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54)

Chapter 54

 

幸运处刑,命运棋盘。

一霎那,时间与空间同时化作定格的胶片,四面八方的声音完全消失,周身的场景变换作视野中飞速倒退的洪流。

咚。

运动鞋踏上了黑白格子相间的地面,苗木拨开落在他头上的王冠,扯下身上厚重的纯白色披风,视线越过周身排布整齐的白色机器熊的阵列,在另一侧黑色熊的最后方找寻到了唯一的一抹亮色。

狛枝凪斗盘膝坐在地上,肩头一件与他款式极为接近的黑色披风迤逦于地,他低着头,一顶镶嵌着很大红宝石的黑色王冠斜斜戴在头上,凌乱的白发遮覆住了他大半张脸。

你为什么会离我这么远啊?

你为什么不再看着我了呢?

你这样……岂不是连我的声音都无法传递过去了吗?

“狛枝、狛枝前辈——”

他迈开了奔跑的脚步。

那一刻,宛如一切重启,世界重新开始运转。

随着他迈出的步伐一同亮起了信号灯、并且开始移动的机器熊不分方向地胡乱冲撞,白与白只是普通的碰撞,黑与黑也只是普通的碰撞,而当黑与白交汇于同一处的时候,情况就变得不一样。

在苗木的身后,一只黑熊忽然冲上前抱住了一只白熊,从那只黑熊的腹部位置突然刺出一把电锯。

“嗞——突突突突突!!!”

链锯令人头皮发麻地疯狂地转动起来,在钢板光滑的侧面可以看见支离破碎的白熊身上各种零件残片随着机械振动在电火花中四处崩落,还有因身体疯狂抖动而显得好似在狂舞足蹈的黑色机器熊,模糊中那面部涂画的恶鬼笑颜仿佛化作了真实的狞笑,陶醉上演着一出可怕的荒诞戏剧。

“碍事——别挡路!”

苗木推开正挡在他道路前方的一只黑熊,摇摇晃晃的机器熊扑倒在一边的格子上,翻过身,身躯上的显示屏闪过一行鲜红的大字:

「判定:白色皇后进攻有效,启动士兵自毁程序。」

侧边轰然而起的爆炸声震得苗木的脚步一个踉跄,他看也不看,只一昧朝前方奔跑,向着视野中唯一的重要之人伸出了手——

为什么不看我了?

你看看我。

你给我看过来啊!

“——凪斗!!!”

 

狛枝凪斗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苗木诚的身影。

“苗木君。”

他嘴唇翕动,发出的声音或许只有自己才能知晓是在呼唤什么,沉默半晌,他忽然笑了一下。

 

“呐,狛枝前辈,像是幸运这种说不清看不见的才能,也会有厉害不厉害的分别吗?”

“嗯?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突然想到的啦……因为觉得狛枝前辈总是遭遇很神奇的事故,怎么说呢,有时候会有种实在太离奇了而感到十分佩服的心情。”

“噗,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啊!”

“哈、对不起,忽然就想笑了……唔,要是这样说的话,在某个程度上我倒是蛮自信绝对能在运气上压倒苗木君的,嗯,应该。”

“啊——狛枝前辈竟然承认了!我早就知道!”他气馁地趴在桌上。

“诶诶?别那么丧气嘛——”他笑着安抚自己的恋人后辈,“话还没说完呢。在某个程度上,我就是拍马也不及苗木君拥有的强大幸运哦。”

“听不懂TAT,一点被安慰的实感也没有……”

“哈哈哈哈。”

 

狛枝凪斗曾经偶然在他的研究导师的学年报告上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评价:对于我负责的这名学员来说,运气已经可以说是一种实际被他拥有的力量,只要是他的意志所强烈希望达到的结果,这种力量就会不择手段地帮助他实现目标,就像被他握在手中的一把没有刀鞘也没有刀柄的利剑一样。

他曾经对这评语一笑置之,因为他并不觉得他拥有的幸运都是尽如人意的。

每个人都会产生欲求。有时候只是一个很寻常的动念,就比如喉咙干渴,想喝水,然而实际的结果却变成了意外的事故将饮料机彻底报废,里面储藏的所有饮料全部都跑了出来。

没花一分钱就解决了问题是好事,但却造成了更大的损失,这固然对狛枝凪斗本人来说没有影响,但这是他所希望的结局吗?

