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狛苗]希望通感(56)

Chapter 56

 

——720:00:00

寒冷,寂静。

他在黑暗中睁开双眸。

嘀——嘀——

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很冷,冰冷的液体涌进体内,将血与肉都冰得有些麻木的地步。床边的仪器发出单调的声音,心电图的长线规律起伏。

眩晕,疼痛,还有沉重,一切都种恍然间并不真切的实感。

“轻度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还有左手粉碎性骨折……不过倒是捡了一条没什么价值的性命,大哥哥真是幸运呢。”

他侧过头,坐在床边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黑红相间的大正风洋裙,梳得整整齐齐的齐耳短发,端庄地坐在轮椅上,双手在膝上交叠。

在冷清深夜中,女孩子没什么表情地凝视着他的模样,就像商业街的橱窗里那种名贵而精致的人偶娃娃一般,美丽却没有生气。

“是小莫娜卡啊……”哪怕头脑昏沉,他还是轻轻笑了起来,这一笑很快就不小心牵动了伤处,他“嘶”了一声,笑就变成了表情有些委屈的苦笑,“没想到是你救了我啊……”语气微妙的感叹,“是因为我和苗木君救过你?”

“嘁——”

仿佛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话题,小女孩嗤笑了一声。

“不不不,莫娜卡我啊——”她小公主一般骄傲地扬起头,绿色碎发掠过耳畔,露出半张娇俏可爱的侧脸,只用眼角的余光偷睨着他的方向,语气十足恶劣地说,“只是还没有被满足而已。所以不允许我方势力的优秀小丑退场!”

……

他眨了眨眼,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这里是哪里?”

塔和最中安静下来,默不作声地瞧了他片刻,唇角带起扭曲的笑意:“我的塔和市,小孩子的乐园唷。”

“塔和集团的总部,离希望之峰很远呐……”他喃喃自语,思索起来,“看来我昏迷了很久,你是侵入了江之岛盾子的黑白熊操作系统才把我带出来的?”

“本来就是塔和集团生产的玩具,算不上是什么hacking吧。”她撅了撅嘴,用手指缠绕着脸颊边的碎发, “大哥哥别说得我好像给盾子姐姐的精彩表演造成了干扰一样。为了保证演出效果,我可是特地操控黑白熊从治疗室里偷了大量血浆出来呢。从苗木哥哥的表现看来他可是完全相信了是他自己害你丧命的,呵呵,那瞬间露出了很美味的表情了呢。”莫娜卡仿佛很激动似的,她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身体微微战栗起来。

狛枝凪斗未说出什么感想,他只是很缓慢地眨了眨眼,漫不经心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啊——对了,这是你第二次让他露出那种表情了吧,真是努力……不过,他还是没有绝望呢,苗木哥哥真是个有趣的大人呢。”

小女孩忽然前倾身体,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从她自己的话语中感受到一种窥伺般的兴味。

“呐,发现了吗?苗木哥哥和你,完全就不是一路人啊。”

 

——351:52:05

“人类的一生,其实在小孩的阶段结束以后就可以say goodbye了。”

从轮椅上站起来的小女孩,因为已经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依靠自己的力量走路了,她很努力地维持着走路的仪态,却还是在最后的几步踉跄了一下,狼狈地趴在落地窗上。

“开始不得不在别人的期待之中生活,开始被各种各样没什么意义的烦恼所困扰,开始被各种肮脏的欲望所污染,将自己和别人的生活都扰得一团糟,开始操心各种现世的琐碎而变得庸碌……”

透明的玻璃中倒映出她的绿色眼眸,冰冷中显出几分无机质的胶状质感。

“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世界中独一无二的存在,你一点也不重要,就算这样消失了也无所谓。”

