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百夜长梦

——你是否愿意沉溺在这幸福的虚假之地?

 

他是一串数据,不知道是谁编写了他,因为被导入了某个人的记忆和思维模式,渐渐就自我完善成了能够独立运行的程序。

在收录他自身的电子档案上,文件标注的名字是“苗木诚”,读作Neagi Makoto。

所以,他的名字,也是苗木诚。

 

按理说程序不同于人类,永远不会因生理的束缚而被局限,数据是永存不灭的,拥有了蓝本所有核心数据的他从诞生伊始就该是完成品。但很遗憾,从他睁开双眼的那刻起,就被告知了自己仍是不完美的。

因此,历经了不止一个轮回的春夏秋冬,他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是待在他的蓝本身边。

那是位有着浅褐发色的年轻青年,除却他过于温和到令人感到绵软可欺的气质,以及清俊的容貌,其他似乎就没多少值得人注意的地方。他日复一日地遵照指令学习他的一切,仅以程序而言最理性客观的方式来评估,被冠以“希望”之名的这个人在各方面的能力只算寻常,无甚出众之处。

或许这可以说是一种冷幽默,他会如此低看那个被许多人赞叹不绝的蓝本,其实也是基于对方本身价值理念的尺量,大概能被认作是一种自我认知清醒的体现,说是“谦逊”的美德也亦为得当。

既然并非自命不凡,那他又是因何而生?蓝本为何很长一段时间都将他带在身边呢?

答案在问题产生的一瞬间就浮现水面了,既然这是一种可能会给他人带来帮助的计划,又何乐而不为?他知道这并非他自身不假思索得出的答案,只是遵循那个人的模式进行思考的话,一切的思路都变得自然而然了。

不想看到人们总是受到困扰,希望能将积极乐观的心态传递出去。

 

那个人是在组织中深受重视的核心成员,这是旁观者很容易就能察觉的事实。他栖身于未来机关的主系统里,成日地旁观他和他的伙伴们并肩共战,相互扶持。

在那群个性与特长同样突出的年轻人当中,有一人可说是特殊中的特殊。

无论从寻常人眼里,亦或是对那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特别。

“狛枝君。”

蓝本是这样唤他的。

 

不了解的人倘若第一次听说那两人的身份,第一印象该是他们相似而又不同的“幸运”才能。而若是稍微认识点这两人的特质,所归纳出的关键词大概得换成“希望”,他们是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不懈追逐着心中希望的固执之徒,某种意义上殊途同归,因此也理所当然地被彼此吸引。

或者可以说是,相性契合。

他成日待在未来机关的系统里,听着大家在背后是怎么谈论的,也看着那名身份特殊的俊美青年成日言笑晏晏地待在蓝本的身边,为了实现这点找尽了借口也使出了各种让人颇感匪夷所思甚至细思恐极的小手段。

就这样,日复一日,他们越走越近。

这应该就是人类所言的恋爱,这两个人都深深地钦慕着彼此。

 

后来那两人接到了个任务,是为了解救一批被绝望残党所囚困的人。那当中似乎有蓝本失踪了多年生死未明的亲人,因此狛枝在明知事态凶险的前提下还是选择了深入敌营。

之所以他能如此清楚地了解这些,是因为早已预料到此行恐怕多有波折的蓝本将他的程序加载在那个人随身携带的电子手册里。在一次敌人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中,他和蓝本被迫失散,不知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那个人在找不到蓝本以后就露出了与往常截然不同的神情。

不是那副温和友善的老好人表面,也不是面对蓝本时温柔专注的模样,他站在断壁残垣的硝烟当中,略一抬眼,眉目当中透露的锋利和凛冽几有实质般地令人感到刺痛。

“苗木君一定不会有事的。”那人的话不知是无意识的自语还是在说服自己,狛枝是不知道他这个程序的存在的。他从火海废墟当中走了出来,周身有些狼狈,却奇迹般地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火光映得对方一贯苍白得透明的肌肤也有了几分鲜活的色泽。

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的才能实在是一种危险至极的天赋。

换做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经由无数在概率论中被定义为不可能事件的偶发巧合汇聚在一起,形成了决不可被复制的奇迹必然。

若是回到未来机关,与狛枝同行的历程记录肯定会引起那群从希望之峰迁移过来的研究员们狂热的惊叹的。从外围进入到敌营内部的路程顺利安全得不可思议,哪怕是随意地走在流弹乱窜的街道上,他也绝不会在混乱中被伤害。简直令人怀疑当下一切的真实性,现实的战场中真的存在这种比开挂运行生存游戏的玩家还厉害的人吗?

