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53)

Chapter 53

 

苗木一时之间发不出声音。

狛枝吻他吻得很深,宛如意图将他吞吃入腹那般没止境地索求,曾经被隐藏得极深的一丝凶狠与贪婪终于抑制不住展露形迹,他牢牢地扣住了他的腰肢,低下头吻他。

唇与舌的纠缠严密无缝,连舌根溢出的津液都不会漏出来,他细细地舔舐他,在目光都避无可避的距离中,连对方呼出的灼热气体都只能全盘接受。

晕眩般地陷入窒息,恍惚有种由外而里都被侵入的感觉。

有相对而言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的挣扎,但这点挣扎对比而言显得存在感太过薄弱了,苗木的手指揪紧狛枝两臂的长袖,因为被抱得太近就像是主动在抓住他一样,身体的扭动和摩擦只会带来更加过火的接触。

尾椎发麻的战栗沿着脊骨一路窜上脑海,他脱力般几乎软在狛枝怀里,全身仅靠着对方揽在腰部的手臂支撑站立,苗木仰起头,双目无神地凝视着天顶悬挂的照灯发出潮湿的喘息,然而很快狛枝就覆上来,瞬时连这点难得的光芒与微弱的声音也被吞噬了。

呜……呜呜……

“喂,你们在做什么?!”

怀中的小家伙浑身颤了一下,眼中溢出了哀求的光茫。

狛枝轻轻地松开桎梏的力道,顺势半蹲下身体,接住苗木跌坐下来的身体,他苍白的脸颊浮现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红潮,唇瓣被吮吻得水光润泽,偏过头去看向门口众人的灰绿眼眸还泛着迷离的水汽。

一副才被某个禽兽狠狠疼爱过的样子。

怒视过来的十神不明来由地喉咙一噎,不太自然地移开了视线,推了推眼镜。

“你们在干什么?”这一回问出口的话语莫名地变得气弱了不少。

“和苗木君打个招呼而已……十神君真的好碍事啊。”狛枝把苗木往怀里揽了揽,侧过身挡住贵公子的视线,微笑着抱怨起来,“突然出现吓人一跳不说,还一点都不会读空气。”

不会读空气的到底是谁?!

十神的额角浮出青筋。

“哦呼呼——还真是萌啊,美型男孩子之间的恋情~”灭族者翔双手捧脸发出陶醉的笑声,“真是诱人……好想把你们一起杀掉。”

“不可以哦腐川同学,就算你拥有着那么优秀的杀人才能,我也不会允许你伤害到苗木君的。”狛枝笑眯眯地道。

“是吗?真遗憾。”灭族者翔耸肩,“难得遇见那么萌的一对的说。和那个阴暗的家伙相反,我可是特别喜欢你们的。美好的boy’s love~”

“那真是谢谢。”狛枝毫无异色地接受了称赞。

“你们……都给我差不多一点!”十神忍无可忍地喝道,目光转向一脸无辜的白发少年,眉头皱起,“哼,擅自失踪了三天,一出现就带来一个大惊喜啊……狛枝凪斗,你不解释一下你身后躺着的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吗?”

话声刚落,就在剩下的人视线全部将汇聚于同一方向的时刻,教学楼中忽然彻响起熟悉的广播声音。

“Bin Bong Bong Bong~!尸体发现了!尸体发现了!一定的搜查时间过后,学级裁判将会召开!”

“吓?!”叶隐震惊地倒退了一大步,“骗人的吧,黑白熊怎么可能还在?”

……为什么对惯例的黑白熊广播那么吃惊?

狛枝凪斗挑了挑眉。

“哈哈哈,是尸体啊——”杀人鬼兴奋地笑了一声,倏然跳起倒挂翻越众人头顶,漆黑的裙摆在半空中打开形成一个完美的扇形,然后浮夸地转体数圈后翩然落地,眨眼间就完成了俨然寻常人类无法实现的离奇动作。

连狛枝都愣了一下,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让我来看看,这个死掉的倒霉鬼是谁呢——”她伸出双手,抓住了尸体头上的面罩。

 

“危险——!”