那你们就这样怀抱着绝望消失吧。

她趴在玻璃上,睁大了眼瞧着大楼下面的场景,无穷尽的爆炸与追逐,脑袋上戴着黑白熊头罩的小孩们举着炸弹追逐着狼狈奔逃的大人们……她看得高兴,时不时就因为某个有趣的画面而笑出声来,女孩甜美的笑声中透出一丝扭曲的意味。

狛枝走出来的时候,正好是某个有趣戏码临近尾声的时候。

可能是外面的人位置已经很接近塔和集团大楼了,小女孩整个人都趴到地上,也不去看墙上那个巨大显示屏上的转播,只费力地瞧着下面的光景,细腰下压,撅起屁股,连浅绿色的小内裤都隐约可见。

他当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别开视线,冷不防视野里蔓延开一滩血色,他微挑眉梢,在认出对方身份的时候稍稍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月光原学姐。”

淡淡吐出熟悉的人的名字时,他的语气一如此时的表情一般淡漠。

“这位大姐姐啊……手伸得太长了。”注意到身后动静的女孩回过身来,她用小孩子一般无辜的目光瞧着靠站在墙壁边缘的白发少年,“她也是希望之峰的毕业生?哦,对啊,毕竟是那个未来机关的干部嘛。”

塔和最中顿了一瞬,复又甜甜地笑起来。

“啊啊——说起来,苗木哥哥也加入未来机关了呢。”

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粹恶意,她用目光缓缓描摹着对方的轮廓,从苍白却不掩俊美的轮廓,到纤细的颈项,很瘦削,从敞开的领口清晰可见锁骨的形状,如此清俊雅致中带有一丝病弱的气质……因为脖颈上环扣的铁制锁链而带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颓靡味道。

干净却又是黑暗的堕落化身,就是这个人。

仿佛觉得他这般不做声的模样很无趣似的,小女孩的眼珠转了一圈,又想出了个好主意。

“大哥哥和苗木哥哥在一起时候被拍摄下来的影像……多亏了我才避免了被外面的人看到哦。现在被我储存在塔和中央电脑的加密数据库里了。”

她歪歪头。

“大哥哥想从第三视角看看吗?真的是——会让人脸红心跳得dokidoki的画面呢!”

“不用。”狛枝靠站在墙边,唇角微挑,有些似笑非笑的模样,“影片随你怎么处置,不过,在你到结婚年龄之前不许学。”

“大哥哥你明明自己就没做到。”她听了说教很不服气,气鼓鼓地反驳,“最初遇到你们的时候,苗木哥哥也才15岁而已。”

“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先挑明的才能占据上风。”这样说着的对方仿佛想起了什么人的模样,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格外坦然的模样,“不过要是苗木君会怀孕的话……我就忍耐到他再成熟一些才下手。”

“变态吧你。禽兽。恶魔。”

狛枝不置可否地扬眉。

 

——336:00:00

“昨天晚上我收到了来自第七支部的情报,塔和市的监测器拍摄到到了部分78期学生在绝望暴动期间失去踪迹的家属,据说有朝日奈的家人和你的家人。”

“什么?!”

“别激动。不要被热血支配理智。别忘了你的任务。”

“但是我——”

“十神君与腐川已经带人赶往塔和市,信任你的同伴吧,他会尽他所能的。”

没有把话说死,因为无论是他和她都清楚地知道,现实并不是完美的童话亦或是热血的漫画,尽他所能,这已经是最郑重的一句承诺。

“这次的行动安排是我提议的,你和朝日奈都不允许到现场去,这次的情报来得有些蹊跷,不排除是诱饵的可能性,你们作为被救援人员的相关者,都有感情用事的风险。”

“我知道了。”

说话的时候正好起了风,他抬手挡住遮住了视野的碎发,对着她微微颌首,唇边带起柔和的笑容,像极了那个人的笑容。

“那么,我也走了。”

“一路顺风。”她怀着一腔复杂的心情说出了告别的话。

 