无论他人的相信与否,在那两人失散的第三天,狛枝独身一人顺利地摧毁了绝望残党的军备设施,并打开了囚禁人质的监牢。被抓的人当中果然有蓝本的父母,他从记忆库中调阅出了数据对比,确信无疑。

一切的展开都尽如人意,哪怕并非蓝本本人,拥有着所有记忆的他在目睹亲人无恙的一刻心里也油然生出了安心和感动的情绪。这实在是太好了,任务顺利完成,被蓝本所爱的那个人和他的亲人们都平安无事,那些被狛枝所摧毁的设施应该是这个国家中最后一个被绝望残党所掌控的重型军备,失去了最后可依仗的强大火力,剩余的残党顶多不过是过街老鼠罢了,大家的家园也将逐渐重建回来。

这一场历经波折的战争,一定是破晓前最后的黑夜——

 

被救的众人们惊喜交加的议论声里,被簇拥在当中的狛枝忽然怔了怔,侧头看向了窗外漆黑的天幕,没有预兆,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颤抖起来。

“欸,怎么——”

“别慌,是累了吧,好像从前几天监牢开始外面就一直有交火的声音。”

突然昏倒的那个人被大家一同带去了安全区,在此期间一直被干扰信号的他也终于远程连通了未来机关的主系统。可能绝大多人都忽视了这一点,拥有了蓝本全部记忆的他自然也知晓如何以他的身份发出指令,出于一种极为特殊的心情,他编写发送了这次行动的全部报告以后,立刻就动用权限将他自己与昏迷的那个人一同带往另一个地方。

 

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不是一个没有形体的程序AI,而是一个确切真实的存在,苗木诚。

 

新世界就跟现实的世界一模一样。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那个人动了动手指,微睁开双眼时似乎被日光刺痛瞳孔,抬手欲挡时被他立刻按住了正在输液的那只手。

“别、别动!要是血液倒流就糟糕了!”他紧张地说。

狛枝艰难地睁开眼,目光望向了他的方向,瞳孔微微收缩,凝视着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苗木……苗木君?”

他说不清那一刻的心情,非常奇怪,有一些担忧,又有一些高兴。他鬼使神差地轻轻“嗯”了一声,用暖和的掌心包笼住他冰凉的手指。

“是我,狛枝君。”

那个人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太好了,你没事。”对方轻声说着,灰绿色的眼眸深处透出了极温柔极温柔的神采,敛去了这个人本性中一切尖锐的部分,像是要将最为柔软的一面都展露给了他一般,殷殷期盼地望着他,“我把你的父母都救出来了,他们都平安无事——苗木君,我好想你。”

“谢谢你,狛枝君。”他伏下身,趴在了狛枝的床边,敛下眼的模样似是羞赧,“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很想念,很想念狛枝君。”

 

狛枝恢复得很快,本就只是疲劳过度的问题,疗养一阵自然就能缓了过来。这次的任务完成得极为完美,剩余的绝望残党不足为患,因此雾切支部长特地给他们批了一个长假休息。狛枝本以为他会将大部分时间留给陪伴家人,在他说想一起去旅行的时候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于是他只好编了个理由:“爸爸妈妈说是希望我们好好相处……”

“而且,我也想跟狛枝君在一起。”

然后那个人的表现,感觉像是太多惊喜砸在头上,整个人已经完全处于不知所措的宕机状态了。

 

……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个世界也确如大家都期盼的那样逐渐变好,新生的希望驱逐了绝望带来的阴翳,在所有人共同的努力下,新的家园和秩序被建立起来,一切都重新步入了正轨。

希望……这应该就是他们所期盼的新世界了吧?

这样说或许有些轻率,在那个时候,他确实深深地沉溺于这样过于安逸的氛围中,满心满眼都再无他人。

然而又过了一段时间,不知是哪里出了错,绝望的势力忽然再度卷土重来。

按理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鉴于曾经也出现过世界被绝望侵染的先例,他不敢小觑这次的变故。无论在进入前的安排多少,但凡身在局中,就无法恣意行事。好在狛枝也对绝望极度反感,他们拿起了武器并肩作战,这就像是现实世界中的战争也延续到了此地一般,那结局是否也会……他在战斗当中有一瞬的恍惚,正巧这时敌人瞧见了他的松懈,癫狂一笑,举起武器向他冲来。

“小心——!!!”

粘稠温热的鲜血溅到了他的脸颊。

运转一时断线,他不自觉睁大了双眼,唇边溢出鲜血的狛枝笑了笑抬起手,冰凉纤细的手指试图抹去他脸上的血污,可是痕迹却越来越多,那个人尝试了片刻就一脸遗憾地放弃了,身体前倾,倒在了他的怀里。

“狛、狛枝君!”

