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49)

Chapter 49

 

“狛枝前辈总是游离在大家之外呢。”

是记忆中的冬夜。

淡色的雪就像是视野在灯火迷离之中产生的幻影,无声无息间地飘落眼前,于夜色中美丽得近乎虚幻。

狛枝凪斗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还没回头,小家伙就凑到了他的身边,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脖子上绕了一条特别长的卡其色羊绒围巾,将半张脸都埋在堆簇的布料里,看起来暖和得不行。

苗木塞了一杯刚煮过还冒着热气的牛奶到他手里,上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奶皮,在晃动的时候就皱起来。

“我请花村前辈帮忙热的……晚宴的时候狛枝前辈都没吃什么东西,这样下去胃会受不了的。”

“只是今晚刚好食欲不太好而已啦。”

“又避重就轻,食欲不好的理由是料理不合口味吧。”

他已经对他的套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连抱怨的话语也是那么毫不客气的。

“每次征求大家意见的时候狛枝前辈总是说随便,嘴上那么随意的样子,实际上碰到了不喜欢的成品根本就在心里都嫌弃了一百遍了。”

“说错了哦。”狛枝笑,眼睛里的光微微柔和起来,“因为我喜欢苗木君的一切,所以连原本没什么感觉的东西也会爱屋及乌。可如果变更了对象,答案就会不一样。”

不要把这么双标的话用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说出来啊。

苗木嘴角抽搐。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告白的意思,苗木脸颊一烫,趁着狛枝没看过来,赶紧把脸埋进围巾里,毛绒的触感温柔包拢着肌肤,热气暖烘烘地环绕着他。

他们所处在学生宿舍楼的一间活动室的小阳台上,隆冬的温度已经很是寒冷,空中的雪花虽然飘零四散,触及肌肤的时候仍会带来沁凉的感受。身后可听闻屋内的热闹,对比窗帘后阳台一侧的静谧安宁,两边就仿佛被分隔为不同的世界一般。

论心来说,狛枝凪斗其实不太适应过于热闹的环境。

他敛眸注视小心捧着的瓷杯,指腹轻轻摩挲杯口,温暖的温度从掌心一路传到心里。

“啊,好像到了抽礼物的环节了。”

圣诞夜的学生聚餐,每年的固定交换礼物环节,已经可以听见有人在跃跃欲试的声音了。

“狛枝前辈真的不去吗?”

“如果我去的话,最佳手气的得主就被不用期待了。”去年就是这样。

“可是,这回说不定不会抽到最好的礼物。”狛枝愣了一下,他侧过头,恋人好看的睫毛微微颤动,灰绿色的瞳孔径自盯着他,“我是怀着礼物一定会被狛枝前辈得到的心情准备的,若是被别人挑走不是很可惜吗?”

这还真是——

“真的想给的话,苗木君就该直接送我啊。”他轻轻笑着调侃他,“我还很期待苗木君亲自送上门来的模样,啊——如果是苗木君亲自送上门的话,我会更开心哦。”

思维比较纯洁的少年愣了一会,后知后觉才明白过来狛枝后一句口中被强调般咬出重音的自己的名字意味着什么意思,耳根倏地一烫。

“但、但是,我也不希望看到狛枝前辈因为顾虑着自己的才能而避开和大家一起活动的机会。”他结结巴巴解释起来的样子也非常可爱,温暖又清澈的眼睛里有光芒微微闪耀,“幸运应该给你带来快乐……而不是负担。”

充满希望的小家伙。

狛枝感到很愉悦地笑出声,伸出手挑起他的下颔,修长的手指勾勒描摹着颌骨的轮廓,动作不自觉地透出狎昵与隐藏不住的占有欲。

苗木有些不明所以地瞧着他,虽然本人还未意识到,但那瞪圆了双眼表情有些绷紧的模样就像是面对着狩猎者的食草动物——亦或是说本能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他抬起头,狛枝便微微颔首亲吻他的唇角。

你啊,就是最令我心生欢喜的幸运。

 

大神樱的学级裁判最终还是平安地落下了帷幕,格斗家的死因竟是为了消弭同伴之间的争端而选择了自我了结——这样的结果彻底出乎的众人的意料,甚至可能颠覆了某些人一直以来坚信的理念也说不定。

现代人崇尚的利己的胜利主义在她的高尚精神下显得是那么狭隘,从贵公子十神白夜脸上浮现的极为难得的震撼与动摇便可见一般。

也让一直以为友人是被同伴逼迫而心灰意冷选择死亡的朝日奈葵当场嚎啕大哭,她已经做好了为大神樱报仇而拖着所有人到另一个世界向友人赎罪的心理准备,却没想真相竟恰恰是自诩为她挚友的自己彻底践踏了她的心意,惭愧与悔恨,过度的负疚感几乎将她压垮。

还有,在案发现场的另一瓶毒药的持有者——狛枝凪斗的行动也被雾切响子所揭穿。

没有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任何辩解,甚至连那标志性的温和笑容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这种一切如常的表现本身就昭示着这个人的某种异常——在他被绝大多数人所怀疑的时候仍旧秉持着那充斥着古怪狂热的“希望”论调时更是如此。