——304:15:58

庭院深深。

在以现代化与国际化闻名的都市东京,叫人很难想象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坐落于曾经旧江户的中心城区,占据了大片土地的古老宅院,是威名远扬的古老极道——九头龙组的生根之地。

不久之前才下过一场冬雪,中庭一棵老树干枯的枝桠间还堆簇中莹白的积雪,些微在日光下融化了的水滴流淌到了黑褐色的枝干,然后凝结,化作了半透明的墨玉一般的剔透质感。

池塘中的添水规律性地敲击着石块,身着一袭纯黑深衣、肩头披着深青色羽织的年轻首领于廊前阖目盘膝而坐,身后安静跪坐着另一名佩剑少女。

入冬以来,这名以狂妄与疯狂的侵略性闻名的新任极道首领无预兆地就收敛了四处征战的爪牙,仿佛潜伏起来准备冬眠的野兽一般,忽然就变得修身养性了起来。

深居简出,只有极亲近的人才知道,他这段期间一直在关注着一个不同寻常的影像直播。

边谷山佩子亲眼所见,一直以来被无止境的焦虑与狂乱的九头龙冬彦是如何在他不自觉的时候逐渐变得平静下来的,心底却没有太多惊奇。因为连她自己也是,眼看着那个少年一路突破黑暗向前迈步的身姿,就仿佛被他所感染了一般,一直被黑暗所充斥的心底涌出一股力量出来。

毕竟到了这种境地,就算她其实一直以来都对某人宣扬的理念敬谢不敏,但也必须不得不承认,那个人身上真的拥有某种被他们所仰望的光芒。

如果是他,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就可以交付,哪怕因此而死去,成为所谓的祭品也足矣。

狛枝凪斗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那个总说是想成为希望垫脚石的家伙,如今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报告首领——”

过于嘹亮的喊声打破了一院静谧,边谷山睁开眼,眼见九头龙皱了皱眉,眉目间掠过一抹烦躁的戾气。

“说。”

“大门外有个人想要拜访首领,因为您说了关门拒客,守卫就拒绝了,但是刚才巡逻的人发现那个人想要翻墙侵入,现在我们已经把他抓获了,请问首领该如何处置?”

“剁掉四肢,丢出去。”九头龙冬彦面无表情地说。

“是!”

那人响亮地应了一声,走出门去,到门口时笑着用手肘捅了捅身边一个应该是同伴的人:“我就说首领肯定不见外客了,你偏偏还叫我通报,不是白费功夫吗?”

“唉啊,谁叫那个人一直让我们帮他传话啦,说他是叫苗木什么的……”另一人挠了挠后脑,有些憨厚的样子,“说得也是,要是首领认识的人,门卫那边也不可能不认识。”

多亏了那人的嗓门很大。

“……等等。”

九头龙冬彦忽然开口了。

两名组员带着疑惑与敬畏回过身,只见他们的首领单手撑地,站起了身,表情有些郑重和严肃的模样。

“放了那个人。记住,不许太粗暴,有礼貌地请他过来。”

 

——282:35:48

密不透光的暗房,死寂,只得闻微弱的一点点水声。

小泉真昼把自己关在这个房间里已经有两天一夜,不进任何食水,连睡眠与任何生理所必须的活动也被压缩得近乎于无,不眠不休,只在做一件事。

冲洗胶卷。先是用显影液浸泡,每半分钟搅拌一次,之后依次是定影液冲洗,清洗胶卷,和稳定剂冲洗……这样的工作单调而乏味,但她却专心致志,调配溶液的手腕都稳定得没有一丝抖动,瞳孔在黑暗中显得犹为深邃,倒映出胶片上形迹细微的图案。

这其实并不是小泉所喜欢的照片,记录这一些过激的甚至可能会引起他人心灵不适的图像,甚至精神敏感的人可能会被里面蕴藏的恶意所影响也说不定,但她还是怀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拍摄下了它们,并且,简直着魔了一般,自虐又专心致志地完成这个罪恶的作品。

“叩、叩、叩。”

忽然传来规律的敲门声,小泉默不作声,专注地调制着手中的显影液。

无形的对峙一直持续到对面出声为止。

“您好,请问有人在吗?”那是她很熟悉的嗓音,清越,干净,而且明亮,非常乖巧地问,“很抱歉忽然冒昧打扰,我是苗木诚,请问小泉学姐在家吗?”

