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珞罗

🌟充满希望的幸运厨🌟
🌟🍀🌟超狛苗级的花萝萝🌟🍀🌟

[狛苗]希望通感(89)

Chapter 89

 

遗迹密室。

电子仪器发出的冰冷灯光照亮了密闭的空间,空气中的浮尘簌簌而落,幽幽地归于寂静。

这里仿佛是万物寂灭时被世界所遗忘埋藏的最后一个角落,孕育着潘多拉盒底的最后的希望。

苗木单手支地,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墙边歇了会,阖上双眼,很久违地回忆起了过去的事。

 

“苗木诚,你是个拥有才能的人,但很可惜,你没有使用才能的天赋。”

如此诉说的人用阅读一件商品说明的口吻平静地陈述道,冰冷的视线居高临下,阻隔在反光镜片之后的神情让人看不分明,或许是还带了一些失望的情绪?起码还能让对方感到失望的话,应该也算是一种荣幸吧,他在沮丧之余还努力苦中作乐地想着,这证明起码自己还被期待过。

“来到这所学园大概就是你才能带来的负面效应吧,既然已经见识过皓月的光辉,又该如何回归到萤火的群体当中呢?真遗憾啊。”

 

遗憾吗?

他倒是并不这么认为。

 

苗木从最平凡最寻常的普通人当中走出来,就像是小说中的主角一样好运,他有幸踏入了一个自己前15年的人生中从未见识过的世界,身边的同学教师还有那些名为辅导员实为研究员的人们都是各自领域里凤毛麟角的天之骄子,这些人汇聚在一所非同寻常的高校里,以后将成为社会各界大放光彩的名流。

他们那些人象征着世界的未来,从最初就站在了别人终其一生的努力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希望之峰的追求,从它的校名就可见一斑。

才能,成就,希望,未来。

他置身其中,自然也很难体会不到这所学园从上到下都弥漫着的才能至上的氛围,也比任何人都更清晰地感到一种格格不入的无所适从。

可他并不认为平凡是一种罪恶,也不会引以为耻。这世界上那么多人都和他的资质相差无几,有什么可自卑的,倒是他的同学们确实很了不起,他们值得当个骄傲的人。

苗木喜欢大家,更深深倾慕着他的狛枝前辈。

 

他特意避开狛枝去找负责他们两人的研究员,其实并不是像对方所想的那样,对自己和狛枝的才能差异心有不甘,看不清自己还去自取其辱,因此得到了这种回答心里也没有非常介意,反而又问了很多,像是对着那个自己爬不上去的世界还不死心。

希望之峰放任学生自由发展,教师在明面上提供支持,研究员都是隐在暗处。

不是每个老师都像是雪染千纱那样,比起才能的培育更关注学生们团结友爱共同成长。特别是研究员,他们的任务不是教书育人,而是培育才能,自然只会更关注天赋过人的研究对象。

幸运是一种相当虚无缥缈又存在鲜明的概念,它既是偶然性的,同样步骤施行得再精准也无法确保得到恒定的结果,它又是必然性的,无论概率再小,它也存在,并且被人屡屡精准地抓在掌心。

那时候苗木和狛枝已经关系很好了,不能说完全了解,他也摸出了一些对方隐藏在温和表象下的性格脉络。狛枝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极为敏锐理智,洞察人心,遇事决断力与执行力样样不缺,这样的人哪怕没有才能也注定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过得很好,若有像十神、九头龙一样的身份或欺诈师、不二咲那样的天赋就更注定成就不凡。奈何他偏偏就是幸运。

因为幸运,他就是对自己有再清晰的规划也注定收效甚微,因为这注定偏离轨道,恒久的经营筹谋也比不上一时的阴差阳错,努力成了无意义的代名词。

越是熟悉,越是知悉。

这个才能何其讽刺,轻而易举就能主宰一个人的命运,既能将苗木高高抛到这个本不该为他敞开的云端,也能轻易将狛枝打落到绝望的深渊,令他随时都处于身不由己的境况中。

别说他人,就连狛枝自己也无法预测。说不定哪一天他就会为了自己的幸运又付出什么至关重要的代价,甚至那可能会是他视为重逾生命的存在。

狛枝凪斗对幸运的观感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忌惮着它,另一方面,他信赖着它。

这种无形无质而冥冥中却隐约有着脉络可寻的能力就像一把没有刀鞘和护手的双刃剑,他的手血淋淋地握着他,越是被它的锋利割痛,越是坚信它的无坚不摧。

 