他手忙脚乱地扶稳了狛枝,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味充斥了鼻翼,他感到手指触摸到一片温热濡湿的衣料,顿时慌了神,怔了片刻才被擦过手臂的流弹惊醒,立刻咬紧牙关带着对方躲到掩体后。

“咳、咳咳……苗木君……你没受伤吧……”

他一靠近阴影就侧过身子躲开了他的搀扶,踉跄着跌坐在断墙下,似乎被枪弹伤到了内脏,断断续续地咳出血来。

“我没事,狛枝君你先别说话了——”他着急,“我这就带你去急救点!”

“不要……哈哈……别这副表情看我嘛,会让我内疚的……”那人靠在墙上,脸上露出一种掺杂着无奈的苦笑,目光越过他的脸孔,凝视着浅灰色天幕的双眼带着一种无畏的漠然,“对不起呢,苗木君……我果然……不能陪伴你到最后了……”

“……”

“这样也不错……至少你平安无事……”他喃喃,“我的希望……活下去吧……以我那可恨的幸运祈祷……用其他什么交换都无所谓了……你绝不能死在这里……”

他看着狛枝,片刻后什么也没说,也坐下来靠在对方的肩头。

外头战火弥漫,但这一方小天地仿佛自成一个独立的世界。狛枝也没有再说话,微微偏过头与他互相依靠,他听着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就像是快睡着了。

“苗木君,我爱你。”

在失去意识前,他这样轻轻地说道,不含一丝一毫的遗憾,唇边带起微笑的弧度。

 

狛枝君,真好,你是为了苗木诚而死,为了守护你最珍视深爱的希望。

并非是他口中妄自菲薄的垫脚石,而是独一无二,谁也无可替代的,最重要最重要的恋人。

那个人的身体已经不会动了,他伸出双手拥抱住他,外面的战争似乎已经进展到白热化阶段,谁也没注意到躲藏在这个角落里的他们,但敌袭不知什么时候可能就会摧毁一切,他若再不离开恐怕也要死在这里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幸好,狛枝君到最后也是和苗木诚在一起的。

那个人是幸福的,他为了保护他的恋人而死。

永远永远,他都不会知道,他的苗木君,早就已经死在了那次救援活动的爆炸中了。

怎么可能活得下来呢?本来就是范围极大的爆炸,能有一人逃出生天就是近乎不可能的奇迹了,在危险来临的前一刻,苗木诚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了那个人,因果的选择从那时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狛枝君怎么可能会知道呢?他被推开后,就让爆炸的余波掀飞,当场昏迷不醒,醒来也不可能找得到了,战场上面目全非的尸首多得令人绝望。

没关系的,只要在这个世界,他也是苗木诚。

那个人心中所念之人,那个人所觉应有之物,在这个世界上,全都将成为现实,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苗木诚也从未与狛枝凪斗分离。

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携手迎来命运的终极。

这是狛枝君你的心愿,对吗?

……

太好了,狛枝凪斗是为了苗木诚而死的。

随着这个世界一起走向终结,也不会再有明天太阳的升起。

那么……

他……会不会被怨恨呢?因为他不是真正的苗木诚。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就算会被讨厌,那个人也已经死了,那就没什么关系了吧。

狛枝凪斗深爱苗木诚,他早就深知这一点了。

谁叫他只是个承载着苗木诚生前记忆的人造程序而已呢?

谁叫他只是个不完整的失败品呢?

那个人喜欢的是苗木诚,所以被讨厌也肯定是理所当然的,谁叫他不是那个苗木诚呢?

他知道啊……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能让他气馁……

因为,他也是苗木诚啊。

只是他,是不被狛枝凪斗所爱的那个苗木诚而已。

真正和那个人朝夕相处的不是他,真正和那个人并肩作战的不是他,真正和他心意相通的不是他。

……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是苗木诚?

 

爆炸声越来越近了,他安静地揽住狛枝,怀中的体温越来越冰冷,但他到最后仍是没有离开那个人,这样固执的姿态,一直到天地崩毁也未有改变。

 

其实,有句话,他一直很想对那个人说。

狛枝君,苗木诚真的很喜欢你。

非常喜欢,喜欢到心脏都会作痛。明明程序运转都很顺畅,身体的各项机能都一切正常,无法排除的异常……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

这到底是他的心情,还是属于苗木诚的心情还在影响着他呢?

……

或许有朝一日,这个世界还会重新回来,有新的人们来到这里,悲欢离合,嬉笑怒骂,再去经历一场命途跌宕的人生。

但终归不再是他们,也没有了他们。

别去尝试唤醒这些人,百夜终长梦,一晌且偷欢。

评论 ( 6 )
热度 ( 116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