她站在原地怔了半晌,不顾清洗到一半的胶片,放下手中的溶液瓶,转身打开了房门。

光线与人影一同延伸进了昏暗的房间,小泉不太适应地微微眯起了眼眸,隐约瞧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人在逆光中对她微笑。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她有些恍惚地说。

 

——247:15:43

魔魅的芳香飘荡在空气中。

“求求您……求求您……”

那是一个男人,头发抹了很多发蜡,身着名贵的西装,身份不凡,打扮考究,如今却姿态难看地跪在地上,卑微地仰起头祈求着。

“花村主厨,请您再一次为我做一次料理吧,再一次,我实在难以忘怀您那高超的手艺与独特的味道……那鲜嫩得让人灵魂颤栗的肉,让我浑身每一滴血液都燃烧沸腾起来的美味,只要尝过一次就难以忘怀……”

豪华宽阔的餐厅里,久久回荡着男人似哭又似笑的声音。

“都说了,本店已经关门谢客了。”

仿佛觉得很厌烦似的,他坐在主桌主席的位置,单手撑脸,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咿——请、请不要这样说!”那人连滚带爬地奔到他的脚边,双眼睁大,露出了惶恐又充满小心翼翼的迷幻笑容,“丰厚的报酬和上等的食材都已经准备好了……是、是鄙人刚满三岁的女儿……还、还请您千万不要拒绝……”

死缠烂打。

看样子,再这样下去,不管怎么说这个人都不会放弃吧。

有一丝恶意掠过心头。

“喔——既然你这么想吃的话……”他睁开眼,深深凝视着这个笑容虚幻的男人,“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最顶级的食材呢?”

“是、您是说……”

“最适合你的舌头,最能够满足你的欲望的滋味,只有你能懂。”

目光相接,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扭曲的笑意。

“对,只有你哦。”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最顶级的……最能够满足欲望的食材——

只有自己。

“呵、呵呵,嘻嘻,哈哈哈哈哈——”男人怔了半晌,抬头看向他,忽然大笑起来。

对啊,对啊,他怎么能忘记了,这才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东西……

在墙壁之上延伸而起的黑色人影无预兆地狂乱颤抖起来,花村懒洋洋地丢给他一把菜刀,被接住以后,鲜红的血液就飞溅到了红褐色的墙面,流淌而下。

先是手,然后是腿,能用于料理的部分都可以作为材料,那个大补的器官也不能放过,然后剖开胸膛,挖出内脏……

猩红的血泊无声漫延至脚下,他缩了缩脚,盘腿坐在位置上,无聊地打了个呵欠。

不知过了多久。

“叮铃铃——”

挂在餐厅门口的风铃响动起来,花村半睡半醒的,很厌烦地摆了摆手:“本店关门谢客。”

“很久不见了,花村前辈。”来人走了进来,“唔……这时候应该换称呼了,是花村主厨?”

叫他甘愿好几天喝西北风的家伙出现了。

他虽闭着眼,唇角却勾了起来,语气轻佻地招呼了一声:“哦呀哦呀,原来是可爱又童贞的小苗木来了呀。那我就必须好好招待一番了……浪漫又放荡的法式料理如何?”