“幸运是一种力量。”

记不清什么时候了,狛枝曾这么对着苗木说过。

他的唇轻轻地贴在他的耳畔,眼中的神色藏在幽深昏昧中,吐息轻缓,温柔声调带着微微愉悦的笑,谁也辨不清他的心思。

微凉的指尖搭在苗木的颈侧,感受着肌肤下方血管传来的脉动,那动作像是在抚摸一把罕贵的琴,或是其他什么令他爱不释手的名器。

“掌控它,支配它,不用犹豫……你有主宰这个力量的潜能,注定会得偿所愿。”

 

“……如果让我得偿所愿,就别总是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才能和成就都是对苗木而言很无所谓的东西,当个平凡微小的萤火虫也没什么不好,不需要拥有月之海那么浩淼广阔的器量,他只是想能够照亮一块很小的地方就可以了,能凭着他的力量牵着一个人走出迷雾,就已经足够了。

苗木轻轻叹息了一声,拿起他找到的笔记本电脑,扶着边上的设备站起身来,目光向四周逡巡片刻,朝着控制台走去。

 

新世界程序算是未来机关的保守派秘密主持进行的项目,苗木作为计划的一力支持者,哪怕从未来过这个地方,也能猜测出这个藏匿于遗迹深处的密室应该就是游戏里相当重要一处的暗门。

他面前的操作台极为宽阔,这里处于连接了游戏时间与现实世界之间最重要的转换处,肉眼可见庞大的数据流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俨如巨大的瀑布一般自上而下地飞流直下,在大屏幕上经由无数复杂精密的算法转变为各项数值,详尽地罗列着每时每刻的变化。

倘若此刻站在此处的是未来机关的科研人员,或是如他的同学不二咲千寻那样具备相关才能的人才,说不定能从屏幕上变化的数据上解析出什么至关重要的情报,甚至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绝望的病毒也说不定。苗木不无遗憾地想着,不禁为自己的异想天开摇了摇头,然后将笔记本电脑接入主控台的端口,同时用数据线连接了自己的电子手册。

 

「欢迎您启动“新世界程序”电子学生手册。」

「您的权限模式为观察员模式。」

「查询到权限切换指令,正在连接主程序中……」

「请稍后。」

「请稍后。」

「主程序连接成功,正在切换权限模式。」

「错误。教师模式已占用。」

「错误。管理员模式已锁定。」

「申请强制解锁,请输入密钥。」

「错误。」

 

幽幽的屏幕冷光照得苗木端秀的脸孔沉默凝重,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如飞,从系统的历史记录中调取出了所有人进入这个世界以来的所有资料,里面清晰地记叙了在大家的意识都被投入了游戏程序以后,倒数第二个进入新世界的就是当时意识不清的自己,最后就是将他带来此处的那个人,神座出流。

他确实有这个能力直接破解新世界程序的内核,并且锁定了未来机关的人从外部或内部干涉这个世界的权限。也正是他,将苗木本人与寄宿了江之岛意志的病毒一起投入到这个游戏中来。

联想到那位前辈如今记忆全无的状态,苗木实在很不理解他的行动到底是出自什么目的。

苗木绝不可能这样坐视同学继续陷入自相残杀的绝境,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难道也注定无功而返吗?

他尝试干涉江之岛的行动,尝试将所有人移出游戏,尝试联系外界的人,屏幕上跳出的一排排「错误」简直就如嘲讽一般,苗木拧眉,内心的不甘愤怒愈演愈烈,气得一掌拍在操控台上。

“嘀——”

只见平滑的操作台面上无数的数据线汇聚在他掌心之下,随后,像是验证成功了一般变成了绿色,墙面的大屏幕上陡然闪过一排文字。

 

「应急特殊模块识别通过。」

「成功授权。」

「管理员模式强制解锁中。」

「线路检测到特殊压缩数据包,正在解压。」

「解压成功。现在开始传输。」

 

在苗木与操作台相接触的位置陡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可通过的未知黑洞,他还未从这峰回路转的展开中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吸力拉进了其中,只留他的笔记本电脑和电子手册还在原地。

 

「管理员模式解锁成功。」

「未检测到绑定人员。程序中止。」

「管理员模式锁定。系统进入睡眠模式。」

「晚安,苗木诚先生。」

评论 ( 24 )
热度 ( 157 )

© 花珞罗 | Powered by LOFTER