层水膜,七海有些难受地眨了眨眼,随后迎面而来的阴影就挡开了光线。

“日向……日向君?”

她偏了偏头,看向站在身侧的少年。

“你在看什么?”

“啊……嗯?没、没什么。”日向看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他收回了一直投向狛枝与苗木两人方向的目光,食指抵着下颌,眉头不展,“没什么,就是有点微妙的感觉……”

 

第三场学级裁判结束以后,罪木蜜柑也为她犯下的恶行付出了被处刑的代价。从杀人事件第一次出现开始,被害者十神白夜与杀人者花村辉辉,被害者小泉真昼与杀人者边谷山佩子,被害者澪田唯吹、西园寺日寄子与杀人者罪木蜜柑,时至今日死于自相残杀的牺牲者已经达到了七人之多。要知道,除去了不被允许参与裁判的苗木以外,他们77期的学生统共也才不过十六人而已,七人,这个数字已经堪当于一个相当微妙的边缘,一旦再度发生如上的惨剧,无论最后揭发与否,死者都会超过总体的半数。

这也代表着,数十日以来这座岛上滋生的异常将会压倒由人类社会经由成百上千年演化出的正常秩序,冷静的理智被狂乱所征服,他们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

这种越来越被迫至极限的压抑感逼得日向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令他所失望的是,这种感情仿佛只是他一人的错觉。其他人固然因同伴的逝去而惊惧悲伤,然而,该怎么说呢?大致是精神已经趋于麻木了,没有人再提出过想要从这座岛上逃离的话语,都只是被动而消极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罪木死后,有两名同学返回了大家的队伍。一名是第二次处刑途中试图干涉而被打伤的九头龙冬彦,一名是为了保护试图攻击黑白熊的终里而被反击重伤的二大猫丸。由于规则规定只能是由于学生自相残杀或是违反规则才能被杀,黑白熊虽不情愿还是将他们两人救了回来。

冲动之举并非没有付出任何代价,九头龙失去了他的一只眼睛,而二大则被彻底改造成了机器人。虽然后者一副爽朗依旧的态度,然而仅是从旁看着他的模样,就够其他同学从心底感到悚然了。

这种连人类的身体都彻底失去的状态——到底还能算是人类吗?亦或是被植入了同样思维模式的机器人呢?

在这种大家心情怎么也安定不下来的状态,照苗木的性格应该会……日向习惯性地将视线投向那他的方向,褐发少年似乎并未注意到他的注视,仍是言笑晏晏地走在狛枝的身边,他显得精力十足的模样,一直扯着狛枝的衣袖在说些什么,但对方似乎有些走神,目光一直放空地望着远方的天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声。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日向无法形容他心中升腾而起的违和感,略吸了一口气,苦闷地将双手插进衣袋里。

 

他们正在前往第四座新开放岛屿的路上。

接连三名女同学的死亡使向来从容优雅的王女索尼娅都难掩脸上的失落,不约而同地,对她怀抱有好感的左右田和田中都选择了守护在她的身边。不多时其他人也默契地同意了共同行动,包括向来偏好于自主行动的狛枝和苗木也不例外。

狛枝那家伙尽管平常就很难以预测,有苗木在他身边起码多少能让人安心一点。偏偏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种不安的预感总是骚扰得日向心神不宁的……

“日向君,你的鞋带——”

“哦哦……”日向猛地停住脚步,不假思索地蹲下低头。

“——并没有松。”狛枝慢吞吞地补上了后面的话。

“……所以你是故意戏弄我吗??”

“我只是在讲述一件客观的事情而已哦,意会过多造成误解是日向君自己不好吧。”狛枝很悠闲地说,“明明是你刚才一直看着我不放,实在被盯得毛骨悚然了才打算委婉提醒一下日向君的,真讨厌,别勉强我把难听的事实告诉你啊。”

你已经说出来了,谢谢。

日向腹诽着站起身,快走几步跟上众人的脚步。

“我怎么觉得大病初愈的你比之前更难相处了……”这绝对是他发自内心的心声。

“虽然我记不太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不过日向君要是将这理解为患病者的喜怒无常也没关系哦。”狛枝笑了一声,轻声呢喃,“我现在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日向君最好少关注我为妙。要是因此给超高校级的大家造成困扰的话会让我非常内疚的。”

就是你这样才更让他感到不安好吗?所以说你都有苗木了还在不满什么……这样想着的日向将注意转到狛枝身侧的褐发少年身上,正逢与对方似乎兴致盎然的目光对上,不由略一茫然。

怎、怎么……他今天有哪里特别的吗?