明明就只是花费一枚50日元的硬币就可以得到满足的需求而已,从社会整体的角度来看,他区区一个人得到的幸运根本就无法填补不幸的空缺,不仅称不上是零和交换,甚至只能算是负面的体现。

狛枝对这种程度的才能嗤之以鼻。

然而最讽刺的是,时到最后,能让他可以毫无畏惧地立身于此处,面对脚下幽深得望不见尽头的黑暗渊蔽与对岸已然遥不可及的希望曙光,从心底里真正相信并依仗的力量,竟然还是幸运。

 

或许这就是终结。

他禁不住这样想。

没有恐惧,也没有怨愤,真正的狛枝凪斗早已死于两年前的那场绝望的大火中,被埋葬在被苗木诚所遗失的那段记忆中。至今还在苟延残喘的不过只是凝聚了一腔执念的行尸走肉,可笑地追逐着再也没有资格追逐的光芒……呵,真是难看啊。

应该还有一点不甘。

他微笑地看着苗木诚一点一点拉近两人的距离,眼睛深处流淌着十分宁静的波光,忍住了内心驱使自己做出什么更加可怕事情的欲望。他很清楚他对自己的吸引力,就像蛇果之于亚当与夏娃,一种源自本能对自己所残缺部分的迫切渴求,哪怕知晓会万劫不复也无法停止,苗木诚是他心底里最难以割舍的人。

狛枝凪斗是个距离感很强的人。

也唯有他,每当他靠近自己领域的范围,全身无数的细胞都开始兴奋起来,密密麻麻地诉说着思念的爱语,吵闹得狛枝都有些昏了头,每次见面都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拼尽所有的理智才能阻止过于满溢出来的冲动。

如果这就是终结。

那么,这就是他所选择的终结,这就是由你来实现的终结。

“我还真是幸运啊。”狛枝这样低低自语了一句,撑膝站了起来。

 

西洋棋的规则,其实也并不算太复杂。

黑白棋各据一方,不同的棋种拥有不同的移动规则,白棋先行,轮流行棋,车直走,象斜行,马走日,士兵直走斜吃。

而最为特殊的棋子有两种,一种是不能越子但能够向所有方向走棋的皇后棋子,一种是棋子本身的存亡直接决定游戏胜负的国王琪。

 

我想拯救你。

我想拯救你。

宏大的棋盘,荒诞的征战,你与我在咫尺的距离间目光相接。

“不要、不要放弃——”

撕心裂肺的呼喊中带出了一丝压抑不住的悲泣,苗木眼见狛枝的身后不知何时站立了一只举起巨斧的白熊,一时之间连瞳孔都放大了,脸上的表情因极度的惊恐而显得有些扭曲。

“不用担心,苗木君。”

脱口而出这句话的狛枝,脸上带着一如往常的放松神情,有些慵懒和惬意,甚至有几分万事不过心的随性与淡漠,灰绿色的瞳孔中只专心致志地倒映出苗木诚一人的身影。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永远不会放弃希望。”

不顾身后的白熊被一只驾驶着古怪战车的黑熊撞成碎片,他在爆炸的气浪中张开手臂,浓烈的黑烟掩不去那双笑意盎然的眼眸,在劲风中熠熠发亮。

“只要我还能感受到如此光辉明亮的瞬间,我就不会跌入死的黑暗中去。这一瞬希望带来的光明将会打败无穷无尽的黑暗与绝望,成为我的永恒。”

 

狛枝凪斗迈前一步,将苗木诚接入怀中。

 

「警告:黑色国王不可走入被白方控制的格子,“送王”违规。」

「警告:黑色国王不可走入被白方控制的格子,“送王”违规。」

「警告:黑色国王不可走入被白方控制的格子,“送王”违规。」

 

“活下去,苗木君,带着我的幸运和希望一起,你必须活下去。”

 

「判定:三次警告“送王”违规,黑方判负,执行黑棋抹杀程序。」

 

疯狂奔逐的黑熊忽然都发出了故障一般的声音然后停住了动作,一切都只是在转瞬之间发生的变故,场中就从势均力敌的厮杀变为单方面的屠戮。对苗木被来说也是这样,用力拥抱的感触犹然残留在神经末梢,后一秒他就已经被用力地推开。

他徒劳地伸长手,在越发遥远的距离中,狛枝安静注视着他踉跄跌入一次爆炸中破开的地面空洞,唇角带起一抹笑容。

“是我赢了。”

 

在苗木诚被黑暗吞噬神智的最后视野里,狛枝凪斗就是带着他那一如往昔的温柔微笑,被一只格外巨大的白色机器熊钳住身体,然后,就像是真实的野兽在进食一般,他被塞到了钢铁野兽的嘴里,在一阵令人心神俱裂的绞裂声中,黏稠的鲜血溢出巨熊的喉腔,沿着纯白的外壳流了出来。

 

——《希望通感》上部,完。

评论(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