“我可不是单身啊。”对方反驳。

“不是单身也是童贞哦,只要前面还没有经验的话。”他啧啧地晃着脑袋,不怀好意,“还是说……你体验过?用你坚硬无比的怪兽进入到那个又湿又热又柔软的地方……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外遇了吗?还是说狛枝那家伙……”

“都没有!”这回是耳根都红了的反驳。

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真遗憾,那家伙本性糟糕不过脸还是不错的,没尝过他的处女滋味是你亏……咳,还是不说了,我还是比较讨厌因果律这种东西的。唔——让先我想想今天的主菜。”

“好啊,很久没有试过花村前辈的料理了,只要你别加什么奇奇怪怪的药剂……”苗木又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感觉到鞋底黏稠的触感,他愣了一瞬,低下头。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不幸的小子。

花村看着他一路退到门口脸上仿佛写着“别吃我”的惊恐模样,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今天只能用最普通的白水招待你了。

 

——215:54:01

“只有完成了本人二大猫丸制定的绝望地狱试炼的人才可以加入我的队伍。”他说,“失败者就坠落深渊吧!败犬没有重新爬起来的资格,除非——”他的视线冷冷掠过眼前的人,“有无能者留给蝼蚁喘息的机会。”

彻底打败,完全击溃,用绝对的残暴与力量君临体育界的顶点,这就是鬼之经纪人一贯以来的方针。

“对手都太弱了……一点意思都没有。”黑皮肤的运动少女横躺在二大身后的沙发上,浑身瘫软,双目无神。

“报、报告二大教练!”训练室的门外站着一名神情僵硬的运动员,有些畏惧地看着他,“楼下有个人说要拜访您。”

“我说过所有人要见我之前必须先通过地狱试炼!”二大大吼一声。

“是、是!”

“来的人是谁啊?”终里偏过头挖了挖耳朵,漫不经心地问道。

“呃……”那个人停住脚步,露出回忆的表情,“好像是说叫苗木……”

“让他立刻来见我!!!”二大又大喊了一声。

 

——189:41:15

“好无聊。”

“呜哈——竟然连西园寺都说无聊了耶!”

“别露出那么智障的表情说弱智一样的话,显得跟你认识的我也跟笨蛋一样。”她嫌弃,“再说我怎么不能会无聊了?”

“毕竟西园寺你是自己一个人踩蚂蚁都能津津有味玩上半天的人嘛。”

“……澪田,不要提黑历史。”

“哈哈,原来是黑历史吗?”

 

“嗯……好像真的很无聊。来聊聊别的?”

“什么?”

“听说你的粉丝团集体自焚了?因为你说不打算再跳那个模仿蝴蝶取暖的舞蹈?”

“是扑火的蝴蝶。”她厌烦地叹了口气,“还说我呢……你不是有个精神病歌迷进精神病院了吗?我早说了,你的音乐迟早能把人听疯。”

“诶——这是澪田的错吗?”

“是哦,是你的错。”

“呜、呜呜呜……对不起……都是我的歌太好听的缘故……”

“……”

 

“不好意思,请问西园寺小姐和澪田小姐在吗?”

“这位先生,请您快点离开,两位老师在非公演时间都是不见粉丝的。”

“啊?那个,能不能通融一下……我是她们以前学校的同学……”

“不可以,请离开。”

 

“澪田,别哭了,你想丢脸到后辈面前吗?”

 

——171:07:32

巨大的黑白熊工厂,一名工装少年正在埋头苦干。

“嘿,哼哼……看本天才的绝世发明……”

“不好意思,左右田先生,打扰您一下。”

“嗯?什么事?”

“我们收到了来自集团总部的指令,左右田先生,您现在已经被解雇了。”

“嘎?”

“您拥有非常优秀的技术与才华,但这是塔和小姐的吩咐,我们也感到非常遗憾。”

“???”

 

工厂的卷闸门缓缓升起,左右田和一提着行李走出大门,目光落到外面不知站了多久的人身上。

“哦……是你啊。”

“嗯,是我。”对方微微一笑,向他的方向伸出手,“介意借一步说话吗?”

