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8)

Chapter 48

 

残红的血迹烙印在视网膜上,热意瞬间涌上眼眶。

不知从何时开始,面对同伴的死亡,悲伤的情绪变得先于恐惧占据脑海。在理智意识到之前,那种仿佛失去了重要之物的空虚与悔恨便已经牵动胸臆,冷不防连五脏六腑都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苗木第一时间闭上了双眼,不是逃避于朋友死亡的事实,也不是恐惧尸体的缘故,他只是需要一小片刻的空间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旋后扶住了身侧陷入失神的朝日奈葵。

“朝日奈同学,你还好吗?”他关切地问。

“……啊,嗯,我没事……”

少女的模样有些恍惚,她抬起眼睫看了苗木一眼,空茫茫的蓝眼睛水雾弥漫。

“樱……小樱她……”

无助地望向苗木,他小心地扶着她,灰绿色的眼眸中充斥着与她同样的难过与悲伤,却仍旧是温暖而充满力量的……朝日奈忽然挥开了苗木的手,转身冲出房间。

“我去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仿佛在逃避什么一般,她的身影转瞬消失在了苗木的视野中。

“……”

被推开的苗木有些重心不稳地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身后的柜子,他闷哼了一声,扶着一旁站稳身体,看向坐在房间正中央扶手椅的大神樱。

整理一下思绪,先前是他遇到了在楼道走廊焦急地拍门的朝日奈,她见到寻找狛枝途中的自己,向他求助。

从娱乐室门窗的玻璃后面可以看见正坐在扶手椅上的大神樱,对方低着头一动不动,对他们的呼唤拍门也毫无反应,较远的距离看得不太分明,但隐约可见她长长的银发间有着类似血迹的颜色。

苗木搬来隔壁教室的椅子强行敲开玻璃,摸到里面反锁的锁扣才打开了门,然后就是现在了,朝日奈崩溃地出去找人,他被留在原处。

还差一个发现者才能响起尸体发现广播……思路转到一半,苗木忽然怔了一下,连忙冲到大神樱身边,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掌在对方的面前比了一下。

“不行了……完全没有呼吸……”

苗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空间完全封闭的密室杀人案件,以及竟然能杀害被誉为地表最强人类的大神同学的犯人,看来又是一起有预谋的……想到一半他倏地愣了下,看看自己,又看看寂静的娱乐室,惊恐地瞪圆双眼,冷不防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糟糕了——在尸体发现广播没有被播出的现在,他竟然在确认大神同学真正死亡之前就被朝日奈同学一个人留下了!

 

“……说到底,小樱究竟是否被密室杀人的说法根本就没有被定论吧?”

朝日奈愤怒的声音在裁判场里回响着。

“就算为叶隐同学和腐川同学辩护也是没用的,苗木同学,你只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吧?”

“……”果然来了。

大神樱死亡的案件线索源自于她所在的娱乐室,经过他与后来赶到现场的雾切等人调查,初步可以判定在曾经造访现场的人包含狛枝、腐川、叶隐和最后发现现场的苗木与朝日奈。

有嫌疑的人很多,最早到达现场的狛枝因为疑似被大神樱本人给捆绑起来丢到一楼教室,基本可以排除现场直接杀人的可能性。后续接连造访的腐川与叶隐各自对大神樱心怀戒备,曾经纷纷用玻璃瓶对她造成了殴打的伤害,叶隐事后将他所做的事情伪造证据嫁祸给腐川,而对此心知肚明的腐川则选择了清理现场证据,她做得并不彻底,所以两人的行动都被雾切看破。

最后,就是被腐川殴打的大神从房间角落挪动到扶手椅以后的问题。她的真正死因被检测出为毒杀,而化学教室的毒药瓶被人动过两罐,娱乐室融化的冰水中也被检测出了致死的毒性。

有下毒机会的人……从最早造访的狛枝起,到最后守在死尸旁的他,都是嫌疑人。

苗木有些挫败,他沉默地凝视着指责自己的朝日奈。

两人对视了片刻,朝日奈仿佛被他过于坦率的目光所刺痛,她转移视线,强调般地抬高了声线:“在我去找其他人的时候,苗木同学一个人留在了娱乐室……黑白熊档案里没有记载小樱的死亡时间,根据以前的经验来看,被隐藏的线索绝对与凶手本人的作案手法息息相关!苗木,你也有可能是杀害了小樱的凶手!”