 

苗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听见了不知道谁非常大声地喊了一声,周围忽然就变得极亮,随后狛枝立刻用力地将他揽在怀里,连一丝空隙也不留,两人一齐倒向地面——

轰然而起的爆破声炸得苗木整个人都懵了。

“啊——尸体燃烧起来了!”朝日奈惊叫了一声。

“叫嚷什么?”十神低斥,脸色难看极了,“赶快救火,尸体现场被破坏了我们可就损失大了。”

发现尸体以后就是调查,如果能够揪出凶手的关键性证据在这场爆炸中被毁的话,所有人就都将面临在学级裁判中被处刑的命运了。

连一贯粗神经的叶隐也都收敛了散漫的态度,回身就去接水灭火。

“狛、狛枝前辈……”

压在褐发少年上方的狛枝凪斗爬起身,在苗木欲言又止的目光中轻轻笑了一下。

“放心吧,我毫发无伤哦。”

 “笑容阳光的贤惠杀人鬼也平安无事哦!白夜大人请千万不用担心我——”在爆炸中被气浪掀翻到树丛里的灭族者翔也站起来,对着贵公子传递秋波。

“我没有担心你。”十神白夜面无表情地说。

狛枝无视树丛间的杀人鬼,站起来,向着神秘人的焦尸走去。

明火被浇灭以后的人躯发散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就像是被炙火灼烤到一半肉,外皮已经碳化焦黑了,里面却还完全是柔软的组织与破裂的血管粘连在一起,逸散出可怕的人体脂肪与血气交错融合的生腥味道。

苗木诚只抬头去看了一眼就开始脸色发青了,他捂住口鼻,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苗木同学,你还好吗?”朝日奈担忧地问。

“……嗯,我没事。”苗木闷闷地答道。

尸体真的很恶心啊……但是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被杀的人……是黑幕?战刃骸?他猛地想起来在尸体发现广播时黑白熊准时的通告,如果被杀的是黑幕本人的话,那自相残杀的游戏就应该直接结束才对。

但以被害者不是黑幕为前提进行推论,因为还没充足的证据把雾切同学所提示的第16名新生与黑幕的身份等同起来,就不能排除死者是战刃骸的可能性。而且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人选,那就是失踪至今没有出现过身影的雾切同学。

至、至于凶手……在自己一路追逐着神秘人来到这个植物庭院以后,亲眼所见将刀子插入那个人的胸膛的人……苗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他遗漏了,肯定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而心慌意乱的感觉一直缠绕着他的思绪,简直像整个大脑被扔进搅拌机里无数次翻滚的混乱和烦乱,他的目光落到滚落到地上的一截被炸断了的手臂,眼皮忽然一跳。

那一看就是女性的手臂,尚且完好的部分看来肌肤细腻而柔软,在白皙的手背上留有狼图腾的古怪刺青,指甲上仍留有几片尚未剥落的大红色假指甲。

……昨夜里袭击他的人手背上应该是光洁无物的才对啊?话说这有点艳俗的假指甲也是奇怪,总觉得哪里好像看过。

“呐,这个东西,有谁有见过吗?”

狛枝摊开手掌,将一个红色的塑料残片展示给其他人看。

“这是我在尸体旁边发现的唯一不明用途的东西,莫名就觉得有些在意呢……”

“咦……好像有点眼熟啊。这是什么呢?”叶隐沉思。

“是炸弹感应器,只要检测到强烈的震动就会立即爆炸,就像是开学式那次差点炸飞大和田的那个一样。”十神面无表情地说,“昨天我研究了整整一晚的东西,就算被炸成残片本少爷也能认出来。”

传感器?那刚才狛枝前辈动手的时候岂不是也差一点就……苗木瞪圆双眼。这也是幸运?

“唔……”知晓了自己差点面临的危机狛枝也没有露出分毫后怕的神情,他歪了歪头,笑道,“昨晚?为什么十神同学会去研究什么炸弹呢?”