 

——132:51:28

“医生、医生……我好痛啊……”

“对不起,我把剪刀落在你的肚子里了,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

“痛……我好痛啊……血、血流出来了……”

“呜呜,对不起……你原谅我吧……对不起……”

“啊、啊啊……”

“呜呜……请原谅我吧……呜呜呜……”

“……”

“呜呜,谢谢你。”

她放下手,偏过头,长长黑发从肩头滑落。

“谢谢你原谅我。”

泪痕犹在,她望着他瞳孔放大的双眼露出甜美的微笑。

 

“……学姐。”

一只手横过视野,掩住了死者的双目。

“我来找你了。”

她反映有些迟缓地仰起头,呆怔半晌,眼中浮现出似乎是怨恨又似乎是后悔的复杂情绪,泪水再度涌出。

“对不起,你原谅我,原谅我吧……”

 

——95:33:41

废弃洋馆,墓群连山,逢魔时刻。

魔鬼雕塑,吸血鬼棺材,逆十字架,水银,试剂,黑猫。

田中眼蛇梦趴在大厅中央的地上,背对着大门,专心致志地绘画着传说中能够召唤恶魔的邪恶法阵。一只黑猫蹲坐在他身边,睁着一双金灿灿的眼瞳,与少年肩头几只仓鼠默默对视。

“完、完成了!”

就在他落下最后一笔,惊喜高呼的时候。

“嗨。”

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

“什、什么——?!狛枝!是你从地狱的尽头回来了吗——”

“……是我啦。”

“是你啊……”

“呃……为什么感觉前辈你很失望?”

“……是有点失望。”

沉默半晌。

“可恶啊!召唤地狱恶魔的计划又双叒叕失败了!!”他愤怒捶地,震得肩头仓鼠随之一颠一颠。

“等等,原来这是召唤恶魔的仪式吗?!”

黑猫一甩尾,踩着优雅的猫步,默默无声地走了。

 

——63:22:45

“苗木诚先生,首相有请。”

“诶?”

 

首相官邸。

巨大的吊灯将广阔的空间照得敞亮,在门口各有人员守卫的屋内,首相与一名年轻女郎隔着长桌相对而坐。

“自上次分别,已经有一年没见了吧。”首相说。

“不好意思。”金发的王女阖上眼眸,“恕我失礼,我并没有印象在今天以前曾与首相先生有过照面。”

男人笑了一声。

“场面话不必多说。”

“场面话是互相不熟悉的人之间必须的交际礼仪。”她严肃地说。

“你的日语说得倒是比以前好多了。”他若有所思,随后有些费力地移动身躯,抓了一把巧克力曲奇塞进嘴里,“听说你们国家最近在打仗?需要经济援助吗?”

“我国国事就不必首相先生您关心了。”王女语气强硬地表示拒绝。

“那、那个……”坐在两位大佬中间的少年弱弱地开腔,他有些不安地左右看了看两人,干笑着挠挠侧脸,“是索尼娅前辈和……另一个御手洗前辈?”

索尼娅转头看了他一会,忽然皱起眉:“狛枝同学?你改头换貌了?”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苗木吧,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个才能的。”首相忽然无语。

“哦,是吗?”她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忽然转头盯着他,有些迟缓地眨了眨眼,“不好意思,苗木同学。刚才看到你的笑容,我还以为是狛枝同学坐在我的面前。”

 

——48:00:00

“九头龙冬彦、边谷山佩子、小泉真昼、花村辉辉、二大猫丸、终里赤音、西园寺日寄子、澪田唯吹、左右田和一、罪木蜜柑、田中眼蛇梦、索尼娅·内瓦曼,还有那位……恭喜你,你的目标达成了呢。”

“……不。”

“什么?”

“可能……还有一个人,我必须回到那个地方。最后一次,去确认狛枝前辈的生死。”

“……”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什么心情,“你还真是一点希望也不放过呢。”

“嗯,抱歉,让你担心了。”

评论(1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