“对哦,苗木亲发现了正巧因为我和腐川亲的攻击而陷入虚弱状态的巨魔,朝日奈亲又跑出去找人了,天时地利人和,你完全就有可能顺势而为,然后把责任推到我们的头上!”叶隐恍然大悟。

“那苗木君先前为什么还会帮叶隐君辩护呢?”狛枝笑眯眯问道,“他完全可以放任你被大家怀疑,然后叶隐君就会为自己的愚蠢和蒙昧付出代价,被黑白熊处刑。”

“我错了哒呗,请不要用无害的表情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好吗……”叶隐大汗。

“呵、呵呵……还真是不留余力的袒护呢……”腐川低下头揪着她的发辫,“狛枝你其实也根本就不知道苗木到底有没有杀大神吧,雾切都说了当时她和手脚被绑起来的你都在楼下的教室。说到底……你只是害怕被连累而已,苗木被投票处刑的话你也会被一起处刑……”

“狛枝凪斗……你也别想置身事外。”朝日奈抬手抹了抹眼泪,咬牙恨道,“我是知道的……小樱最先和你约好了要在娱乐室交谈,虽然后来叶隐他们在你之后还见到了活生生的小樱,而且你被雾切同学发现被困在一楼的教室里,但是,别忘了这次小樱的死因是被毒杀,也就是说,你也不能摆脱嫌疑!”

“啊呀,这下子看起来大家都很可疑了哒呗。”叶隐吃惊。

“嘁,我早就说要跟大神那家伙保持距离了。”十神不耐烦地推了推眼镜,“跟黑幕扯上过关系的人——擅自靠近铁定会沾得一身麻烦,你看你们现在就是这样。”

“你说什么?!”朝日奈愤怒地瞪他,“小樱明明是那么为大家着想!她那么温柔的一个人——都是你们背叛了她!我绝不原谅你们!”

十神“哼”了一声,扭过头:“爱怎么样都随便你。”

“唔噗噗噗……”坐在裁判席的黑白熊双手捂住嘴,非常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很好哦,很好,就是这种感觉。愤怒、悲伤、失望、憎恨、怀疑、猜忌,各种美妙的情绪都在你们的心中发芽了,快!再把气氛炒得更热烈一些吧!”

有一瞬间苗木是想立刻出声辩驳的。

人总是会潜意识里依赖最亲近的人,下意识的,他的目光转向了狛枝的方向。白发少年也正在看他——苗木忽然发现,似乎每一次学级裁判里自己将目光投向他的时候都是这样,狛枝一直在看他,神情专注,在视线相触的时刻便溢出温柔的笑意。

他知晓自己的挣扎和痛苦,他相信着自己的一切,苗木总是这样无言中被安抚平静下来。

这个发现让他心里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有一种不甚明显的痛楚涌现而出,就像心尖一滴最纯净的血。

……是真的不甚明显,如果他不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恐怕连对自己此刻陡然变化的心境都懵懂不知。自己一直是被狛枝前辈深深宠爱着的,最不能令苗木接受的是他竟然遗忘了这一点。

狛枝前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潜入这个炼狱般的牢笼的呢?

明明就不用来的,把自己身陷险境,甚至可能因为他的不慎或私欲而丧失性命。你这么相信我,我又该用什么来回应你的期望呢?

如果只是自己的生命还不会觉得什么,倘若是两个人一起的话,那就变成了绝对不容许失败的责任。

……如果大家知道了他们是已经互相结识了两年的同学,是否会为此刻的针锋相对而感到痛苦?

不,不行,不能这样想。不能被消沉的想法击溃。正因为如此,他才必须帮助大家团结起来,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有打败敌人的希望。

手指蜷缩起来,随后用力紧握成拳。

“朝日奈同学,你说得不对。”

尽管嗓音干涩,他还是要发出声音。

“其实,这次大神同学的案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会抓住那个希望。

评论 ( 4 )
热度 ( 108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