在不同寻常的乐观爽朗的表现背后,仿佛蕴藏着某种压迫得人精神沉重得透不过气来的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这种好似对他自身的一切都无所谓的冷淡与漠然,直让人抑制不住地毛骨悚然起来。

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苗木诚。

不仅是那两人之间特殊关系的缘故,在经历过那么多次学级裁判的如今,如果说雾切是以她过于敏锐的洞察力和推理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的话,那苗木就是凭借他的毅力和坚持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一种无形无质却又确实存在并鼓舞了大家的精神,不知不觉中就使这个人变得耀眼可信赖起来,宛如指引他们前进的光源,简直就像与他的恋人形成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极端。

连雾切也沉默,她审视般地注视着他的举动。

但苗木意外地什么也没有说。

裁判结束以后,他拽着狛枝的手腕,表情如常地和其他人道了别,两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真是够呛啊,苗木亲。”叶隐挠了挠后脑,“自相残杀的规则正好保护了那个家伙,他自己不动手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在裁判里解决他,而且苗木亲的性命与他又是息息相关的……”

“危险的想法还是别想为好。”雾切平静地说,“顺着黑幕的思路走会落入圈套的。”

有时候朝日奈很敬佩雾切身上的冷静与理智,但更多时候,感情的驱动会迫使她站在不同的立场上。

“但是,狛枝那个人根本就思维不正常吧——”她忍不住反驳。

“虽然我并不赞同他的想法,但是,我不否认他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具备的可行性。”她视线放远,深邃的瞳孔深处涌动着某种复杂的情绪,“狛枝凪斗,他是个理智的狂信徒,疯狂的阴谋家。”

雾切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冷不丁顿了一下。

“如果你们不想当被无故牵连的倒霉鬼的话,最好让他们两个自己解决问题。”

 

苗木诚步子迈得很快。

有一种类似于想把一切都甩在身后的气势,狛枝亦步亦趋地被他牵着走,目光落在少年后脑随着步伐前进而跃动起来的碎发,一截白皙的脖颈若隐若现,他不自觉地出了神。

“别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了,狛枝前辈。”

狛枝凪斗在筹划的时候其实也不自觉地想了很多,大神樱可能会做出的举动,还有事后苗木可能会有的反应之类的。计划的逻辑虽然很通顺,但实施环节的漏洞却有意无意地留了很多——因为他的才能,所以会发生计划外的变故早就成为家常便饭一样的环节,他干脆就不去筹划太多。

结合案发后他探索了几处地点,总体上说大神樱的选择还算在他心理准备之内……出乎意料的地方在于苗木的态度。

他没想到他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会是“不要伤害自己”。

不是质疑,也不是难过,他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但就在这时,狛枝发现自己竟然也猜不出苗木此刻在想着什么。

“……想起来了?”他眸光微微闪动,微笑着问。

“……”苗木顿了一下,他抓住狛枝手腕的手指忽然略略收紧,摇了摇头。

“好可惜。”他笑叹。

“……对不起。”

“嗯,没关系。”

心绪就在那么短短几秒间剧烈地波澜起伏。

苗木诚闭了闭眼,极缓慢地呼出一口气。

“对不起,我的行动太鲁莽了。”他又道歉了一次,“Alter Ego的事情本来瞒得很好的,是我把它带到雾切同学发现的隐藏房间里连接外网,没想到会被黑幕发现。”

苗木指的是Alter Ego在这次学级裁判之后被黑白熊处刑的事情。

狛枝轻轻地摇了摇头:“苗木君没必要太自责,巨大的收益必然伴随着巨大的风险,你这次只是赌输了而已……下次就不一定了。”他的话语里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苗木没有说话,空旷的走廊里只听得见两人脚步的回响,一开始还有些凌乱和急促,后来就渐渐趋同。

“黑幕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在打开宿舍房门的时候,狛枝在极尽的距离听见了他低低的话语。

“大神同学的案件,朝日奈同学被伪造的死亡讯息误导了才会构陷大家……这是它第一次对我们的搜查造成这么大的干涉。”

 

闭合的门扇封锁了光线,灯照的光亮与地上延伸的人影一同被黑暗吞噬殆尽。

苗木回过身抱住了狛枝,他怀着近乎迫切的心情攀住恋人的脖颈,仰起脸吻上他略带凉意的嘴唇。

从未有如此不甘心的时刻,不甘心错过了我们最重要的时光,不甘心在你打算自我牺牲的时候没有亲手阻止你,不甘心没办法真正的对你的悲伤与痛苦感同身受。

亲吻,触摸,进入,但这还是不够——

想要彻底地敞开自己,想要完完全全地理解你,交融一体。

“能不能告诉我呢……属于狛枝凪斗与苗木诚的过去与回忆。”

“……好。”

评论 ( 12 )
热度 ( 10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