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51)

Chapter 51

 

——小心战刃骸,隐藏在学园之中的第16名新生,超高校级的绝望,小心战刃骸。

是雾切的告诫。

——可爱的苗木君千万要小心哦!你心目中温柔又可靠的恋人学长还具有另外一重身份,其名为——超高校级的绝望!

是黑白熊的挑拨。

 

什么是绝望?

给人带来伤害,给人带来痛苦,给人带来黑暗。

时而心如烈火焚烧,时而又如浸没寒川,刺痛的恶意存在分明地侵入了身体,咕噜咕噜地自顾沸腾了起来。

这感觉,对,就像那个事件。

「史上最大最恶劣的绝望事件」。

“很好哦,就是这样的表情——”夸张拔高的声调,仿佛在讴歌赞颂什么一般的甜腻语气,绝非单纯的机械所能发出,而已经是无限贴近其背后黑幕的真实的声音,“人类的感情啊,就像池中的水一样。如果一直保持在恒定的痛苦中,精神就会发臭腐烂掉。真正深切的绝望,不是指单调的预定调和而应是一种有起有伏的变化才对。”

苗木睁开眼,黑白熊抖着身体亢奋地笑起来。

“在困境中与相爱的人重逢很惊喜吧?意识到自己的失而复得非常喜悦吧?对,就是这样——尽情地享受这短暂的极乐吧。”它的声音忽然放轻了,“攀升至幸福的顶点,然后坠落,从希望到绝望,转变的那一瞬间所绽放的无与伦比的鲜活与美妙……噗噗噗,真让人期待呢。”

毒蛇一般的话语,冰冷又充斥着无尽的恶意与恐怖,化作了缠身不放的噩梦。

……

又是一天的早晨,精神萎靡的早晨。

苗木有些困难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侧过头去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早晨九点三十分。

又漏听了黑白熊的定点报时,而且连早餐会也彻底错过了。

和前一天早上类似的展开,以及愈加消磨人意志的疲惫感,睡醒却像是根本就没休息过一样,酸痛的身体发出了超负荷的讯号。

他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掌心微微有些黏腻的虚汗,沉默片刻,抬手摸了摸额头。

感觉,快要生病了。

 

去餐厅的路上遇到了灭族者翔人格的腐川冬子,被用“连杀人鬼都会惊吓到的鬼一般的脸色”评价的苗木怀着一腔郁闷的心情拉开大门,不是很意外地发现了贵公子十神白夜的身影。

也是啊,毕竟灭族者翔对十神君的迷恋早就昭然若揭,十神君活动的区域一定能发现她的身影,反之亦然。苗木有些汗颜地想道。

“哼,表面上看来是循规蹈矩的庶民,实际你也相当表里不一啊。”

茶匙与杯沿相碰时发出一声清脆的轻响,十神阖眼品味着手中的咖啡,倏然勾起唇角。

“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缺席有本少爷在场的早餐会,苗木,你应该对自己创下的新纪录感到荣幸。”

苗木愣了一下。

“呃——原来十神君你出席了?”这是他的反应,褐发少年脸上的表情满是诧异,“明明一开始单方面决定自主行动的也是你啊。”

青筋浮现在贵公子的额角,他眉宇不动,姿态优雅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这只是本少爷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行动步调而已。还是说……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不不,没有,一点也没有。”苗木连忙摇了摇头。

他以为这样的应对能像往常一样将十神快速应付过去,苗木真的有些没力气,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晕,只想随便塞点东西填完肚子就回去窝着,却忘了十神白夜一贯是在什么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又是何等心思敏锐。

“看来,你毫不介意自己与大家的脱节啊。”他淡淡地说。

“……什么?”

“狛枝凪斗消失的时间超过了一天,今早,雾切响子也不见踪影了。”十神说完就侧过身来,凌厉视线扫过苗木毫无异色的脸孔,唇角一挑,“很好,你果然已经知道了。”

“嗯,现在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苗木挠了挠后脑的头发,笑容有些无奈,“是雾切同学先发现的事实,黑幕好像没办法一边监视着我们一边操纵黑白熊的样子,所以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昨晚,由我来引开黑白熊,雾切同学则在另一边……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雾切同学打算去哪里,她有自己的打算吧。”

“原来如此,勉强还可以得到认可的说辞。”十神挑剔地评价完,深深凝视着苗木诚,“我倒是有点意外你可以这么轻易地信任雾切……”以及坦率地将缘由告知给他。

“因为我们是同伴嘛。”苗木弯起眉眼,“我相信同伴的决定,十神君不也是被大神同学的觉悟所触动,所以才会为了配合大家而主动做出改变的吗?”

“别太得意忘形了,一切只是为了我能够从这场自相残杀的游戏中取得最高的胜利而已。”十神扬高眉梢,“还有,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了,这副勉强的表情真让人看着不爽……就像你那个烦人的学长一样。”

“我不是勉强啊……”苗木摸了摸脸,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嗯……就是有点没睡好吧。对不起,十神君。”

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本来他应该把一切都坦言以对的,但他还对狛枝前辈与超高校级的绝望的事情抱有疑虑,所以,他有所保留了。

在决定性的证据出现之前,他不应该因为凭空的臆测而将重要的人置于不利之地,尤其在自己的选择关系到对狛枝前辈的信赖亦或背叛的时候。

哪怕这个选择关系到未来的境况。

 

很像,真的很像,在某种方面来说,和狛枝凪斗那家伙简直一模一样的表情。

十神没说话,皱着眉盯着他看了片刻。

“如果你坚持的话……”他忽然别扭地“哼”了一声,别过头,“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谢谢你。”苗木笑。

 

很多坚持正义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在生活中遭遇这样的问题。

拯救一方,就代表与另外一方为敌,现实的正义无法拯救所有人。

不可避免的背弃,不可避免的牺牲……生活总不会像是童话故事,不存在十全十美的结局。

有的人不能接受这样的答案,一朝走向了梦想幻灭的末路。

可若苗木诚自己来看的话,他不觉得自己此刻为了支持狛枝前辈而隐瞒部分事实的做法就是对同伴的辜负。

黑幕一直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然而,现实还没到需要如此决绝对立的地步。

真正的信赖关系,是绝不会因为权衡着未来的发展而选择对眼前的重要之人选择放手的,那样的做法只是一种被当事者的内疚与痛苦矫饰得很好的背叛而已。

可能不会被现在的同伴们所理解,也可能会在未来遭到讽刺的打击,甚至会失去惨重也说不定。

但既然这是最无愧于当下的他的本心的选择,那么,这个选择由他自己来背负,可能产生的后果也由他来接受……哪怕被伤得体无完肤,也绝不会对此刻的决定感到一丝一毫的后悔。

 

黑白熊,你还是不够了解我——苗木诚有那么一瞬间深深地向摄像头的方向看了一眼,对面亦投以冰冷的镜头,无形之中仿佛有两双眼睛穿越了无数壁障隔空对视,他知道黑幕应该是不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派出黑白熊与他们交流了,尤其在已经有两个人成功逃出监视网的现在。

“我没有雾切同学那么敏锐的洞察力,也没有狛枝前辈那么聪慧的头脑。可是,这种定位清楚的自知之明,还有比较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说不定就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了。”

评论 ( 2 )
热度 ( 112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