“该发出疑问的是我们才对。”

视线冷淡地盯着狛枝,然后转向一脸不解的苗木,十神忽然勾起唇角。

“昨天下午,我、腐川、叶隐还有朝日奈在体育馆发现了不能行动的黑白熊机体,于是我们彻夜工作分解了它。研究出黑白熊的实际构造,包括内置在里面的传感型炸弹,全部的作业都是在昨天夜里完成的,中途没有一个人离开。换句话说,我们四人可以互相证明其他人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诶、诶——”苗木眨眨眼。

“昨天我还去敲苗木同学宿舍的房门来着,但是你根本就没有回应。”朝日奈无奈地摊手。

“因为我睡着了啊……”他气弱道。

“是生病。”狛枝纠正道。

“是这样啊!”朝日奈恍然,旋即露出担忧的表情,“那苗木同学你现在好点了吗?”

“呃,已经没事了啦。”忽然被关心的苗木受宠若惊地对朝日奈笑笑,“谢谢你的关心。”

他这样说完,转身走到尸体旁蹲下,背对着大家时落下了嘴角的弧度。

 

战刃骸被杀一案,处处充斥着令人不安的可疑点。

之所以此时能够用如此笃定的语气说出被害者的名字,是因为在新一轮学级裁判开始之际,神隐已久的雾切终于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紫发少女的表情很是紧绷,严肃郑重的模样仿佛是准备上战场一般。虽然每次裁判之前她的态度都不算是惬意,但苗木觉得这应该是雾切感到最紧张的一回……或许这与他们在搜查中发现了许多线索同她扯上关系有关?

“我不可以死在这里。”他听见她这样自语着,“如果我死了,一切就都完了。”

其实,对谁来说,死亡不代表一切的终结呢?苗木垂着头默默地想着。他相信着雾切同学的无辜,也相信凭她的能力一定能挖出这次案件的突破口,就像是以前那么多次一样。

消失了踪迹那么多天的她,一定已经掌握到了很重要的线索。

否则,她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紧张、挣扎,愧疚,还有,决意。

“杀害了战刃骸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我。”雾切在众人犹疑不决的目光中语气肯定地陈述道,“根据苗木君的证言,既然他是从一楼一路追逐神秘人到五楼的,那么,从他眼中那个活生生的战刃骸与后来被发现倒在植物庭院生死不知的战刃骸之间,对方完全离开你视线的时间只有短短不到一分子,甚至更短的时间里。”

她深深凝视着苗木诚的眼睛,眼神锐利。

“在那段期间里,我可以假设战刃骸与某人接触了,然后被杀……甚至被杀的现场都有一定程度的可能性被其他人所发现。”她缓缓道,“我说得对吗?与某个人性命相连……不得不在这场裁判中隐瞒真相的苗木君?”

“雾切同学,你真的拥有非常优秀的才能。”狛枝凪斗意味不明地轻声说道,眼神深邃,“非常宝贵,引人敬仰……这场自相残杀的游戏,绝对少不了你的伟大才能。”

“你那时的心情会是怎么样的呢?是以为终于成功杀死黑幕的欣喜若狂?还是发现最亲近的人成为刽子手的极度惊骇与不解?”雾切没有理会,自顾顺着案情剖析着,“但是很讽刺,黑幕没有真正死去,而且,你和狛枝凪斗在一起的事情也立刻被十神同学他们意外撞破。”

苗木猛地抓紧了席位上的扶手,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尸体手背的刺青和假指甲……”

“刺青可以用粉底掩盖,假指甲随时可以洗掉或是重新涂,这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雾切想也不想地说。

“但是,贯穿了战刃骸胸口的那把刀,我昨晚明明看到那是黑幕手中的凶器……”

徒劳的辩解,视线游戈于微笑的狛枝凪斗与一脸肃容的雾切响子之间,他或许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还不明白吗?事件的推理早就已经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了。”雾切闭上眼,仿佛已经很不耐烦地说,“最初,这把刀是我们在搜查新开放的二楼时候发现的。那天早上苗木你睡迟了,所以不知道它被我放到宿舍里保管。”