“狛枝君,我发现狛枝君还真是喜欢日向君呢。”苗木眨了眨眼,语带感慨地说着。

“嗯——?”狛枝挑了挑眉梢,十分自然地无视了日向瞬间变懵的表情,漫不经心地问,“嫉妒了?”

“怎么会?”苗木不假思索地反问回去,手指贴在唇瓣上,眼帘微垂,探出舌尖轻轻舔了舔指腹,“开心还来不及呢……倘若是日向君的话,我不介意3P的哦,毕竟长得很高人又帅气。”

——我介意!!!

疯狂呐喊到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咚!”

终里诧异回头,不解地看着坐在地上揉着脚腕的日向:“日向你在做什么啊?平地摔吗?”

“只是一时没看路而已……”

“哈哈哈,日向你都几岁的人了?”

左右田毫不留情地回过头发出了嘲笑,被奚落的日向坐在地上抚着额头半晌没出声,片刻后整理好混乱的头脑才撑起腿站起身,这回学乖了默默绕着那两人走,看背影颇有种落在后头的他们是什么洪水猛兽的感觉。

苗木笑起来,吐了吐舌头。

“开个玩笑而已……看来吓到日向君了。”

狛枝低头看了他一眼,似有无奈地轻呼一口气,淡淡道:“玩笑还是别乱开为好。”

“怎么了?你会生气吗?”苗木很感兴趣地追问,“是因为对‘我’的欲望?还是对‘希望’的执念?独占心这么强可不太好呢……‘希望’是属于大家的时候才会作为光辉闪耀,距离太近对谁来说都是自寻死路,不是你被太阳的炽热灼烤成灰就是作为禁锢的你亲手扼杀了唯一的光源哦。”

明知是异常,但当他深深地凝视着他最熟悉的俊秀脸孔,不知从何而来的厌恶与根深蒂固的爱意交织在一起,最终还是难以抑制地陷入了执念的漩涡之中。意识到自己的动摇,狛枝眼中倏然掠过一丝狠厉的锋芒。

如非是苗木自己找来的替身,那披着与他别无二致的皮相的你到底是哪方的人?思及二大猫丸的遭遇和变化,狛枝虽不清楚对这个超高校级的学园来说科技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却也隐约了解这种能将一个人的意识从肉体移转到机械上的技术非同一般。既然机械可以,那将一个人的意识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为什么不行?某种程度而言已经可以称其为侵入了神之领域的永生技术……

脑中杂七杂八地做着猜测,如非记忆中有着苗木握着他的手一遍遍承诺着“不会离开”的画面,狛枝都不确定自己此刻是否还能冷静地跟随大家共同行动。神游良久,一回神才注意到新岛屿的全貌已经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与其他岛屿不同,这或许是个卡通游乐园主题的地方,种类繁多的游乐设施令人目不暇接。

苗木君,你就像是忽然闯入我梦境中来一样,是过客也是惊喜,但我可是超高校级的幸运,既然是幸运,又怎么能容忍手边的希望生生溜走。

狛枝忽然停住了脚步,仰起头看向坐在过山车车头上的黑白熊,对方正偏头打量着他,黑石头一样的眼珠让人只能联想到混沌一个词汇。

“怎么了……哇,好夸张的过山车道。”看了一眼设施的左右田立刻脸色发青,忙不迭催促其他人,“快走快走,这个没什么好玩的。”

“诶——不来试试吗?”黑白熊坐在车头摆了一个模仿靓女车模的性感姿势,刻意甜腻地拖长了声调,“这可是超级惊险刺激的过山车游戏哦,全员参与的话就会奖励这个东西。”

它扬了扬手中的一本黑色的小册子,烫印在封面上的“未来”标识与第二岛屿遗迹建筑上的镌刻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狛枝的记性极好,一瞬间就回想起了这件事。

评论 ( 15 )
热度 ( 84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