“顺带一提,因为雾切拒绝坦诚她个人的才能与过去的身份,同时我也没收了她的房间钥匙。”十神补充道,“原则上来说,连雾切本人也应该是无法拿到那把刀子的,而可以拿到刀的我从前夜开始就和腐川、叶隐、朝日奈他们共同行动,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也不可能是造成伤害的凶手。”

“我推测狛枝凪斗手中一定持有着某种道具,一种说不定能打开别人房间门锁的道具。”雾切冷声道,“从你一开始在我们当中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希望之峰学园里面带锁的阻隔屏障那么多,就算能凭借幸运的才能躲开黑白熊布置的陷阱,你又是凭借什么打开重重封锁一路通行的?事到如今,你也该坦白了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雾切同学呢……”狛枝轻笑,摊开手给其他人展示手中的一个形状古怪的钥匙,“万能钥匙。在我读书期间意外获得的小道具……”他仿佛回忆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中浮现出真实的笑意,“它带给我许多行动的便利哦,后来因为发现没有人试图去找回这把钥匙,校长先生那边也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样子,就一直保留在我手中至今了。”

雾切闻言瞳孔微微收缩,眼中不甚明显地闪过一丝动摇。

“诶?有这回事吗?”黑白熊歪头,随即双手捂嘴亢奋地笑起来,“算了,你说有就有吧,狡猾的狛枝君,缘分不分早晚,看来你终于要迎来心跳dokidoki的处罚时间了。”

 “等、等一下啊——还有地方没有讨论清楚!”苗木焦急起来,再这样下去……就会演变成不能收场的情况的!

他明明清楚地看见了,战刃骸被狛枝前辈刺中胸口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血迹涌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被杀以后的状态……她是在更早之前死去的!

而且拥有万能钥匙的也并非只有狛枝前辈一人,雾切同学明明也有……辩驳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又犹豫了。

“苗木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雾切死死地盯着他,冰冷的目光仿佛在诉说着什么一般。

如果自己这样说的话,本来就没有不在场的雾切同学就会彻底失去翻身之地,她无法自证自己的清白。

凶手不可能是雾切同学与狛枝前辈双方,当然也不可能是自己,十神同学他们更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那是黑幕?一定没错了,在十神同学他们拆解黑白熊的时候,黑幕本人一定出去做了什么!

可是,该怎么证明这点?

“噗噗噗,看来讨论已经到尾声了啊。”就在苗木诚焦急思考的时候,黑白熊毫无预兆地抬起了手,“现在,有请大家开始投票!”

“等、等等啊!”苗木惊愕,“这不正常啊,明明还有线索没有讨论清楚吧?黑白熊,你不能这样做!”

“选出你们心中的凶手!”

“我明明说了等等——!!!”

总共七票,五票狛枝,一票苗木,一票弃权。

嘛——虽说弃权是违反校规的,但是,反正结果一样,就不必追究了吧。

在大屏幕上的投票机上亮出了狛枝凪斗的头像,黑白熊跳下它的座椅,举起双手大笑起来:“恭喜在座的各位——回答正确了!根据最初约定的连坐规则,我们可爱的苗木君要陪着狛枝同学一起被处刑哦!”

糟糕,大家都要被处刑了——诶?苗木猛地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抬头,与站在高台上的黑白熊视线相触。

“怎、怎么可能……”

——黑幕!你果然是在作弊!

他的嗓音颤抖起来,眼底燃起了愤怒的火焰。反正也是要被杀死了,不如临死前……苗木在拔腿冲向黑白熊的下一刻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他的双手环绕在自己的腰上,消瘦的下颌抵在肩窝。

心脏一跳,眼眶酸涩,苗木的双眼忽然涌出泪来。

“记住我,苗木君,永远地记住我,再也别忘记这一刻。”狛枝凪斗的声音,满溢出刻骨的温柔与思念,就仿佛是要直接抵达他内心深处一般,“是你杀了我,你是被我选择的,苗木诚是杀死了狛枝凪斗的凶手。”

评论 ( 2 )
热度 ( 103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